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极品小神医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欢乐易碎

    那个背影,伴她走过最长的夜路,也在最危难的那刻转向了另一个人。其实她有的一直只是背影。

    向远大四的时候,学校要求他们自找单位实习,她学的是财会,叶秉林顺理成章地安排她进入江源的财务部。江源的财务总监不是别人,正是和向远颇不对盘的叶秉文。也许是碍于哥哥叶秉林的面子,作为向远名义上的长辈,叶秉文并没有太多地为难向远,但是在江源财务部的两个月里,向远被安排的工作始终远离实质性的财务内容,她大多数的时间都用在打字、倒茶送水、为本部门的人跑腿上,就连资料归档和碎纸这样的活计也很少得以经她的手。

    向远觉得其实叶秉文完全没有必要对她如此戒备,且不说她只是大学没有毕业的一介菜鸟,就算真有什么问题让她发现了,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叶叔叔是个聪明人,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她向远又何必强出这个头?叶秉文执掌的江源财务究竟有没有什么问题她不敢说,但仅凭局外人的立场来看,包括财务部主任在内的一干财务人员均由叶秉文提拔,这已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这个问题还不是她需要费脑筋的,平时倒茶送水倒也无所谓,不该问的一字不问,不该说的绝口不提。实习结束之后,顺利收拾包袱走人,实习鉴定上也是斗大一个“优”字。

    她对江源没有感情,但是叶秉林却待她不薄。让她难过的是,这几年,叶叔叔的身体每况愈下。本来正值壮年,雄心勃勃的他被糖尿病和早年插队留下的风湿折磨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开始的时候他还强撑着,一次长达半月的住院治疗之后,他终于说:“也许骞泽该回来了。”

    叶骞泽要回来了。

    其实在国外这几年,以他的家境,回国往返几次根本不成问题,然而每次到了假期,总有事情将他绊住。对此,叶秉林的看法是,男孩子在外面自力更生、多历练是好事,并不强迫他有事没事回家看看。可话虽如此,借着出差、考察的机会,几年来他“正好途经”大儿子上学的城市,却不下五回。

    骞泽回国那天,临近毕业的向远在学校已经没有什么课,因此叶秉林提出让她一块去机场迎接,她没有拒绝。那一天,叶家几口人全体出动,向远站在人来人往的接站口。他搭乘的航班刚刚降落,一别四年的人,重新站在这片土地上。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想从空气中辨析出与往常不一样的气息,然而一切如常。向远想,也许是因为这已经不是他们分开的第一个四年,她已习惯离别。

    她貌似漫不经心地看了叶灵一眼,叶灵还是个纸片似的人,站在叶太太身边,面孔沉静,可面上不自然的潮红和下意识捏紧的双手却出卖了她。向远记起,这一次她有多久没有见到叶骞泽,叶灵也就有多久。显然这娇柔的温室兰草过去从未尝试过这样的离别和相逢,可是站在时间和空间所划下的鸿沟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这鸿沟能让叶骞泽忘记了他曾经喜爱过的一杯咸豆浆,也能让他心里的一枝花变淡。

    叶昀先是在向远身后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又转而在她面前晃悠。高一的他在一阵猛长之后,已经如愿地可以小小俯视一下向远,这个改变让他终于不再介意跟她并肩而行。

    向远被他晃得眼花,啧了一声,“你瞎转悠什么!”

    叶昀还来不及说话,就听见前方有人笑着喊了一声:“向远!”

    向远的眼睛越过叶昀。骞泽人已经在眼前,离她是这么的近,近到她可以用嗅觉感受到他的存在。这是叶骞泽身上独有的气息,这气息就像很久以前,向远和他坐在晒干的谷垛上,阳光混合着禾苗的气息,温暖而干燥。

    “向远,你没怎么变……不对,是比以前漂亮了。”他拉开一些距离打量着她。

    向远笑,“你倒是比以前会夸奖人了啊。”

    他的肩膀似乎变得比四年前宽厚了一些,眉目间也添了稳重,笑容和煦,风仪静好。跟他比起来,自认为长大了的叶昀还是像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这个小子此时却忍不住插嘴,带着男孩变声期的怪腔调,“哥,我呢,我哪里变了吗?”

