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世城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第六百四十五章

作者:梦归昨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后渐渐地,越发明显地,越发不能掩饰地,我重新感觉到自己肚子里面跟之前站立时候一样的撑疼,难以忍受的撑疼,感觉我的肚子要被撑得撕裂一样,感觉我的肚子要很快爆破一样。

    我抬眼再一次朝着那个高高站立着的魁梧男子那里望去半眼,我望见他宽大的脸表上更显高傲的面情,更显阴恶的面情,更显冷酷的无情。

    我骤然间仿佛是清醒了一样,仿佛是醒悟了一样,他真的没怀好心。

    而那个时候的我,也忽然之间发觉到,我把自己撑得全身都动弹不能,我也只能够用眼角的余光去瞄视那个大男人半眼,我再做出任何过多的举动,都可能引起我的腹部肌肉的鼓动,引起我肚子的撑痛。我才是在那一时间才意识到,我已经跟个废人快没有两样,起码在当时。

    再接着,我的右手臂高举着那根横穿野兔肉的木棍,也是觉得胳臂酸痛了,我无可奈何之下,轻轻缓缓地放低自己的臂肘,使搭落在自己的右膝盖顶,一边忍受着肚子的阵阵撑疼而极度地弯转右手腕,使得自己右手掌紧握着的那根木棍另一端可以继续保持高抬的姿态。以使我的更加不能动弹了的头部能够不费很大的周折就可以够到那所剩三分之一左右的野兔肉。那个时候我之所以还会那样做,其实是因为紧随之,虽然我再也无法掩饰地显现出自己的肚子撑疼了的时候我身外十步之远处的那个喜怒无常大男子他没有再继续出声,没有发生狂傲恐惧的烈笑或者烈叫之声,但是他的一双大脚掌的平缓低沉的迈动声在我双耳的紧张辨识之中已经可以被感知到又一次发起,并且还是在向着我所身在的小殿堂睡屋的大致西北角落位置逼近。

    我在那个瞬间越发清晰地感觉到了什么是无助,什么是无力反抗,我就那样继续咬牙切齿着忍受着肚子的撑疼,而继续尽可能大口地咬兔肉,嚼兔肉,吃力到响吐地咽烤肉。我那个时候没有更好的办法去左右一切,去改变一切了,我只能够尽我所能。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阻止那个魁梧强壮大男子向着的靠近,向我的前行,我只知道那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了,在当时。同时还是那样,我接下去的每一口下咽,除了引起自己腹部的剧烈撑疼之外,开始越发明显地引起反胃,引起我刚刚下咽就向上反吐的直觉。那直觉也是越来越强烈!

    我尽可能地,坚持着一切,维持着一切,也尽我所能地阻止着一切。

    但是,那一天我的绝望并没有因为我的努力而改变,而消散,反而是愈演愈浓,愈演愈深。

    在我吞食着面前的野兔肉到了感觉一丁一点儿都下咽不能,也是感觉着自己的身子一丝一毫都不敢再大动了的时候,我低垂着头部,凝对着横穿野兔肉的那根木棍刚刚绝望得出神的一个刹那间工夫,我的身旁突然之间兴起一阵山崩地裂般响极的跺脚,大跺脚,重跺脚,带着一只沉重一二百斤的魁梧大身子的跺脚,停落在我的身旁,同时伴随着其人发自肺腑的凶恶吼叫声传出——

    你不是很能吃吗?

    我一霎之间被其人的震耳跺脚声惊蒙,我更是随即很快被其人的恶吼声吼蒙,我同时又是被其人的那句泼冷水一般的问话给问蒙!他说,我不是很能吃吗?我品味着其人的那番话语,我倒是觉得其人的言外之意在传示着,是我一直在故作逞强地吞食着,他的烤肉。那,与其人之前的命令,与其人之前看到我奋不顾身吃肉时候的满意笑声相呼应着,让我顿时就蒙得摸不着头脑了。

    我太不能理解其人那句问话的深意了。其那一番话如同一把利剑,也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直落我的头顶。

    我之后愣愣呆呆地微抬起自己的眼睛,微转动自己的眼睛,朝着已经确定无疑,躲无可躲,就在我近身身旁了的那个喜怒无常大男子望去,我望见他的身躯相比于我实在是太过高大,也是太过强壮,我对抗于他,根本就对抗不能。

    我在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我自己该如何是好了,我只得利用同其人对峙静默的短暂时间去奢望着自己肚中的烤肉能够消化得快一点,能够为我再腾出一点点肚中的空间,让我继续可以吃下去。因为不管那个大男人他的态度多么无常,无论他的问话多么反常,我在尽心竭力地吞食他舍给的烤肉的时候,他始终都是未曾攻击于我的。我也只有借助那,不能再多奢望的一点吞食烤肉的时候,为自己争取一些短暂的安宁。

    ——你继续吃呀!是大爷让你吃的!你吃肉没错,大爷只是想靠近你,看你吃得更开心一些!

