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老胡同 > 372、弟子齐聚一堂

372、弟子齐聚一堂

推荐阅读:我的千年女鬼未婚妻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动力王朝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邪性鬼夫,夜夜撩苗疆蛊事Ⅱ犯罪直觉:神探少女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死人经恐怖都市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了想,桥本归郎弯下腰,恭敬地说道:“大人,应该是的。”

    “你不必如此拘谨。”桥本隆泰看到他这样后摇了摇头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

    桥本归郎却是没有改变的意思,一如既往地保持卑微姿态。

    他就像是桥本隆泰的影子,不管任何时候都恪守本分,没有丝毫逾越。

    桥本隆泰也知道这个,便不再多说别的,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弧度说道:“其实我当初是不同意让桥本世祖过来接替高达商会的。”

    “这家伙根本不是一个称职的情报人员,他做事太过激进,总觉得事情就应该是他想的那样容易,可以迅速达成。你做别的事或许可以,但做情报工作的怎么能这样着急?”

    “临行前,我特别交代过他,来到这里后,千万千万要低调做事,可他是怎么做的?”

    “上来就将四个策反的棋子全部激活,真是愚蠢,都没有打探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着急激活他们做什么!”

    “算了,我现在也懒得说他。你听着,高达商会这条线既然断了,就要彻底的断掉,不要让这条线再影响到咱们。”

    “一切和高达商会有关系的人和事,都不要再联系。”桥本隆泰肃声说道。

    “哈依!”桥本归郎恭敬的应道。

    喝了口茶,放下杯子,桥本隆泰看着窗外漫天星光,点了点头:“明天是个好天气,激活初一吧,我要见他。”

    “哈依!”

    ……

    周六。

    皇胄大街,楚家。

    华容早早就来到这里,因为知道楚牧峰这两天肯定是没时间的,所以说有些事能赶紧做就赶紧做完,省得夜长梦多。

    他过来是送钱的。

    毕竟何秀才和史锤都是颇有身家的,再加上他们又从高达商会得到非法财产,这些都被华容他们给榨出来,所以这次是狠狠捞了一波。

    “处长,这是从那两个家伙手里收缴上来的。”

    华容知道楚牧峰的习惯,不喜欢法币,所以全部换成了绿油油的美元,整整齐齐地摆放在皮箱中。

    “呵呵,还不少,果然是无奸不商啊!”

    楚牧峰扫视了一眼,笑了笑,然后从里面拿出来几沓,然后便合上箱子,推了过去。

    “行了,这些你拿回去,你们几个分分,也给下面参与行动的弟兄们点油水。毕竟咱们今后是要留在这里的,这支队伍还是要抓在手里面。”

    “明白。”

    “回去吧。”

    “谢谢处长!”华容是满脸笑容,就知道处长会体恤弟兄们。

    像是这样的钱,楚牧峰自然也不会客气,毕竟都是来路不正,自己拿着这笔钱,花到正途上总比被何秀才他们去恣意挥霍要好。

    况且自己也得跟上面人打点打点,好处可不能一个人给独吞了,利益均沾才是王道。

    “特殊情报科那边也应该会有笔孝敬。”

    楚牧峰心里想着这个,便起身走出去,在外面停着一辆福特汽车。

    这辆汽车并不是楚牧峰买的,而是跟梁栋才借的。

    他虽然说能买得起,但想到自己的身份有些敏感,就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金陵火车站。

    早上十点钟。

    楚牧峰赶到这里的时候,火车还没有进站,差不多是二十分钟后,两道身影才从出站口走出来。

    不管是衣着打扮还是身上的那种气质都和寻常百姓截然不同。

    男的一身藏蓝色西装,拎着一只皮箱,英俊潇洒。

    女的一系紫色大衣,脖间系着一条丝巾,美丽动人。

    他们所走过的地方,很多人都会下意识的看过来。

    他们惊叹于男人的温润儒雅,女人的漂亮端庄,所以说自惭形秽之下,很少有谁敢靠近他们周围。

    他们就是楚牧峰要迎接的人,六师兄郑岸,七师姐柳鱼。

    柳鱼是叶鲲鹏收下的惟一一个女弟子,后来被郑岸近水楼台先得月。

    两人可谓是男才女貌,结婚以后的感情一直很甜蜜。

    虽然说他们现在没有在金陵城,但对叶鲲鹏的感激之情却是无与伦比的真挚。

    “师兄师姐。”

    楚牧峰面带笑容地迎上前来。

    “我还说有估计没有人来接站,没想到竟然是咱们小九。小九啊,来,让师姐抱抱!”

