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伪钞者之末路 > 第67章 放火这事也是他干的!

第67章 放火这事也是他干的!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极品小神医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江远回家收拾衣物和个人物品——他要兑现曾经的承诺,把房子留给马春妮。

    马春妮呆呆地在窗前出神,江远收拾了两个大行李箱之后来到马春妮身边,阴阳怪气地说道:“这房子是你的了。今天晚上,你就要一个人住了——高兴了吗?”

    马春妮回头看着江远说:“没什么好高兴的。你多保重。”

    “唐宋!唐总,会来做客吗?”江远促狭地问。

    马春妮不悦,故意气江远:“应该会吧!”

    “这小子不简单,让老子花五百万去买他的假画!他顺顺当当光明正大把五百万揣到兜里!”江远发牢骚。

    “这五百万是你的?”马春妮反问?

    “我是说,这小子好聪明!竟然想到这个法子——”江远说,“还要请你再催一下九爷,煤炭还有七万吨,请他尽快都发过来!”

    “这个你不用担心,他还是很讲信用的。”

    “你在男人堆里还真有点左右逢源的意思……”江远话里有话酸溜溜地说。

    马春妮正色道:“江远!我告诉你!我马春妮到现在为止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一直觉得对不起唐宋是不是?”

    “是!”马春妮怒视着江远,“我就是感觉对不起他,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还能怎么样?现在你自由了!印刷厂是你的了!唐宋给你当CEO,你们可以再续前缘了!”

    马春妮怒道:“照顾唐宋是九爷的意思!”

    “不管是谁的意思,你也多保重吧——不要以为和我离了婚你就安全了——和九爷做生意要时刻准备着坐大牢!”

    江远说完拉着行李箱出门走了。

    韩鹏躺在病床上,颌下脖颈处缠着厚厚的绷带,他的同伙儿严建军陪坐在侧。

    严建军犹豫再三,终于开口了:“……鹏哥……”

    “啥事儿?”

    “……鹏哥,我不想干了……”

    “那你干嘛去?”

    “我想去南方打工……”

    韩鹏感到很意外,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自己这个跟班。

    “强子被烧死了,虎子被捅了刀子,你这一刀幸亏不深……再这么下去,我也会挨刀子的!”严建军说。

    “呸!少在这说丧气话!”

    “我不想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害了别人,自己也没有好下场。鹏哥你多保重!我走了!”严建军站起来就要离开。

    “你……还有钱没给你呢!”

    严建军转身走了,头也不回地扔下一句话:“我不要了!你留着吧!”

    韩鹏大为意外,独自愣怔了一会儿,禁不住自言自语:“老子也没拿到呢,留什么留?”

    当天晚上,韩鹏的同伙吴小虎伤重不治。

    九爷的指示得到了很好的执行——唐宋拿到了五百万,当上了年薪百万的厂长。

    短短几日,今非昔比。

    心底蛰伏了半辈子的物欲苏醒了。

    从头到脚焕然一新,买了车位,也买了崭新的奥迪A6。

    这一切,都让湘南感到如在梦中。

    这天早上,湘南帮唐宋穿上体面又暖和的羊绒外套,羊绒柔软温暖的手感让湘南忍不住多抚触了几次。

    等唐宋从鞋柜里取出了皮鞋穿上,湘南特意把唐宋拽到客厅最亮的地方上上下下打量着——唐宋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

    “咋了?不认识了?”唐宋问。

    “我怎么好像做梦一样——快二十年了也没见你这样穿过。”

    “不好吗?”

    “当然好!真的很好!很精神!”

    “快过年了,你也去买几件新衣服吧——找个周末,或者等依依放了假,我们俩陪你去。”

    “可以买多少钱的?”湘南笑着问。

    “现在你不用担心钱了!我的工资足够咱们花的!”唐宋的语气里透着自豪,“每个月五位数呢!”

    “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也能过这样的日子,买房买车买车位……总感觉很不真实,总像是在做梦……”

    “我们是苦惯了……”唐宋叹口气苦笑着说,“有很多很多很多人,人家早就过着这样的日子了。”

    湘南抱住了唐宋。

    唐宋驾驶着新买的奥迪A6,一路冲出城区,在郊外的一处空旷地停下。没多会儿,一辆摩托车从远处驶至唐宋车边停下,骑手摘下头盔,钻进了唐宋的车子。

    “唐师傅,不!唐总!真有派!”夏炎赞道。

    唐宋笑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咱们不要随便联系,警察盯着你呢!”

