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高冷总裁霸道来袭 > 第516章:我疼!

第516章:我疼!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极品小神医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碍事的东西!”

    洗手间的单间内,穿着白色纱裙的女人将晕倒过去的唐栩拖到了马桶上,为了防止她摔下来,马桶盖子打开的,直接将人跟塞在了上面,坐得稳稳的。

    “不过还是要感谢你啊!”那人笑了,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翻出包里的化妆镜开始化妆,很快,妆容收拾好了,镜子里的那张脸,是画着精致妆容的顾言雨。

    顾言雨并非有意要打唐栩的主意,她也是临时起意。

    谁叫尹氏酒店的安保工作这么严格,没有请柬的她根本进不来,她能进来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而进来后的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她没带礼服,没办法进婚礼宴会厅。

    且她浑身捂得严实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运气不错,她碰上了唐家的二小姐。

    这位唐二小姐眼神有些不太好使,明明她人还在洗手间,她却以为她已经落荒而逃,跑去过道上找人,折回来时被她用一只花瓶就敲晕了过去。

    她运气真好!

    只是这位唐二小姐今天倒霉了些!

    不过,唐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顾言雨扒掉唐栩身上的礼服,为了防止人醒来影响她的计划,索性连贴身衣服都没给她剩一件,又用撕扯下来的衣服布条将她手脚捆绑,堵住了嘴巴,再将单间的门关好,出门时把隔壁男士洗手间门口维修的警示牌给拖到了女洗手间的门口。

    ……

    酒店外的停车场,顾言溪的视线还停留在尹夫人那段视频上,顾言雨那边有人盯着,唐栩只是被打晕了,死不了,倒是她父亲唐京……

    “我进去一趟!”言溪当即下了决定,苏安和于湛对视一眼,不同意,“夫人,宴会场上人很多……”

    人多也就意味着有很多变数,他们现在虽然在帝都行事不需要再刻意得躲躲藏藏,但今天的宴会厅内到场的权贵人士有很多,作为二爷留在帝都的一步活棋,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尽量不要招人惦记上。

    言溪知道他们的顾虑,也考虑到了,“我让人带我进去,放心,绝对安全!”

    她说着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时域,是我,我在酒店停车场!”

    五分钟后,酒店电梯内,慕时域看着自己四周围着的保镖,面无表情,“出去透个气也要跟着?”

    保镖A,“少爷,尹夫人说了,今天无论您去哪儿我们都得跟着!”

    透气?透气还需要坐电梯到楼下透气?你逗我们玩儿吗?

    介于某个惯犯前几次都是各种由头溜掉,害得他们被雇主责骂,这一次,他们一队四人八只眼睛没有一分一秒消停地盯死了他。

    今天就算他变成一只苍蝇钻墙缝里,他们也能把他从缝里给抠出来。

    慕时域嘴角抽了抽,电梯到了底楼,门一开,他没好气地吼,“挡路了你,滚开!”

    门口的保镖急忙让开,在他走出电梯时赶紧跟上,像条尾巴似的怎么都甩不掉。

    慕时域暴躁了,出了酒店门看到言溪时,整个人就像一只竖起倒刺的刺猬。

    “跟我走!”慕时域用那双带着血丝的眼睛看着言溪,伸手,言溪顺势挽住他的胳膊,身后跟着的保镖再次跟上。

    “尹夫人安排给你的保镖?”言溪笑问。

    慕时域,“她有被害妄想症!”

    言溪看他一眼,“没睡好吗?”怎么看他脸色很差,眼睛还有些肿。

    进电梯前碰上几个参加婚宴的来宾,有人是认识慕时域的,喊了一声“三少!”

    慕时域臭着一张脸不搭理人,言溪见状伸手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这孩子难道不看人的吗?

    这是郁家的人,女孩子二十来岁的年纪,面容精致耐看,而旁边的人长相极为英俊,但脸部轮廓又是那种狂野的,棱角分明,那衬衣扣子扣到了最上端,长着一张狂野性感的脸,浑身却透着一股子的禁欲感。

    是郁家那位嗜睡的大少爷。

    慕时域哪里没认出人来?他就是不想说话而已,感觉到衣袖被人扯了一下,他低头,表情有些不耐烦又有些委屈地憋了憋嘴,这才顶着那张臭脸懒洋洋地跟人打招呼,“你们好!”

