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世城 > 第十八章 走了

第十八章 走了

作者:梦归昨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家里,去网吧不方便,于是大田想聊天了就用手机登上找李芸。

    可是有一日他猛然发现李芸的“蹲街捡破烂”变了,名字改成“向日葵也可以离开太阳”!

    他不明白了。

    庞悦翔给的网号从那天起换了新装,却又如以前一样当空高高挂着。

    有天,大田特别好奇,用他“爱哭的鱼”和李芸联系。

    “姐姐!”

    “你是?”

    “随便加的你。

    姐姐是哪里的?”

    “沽园!”

    她说。

    “哦,能陪我聊会儿吗?

    我跟男朋友分手了。”

    “为什么?”

    “他有别的女人了。”

    “唉,不用那么认真,再找一个吧。”

    李芸劝他。

    “姐姐有男朋友吗?”

    “有啊,和你的一样!”

    “什么一样?”

    大田问。

    “都很花心。他一直背着我陪别的女孩子,从来没变过。”

    “那你有几个男朋友?”

    “就一个,我们这里的。”

    “你是庞悦翔!”

    大田忍不住将消息发出去。

    “你认识他?”

    李芸显得吃惊。

    紧接着,大田拨电话给她:

    “是不是你在线?”

    他很激动。

    “是我,大田!怎么了?”

    他把电话挂掉,没说话。

    从那日开始,大田非常失落,李芸已经暗示自己的男朋友是翔,而不是他。

    他努力把不满的情感压抑着,直到过完年返回了迁林。

    后来,他们不那样频繁地联络了,大田想顺其自然。

    每当他坐在那个冬天的记忆里,望着和芸一起住过的小屋,眼前都会浮现出她的身影,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模糊到他没了勇气等太遥远的幸福。

    也许这样就可以说结束!应该是,他们的爱不能撑过很久。

    //

    大概是一天上午,大田在公司里。

    “芸,做什么呢?”

    他闲着无聊,发信息给她。

    “我来县城了,弄头发。

    一个正月都过啦,比在你那儿的时候长多了。”

    “呵呵,弄漂亮点儿,记着照张相片发给我!”

    “行。”

    之后,大田忙自己的。

    可刚把手机放进兜里,它突然响起。

    大田最初没当回事,而掏出来瞅时才有些诧异,竟是一条彩信!

    他打开仔细辨别,忽地认出那正是李芸弄头发的照片:

    她端坐在椅子上,头上罩着看不清的东西。

    但这条彩信却由庞悦翔发来!

    在他正疑惑不解之际,又收到信息。

    他迅速翻开:

    “小白脸儿,和我老婆聊天也不事前通知我,害得我着急。

    我老婆的照片发给你了,漂亮吗?你不是想看吗?”

    “芸,你和王八翔在一起!”

    “没有,你不要听他胡说,我自己在理发店里。”

    李芸回复大田的短信。

    “小白脸儿,我老婆说她自己在理发店里!”

    庞悦翔趁热打铁。

    “芸,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背着我一直有另外一个电话号码,和王八翔保持联系!”

    “大田,那个号码是他给我买的。

    我不怎么用!”

    李芸解释。

    “是他买的,为什么会到你手里?”

    他追问。

    “大田,大田,那是挺长时间以前了,我承认我们见过面。”

    李芸的话无力了。

    “小白脸儿,我老婆说她承认我们见过面!

    哈哈……你知不知道,我老婆发给你的每条信息都是我俩一块儿写的,我就在她身边呢!”

    庞悦翔得意极了。

    大田抬头仰望,天空是灰绿灰绿色的。

    那天傍晚,庞悦翔又给他发去彩信,而且一连两张。

    第一张照片里有三个男的,其中一个裸着身子,看不到头部,大田差点儿以为那是李芸;第二张是李芸一个表情的特写:

    她侧脸转过来,眼神很悲哀,很无辜,一只胳膊露在外面,被绑着,整个人躺在铺着厚厚垫子的床上,盖着天蓝色被子!

