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世城 > 第六百六十八章

第六百六十八章

作者:梦归昨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啊,赵……赵爷!

    在我柔弱的眼睛与他黑亮有神的大双眸交合的一霎,我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其人眼光的锋锐与直冷,我立即受惊而叹一短声,之后全身收紧着,紧张而至着,我颤颤续续地叫出了对于他的惯称,我一边不知所措地低下了头。

    ——喊什么呢?真是打脸呀!你都和大爷生米煮熟饭了,还在这里装清纯呢?你那一身恭恭敬敬的作态,看着都假!不管怎么说,你算是我赵某的小老婆了,以后给记住了,叫阿杰就够啦!

    原本,在我不知所措地低头之末,我脑海里连同耳旁频频地回想与回响着,我认为自己话语末尾终于没有喊错,也喊得不算沉浊,我清晰十分地喊出了对于他的惯称,也是尊称,却万万没有想到,‘赵爷’两字,在出我意料之外,已经变得不入其人耳中!

    我在听到大赵爷声音严冷的质问一霎,我情不自禁地高抬一下自己的脸孔,我的眼神继续恐惧深延着,我的满身继续紧张收缩着,在我再一番缓慢无策地垂低了眼睛的过程里,那个赵某赵淑杰的紧继嘲讽与贬斥让我嘴巴坚决地紧闭,让我变得短瞬之间哑口无声。

    ——你,是听到了吗?

    ——是,是的!阿杰说得对!李某已将阿杰的提醒铭记在心!

    我继续低着头,嘴巴却伶俐又麻利地连忙回应出。我那个时候比谁都知道,那个阿杰我惹不起。

    ——哈……还什么李某?真是自命清高呀!本爷日后就称你小芸罢啦!

    ——是!对!阿杰称叫得对!小芸叫得亲切,叫得入耳。

    我只是一个劲儿地为自己打圆场。

    ——你呀,从现在起就不要时时刻刻内心里给大爷我敲小算盘,耍鬼主意,妄图从这鸟阶殿中逃走啦!倘若是你的小算盘被大爷我知道了,那大爷直接就把你给换了!换了你的皮,换了你的骨头,换了你的血肉……哈哈哈哈!总之让你好死不成!以后啊,你就负责本爷的衣食住行,起居侍睡!本爷,暂且收着你!

    我听到了那里,我的惧怕情感更加深沉了,我更加不敢反驳什么了,我的脑袋那一时刻就像变得呆板了一样,生硬地点一下头去。

    ——可是阿杰……您让小芸负责您日后的衣食住行,但小芸上午整理厨房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房中有菜,有米……

    我内心里的不满情绪是一直自我压制着的,但是在我奋力地压制之末,在我不敢有任何的明显反驳与反抗之下,我不得不将我的不满给转移,转移到现实的情景里发泄出去。

    ——哈哈哈哈,菜有何?米有何?小芸还这么瞧不起赵爷呢?赵爷这就去弄来,小芸等着!

    不料,那个喜怒无常的大赵爷他一阵自信满满的傲笑过后,他宽大的脸表没有显露出任何的一丝愁苦,他左手臂快速前伸,左手掌朝下,释出自己那张转眼变大的四四方方大棋盘,他跃身而上,盘坐在盘顶,倏的一声穿空而出!

    我在看到大赵爷他做出伸臂放棋盘的动作时候,我马上意料到了他要外出,我匆忙地朝门侧闪身,之后的短瞬之间,大赵爷恰好坐着四四方方的麦黄色棋盘从我身边飞走。

    当时的我动作敏捷之中,我眼望着门外如疾风般飞飘而远的赵淑杰身影,我一脸的迷茫,不清。

    紧接着,我在注目于远空越来越显小的赵淑杰身影的时候,我在发现其人一出鸟阶殿就放心万分地一头都不回的时候,我还随后很快又一次感觉到,那张麦黄色的大棋盘承载着衣着华丽的赵淑杰远飘而去的同时,其好像也在向着下空里垂降一些,一样!

    在我意识到了那里的时候,我向前赶近几步,我扶身在门框的边缘处下望,我很清楚地望见我所被关封而在的四四方方鸟阶殿底端距离下方地表的高度在大赵爷出门之后,又已经几乎悄然无声地高升了许多!我乘坐着四四方方的鸟阶殿又离地升天了,仿佛。

    我在越发肯定自己之前的推断以后,我明白了我所身在的鸟阶殿一定是由什么法力控制着,虽然我一时之内并不能明白其根由。

    之后,我又一次凝望远方,凝望着大约那个大赵爷坐着大棋盘远走而去的方向,我想我对那个大赵爷的言出必行还是认可的,虽然我并不知道他那一次的出行结果会是怎样。

    接下去,我长叹着口气,俯望底空底部半眼,我如同住着天宫一样,我转身慢步子进入小殿堂深处,又直入隔壁那间相对狭窄的睡屋之中。

    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主动了,也不知不觉中其实已经开始变得乖巧了,或者说更加顺从了。

