笔趣阁小说网 > 高冷总裁霸道来袭 > 第157章:不祥感!

第157章:不祥感!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极品小神医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池哥!”

    两人从台阶上爬起来就朝沈云池那边跑去。

    沈云池的手刚解开了手铐,活动了一下手腕,看了黄毛一眼,“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天出来?”

    黄毛嘿嘿笑道,“当然是小道消息了!”

    沈云池在警局里被关了八九天了,整个人看起来神情萎靡,头发长了也没剪,被黄毛拉着下阶梯,他松开了手。

    “我的腿没事了!”

    黄毛,“真没事了?”

    说着还朝他的腿上看,沈云池赏了他一脚。

    三人打了一辆出租车,黄毛说一帮兄弟在一个饭馆包了一桌要给他接风,沈云池静坐在车后排没说话,从黄毛手里拿了一支烟点燃,抽了一口。

    “这段时间,有人找过我麻烦吗?”

    黄毛总觉得,池哥问这个话是想知道他进局子的这段时间有多少人关心他,不过大男人说这些显得肉麻兮兮的,所以才说的生硬。

    “没有啊,唉唉,小江,学校那边有吗?”

    小青年姓江,一伙人都不叫他名字,就叫小江。

    小江跟沈云池是一个学校的的学弟,也很混,一次在歌厅唱K的时候被人欺负,是沈云池替他出了头,就这样成了沈云池的小迷弟!

    “有啊有啊!”小江道,“池哥,听说系主任要开除你,你姐去找了主任!”

    沈云池抽烟的动作微微一僵,“然后呢?”

    “就没然后了啊,没有开除啊!”小江说着还由衷道,“池哥,你姐好厉害啊!居然又单枪匹马地去了学校,而且,没想到你还真的没有被开除呢!”

    沈云池目光讳莫如深,隐隐有些烦躁,他在警局的这些天,顾言溪就最开始来见过他一次,后来就没有再来了。

    他这些天一直在想,是不是因为他之前不见她,所以她生气了,不管她了。

    虽然他平时就吼着不想要她管,但其实心里却并不是那么想的。

    他是怎么想的?

    他觉得顾言溪就是个大笨蛋,她堂堂顾家大小姐不做,非要来过这样的日子。

    明知道他沈家是个无底洞,还这么傻地为了他这一家子奔波劳碌。

    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蠢的女人!

    他多次激她就是想让她对他彻底失去信心,不要再站沈家这滩浑水,可不曾想,一旦她真的不管他了,自己会这般失落!

    沈云池心里烦躁得快控制不住,抽烟都压不下去,他把烟头掐灭了从车窗扔了出去,叫住司机该了地方。

    黄毛和小江一听都愣住了。

    “池哥,不去吃饭了啊?”

    沈云池,“不去了!”

    出租车将他送到了一家医院,见沈云池下车,黄毛也跟着下来追着,“池哥,要不我们陪你吧?”

    沈云池脚步一顿,问他,“你身上有多少钱?”

    黄毛赶紧从自己兜里掏,掏光了所有兜,翻出了五百块,赶紧叫来小江,小江身上有四百多块。

    一共九百二十块!

    沈云池接过去,“我借你们的,回头还!”

    “不用不用,池哥……”黄毛还想表达忠心,被沈云池踹了一脚,“滚去吃你的饭!”

    黄毛:“……”额,翻脸好快!

    见他的身影消失在了住院楼那边,叹息了一声,身边小江道,“池哥的母亲是住在这里的吧?”

    黄毛,“嗯,尿毒症!”

    小江闻言低声嘀咕,“怪不得池哥端盘子洗盘子那么厉害了!”

    黄毛一听愣住,“你看见他端盘子洗盘子了?”

    小江,“是啊,计时工啊,他在好几家饭馆的后厨洗过碗的!”

    黄毛:“……”他还以为,池哥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整天带着他们到处惹是生非,恨不得把天都给捅破出来一个大窟窿!

    ……

    医院过道的灯是昏暗的,已经过了探视病人的时间,过道上的灯都灭掉了,只有不远处护士站那边的灯光还亮着。

    沈云池放轻了脚步,轻车熟路地去了一个病房。

    靠走廊最里端的一个病房。

    单人病房,每天的费用不便宜。

    沈云池也是上次悄悄来医院的时候发现秦女士的病房换了的。

    他也知道,付钱的人是言溪!

    病房里的灯亮着一盏,病床上的母亲已经睡下,他的手想要推开那扇门,却犹豫了,最终没推开。

    不过……

    为什么病房里就只有他母亲一个人!

    沈齐呢?

    沈云池透过门上的玻璃仔细看了房间里,确定沈齐不在,心里隐约感觉不对劲。

    在发现母亲睡得很熟后,他轻轻推开了门,悄声走了进去,担心弄出动静吵醒了母亲,他把鞋子脱在了门口,赤着脚走了进去。

    他刚从警局出来,身上没有一分钱,刚从从黄毛那儿借来了九百二十块,他都全部放进了储物柜的饭盒下面。

    沈齐每天都会开这个柜子,所以他上次来的时候也是把钱搁这儿。

    钱虽然不多,一周的生活费还是够了的!

    沈云池知道自己的这些钱杯水车薪,比起言溪所付出的,他这些简直是九牛一毛,然而即便如此,他竟还是想着,自己如果能挣钱了,就不需要言溪这么辛苦了!

    他不仅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也是不想她太辛苦!

    只是社会太现实,他一个大二的学生,没有学历也没有资历,很难找到一个能挣得多的工作。

    沈云池将那九百块放进去,手却碰到了储物柜里面的一个盒子,伸手碰了碰,发现好像有东西。

    心生疑惑,他将那只盒子盖子揭开,里面是一只牛皮纸袋,取出来一看,是两叠现金。

    崭新的人民币!

    沈齐哪来的钱?

    他知道言溪每次给的钱都是直接汇到医院的账户上,用作了母亲的医疗费用。

    而她之所以不给现金也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他也知道。

    但是这里藏着的钱却有两万!

    沈齐自从建筑公司散伙后就没有资金入账了,欠了一屁股债不说,哪来的钱?

    难道……

    沈云池心里划过一丝不祥感。

    这种不祥感像是跟他的手机有感应似得。

    他怕吵醒母亲,赶紧将钱放了回去,出了病房后才接了那个电话。

    是黄毛。

    “有事?”

    黄毛急声道,“有个兄弟伙说是在一家地下赌场好像看到了你父亲!”

    沈云池:“……”眼睛变得猩红,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