    “你放心,给你打电话的那个手机号码,是我用别人的身份证办的——有两件事,必须要找你。”

    “那五百万?”

    “确实是没钱花了——”

    “钱都在我银行卡里,我只是没想好怎么给你。”

    “直接提现金不行?”

    “不太稳妥——我带了五万,你先花着。剩下的二百九十五万,得想个稳妥、合理的办法……”

    “二百九十五?你要给我三百万?你记错了,没有那么多……”

    唐宋打断夏炎的话:“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这次多给你一些是应该的!”

    “……那个,以后再说吧,真的不用多给我。”

    “你用不着的钱,先放我这里吧,我先替你保管,你也想想,咱们怎么才能把这些钱合理合法地转给你,钱太多,别为以后留下麻烦——你说有两件事,还有一件什么事?”

    “这件事比较麻烦——你没看朋友圈吗?”

    “咋了?”

    “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简直是无人不知,几个要高利贷的找娘俩儿要账……”

    “这个我知道,要账的侮辱妈妈,儿子动了刀子,有两个进了医院对吗?”

    “对!”

    “这与我们啥关系?”

    “今早有人在朋友圈发照片了!那三个要账的,竟然是江远的人!就是上次到你老房子找费泽雅的那几个!领头的叫韩鹏!他这次也受伤了,还住着院呢!”

    “江远的人?江远不至于去给人家要账吧?你担心——警察会查到他们去医院放火的事?”

    “他认识我们!而且知道我们和江远胡正熙的事!”

    唐宋思索了一会儿,对夏炎说:“不用担心,有江远呢——他不会让这个韩——韩鹏是吗?他不会让韩鹏出卖自己的!让江远处理去吧。”

    “我还是有点担心……”夏炎忧心忡忡,“如果这次他进去了,可能会牵连到我们的,最好给江远提个醒。”

    韩鹏等人暴力讨债被反杀的事情使舆论哗然。韩鹏一开始也认为自己不会有问题,还想索要巨额赔偿,但是网络上群情激奋,不断有人深扒韩鹏一伙儿及其雇主的黑历史,舆论越来越不利于韩鹏,是以夏炎觉得韩鹏有可能被法办,他担心韩鹏一旦身陷囹圄,就有可能为了减轻罪责说出一些警方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

    夏炎的担心其实正在成为事实,警方搜索的目光正在逼近韩鹏。

    多行不义必自毙,虽然韩鹏落入法网是迟早的事情,但他没想到自己会因为暴力讨债的事情暴露他的其他恶行。他代人讨债已经好几年了,由于前些年法律对此类行为缺乏管束,他的胆子越来越大,行事也越来越离谱。这次他的同伙吴小虎被陈宏所杀,陈宏被采取了强制措施,他依然觉得自己不会有事。但社会舆论普遍同情陈宏,上级要求公安机关尽快侦办此案,查明事实,平息舆论。

    “陈宏杀人案,正式交给我们侦办了。我觉得这个案子虽然社会影响巨大,但是案情并不复杂,小魏,正好老隋在,你就和老隋办吧——案子就发生在老隋派出所的辖区。尽快结案,尽快走完程序移交法院审判,”齐天说,“我们还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到胡正熙这个案子上来!小魏,你先说一下陈宏的案子,看大家能不能帮上你。”

    小魏打开档案夹取出苏金霞母子及韩鹏等三人的照片贴在白板上给大家介绍案情。

    “案发当天,韩鹏带着这两个人,到苏金霞家催债,言行举止十分粗鲁,撕破了苏金霞的外衣之后,又想去撕苏金霞的内衣,苏金霞的儿子陈宏忍无可忍,顺手拿起了茶几下的水果刀,捅伤一人后,又冲向韩鹏,二人打斗间,刀子划伤了韩鹏的右下颌和脖子。后来苏金霞母子躲到卧室,主动拨打了报警电话,韩鹏等三人自行驾车赶往医院,目前,韩鹏还在住院,另外一个叫吴小虎的已经死了。”

    会议进行中,齐天接到电话,说省厅的画像专家孙铭来了,齐天当即带着湘北迎接孙铭,随后由湘北带着孙铭前往费泽雅父母家。

    在费泽雅父母家,孙铭根据老两口的描述,不断在纸上修改、勾勒画像,纸上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刚刚画完眼睛,还没画鼻子和嘴巴,湘北突然问道:“费大叔,他的左脸,这个位置——”湘北那手指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左侧,“是不是有一颗黑痣?”