    我进入大赵爷的睡房之中,我又感觉到浓烈的臭气熏鼻子,但可能是我在那鸟阶殿中住过两日的时间,对那臭气不是很反抗了。可同时我也感觉到隐约地害怕了。我还是要努力去改变那些,而那,也自然应该是在大赵爷曾吩咐给我的日常‘打理’内容之中的。我那个时候有了那个想法,更加着重考虑到的,还是那个大赵爷的心情。虽然可能,即便我不动手主动去打理那间睡房,那个大赵爷假如回返了鸟阶殿也不一定责骂于我,只是我想假如我真的那样主动做了,大赵爷回返鸟阶殿后看到睡屋里面的情景焕然一新,那么他就很可能会喜笑颜开,那样的话他就应该可以肯定,不会责骂于我了。

    所以,我进入那间相对狭窄的睡房之中以后,我便片刻都没有停歇,直接开始弯腰着手忙活起。我将那睡屋之中的近地床铺上的被窝和旧床单纷纷抱起,抱到隔壁小殿堂正对的门口地方,将被窝与床单上积累了不知多少个日月的灰土都给抖净,我将那睡屋的屋地地上杂扔的乱物中该摆放的摆放整齐,该丢的都丢出窗外去,也将那屋子中大大小小的物品表面覆落的灰尘给擦拭得不留痕迹。可是,由于那鸟阶殿中没有足够的净水,那油乎乎的、脏兮兮的布门帘子,我还是保留着没有拆动。

    再别的,我之后行步在鸟阶殿的三个屋子之间,我也找不出什么可以多做的了。而在我刚刚由那间相对宽敞许多的厨房里面走出的时候,我刚刚走到与那两米有宽的门口相对的小殿堂堂屋屋地上,我的侧耳中猛然间就传进了隐约的,让我熟悉又让我紧张的那个大赵爷的远方狂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紧张所致,我匆忙地转头向外,我的两只眼睛随着身转而刚刚找寻到远空声音来向里那个衣着华丽的小身影,我的眼睛便紧跟着大睁,睁得越来越大,并且最后应该睁得跟大葡萄粒一般!因为我放眼向外望去,望见大赵爷身影之后,我同时看到他从远空里就在摇头晃脑着,张牙舞爪着,兴奋大笑。我自然是被他的狂妄欢笑所吸引。

    当我感觉里也并没有望去多久的时间,在我几乎还没来及眨巴眼睛的空儿内,我突然间就看得清楚了,也是看得震惊了!我看到那张浮飞在半空里的四四方方大棋盘顶上的大赵爷他已经快活得像个大神仙!而且,更加使我吃惊的是,他身下四四方方的大棋盘变得跟一张大木床那么大!木床那么大的棋盘前端,也正是那个大赵爷的站身前端,稳稳当当地坐停着一口半人之高的大水缸,酱黑色的缸身顶端,一环黄褐色的缸沿。而那个神仙一般快活的大赵爷他的左一只大手牢牢地抓握在缸沿上,伴随着其高高站立着的魁梧身躯张牙舞爪一样地摇摇晃晃,那只半人多高的大水缸里面白花花的清水喷溅而出,喷溅在缸沿上,喷溅在上空里,喷溅到他粗壮的手臂和华丽富贵的衣装上。

    ——哈哈哈哈……赵爷我又回来啦!赵爷的来去,是不是快得惊人啊?哈哈哈哈……

    在我正不知不觉中被北方半空里那个疯癫无束的大赵爷形态给吸引得出神入愣时刻,其人又一番震耳而起的狂笑声音加询问声响将我猛地震醒。我在重新十度地清醒时候,我的两耳前前后后已经都是那个大赵爷开怀至极的大笑声。那声音像是一冲进鸟阶殿,就开始在整座鸟阶殿的殿内传传绕绕,同一时候,我定睛一霎,恰见那个大赵爷他坐着大床铺那么大的四四方方棋盘已经逼近了鸟阶殿的殿屋门口。

    到了那个时候,在西南方向穿射而至的金光光芒照耀下,我除了看到半人多高的大水缸之外,我还猛然望见赵淑杰他高大魁梧的摇摆身躯之后,侧后方被西南阳光照得光亮之处,有绿油油的鲜嫩蔬菜,还有半遮半露着的成袋米粮,更有鱼肉蛋果之类!

    我禁不住惊奋!

    我对于那个大赵爷的神奇感觉一下子就变得产生钦佩。我甚至更多地开始对他,有了崇拜之情。他就那一瞬之间,在我的眼里仿佛披上了神秘的面纱。

    ——大爷我这一回来,小芸怎么变傻了呢?不能给大爷帮忙,就别碍手碍脚啦,赶紧闪开!