    柳鱼看到楚牧峰的瞬间,眼前不由一亮,嘴角一翘,直接张开双臂,走上前去拥抱。

    楚牧峰当然是礼节性的抱了下。

    “师姐,差不多两年没有见,您又变年轻变漂亮了!”

    松开手后,楚牧峰笑吟吟的说道。

    “瞧瞧,我就说咱们小九这张嘴是很甜很会哄女人的吧,这以后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会栽倒在你这张嘴上。”

    “来,给师姐说说,有没有女朋友?”柳鱼笑容中多出一种逗趣的味道来。

    “没有呢!”楚牧峰尴尬地摇摇头。

    江怡算吗?

    在柳鱼问话的瞬间,楚牧峰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人就是江怡,但自己和她之间更多的是欣赏,男女之情似乎并没那么重。

    何况国难将至,自己又哪里有那个谈儿女情长的心思呢!

    谁想柳鱼在看到楚牧峰神情有所变化的瞬间,就敏锐的捕捉到这个异常,掐手一指,略带调侃地说道。

    “哼,想要骗师姐吗?小样儿,你要敢说没有女朋友,我第一个不相信!”

    “瞧你刚才的模样,是想到哪个女孩了吧?改天带出来给师姐我瞧瞧。”

    “我说你就不要打趣小九了,没看到小九脸都红了吗?小九,其余师兄弟们都来了吗?”郑岸摆摆手打断柳鱼的调侃问道。

    “我只负责接六师兄七师姐,其余的有四师兄,五师兄和八师兄负责。不过算算时间的话,他们应该也都已经回去了。”楚牧峰想了想说道。

    “那咱们赶紧回去,去去见老师吧。”

    “嗯,车子在外面!”

    坐进车内,楚牧峰自然是当司机,而郑岸和柳鱼都坐在后面。

    随着车辆缓缓前进,郑岸看着自己这个年轻的师弟,颇为感慨地说道:“小九,你这在北平城折腾还不够,现在都跑金陵城了。”

    “你在北平城的那些事迹,我可都清楚的很。真是万万没想到啊,咱们老师栽培出来的九个弟子,就你这个最小的最能蹦达,抓起来间谍就跟着抓田鸡一样轻松。”

    “我也就纳了闷,那些间谍都是傻了吗?怎么都一个接着一个往你手心里跳呢?他们是不是都被猪油蒙了心?”

    “郑岸,你怎么说话呢?”

    柳鱼听到这话忍不住扬起眉头,使劲拉扯了下郑岸的胳膊,颇为不悦的说道:“这是小九的能耐,说什么间谍都是傻子,要是间谍都跟田鸡一样,怎么没有见你抓到过呢?”

    “我……”郑岸顿时被挤兑得无话可说。

    “六师兄,您在津门那边也听说了吗?我的名声已经传到那边去了吗?”

    楚牧峰略带诧异地问道,他还真是不清楚这个情况。

    津门!

    作为北方和北平城地位相当的门户,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而且要知道津门的形势很复杂,和别的城市不同,这里也拥有着数量众多的租界。

    想要将那边的事办妥当,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强硬手腕,更需要灵活的头脑。

    郑岸显然就是这种人。

    他如今是津门警备厅厅长,自从他掌权后,津门的治安秩序,尤其是和租界的关系都得到了很明显的改变。

    只要是在津门的地面上,郑岸的话绝对好使。

    “当然,你觉得津门和北平城有多远吗?告诉你,近的很呢!只要是北平城那边的大新闻,津门这边都会收到的。”

    “不过你师姐刚才说的挺对,你小子真是够厉害的,竟然一下就将那么多间谍都给抓住,不愧是咱们老师调教出来的关门弟子。”

    郑岸这话说的很诚恳,是真的很叹服。

    不服不行。

    要知道北平城的形势和津门是不同的,津门有没有间谍?当然是有的,不过这样的有却是众所周知,谁让津门租界林立,为间谍的藏身提供了温床。

    可北平城呢?在没有租界的情况下,硬要从平静的河流中抓鱼,这鱼好抓吗?

    谁都清楚不好抓。

    但即便这样,楚牧峰却是随心所欲的抓鱼,将一个个间谍就这样挖出来。

    五毒组一下就被捣毁三个,剩下的两个想必也是提心吊胆。

    “你这么能干,搞得我都想要把你调到津门去了。”

    “你放心,只要你愿意过去,我绝对给你一个刑侦处处长当当,而且保证你五年之内必然成为警备厅副厅长,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呢?”