    “对呀,是有一颗黑痣!”

    湘北对画像专家孙铭道:“孙老师,不用画了,我知道他是谁了!”

    为了确认就是韩鹏,湘北又让小魏发来了韩鹏的照片,等费泽雅父母确认无误以后,湘北才给齐天打了电话。

    “齐队!绑架费泽雅父母的是韩鹏!”

    韩鹏此时正半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看电视,他颌下脖颈处缠着厚厚的绷带。

    好死不死,另一个人也认出了他。这个人,就是他所在病房的清洁工。

    这个清洁工进屋拖地看到韩鹏的时候,脸上浮现了一丝惊讶,他停下手中的活儿多看了韩鹏几眼,引起了韩鹏的不满。

    “没见过病号吗?看什么看?”韩鹏不耐烦地说。

    清洁工似乎是个乡下人,韩鹏的不耐烦并不是很在乎,他站到韩鹏床前对韩鹏说道:“我见过你!”

    “见过我的人多了!你算哪一号?”

    清洁工看了看床头的病人资料卡上面韩鹏的名字。

    “韩……韩老板,我真的见过你。”清洁工压低了声音,“楼上的清洁工老张,张立发,你认识他是吧?”

    韩鹏惊疑地看着清洁工,清洁工继续提示:“楼上,起火的那一层,一个姓胡的从那里跑了!”

    “你想干什么?”韩鹏的语气软了下来

    “你能不能告诉我——老张现在在哪里?他还欠了我五千块钱!”

    韩鹏舒了一口气,只听清洁工继续说道:“我听说,公安也在找他!他犯事了是不是?那个姓胡的是他搞走的?欠了我五千块钱!一直都没还!我挣点钱不容易,还要供孩子上大学……”

    “我不认识你说的这个老张!”韩鹏说。

    “我看到过你和他在这一层的卫生间里说话!你还给过他一个厚信封——里面装的都是钱吧!公安局的人还在找他呢……”

    韩鹏恶狠狠地盯着清洁工,思索对策。

    小魏正和同事一道一路飞驰赶往医院。

    病床上的韩鹏思考了一会儿,决定付点封口费解决眼下的麻烦。

    “那个老张,就欠你五千块钱?”

    “对,五千。”

    “我真的不认识这个老张,但是——我看你干这活挺辛苦,供孩子上学也不容易,我可以送给你五千块钱!”

    清洁工遭逢意外之喜,惊喜错愕,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韩鹏从病床上起身下了地,吊瓶的药液还在不断滴下,韩鹏抓住手上的注射管,一把拽下,血滴从手背针眼迅速冒了出来,韩鹏并不理会,他伸出手拍了拍清洁工的肩膀,威胁道:“我现在就带你去取钱,给你五千块钱,你要管好你的嘴!老张的事,对谁也不能说!明白吗?”

    韩鹏说完披了一件外套就带着清洁工下楼了。

    韩鹏在门诊楼的取款机取了五千块钱的现金给了清洁工,又虎着脸威吓一番,才放清洁工离去了,他自己则站在门诊楼外点了一颗烟。

    不管怎么说,清洁工这事是个麻烦,韩鹏边抽烟边皱着眉头思考对策。

    忽然之间,他看到一辆警车闪着警灯闯进了医院,直奔病房楼而去。韩鹏多了个心眼,跟在警车后边观察,看到小魏和两三个警察下了车直奔楼里面去了。

    一股不祥之感突然涌上韩鹏的心头,他掏出手机就给江远打了过去。

    “表哥,刚刚有警察到医院病房楼了,不知道什么事,我先找地方躲躲,你能不能打听一下?如果是上次放火的事,那就麻烦了……没事儿的话我再回来,你抓紧问问,我先回避一下。”

    韩鹏到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开车就出了医院。

    小魏带人冲进病房,但病房内空无一人,地上还有几点血迹。

    通过查监控,小魏找到了收受韩鹏五千块钱的清洁工。

    “他为什么会给你钱?”小魏问。

    “他认识楼上的清洁工——就是跑了的那个,他让我给他保密……”

    “楼上的清洁工?谁?”

    “老张,楼上病房,前两天起火的那个病房……”

    “妈的!放火这事也是他干的!”小魏咒骂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