    他这一回应立马有人热火朝天地贴过来了,那姑娘性子活泼,也不看场合,挣脱掉旁边人的手就朝这边靠。

    “慕时域,真的是你啊,我听说你打游戏很厉害啊,我也会啊,咦,这个女人是谁,你刚才为什么要挽着他的手?”

    前面半句话还很天真很活泼,后面半句话语气就变了,目光刷刷的朝着言溪这边看过来。

    目光带有攻击性!

    言溪:“……”

    就酒店进门那会儿挽了一下手应该没事吧?现在也没挽啊!

    前几天从婚纱店出来,慕时域还挽着她的手要她买冰激凌吃来着。

    慕时域蹙眉,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似乎在想这女人谁啊?那气鼓鼓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河豚!

    “小娆!”郁家大少看不下去了,总算是开了金口,“过来,别挡路!”

    郁家小姐顿时委屈极了,看向言溪的眼睛里有水光闪动,还想要说什么,被她大哥一句话给堵住了嘴。

    “不听话了?”

    郁家小姐:“……”

    她不是他妹妹吗?一定不是亲生的!

    郁大少两句话就把自家妹妹给拴住了,朝顾言溪看了一眼,微微点头颔首算是打招呼,言溪微笑着点头回应,待电梯抵达,郁大少拖走了一步三回头的妹妹,而言溪看向慕时域。

    “时域,那位郁小姐好像很喜欢你!”

    慕时域白眼一翻,“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

    言溪:“……”这家伙,自恋得跟他哥有得一拼。

    “我有件事要问你!”慕时域说着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四个保镖,想了想,“昨晚上你有没有联系我?”

    言溪,“没有!”看慕时域一脸严肃的神情,言溪想了想,“发生什么事情了?”

    慕时域一脸狐疑,半响后摇摇头,他是想多了,顾言溪若是要联系他的话一个电话就可以了,哪里还需要那么机密?

    实在是刚才接电话时,她开口就是那句“时域,是我!”让他一下子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对了,你进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顾言溪可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今天尹唐两家联姻,按理说来,顾言溪可以不来的。

    来了后就要跟在唐京身边,而唐京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出席过这样的宴会,今天一来,作为唐诺的监护人出席,势必会让不少的人都注意到,别人问及她的身份,唐京怎么说?

    他可是知道唐家为她准备的认祖归宗宴会日期还在后面呢!

    难怪在婚纱店内唐诺看到她是的表情怪异,找茬的心思都没了,是怕媒体知道她一个冒牌千金小姐的真实身份吧?

    说到这个,慕时域心里还想怼人,言溪是唐家人的消息他还是从陆肖那里得知的,言溪都没跟他说。

    这么大的一件事,他被蒙在鼓里,意难平!

    可一想到言溪现在的处境,他那满腔的悲愤瞬间给抚平了下来,他哥还没有找回来,她现在人身在帝都,唐家人的态度对她来说很重要,她这么低调想来也是不想招惹是非,他不能给她惹麻烦。

    还有,他现在在尹家也是处处受制,若是有了麻烦还不好处理。

    不过,他在得知唐诺真实身份后替言溪打抱不平之外,怎么还有点幸灾乐祸呢?

    啊哈,尹家大房,他那个大舅舅尹东旭,还有尹沐天,啧啧,以为自己娶了个唐家大小姐巩固了势力,结果呢?

    今天的婚礼有多隆重,大房的脸以后拍得就有多疼!

    “时域!”顾言溪看过道那边的人已经都入了场,她又担心唐京的安危便看向慕时域,“我们先进去,对了,今天你是伴郎?”

    她说着,看了一眼慕时域胸口那朵胸花,上面写着伴郎的字眼。

    慕时域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胸口别着这么一个玩意儿,伸手抓过来扯掉扔一边,“我这辈子就给我哥当伴郎,其余人可没这个资格!”

    言溪:“……”

    “也好!那你待会跟在我身边别乱走!”

    慕时域:“……”额,这话难道不该是他的台词吗?