    郑岸毫不迟疑的挥动起来小锄头,直接挖起来金陵警备厅的墙脚来。

    “六师兄,我的工作我做不了主,您要是真能调我走,没问题,我保证愿意跟着您后面干!”楚牧峰摇摇头轻声说道。

    “那行,等着吧。”郑岸翘起唇角,似乎颇有自信。

    ……

    大唐园,叶家。

    当楚牧峰他们回到这里,客厅中已经是坐着很多人,三人赶紧上前问好。

    第一个自然是坐在叶鲲鹏下首的大师兄顾当谏。

    作为叶鲲鹏收下的第一个正式弟子,顾当谏已经年过四十。

    他五官宛如刀刻般棱角分明,身上有着一股军人杀伐的气息。

    没错,他如今可是掌握实权的一军之长。

    “大师兄好!”楚牧峰三个人弯腰恭敬地说道。

    “嗨,都是自家师兄弟,不要搞得这么见外,起来起来,赶紧起来!”顾当谏很豪爽的挥挥手说道。

    “是!”

    “我这边也免了,省得大师兄说我摆谱。”就在楚牧峰他们看向旁边的时候,一个儒雅至极的男人摆摆手微笑着说道。

    他不像军人也不像政客,倒像是个教书先生,可偏偏就是他这样的人,如今却是身居高位,掌握大权。

    他就是二师兄赵仰。

    如今军政部总务厅长,兼任兵工署署长。

    “二师兄好!”

    楚牧峰三个可是没敢真的就不打招呼。

    二师兄能这样说,他们能这样做吗?一点规矩都不懂吗?

    别说这里是一向尊师重道的叶鲲鹏府邸,就算是在寻常人家,见到岁数辈分大的,难道不应该毕恭毕敬的称呼问好吗?

    “老六老七,我发现了,咱们都是越来越老,你们夫妇却是越来越年轻,难道说是津门的天气养人吗?”赵仰指了指两人笑道。

    “二师兄,您要是高兴,随时欢迎您去津门玩。”柳鱼笑颜如花地说道。

    “行,我肯定会去的!”

    赵仰说完这话后看向旁边,抬手指着楚牧峰说道:“小九,总算是见到你了,你这个家伙,真的就像是老师说的那样,是一个大闹天宫的孙猴子啊!”

    “你瞧瞧来到金陵城后折腾出来的动静,连我这个不谙世事的,都经常听说你的大名,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二师兄,您还是不谙世事,您这话说出去,多少人得羞愧死!”楚牧峰倒是没有表现的多怯弱,很落落大方地说道。

    “哈哈!”

    赵仰原本也就是信口打趣下,没有继续就着这个话题往下说去,楚牧峰三个自然是继续问好,这次看向的是三师兄言墨。

    言默是师兄弟九个中最不喜欢说话的,人如其名,喜欢保持沉默。

    但不要觉得沉默的言默就是老实人,实际上他可是华亭警备厅的厅长。

    自从他执掌华亭警备厅以来,整个华亭的风气焕然一新。

    “三师兄!”

    “好!”

    言默温和的眼神扫视过来,微微颔首就算是打过招呼。

    这样,叶鲲鹏的九个正牌弟子便如数到齐。

    九个人分别从椅子上站起来,按照顺序恭敬地站好,面对着坐在中央位置的叶鲲鹏,笑容温和,发自肺腑的弯腰恭声。

    “弟子见过老师。”

    “好好好,都坐下吧!”

    叶鲲鹏高兴的抬起手臂,笑着说道。

    他对九个弟子非常满意,虽然说他的桃李满天下,但只有眼前九个是得到他承认的,而这九人也真的是没有辜负他的一番苦心。

    大弟子顾当谏为实权军长,靠着战功立下赫赫威名。

    二弟子赵仰,目前为军政部总务厅长,兼任兵工署署长,位高权重。

    三弟子言默为华亭警备厅厅长。

    四弟子秦政为金陵市政厅副市长。

    五弟子叶安邦为山城警备厅厅长。

    六弟子郑岸为津门警备厅厅长。

    七弟子柳鱼虽然说现在没有从政从军,但是在商界可谓是翻云覆雨。

    八弟子曹云山是北平警备厅副厅长。

    最小的老九楚牧峰,如今也是金陵警备厅刑侦处副处长,虽然说这个职位有点不够看头,可不要忘记他还很年轻,有的是大好前途。

    更别说他还是力行社特殊情报科科长,军衔上尉。

    只要有这个身份在,楚牧峰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

    这就是叶鲲鹏的最大财产。

    作为党国内的元老,没谁敢动叶鲲鹏的原因,也是因为他有着九个杰出弟子。

    以前的楚牧峰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但现在就连他都崭露头角,还有谁敢对叶鲲鹏有所轻视?

