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高冷总裁霸道来袭 > 第373章:这个有点不一样!

第373章:这个有点不一样!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极品小神医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帝都位于北边,临近四月份还下着雪,而在南方的荆城已经春暖花开。

    顾长安病了一场,已经在医院休养了一周时间。

    上午,阳光甚好,言溪带了林婶煲好的参汤过来,陪着他到隔层的花园阳台转了转。

    父女两人下棋,期间助理柳浩过来,手里拎着纸袋,顾老爷子看到他时,两人打了个眼色,柳浩赶紧拎着纸袋先走,却被言溪叫住。

    “你拿了什么?”

    柳浩被叫住,支支吾吾,阿晚上前把那纸袋拿了过来,一打开就看到里面用打包盒装的红油肘子,泛着一层油光。

    言溪接过来看了一眼,目光转向了顾长安,“你高血压,养病期间要饮食清淡,这东西,不能吃!”

    顾长安被当场抓包,老脸挂不住,看那肘子被言溪没收,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奈何言溪对他那祈求的目光毫无反应,忍不住撒泼了。

    “我嘴里都快淡出一只鸟出来了,你还要不要我活了?”

    顾长安说完瞪柳浩,瞪完柳浩又瞪阿晚,柳浩掩面躲得远远的,而阿晚面无表情,一手拎着那装着红油肘子的纸袋,无视他的干瞪眼。

    这段时间顾长安是看明白了,这个大块头就听顾言溪一个人的,其他人的话就跟放P似得,左耳进右耳出,瞪他也是白搭。

    言溪一步不让,“等你好了再吃吧!”

    顾长安躺在椅子上挺尸。

    回到病房后,言溪找到柳浩,非常严肃地叮嘱了他,饮食得按照医生吩咐来,顾长安不仅有高血压,还有高血糖,饮食必须要控制。

    “我看他今天状态还不错!”

    秦晋之趁着空闲过来了一趟,来病房发现顾老爷子用后背对着他们,一副拒绝跟人说话的样子,他朝言溪挑眉,无声地动了动唇。

    你们又吵架了?

    言溪示意他出来聊,得知顾老爷子是因为没吃上肘子而生闷气,秦晋之笑得东倒西歪的。

    “住院一周多时间,一日三餐吃的都是清淡的,口里没味儿也正常!”

    “不过即便如此,不该吃的还是不能给他吃!”

    言溪点了点头,似在沉思,眉宇间有褶皱,秦晋之都看出来了,“怎么了?是最近管理顾氏力不从心?”

    言溪笑了一声,“力不从心还不至于,只是我父亲……”

    唉,怎么说呢?顾长安晕倒在公司办公室,是救护车送到医院来的。

    那天,正好是顾长青和付国航离开顾氏的日子。

    虽然老爷子事后什么话都没跟她说,但言溪心里却清楚,他是一口气撑过了那么多次的气急攻心,最后撑不住了病倒了。

    试想一下,从顾言雨收买她身边保镖设计要害她的那次起,顾长安心里就憋着一口气了吧,一直忍到现在。

    如今看着他住院一周清减了一圈,言溪隐隐有些自责,她为了赶走那一家人用了些手段,知道父亲嘴硬心软舍不得,可她还是做了,也没有考虑到他身体的承受能力。

    除非断绝六亲,否则永远都会被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摆布。

    “我听说,你把付国航和顾长青下面的人都换了一批?”秦晋之问。

    言溪笑了笑,“嗯,以防万一!”

    她要替父亲保住顾氏,就不能容忍那些两面三刀的蛀虫继续留着。

    “这么大刀阔斧,不怕四面树敌?”秦晋之虽然说得直接,但说的却是大实话。

    “最大的敌人已经被踹出去了,我还怕什么?”

    言溪虽然这么说,可秦晋之却知道,她可不会真的这般轻松。

    秦晋之闻言低低抽了一口气,用一种完全陌生的目光看了看她,双手往胸口一抄,“你跟二哥还真是像!”

    意外提到了慕时年,言溪目光微微一动,也就在此时,包里手机响起。

    言溪意外,电话是殷璃打过来的。

    “慕时年来帝都了?”殷璃开门见山问道。

    言溪“嗯”了一声,“你见到他了?”

    殷璃,“在医院碰到的,远远的,我还以为我看错了!”说完她隐约有些气躁,“我半个月前有任务离开了帝都,这才刚回来!”

    殷璃之所以会在医院碰上,是因为殷家的老爷子身体三天两头的不好,住院是常态,她一回到帝都的生活模式就是警署,殷家,医院,三点一线。

    聊了几分钟,言溪察觉到身边的气氛有些怪,等她结束通话后才发现,秦晋之脸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了?”

    秦晋之,“没什么!”

    目送着秦晋之离开的背影,言溪疑惑,他那张脸看起来真的没什么?