    ……

    婚宴大厅,中间是红色地毯铺垫而成的专属过道,两边是喜宴餐桌,前面还专门搭了个T型舞台,靠近舞台最前面的几桌是尹唐两家的亲朋好友。

    唐宇带着妻子入座,没有看到大女儿唐栩,唐栩因为他训斥了几句跑出去透气,这一透气就是大半天,这么久都没回来。

    “大哥!”唐宇靠近兄长唐京,察觉到唐京自从进了这个宴会厅之后脸色就一直不太好看,本来就是生人勿进的清冷气质,板着一张脸过后更是没人敢靠近了。

    唐京端着手里的茶杯抿着茶水“嗯”了一声,唐宇,“你刚才看到小栩没有?她今天可是伴娘呢?怎么没看到她?”

    作为花童的唐琳告诉他,在后台没有找到姐姐。

    唐京,“她一大早剪坏婚纱,你觉得她还能胜任?”

    唐宇:“……”话虽说得有礼,可唐家姐妹若是因此传出了不合,整个唐家也没脸是不是?

    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

    可看他大哥那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唐宇觉得自己这辈子注定是要活成了老妈子,为了这个唐家是有着操不完的心了。

    就在唐宇决定起身去找人时,旁边的南颜夫人伸手拉了他一下,“你看,那边不是小栩吗?”

    唐宇顺着南颜夫人指的方向,确实看到一个类似于唐栩的身影朝着后台那边走去,此刻宴会厅内除了舞台上的灯光之外其他地方的都调暗了一些,唐宇只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心道,是小栩。

    嗯,看来刚才训过的话她还是听进去了的。

    此时有保镖过来,走到唐京身边低声道,“唐先生,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请这边来!”

    按照唐京和唐诺的约定,唐京会在婚宴上做好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这个条件是唐诺特别要求的。

    唐京起身时,在婚宴开始之前休息室里见了尹瑶之后,唐京的心情就一直不见好,想着婚礼能尽快结束,他上一次台就走人。

    人一走,南颜夫人拉着唐宇低声道,“大哥怎么了?心情好像很不好似得!”

    唐宇,“我也不知道!”

    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后台入口这边,慕时域刚从后台里出来,低声告诉言溪,“唐京不在后面!”

    言溪微微蹙眉,视线在看台那边最前面的几张桌子上溜了一圈,奈何距离太远,光线又不太好,她看不清楚,只好问慕时域,“你知道他坐在哪一桌吗?”

    慕时域,“那我就得就找找看了!你等我一下,我让人去找!”

    他没问顾言溪为什么非要进来找唐京,看她神情有些着急,慕时域就猜到怕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理智让他没再追问,却在接下来的时候更加警惕了。

    慕时域话音刚落就见站在身边的言溪突然动了,“哎……嫂……姐……”

    他怕喊她一声‘嫂子’惹人误会,话到嘴边又急忙改口,结果喊的不伦不类,还不等他追过去,就见言溪冲到了一个人面前。

    唐京!

    唐京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有些意外,“言言?”

    慕时域追过去就见言溪突然弯了弯腰,声音很低,“爸爸,我,我肚子好疼……”

    唐京二话不说就将她扶起来,“走,我送你去休息!”身后的保镖见状急了,“哎哎哎,唐先生……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啊!

    还有,这个,突然冒出来一个喊唐京“爸爸”的人……

    唐京扶着言溪,回头语气果决,“去叫唐家二爷!”

    保镖:“……”

    听到响起的音乐声,保镖急忙折回去找唐家二爷唐宇,这位神请不动了,还是去找唐家二少吧!

    慕时域被言溪这肚子说疼就疼的一幕给看懵了。

    她半路跑出来把唐京截走要做什么?

    难道是因为不想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了一个养女登台露面?像小女孩一样,争宠?

    扯淡吧!

    慕时域可不信顾言溪为了让唐诺添堵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幼稚!

    慕时域刚在心里吐槽完, 见唐京扶着言溪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靠在宴会厅最末端的桌子还没有坐满客人,这座位安排得也很特别,关系最好的在前面,关系一般的安排在外围,还有几桌是留着给多出来的客人用的。

    原本慕时域就打算带着言溪蹭坐外围的桌子,这边坐的人大多数都是跟尹家有生意往来的客商,很多人连面都没见过,若是没个人介绍谁知道你是谁的谁。

    慕时域就打着这样的算盘,准备带着顾言溪蹭吃蹭喝完再搞事儿,没想到他还没开始,顾言溪就戏精上线了。

    只不过……

    “唐叔叔……”一道有点熟悉的温和嗓音在旁边响起,随即就见对方起身,站在旁边,把位置让了出来。

    他举手投足之间表现出了自己很好的教养。

    唐京闻声看了对方一眼,迟疑了几秒钟,“郁夜白?”