    “来,你们两个见见大家。”

    叶鲲鹏招招手,原本坐在末位的两个人便站起身来,他们是一男一女。

    男的穿着方格西服,戴着银框眼镜,显得颇为潇洒倜傥。

    女的则是一袭红色裙子,显得非常喜庆,颜值也是一等一的俏丽,在这种场合里面,尤为显得格外显眼。

    他们就是叶鲲鹏的一双儿女。

    儿子叶霖城。

    女儿叶霖薇。

    “见过诸位师兄弟。”叶霖城笑容满面的说道。

    “见过师兄师姐。”叶霖薇同样是态度诚恳。

    “大家都坐下说话吧,明天才是老师的寿宴,今天就是家宴,别这么拘谨了。”顾当谏作为老大,岁数都要比叶霖城大些,因此他的话是最具有权威的。

    “嗯,都坐下吧!”

    叶鲲鹏摆摆手,众人便都坐下来。

    “这次虽然说是因为我的寿宴才把你们叫回来的,其实我也想要见见你们。”

    “毕竟你们都是天各一方,要不是说有这样的机会,你们几乎没有像这样共处一室的机会。”

    “我希望你们能知道,不管何时不管何地,你们都是我的弟子,你们都是同门师兄弟,彼此间要做到守望相助,要做到荣辱与共。”

    “是!老师!”众人齐声应道。

    “当然,值此多事之秋,外忧内乱,人心叵测,我不求你们能开创惊人伟业,但要顶天立地做人,谁要是敢背叛国家民族,当卖国贼的话,我在这里放下话,人人得而诛之!”

    叶鲲鹏的话语肃然中带出一股凌然杀意。

    “不敢!”

    所有人全都起身恭敬的喊道。

    没谁想要当卖国贼,谁都知道老师最痛恨的就是背叛者,真的要是说有谁敢那样做的话,肯定会被清理门户。

    “我知道你们是不敢的,毕竟你们每个人都是我亲自考核过的,你们的为人秉性我是知道的。”

    “但我想说的是,你们不会,不意味着别人不会,不意味着你们身边的人就不会。而他们要是做了卖国贼的话,你们绝对不能手下留情!”

    “是!”众人神色一凛。

    “行了,说说你们最近的工作情况吧,如果是机密就别跟我说喽。”叶鲲鹏温和一笑道。

    “好,我第一个来说吧!”

    顾当谏扫视全场后第一个说道,谁让他是大师兄,要是说不起个带头作用的话,大师兄的名号岂不是白白的浪费。

    就这样聊了差不多一小时后,叶鲲鹏明显是感到有些疲惫,这场见面会才算是结束,所有人都起身相送老师。

    今天叶鲲鹏必须养精蓄锐的,明天才是重头戏。

    “孟老,明日的安保工作安排妥当了吧?”顾当谏送走叶鲲鹏看到孟江后笑着问道。

    “放心吧,都安排妥当,没谁能够在咱们叶家闹事!”孟江心平气和的说道,言语间流露出一种不着痕迹的自信。

    “孟老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很。”

    顾当谏扫视全场后,淡然说道:“天色也不早了,咱们有什么事等到老师明天的寿宴结束后再说,现在都各自回去休息吧。”

    “是!”

    然后九个人就都开始离开。

    楚牧峰想要走的时候却是被叶霖薇突然间叫住。

    “牧峰,等等!”

    “小薇姐,您找我有事?”楚牧峰说到和谁最亲近的话,莫过于叶霖薇。

    谁让他们两个的年龄是最接近,而且叶鲲鹏当初在北平执教的时候,就楚牧峰去家里最勤快,自然也就和叶霖薇的关系最好。

    “你认识斐煌报社的燕清舞?”叶霖薇历来都是直来直去的说话风格,冲着着楚牧峰问道。

    “燕清舞?”

    楚牧峰扬起眉头,坦然应道:“对,认识,我们是我来金陵城的火车上认识的,当时还有中央警官学校总队长陈宣崇的女儿陈青梅。”

    “还有就是后来我的一次专访,也是燕清舞做的。小薇姐,您问这个做什么?”

    “你们两个关系怎么样?”叶霖薇没有解释原因继续问道。

    “关系?”

