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世城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伤桃花

第五百七十八章 伤桃花

作者:梦归昨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听着那双脚步向着过洞北侧穿出,那脚步的声音不再那么滚滚震耳,却也是异常地响亮而坚定有力,声势浩大又方向明晰地朝着盛情园的中央地方赶近,朝着数百之多的城夫人女子、女尸群聚着的中心地方赶近,像是目的明确,意向跟脚步声一样地坚定,我内心里就更加地疑惑不解,更加地百感交集,我的身躯半伏在你的身侧,就表现得更加手忙脚乱,因为紧随之我注意那双脚步声音传起的地方那个完全使我陌生的身影,身形!我的眼睛视线从那个身形的脚步开始,缓慢地上移,升移,渐渐看到那双大脚穿着一色枯黄的布鞋子,而枯黄又显陈旧的布鞋子紧上方就是随着整条身躯的坚定有力行动而一样有力行摆着的衣底。衣底的上方非常明显地呈现出一件再宽大疏松不过的土灰色衣裳,那衣裳越是随着其人的走近,越是看上去肥大到不一般。而土灰色衣裳的上方靠近肩膀的地方,使我能够记忆犹新地看到再往上一色的雪白长发,长发的底部与其人雪白的长胡须交织互连在一起,使我看出其人的大概模样。而那个白胡须、白长发的土灰色肥大衣裳陌生人只有在注意脸部的时候,才能够看到其坚毅的脸表,使我似曾有过相近之人的神色,但是依旧遮掩不住其人面容的苍老。可是其人瞅上去白胡须、白长发、苍白面孔,其人走步的姿态,落步的声态里,尽显着雄健,就像其人完全是一个年轻体盛的小伙子!但究其年龄,其更应该被称之为一个老伙子,一个白胡须、白长发的老伙子,面情里遮掩不住慈爱。只是我从其人行步的姿态,从其人落步的声态里,我感觉不出其人的来意,我也看不到其人神态里显露出半分的焦急,我更加地迷惑不已。我之后的片刻的时间里自己粗长的黑眉毛眉根发痒,我的眼睛更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其人的脸表,我一边反反复复地追忆,在记忆的脑海里翻找,却也找不出这么一个我曾相识过的人,奇人,与众不同的人。而随后伴着其人脚步声音更加有力雄壮,在整片阔大的盛情园园野里面回荡,我的内心里开始扑腾扑腾不安,我内心中毫无准备,不知其人是恶是善,所以当其人步进了我那大扇面轮廓的盛情园园野五分之一深处的时候,我整个人便不由自主地起身,缓慢地起身,面迎着其人,开始更加细心地关注其人的满身上下,我那时候的瞬间里仿佛是感觉到,其人行身更加地不同于常人,脚步落地虽沉重有声,其整个人的身躯却仿佛是轻飘飘的,半浮在空中一样,更如同行身可以随风一样,奇异更神奇,不知不觉地就快到到达我的身旁一样!我下意识地猛然清醒,我用力地甩动头部,再三快速又猛力地甩过几番后,我可谓是毫不走神,全神贯注地注意到其人靠近了盛情园园野的最外围地方那些千姿百态倒卧着的冻尸又成化尸了的时候,我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反反复复从上到下打量其人,打量他仿佛也神秘一般的无比宽大又肥大的土灰色布衣,我在还是没有看出其人一丝来意的时候,我忽然隐约里口鼻发敏,我隐约里闻到了淡淡的药味,飘逸而近。我于是更加地不解,我慌乱地就地旋身望过一周,我也没能看到任何的一个身外盛情园园野里跟药味相关的人,夫人,从人,我最后还是不得不再一回将视线凝集向盛情园底部过洞入口的地方,直穿而入的那个陌生老伙子身上。我不解地望着那个老伙子,我望着他随意地望过盛情园中央地方躺卧着的大片城夫人女子们一眼,一眼一个遍,之后他还是表现出坚定不移的模样,一脸的坚毅,白胡须蹭着白长发,跨过身边每一个城夫人女子的身躯,他像是全然忽视了那些女子们一样,他更像是直朝我所在的方向,坚定不移,不摇。我接下去无比认真地瞅着其人,其余的一切全部忘记,全不在乎,我也是越发地紧张,我不知道其人究竟是谁,更不明白他想怎样,只是我随着其人的走近,我隐约里闻到步步逼近,步步浓郁,甚至到浓烈的药香!我在那个时候对于自己的处境是深知的,对于自己那么多的城夫人女子都亟待拯救也是深知的,我也知道自己在那个时刻里十分需要医药,我甚至是怀疑自己是错觉在那时,我想我是出于急切救治自己的城夫人们,更是急于拯救当时身前的你,所以我才幻想过多,过深,以至于自己迷睡不醒!我于是内心里焦急裹杂着期盼,掺连着渴望,我就越想觉得越有可能,越想鼻口吸进的药香越浓烈,我忍不住狠狠地扬起自己的一双粗壮手臂用力地拍打自己的脸庞,连续拍击两番后,我再一次用力地摇动头部,摇过一气之后我重新抬鼻试闻,却是闻到更加浓烈扑鼻又扑面的药香,我紧随之重新注目向着大约那个陌生身影行进的方向瞅去,我有些受惊地发现那个肥大的土灰色布衣身影已经几乎来到我的跟旁,距我数步之遥!那个时候,我重新上下打量其人的满身上下,我就发觉其人更加显得肥大的布衣随风飘摆着,更随着其人身躯扭摆着,其人坚毅的脸表上现出幸福快意的笑容,眼睛从我魁梧的直身身躯上下转移,朝向了我身侧前方静躺在地表上方的你。就在其人转移着视线同时微微扭身的刹那时间里,我对于那药香的浓郁程度禁忍并且好奇到了极度,我最后一次快速地转移视线向着自己的身外附近到远处看过一周之后,我开始再细致不过地打量身前的那个老人,我猛然间发觉到其人的右肩膀顶部背着一条背绷得紧紧的雪白色宽带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