    想必是,在我看门外看得目瞪口呆之际,那个大赵爷在一味地狂笑之中,他看出了我的又像是出神入愣,他也是在自己乘立而在的四四方方大棋盘已经到达了高高在天的鸟阶殿跟前了的时候,他急着性子,扯着嗓子对像个呆愣子一样的‘傻子’我暴吼起。

    我听到他的吼声一霎,我匆急地朝左侧闪身,下意识地闪身,我不敢也被吼得没有勇气反问原因。而在我刚刚闪身到靠近睡屋的那一侧,我看到那四四方方的大床铺一样大棋盘正好抵达了小殿堂堂屋的正对门口边缘处,与门底门槛相接。

    紧接着,我的眼睛注意力完全投射向小殿堂堂屋门口的一霎,我眼睁睁地看到那四四方方的大棋盘盘身刚刚停稳,那棋盘顶上最为高大的那个大赵爷他原本就紧紧握着缸沿的左手掌猛地向更紧里握缸,随后他左一只粗壮的大手臂上瘦肌肉顶着青筋短瞬之间凸显出!再之后的转念之间,那口也是刚刚停稳了身子的半人多高大水缸底部便缓慢地离开了棋盘盘面,而直接被大赵爷左手掌给抓起!我能看得出,那大赵爷从左掌面到左手臂,到左肩膀,甚至到他整个宽大的脸蛋子上的肌肉顶着青筋一道道都给绷紧!我也推断出,那满满的一大缸清水沉重至极。当那沉重至极的大水缸被大赵爷一只左掌抓握着离开棋盘一尺有高了的时候,只见大赵爷牙齿咬紧,鼻孔里出着粗气,同时嘴里发出‘呜’的一声运力之音后,大赵爷的左肩膀猛地前挺,他的左手臂顶着左手腕,顶着左手掌推着沉重至极的大水缸便倏地一下子前伸而出,直接使得沉重至极的大水缸缸身被推进了鸟阶殿的前端中央门内。

    ——嗵……

    随后的短促一刹那,也没看出大赵爷他什么瞬间释松了运力,那口半人多高、一米有粗的沉重大水缸就骤然沉降了,沉降在小殿堂以内的前部屋地上,砸出整个鸟阶殿殿身的明显颤晃。伴同而至的是,那口重重沉落的大水缸的圆粗缸口中央晶莹透亮的水花一群群向着上方屋顶喷溅而出,散着大团大片的水雾。

    ——真是个大笨子!大爷我在这里出力,你就不能过来搭把手?大爷白养着你?

    在那大水缸落地及缸中水花交击声响刚刚回落的一瞬间,那个站身在鸟阶殿门外宽大的麦黄色棋盘顶上的大赵爷的叫唤声音再度传起。

    我闻声赶忙动身,三步两脚地赶近到门口处,马上就看到那个大赵爷他手捧着一小罐子扣着盖子的东西递向我。

    我自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先挺身向前,双手稳稳地接过有些沉重的小罐子,之后我还是好奇心强,疑惑不已地直问——

    不是只要米和菜了吗?阿杰这罐子里装的是什么?

    ——噗!你到底能不能干?只有米和菜就可以做饭了吗?难道做饭菜不需要油盐酱醋?

    我被大赵爷的一番可以说劈头盖脸的批责给一下子问醒了,我平日里极少做饭菜,尤其在沽园城中的时候,在沽园城府里,都是那个小个子厨工每天早早晚晚地为我送饭送菜,我到了那陌生的鸟阶殿中竟然也一时给糊涂住了。

    ——阿杰说得对!说得对……

    我随后一边连忙回应着,我将那只沉重的小罐子抱紧了,急匆匆地转身,绕过半人高的大水缸,我冲步进那间相对宽敞一些的大厨房里,小心翼翼地将那只小罐子放在厨桌顶,我并随后快速地掀开那小罐儿顶部被扣着的黄布裹瓷盖子,我靠近了鼻子轻闻,细看,才看清了那罐中盛装着的果真是黄澄澄的油,微微向罐外飘逸出淡淡的油香。

    接下去,我兴奋出生,我快速地扣紧油罐盖子,之后转身又是冲步出了那间厨房,还是反向绕过一米粗的大水缸,而刚刚放慢了脚步准备停身在殿屋门口,却又是惊讶地发现那个依旧站身在门外大棋盘顶上的赵淑杰他忙忙碌碌地往返扭身转臂着,已经将大棋盘上装来的物品在殿屋屋门内侧堆出了一小堆!

    我那个时候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我忽略了门外大棋盘上还没有被大赵爷转移进屋的物品,就光屋门内侧堆出的东西就让我看得眼花缭乱了!那个大赵爷他那一次乘坐着大棋盘外出不仅仅是按照我的反驳带回了成袋成袋的米粮和多种多类的新鲜蔬菜,他还同时带回了让我根本就没有提到的盐、酱、醋等等,而且,更加表现得细心的他还带回了崭新的锅碗瓢盆,带回了菜刀勺铲,带回了五花八门的调味料品……那一切,简直太出我意料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