    紧接着,可谓是根本就没有歇息几口气的空儿,我身旁的那个恶魔一般的男子就又是一番怪异深奥的话语连连出口,轻蔑地出口,怒怒地出口,余味邪恶地出口。

    我到了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已经被其人的问话问得自己都傻了,问得我自己都不知道他居心何在,他本意为何了。我也是自己在那一刻变得更加犹豫不决,不知所措了。我简单地品一品其人的那一连串话语,我隐约里只着重听出了其人简短的半句话,那就是‘你吃肉没错’,至于那半句话之后的内容,我一时之内还顾不上品味,我就慌张不堪地再次靠近了自己面前的所剩三分之一不足了的野兔肉,我吃力地张大自己的嘴巴,牙齿颤颤晃晃着,轻微地咬下一口。

    ——大爷只是想靠近你,看你吃得更开心一些……

    紧接下去,我的耳旁忽然之间在一个不经意之间,回响起了其人刚刚的语声之末内容。我浑身冷冷地一惊,我顿时变得头脑更加迷糊,我就一瞬之间跟真的呆傻了一样,我将身外的一切完全地给屏蔽,给忘记,我的脑海里就只记得其人的那一句话语了——

    大爷只是想靠近你,看你吃得更开心一些……

    我一边慢慢腾腾地尽可能尽力,却仍无可奈何地小口小口地撕咬着烤肉,小口小口地微咽着烤肉,我一边静品他的末尾话语。他靠近了我,那已经是不可争辩的事实。他想看我吃得更开心一点,那简直就是做白日梦一个样!在那一时那一刻那一处的我,就算是给我一座金山于面前,我也是开心不起来的。我的唯一开心,唯一可能开心,就只有其人离开我的身边,并且在离开我身边之前先放我下地,放我远走了。但,那,在当时我越想,越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了。

    可那个时候的我,也根本就没有时间,没有太多机会去多想了,我只是继续,再艰难不过,再痛苦不过地在他身前苟且而活着,千辛万苦着进食他的烤肉,我知道我别无选择。

    ——你确实令大爷刮目相看!大爷我有的是耐心。只要你有足够的信心,将大爷给你的烤肉吃完,大爷我保你平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那个时候头脑蒙蒙痴痴着,迷迷糊糊着,而在迷迷糊糊之中,我又听到了那个离我再近不过的大男子意气风发一样的狂叫声,和之后的久久狂笑声。在那一时刻,我明显地感觉到我的头脑迟钝了,也反应不出其口中发出的每一个句字的真意了,更是琢磨不透其人所思所想了,我继续埋头一样苦苦地吞食着,艰苦下咽着,反胃着,忍受着,继续着,我只觉得那是我在那个时候,唯一可以做的了。

    ——吃吧!把大爷舍你的烤肉全部吃完,大爷保你平安!

    紧随其后,那个我近身如同恶魔一样矗立着的喜怒无常男子又一次重复了跟其人上一番话语末尾一样的内容,只不过是相同的话语内容,他的后一番重复所蕴含的语气,一瞬之间冰冷到底。

    那,让我更加地头脑不清,让我更加地迷糊不清,疑惑不清,我像是在那时完全地失去了自主,任由其人摆布。那时,我更像是已经别无选择,我只能继续痛苦不堪地进食,他舍给我的越来越无法下咽的烤肉。

    但,我必须要进食。但,我必须要下咽!我不能将进食进肚中的烤肉反吐。否则,否则可能就只有一死。

    我越发地,越发地感觉到自己已经撑得不行,我撑得自己连坐地都不能,我歪歪扭扭着肚子,摇摇晃晃着肚子,我想尽一切办法,尝尽一切可能,为自己减轻痛苦。同时,我继续给自己加大着痛苦。