    楚牧峰眨了眨眼,中规中矩地回答道:“算是朋友吧,也不是太熟悉。”

    “嗯,认识就成,不熟悉没关系,多接触接触就熟了。”

    叶霖薇莞尔一笑,盯视着楚牧峰双眸,把他看得有些心慌的时候猛然问道:“你现在应该还没有女朋友吧?”

    “没呢!”

    楚牧峰回答出来这个后,恍然大悟地看过去,“小薇姐,您不会是想要?”

    “对啊!”

    叶霖薇这次没有再遮掩,笑了笑说道:“我觉得你现在也应该有个女朋友了,燕清舞是个不错的女孩,我觉得你们可以多接触接触。”

    “当然感情的事儿不能勉强,最后成不成还是要看你们自己,好了,改天我约着燕清舞出来,你们好好聊聊吧。”

    “小薇姐,这个不太好吧!”楚牧峰皱着眉头道。

    “为什么不好?你难道有了合适人选?”叶霖薇挑眉问道。

    “那倒没有!”

    “那不就成了,男子汉,磨磨唧唧干嘛呢!”

    叶霖薇豪爽地一挥手:“我给你说,燕清舞这个姑娘真的很不错,而且她的家世也不简单,背后有着你难以想象的底蕴和实力。”

    “要是说你能得到燕清舞的喜欢,那就真的走运喽。你这里就别摆出一副不愿不意的姿态好不好,搞得好像只要你去,人家就绝对会喜欢你似的。”

    “小薇姐,那倒不是,只是我觉得我和燕清舞之间没有那样的关系。燕家有没有底蕴,和我也没有关系,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靠着什么家族势力发展。”

    楚牧峰说到这种原则性的问题,态度一下就变得强硬起来。

    “知道你有傲气,但这和你有没有傲气完全是两回事好不好。你要是能和燕清舞走到一起,难道说还能不接受她的家庭吗?”

    叶霖薇瞧见楚牧峰还想要说话,便直接摆摆手说道:“行了,你就不要说了,这事就这么定下了,等我通知吧!”

    说罢,她转身匆匆离去。

    楚牧峰只能是目视着叶霖薇从眼前消失,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自己这个小薇姐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太过强势太专断了。

    “牧峰,别怪你小薇姐多事,她也是为你好!”

    就在这时,叶霖城的声音背后传来,楚牧峰看到他靠近便赶紧恭声道:“城哥!”

    “你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警员,小薇是绝对不会这样去管你的事,甚至有些自作主张,但你如今可是金陵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而且前途光明。”

    “所以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才,如果还没个女朋友的话,可不像话,况且对你将来的发展也是没有好处的。”叶霖城意味深长地说道。

    “城哥,我知道小薇姐是为好我。”

    “知道就成,那这事就听小薇的,再说看看你也不少块肉吧!”

    见楚牧峰似乎还要争辩,叶霖城直接摆手说道。

    “那好吧!”

    楚牧峰放弃解释了:得,随便你们怎么着吧,交个朋友可以,谈情说爱还真没那个心。

    ……

    周日。

    大唐园,叶家。

    今天天公作美,风和日丽,一碧如洗的蔚蓝天空让人瞧着就感觉心旷神怡。

    叶家上上下下也都准备妥当,没有花团锦簇的奢华装饰,也没有敲锣打鼓的喧哗,有的只是在原有基础上的干净整洁,以及客厅中摆出来的几桌宴席。

    叶鲲鹏说的很清楚,寿宴是小范围进行的,只邀请几位老友和九个弟子就成。

    他不想要在这种局势动荡的时候搞什么铺张浪费,被人诟病事小,影响到九个弟子的前途命运就得不偿失。

    再说以着他的身份也没必要搞这些虚头巴脑的。

    在门口负责接待的是大师兄顾当谏,叶霖城和楚牧峰,其余人也都有各自的任务,都在井然有序开展。

    虽然说顾当谏的身份很特殊,但今天在这里是没有什么特殊身份,他的身份很简单,就是叶鲲鹏的弟子,仅此而已。

    “范叔叔快请进,父亲已经在里面恭候您的到来。”

    “张主席,老师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黄老,好久不见,您老是风采依旧啊。”

    ……

    这时候就看出来楚牧峰的资历还是太浅薄了。

    不说别的,光是过来的这群老人,他就有很多都是只听过名字没有见过人,要不是说有着顾当谏和叶霖城在的话,他真是应付不下来这一摊。

    当然,今日之后,楚牧峰都会牢牢记住他们的容貌和名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