    郁家公子笑了笑,“唐叔叔居然还记得我,真是荣幸!”

    旁边站着的慕时域,“……”呵呵了,刚才在电梯里见到,在这里还能碰上,咦,郁家的人怎么会坐在这种边角的位置?

    这个念头刚闪过去,旁边就有个声音欢快地窜了出来,“慕时域?你居然在这里啊!”

    慕时域:“……”这对兄妹有完没完了?

    唐京没说什么,此时唐家管家过来帮忙,“先生,宴会厅的门暂时关了,我们可以走侧门!”

    唐京看看言溪,“言言,还能走吗?”

    言溪不是真的肚子疼,她好不容易找到唐京,临时起意将唐京截下来,是不想让唐京上台,她知道,婚礼一开始,唐京作为唐诺的“父亲”要挽着“女儿”走过一段路,再将“女儿”交到尹沐天的手里,她私下里问过唐管家,唐管家直言不讳地说,那个要求是唐诺红着眼睛去求的。

    说起来如果不是她的出现,唐诺不至于嫁个人连父亲送一程都需要去求人,所以,言溪能理解唐诺恨自己的原因,只是她心里恨归恨,怨归怨,为什么非要她的命?

    给她下药,将她打晕,浑身浇满汽油,嘴里还灌了汽油,只需要一点火星,她会被烧成一团灰烬……

    天大的仇恨也不过如此!

    可在那之前,言溪连她人都没见过,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一个这么恨她的人。

    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你就被这么一个疯狂的人盯上,冤不冤?

    言溪脑子里瞬间闪过这些念头,抱着唐京的手紧了紧,低声,“爸爸,我疼!”

    顾言溪曾经最看不起的就是这样的伎俩,在她看来,顾言雨就是这样作出来的,然而今天,她却用了这样的方法绊住了唐京,明明不疼,却在说出这一声“疼”时浑身好像真的疼了起来。

    幼年时,她活在母亲离世的焦灼不安中,跌倒了爬起来,不知道疼;成年后,她知道了疼,但却学会了隐忍学会了隐藏。

    现在,她突然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了,事事争强好胜,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她也可以像个孩子一样抱住能保护自己的人,一点也不别扭地喊着“我疼!”

    这是她的父亲,是她的亲人……

    唐京被她这么抱着突然喊疼时,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顾言溪回到唐家后虽然喊了爸妈,但是他能感觉到她的疏离感。

    他在心里劝说自己,二十几年的亏欠,要让孩子一下子接受自己接受这个家是不可能的,他有耐心慢慢等。

    只是今天被她这么抱着喊爸爸,喊着我疼,他差点没忍住地滚出眼泪来,借着宴会厅内昏暗的灯光,他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伸手抹了一下眼睛,手轻轻拍着言溪的后背,“不怕不怕,爸爸在呢……”

    旁边有人目瞪口呆,郁娆本来是要往慕时域身边挤的,结果看到这一幕都忘记了自己叽叽喳喳的本性,呆呆地砸了砸嘴吧,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嗝,“额,唐叔叔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女儿了啊?”

    被她哥郁大少伸手往嘴里塞了一块苹果,她哥高贵冷艳地看她一眼,“堵住自己的嘴!”

    郁娆:“……”妈耶,她一定不是亲生的!

    郁家两位小主子的座位当然不会安排在这个角落,只不过他们一个屁股坐不住总是爱闹爱跑,一个没多久就会睡觉,而且是说困就睡,总不能还让郁家的人把贵妃椅给抬到前面宴席上去吧?

    这边位置这么多,靠门又近,郁小姐若是坐不住要跑也方便,她哥若是困了要睡觉更方便了,随便拖几把椅子凑在一起也能睡,还不会妨碍人!

    多好,简直妙哉啊!

    现在好了,她最想看到的慕时域也在,只是,这谁?刚才跟慕时域一起来的人居然喊唐叔叔喊爸爸!

    额,虽然她时常揍人就喜欢霸气得甩出一句,不服气是吧我打得你喊爸爸,但此‘爸爸’非‘爸爸’!