    当我终于,当我好不容易将自己右手臂抓握着的木棍上横穿着的野兔肉吃得所剩不多了的时候,眼看着其所剩不足一两小口了的时候,我右手臂无力地下垂,带着那副近乎全空而实际上还有点残肉的兔骨架子下垂,使得木棍的另一头拄拄划划着蹭着地面游动,我一边极度困难地又一次斜抬眼睛,斜瞅一眼那个魁梧强壮身躯的喜怒无常大男子的反应,想着瞅一瞅其人高高的面孔上神情的反应,也是想着用我自己的眼神,向其人无声地问一问,那只野兔烤肉,吃到那种地步,那种程度,可否。

    而虽然,虽然我到了那时候,到了我的身体可谓是一动不能动了的时候,我的眼睛再如何努力,眼皮都无法大动,眼睛都无法真正地高抬,上瞅,瞅见那个站在我近身身旁显得更加高大了的男子的面容,但我的那一微弱的移动,那一微弱的反应很快就得到了那个恶魔一般的高大身躯男子的回应。我还在忍着剧烈的撑痛艰难不已地斜抬自己的眼睛的时候,或者说我还在竭力挣扎,拼命挣扎的时候,我的身左上方忽然之间传下那个大男子宛如从我头顶向下方身中灌冰一般的寒凉劝问声——

    不然,你就不要挣扎了!

    我听到那里的一霎,我的满身上下受了一个大惊,受了我有生以里最大的震惊,我的身体由内而外在那一时刻猛然间外溢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汗水!我如同在他的那一番寒凉的劝问口声发出之末,我经受了一场倾盆大雨的洗礼,我的全身每一处肌肤都变得湿淋淋!

    我不清楚那是为什么了,可能是由于。他的那一番问话里传示着太过惊恐的内涵吧!应该是,其人那一番话的深意里蕴含着,我就可以认命了。我联想到其上一日的黄昏时候阵法的可怕之处,我感觉到其人杀我要容易过杀一只野鸡野兔。我的紧张,我的恐惧,那就不言而喻了。

    紧接下去,在我的满身上下冷汗奔流过的一瞬,我感觉到满身上下湿漉漉的一瞬,我隐约里同时感觉到我体内的能量被带出了许多,或者说是我肚子里的烤肉被消化了些许,也可能只是一丁一点,但感觉里一定还是有了一些,我的肚子里面还是有了一点儿空隙。因为起码,我在冷汗奔流而过湿了半空里鸟阶殿小殿堂堂屋地面一小片之后,我觉得我原本强烈具有的反胃感觉,已经不很明显了。

    于是,我接下去有点儿自如地低下自己的头部,低垂自己的眼睛,注意地望一眼我右手臂下手掌抓握着的那根木棍中横穿着的兔骨架子上残存的两口烤肉,我就感觉将其吃下,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了。而且,而且到了那个时候,我忽然间有信心,有信心能够将右手掌抓握着的木棍上的残存野兔烤肉给吃净,而不必祈求其人的宽容。

    所以,再接下去,我的右手臂也敢使力,将抓握着的那根木棍缓慢地高抬,将棍穿着的野兔给够向自己的嘴边,我嘴巴还是颤颤哆哆地打开,将兔骨架子上残存的烤肉一口,再一口,没有花费多会儿的工夫就给全部咬食进了口中,并一点儿一点儿地下咽,虽然仍旧有些艰难,但我终于还是将其,成功地下咽下去!

    随后,我的那只右手臂如释重负一般地自然低垂,下垂下去,虽然是垂得有些任性,有些过力而将我的腹部肚子撑甘又给带痛,可是那个时候我倒觉得,我的胜利喜悦可以压过,起码可以带我忍受住肚子的撑疼。

    紧接下去,我的右手掌柔柔弱弱地释松,将我右手中抓握很久了的那根木棍给完全地释松,放平在我的右侧屋地上,我的那只右手掌带着右手臂随即向着自己身体的右后方撑地,斜撑,撑着握的身子微微地后倾,斜倾,而将我的腹部略微舒展一些,也同时稍稍舒缓了一些肚子的撑疼,更是自然地,我那一个微不足道的举动使得我的头部被身子带着后倾而高抬,使得我的眼睛同时也后倾而高抬,而不用再花费太大的力气和周折,就可以将我身体左侧那个恶魔一般高高竖立着的喜怒无常大男子高高的头部,尤其脸表神情给重新看清。

    而我,在那一瞬间,表现给其人的,除了自感胜利的骄傲之外,还有对其人的欺辱不屑屈服的反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