    言溪在医院待了两个多小时就接到顾氏那边的电话,她赶回去处理,临走前交代了私人看护,时刻提醒父亲不要乱吃东西。

    上了车,她打开了电脑,争分夺秒地查看即将召开的会议内容,做到心里有数。

    车从医院出来时,原本处于聚精会神状态下的她猛得一抬头朝着车窗外的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大小姐,怎么了?”

    阿晚从后视镜里看到她长时间盯着一个方向,面色疑惑,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

    车已经开出好远的距离,之前靠敏锐感觉看着的那个方向远了,言溪摇摇头,“没事!”

    可能是她最近太忙了,公司医院学校三个地方跑,整天跟个陀螺似得旋转个不停,精神太过于紧绷,稍有点风吹草动就一惊一乍的。

    刚才她在车里低头看会议资料,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看她,轿车内车窗贴膜,人能看到外面的事务,外面的人却看不清里面的,就算是近距离也要贴着车窗玻璃才能看得见。

    言溪看着车窗外不停倒退的街景,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将方才涌出的怪异感压了下去,或许是她想多了吧!

    ……

    顾家的车刚离开医院,不远处一辆不起眼的灰色轿车缓缓驶出,车内烟雾弥漫,烟灰缸里摁满了烟头。

    付国航盯着那辆远去的顾家车辆,一张脸扭曲得变了形。

    吞他两百万,占了顾言雨的股份,还把他们赶出了顾家,赶出了顾氏……

    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去?

    ……

    帝都医院,说是医院,却比得上权贵家族的后花园,红墙黑瓦,亭台楼阁雕花廊柱,颇有几分古典风。

    假山那边有人正靠着一块怪石站着用手机发消息。

    “行啊顾言溪,你还真是物尽其用!”

    殷璃的高跟鞋踩在一块石头上,脚尖点了点,凉凉有风,她腾出一只手拍了拍肩膀上的雪花。

    手机那边言溪发过来的字眼落入她眼里,她嗤了一声,“重色轻友的家伙!”

    慕时年哪里轮得到她来看顾?她也太小看那个男人了?

    怎么?还真以为他被慕氏踹出来净身出户穷途潦倒了?慕家那个小公司,他慕时年能看得上?

    别说一个小小的慕氏了,就荆城博彩行业零头的亿博城一天的流水进账养七八个顾言溪几辈子都不在话下,更别说还有他私下里涉足的其他行业的盈利收入。

    这些,顾言溪都没去了解一下吗?

    好吧,被狐狸精迷了眼的顾言溪就是个智障!

    “小姐!”

    殷家的护工找过来了,殷璃收起手机,“爷爷叫我了?”

    她七歪八拐地绕回了殷老爷子的病房,这病房实在是没个病房的样子,室内的一切家什都是几百年前的老古董。

    殷璃一进门就看到那桌台上的一个花瓶眼熟,进了第二进发现眼熟的东西越来越多,目光最后落到了殷老爷子躺着的那张金丝楠木雕花床时,她一个白眼差点都翻过脑门顶上去了。

    “爷爷,你来看个病,家都搬空了吧?”

    殷老爷子满头白发,正倚靠着那边闭目养神,手里转动着三颗文玩核桃,听到她说话掀了掀了一下眼皮子。

    “尹家那边,你派个人过去看一眼!”

    殷璃拖了把椅子坐下,她拖椅子的动作有些粗鲁,看得殷老爷子嘴角直抽。

    那是他最喜欢的一把椅子,还是从国外一个拍卖场上拍买回来的。

    “这种事情你也要我去做?让你那个宝贝孙女去做呗!别的不说,装模作样口是心非口蜜腹剑她最擅长了!”

    殷老爷子继续转动着核桃,面不改色,语气幽淡,“怎么说话的?那可是你胞妹!”

    殷璃哼了一声,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把脸转一边,“有什么话快说,我忙得很!”

    殷老爷子咳嗽了几声,护工上前来替他接过了咳出来的痰,这才顺了喉咙。

    “听说尹家那个要死了?”

    殷璃不语,自家的事情都管不过来还管人家死活?老头子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过以尹家和殷家两家的关系,尹家那位要死了,殷老爷子应该会放烟花庆祝才对,还说什么派个人去看一眼,八成也是看对方还能活几天吧?

    要不也是再来点阴的,让对方死得更快!

    “听说他又召回来一个外孙?”

    殷璃表情没变,心里却已经知道殷老头子说的这个人是谁了,无聊的翘着腿抬了抬,“你不是说他子孙多的是吗?前阵子才接了一个私生孙子和私生孙女回去,子子孙孙还在不停挖掘呢,说不定明天又从那个噶几角落里挖出一个私生女出来,这在尹家是常事儿,有什么好奇的?”

    殷老爷子总算是转过视线拿正眼看殷璃了,手中核桃转动得咕噜咕噜响,“这个可有点不一样!”

    殷璃捕捉到老爷子那原本还浑浊的眼珠子似乎一下子亮了几分,不禁暗自心惊。

    什么情况?

    慕时年到底哪点不一样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