    “小白脸儿,你猜我老婆在哪儿?

    她今晚陪我!

    我家屋里好多好多人啊,你觉得我们会做什么?

    我们会尽情玩的!哈哈……”

    庞悦翔的信息不停地发着。

    那一刻大田内心酸辣酸辣的,他像一个哑巴无语了。

    漫漫长夜,他忍受着。

    “轮*奸,我不配!”

    这是那晚他发给李芸的唯一几个字。

    他恨她,自作自受。

    第二天,大田照常去上班了,却心情摔落底谷。

    临近中午的时候,李芸给他发来短信。他轻轻打开,庆幸她还活着。

    短信内容是这样的:

    “大田,走到昨晚的一步都怪我!我没想到会是那样的结局。

    伤了你,也伤了我自己!

    我知道你不可能再要我,是我没有珍惜,对不起。

    再见了!”

    大田毫不犹豫地把手机装进口袋里,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当没有一切的过去。

    他的面前是空白的了,望不穿一寸厚的距离。

    下午,李芸又发来信息:

    “大田,你真的一句话都不说了吗?”

    愣五分钟,他回复:

    “你想听什么?”

    “庞悦翔对你讲什么了?”

    “他说你们好几个人,在他家的床上!”

    “没有……就他自己。”

    李芸的字很弱,很虚。

    “他还给我发了两张照片,有你的,也是在他床上。”

    “关于什么的?能发给我吗?”

    “不用了,别看啦。”

    “大田,发给我,大田……”

    李芸苦求着。

    “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这是大田留给她的最后一条短信,而那也应该是李芸之后的日子里永远不能忘记的话语。

    //

    从那件事开始,他们算是分隔两岸了。

    有些时候,庞悦翔会给大田发去一些很刺激的文字:

    “小白脸儿,我怎么舍得我老婆被轮*奸呢?哈哈……”

    “喂,一个人的滋味爽吧?”

    他一条都不回复。

    而接下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李芸也停止了同他联系。

    大田内心一直觉得委屈,一连半个月没动手机。

    也许很多事情的发生都会在偶然间凑成巧合,耐人寻味。

    一天下午大田去上班,在公交车上。因为人多,没有足够的座位,他站着。

    汽车刚开一会儿,突然有人碰他。

    大田奇怪地转身,才看到自己右侧的位置上,那小天庄住处的房东阿姨。

    她的出现令大田震惊,忽地使想起了本来忘死的那里的回忆。

    而这时的大田已经搬家,去了另一个距离和芸生活的地方遥远的庄内。

    他苦心埋葬的那些过去,又翻涌而出。

    “阿姨去赶火车?”

    大田望着她旁边的行李问。

    “是的,到亲戚家两天。

    你对象回来了吗?”

    她一再唤醒大田心底沉睡的芸。

    “啊,没呢。

    还要过些日子!”

    “呵呵,那丫头不错。”

    阿姨说着。

    大田沉默。

    晚上,在公司里吃完饭,大田内心辗转反侧不安,抑制不住对李芸隐隐的思念,两手又生起挽留她的冲动。

    可他不会了。

    深夜之刻,大田不眠。

    如今春风开始吹暖整个冬季,李芸早不是曾经的她。

    大田悄悄拿出手机,习惯式地把她号码拨出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一下子,他跳动的心灵卡住了。一个惊异的瞬间他停止了呼吸!

    紧接着,大田没完地打电话给李芸,两个号码并用,结果是一样的。

    后来,他反复登录自己的网号,在里面寻觅,李芸的所有网号都变黑了,再也亮不起来。

    在一刹那中,他万念俱灰了。

    也许这就是李芸所说的突然搬家吧,而大田更担心的是她承受不了太重的打击。

    李芸爱他吗?

    他找不到回答。

    之后的三个昼夜里,大田疯狂地追随她的踪迹,却发现她就像断线的风筝,杳无音信了。

    李芸彻底在他的世界里消无了,应该是那天房东阿姨的出现已经给了明确的暗示。

    芸走了,带着伤心。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