    郁娆被她家那高贵冷艳的大哥下了封口令,一双装满好奇的眼睛那是咕噜噜地转个不停,不停地朝这边瞄了瞄,连舞台上正在缓步而来的新娘子都没这么让她好奇的。

    宴会厅的大门关了,要出去只能走小门,但此刻婚礼已经开始,室内灯光都暗了下来,披着一身婚纱的唐诺在唐宇的陪同下缓缓走了出来,音乐充斥在宴会厅的每一个角落,无数双的目光朝舞台上看了过去。

    言溪看婚礼开始,唐宇既然替唐京上了台,唐京便不会再登台,言溪靠着椅子坐着,拽着唐京的手臂,“爸爸,我先歇一会儿好吗?已经没有那么疼了!”

    言溪抬脸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到旁边有人看她,光线暗,可那人在暗光中眼睛却格外的明亮。

    嗯?郁家的那位少爷?

    唐京的第一反应就是要立马送言溪去医院,宴会大厅关了门可以走侧门,唐管家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他们出去。

    “真的?”

    言溪收回打量郁夜白的目光,点了点头,“嗯,更何况,婚礼已经开始了,现在出去不太好,先等一等吧!”

    唐京眉头皱了皱,正想要说什么,舞台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言溪心里重重一跳,来了!

    ……

    “陆队,咱们在这里坐着……不太好吧?”

    彼时宴会厅的另外一个角落,陆云深带着的人霸占了一桌,顺带还有个来吃白食的陆肖。

    陆云深抽着烟,感受着这宴会厅内结婚的气氛,啧啧出声,“室内结婚有什么好,人多,又杂,各种香水味道混合在了一起,高档的,劣质的,还有形形色色的人……啧啧……活该……”

    活该会出事啊!

    陆肖已经动手开始吃了,并催着旁边一进来就浑身不适的警员,“快吃,待会恐怕就吃不了了。”

    跟着来的人本来就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姓李的警官跟殷璃私下里交好,被陆云深以有案子的由头就给叫了过来。

    跟来后他才发现,尼玛,他是被洗脑了吗?都没问有什么案子就跟来了?还是潜意识里觉得这位被情报科老大极为看重的人十分的信服所以人家一发话他就屁颠屁颠跟来了。

    如今坐在尹家婚宴上的他在想,他脑子一定是进水了。

    “陆队?”李Sir平时为人处世不错,跟谁都合得来,能跟殷璃那个女魔头打成一片的人自然是有个好脾气的,他往陆云深身边凑了凑,“咱们今天来这里是来混饭吃的吗?”

    陆云深咬着烟头,“嗯,所以,你多吃点!”

    李Sir,“……”P,多吃个毛,他们来这里后,尹家的那个七叔就来打过一头了,询问来意,结果这位陆大少笑呵呵地说来蹭饭,那七叔呵呵一笑,行,那就请陆少好好蹭饭吧!

    听听,这话怎么都有更深的含义,叫你好好蹭饭,乖乖蹭饭,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人家婚宴,你带着一群警察突然进来蹭饭,没赶你走已经是好教养了!

    今天若是蹭出点问题,尹家人会放过他们才怪!

    李Sir在帝都警署待了十几年了,队里他要敢称老油条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但今天他这么一个圆滑的老油条还是倒霉地给扯进来了,唉!

    李Sir趁着光线不好瞥了一眼陆云深,内心感慨,遇人不淑啊!

    他怎么就那么肯定今天一定要出事呢?实在不行,他待会能不能提前跑路?

    结果这个念头才刚从脑子里溜过去,舞台那边就传来一声尖叫,叫声穿破音乐,一抬脸就见舞台上人仰马翻,新郎被推下舞台,伴郎伴娘们在混乱中抱头避难,新娘被身边一人死死拽着,婚纱太长,新娘跌倒,那人翻身而上,手里抓着个瓶子直朝脸上泼去。

    新娘捂着脸在台上打滚,那人还不放过,对着冲上前来试图阻拦她的人抓起瓶子乱泼,混乱中有人被泼了,尖叫不止,也有人因为慌乱跌倒被踩踏,现场一片惨叫哭声。

    “啊……”

    “……”

    李Sir,“卧槽……”隔得太远,想要奔过去救人根本不可能,可凭直觉和经验,那人朝新娘脸上泼的东西,是硫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