    叶骞泽转而去揉叶昀的头发,“都快比我高了,你说有没有变?这回不担心了吧。”

    叶昀的笑容里有极力隐藏的得意和淡淡的羞涩。叶骞泽搂住他的肩膀,看着离他最远的叶灵,笑了笑才说:“阿灵,就你不会照顾自己,太瘦了!”

    叶灵不开腔,回以他微笑,面上的潮红却更甚了。她似乎还在等待叶骞泽再说些什么,他却朝着一旁的父亲和继母走了过去,伸手把眼眶潮湿的叶太太抱在怀里,叶秉林一个劲地拍着儿子的肩膀,话不多,眉宇里却全是笑意。

    后来,向远不止一次回忆分崩离析前的叶家,这是定格在她记忆里最后一个和乐融融的画面。或许这样的场景后来也曾出现,可她总记得这一刻,记得每一个人脸上的笑靥。

    其实这样的和乐在回家之后的晚餐时就已被打碎。开始的时候一切如常,叶骞泽跟向远有说有笑的,叶秉林兴致也很高,让杨阿姨找出了藏了十多年的好酒,就连叶昀面前也倒了一小盅。向远不喝酒,叶灵却主动要了一点,坐在离叶骞泽最远的地方,两人除了初见时的问候,再无其他单独的对话。向远不动声色地冷眼旁观,她看得出叶骞泽对叶灵着意的冷处理,不管他心里怎么想,就算是装的也好,她不介意陪他演下去。他有心演,就证明他有心挥别过去那些纠缠。

    酒过三巡,叶秉林就说到了自己近年来身体的力不从心,他说:“骞泽,阿昀还小,你爸爸半辈子闯下的一番事业肯定是要你来继承的。你回来了,我就可以喘口气了,说吧,要休息多久才能去江源上班?”

    他等着儿子给他一个期限,也许一个月,也许半年,他都不意外。可是万万没想到,叶骞泽放下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疾不徐地对他说:“爸,可能江源的事情我做不来,我想去学校教书。”

    “你胡说八道什么?”叶秉林满脸惊讶,笑容却开始褪去,“你是我儿子,怎么能说江源的事情做不来?况且,你在国外学了几年的企业管理,难道就白学了?”

    “对啊,骞泽,工作上的事情不熟悉不要紧,慢慢来。江源迟早是你们兄弟俩的,怎么能随便说做不来?”叶太太也劝他。

    叶骞泽开口有些艰难,“对不起,爸,阿姨。”

    “趁我这把老骨头没散,你要学什么我都可以从头教起,一家人说什么对不起?”叶秉林不快地说。

    “可是我对从商真的没兴趣,在学校,我……我自己申请改了专业,我拿的是文学学位。”

    餐桌前的空气仿佛顿时凝固了,叶秉林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半晌无语,其他人面面相觑,也低头不敢出声。

    “你再说一次。”叶秉林拉长了音调一字一句地说。

    “对不起,爸爸。”

    叶骞泽话音未落,叶秉林已经顺手抓起面前的筷子劈头盖脸地朝他打来,“你嫌我死得不够快,想要气死我才甘心是不是!”

    叶骞泽不躲不闪,任凭筷子打在身上。叶秉林盛怒之下出手不轻,第一次落下,叶骞泽从耳际到脸颊顿时出现了一条鲜红的痕迹。可老父亲仍不解气,再一次高扬起手。向远心里一惊,来不及做出反应,原本坐在叶骞泽对面的叶灵已经不由分说地扑过来。叶秉林发现不对,躲闪不及,筷子狠狠地抽在她护着叶骞泽的脊背上。

    “你们一个个的都想干什么?阿灵,你走开。”叶秉林想拽开女儿,无奈她却不呼痛,铁了心一般护在叶骞泽身前。

    “阿灵,回你位子上。爸,如果打了我您觉得解气,那就多打几下。”

    “你们……你们……”叶秉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叶叔叔,别这样。事情都这样了,您打他,除了让他身上痛、您心里痛之外,还有别的用处吗?”向远起身相劝,趁叶秉林一声叹息,悄悄地夺下他手中的筷子。叶昀眼明手快地接过,然后把视线所及的所有筷子通通抓在手里,藏在身后。

    向远和叶太太一起搀着叶秉林坐下,“您有话慢慢说,事情也许没有您想象的那么糟。”

    “我还能说什么?还有什么会比现在更糟?我的儿子,就是这么不争气。向远啊向远,你为什么不是我的女儿?”

    “叶叔叔,做您女儿是要福分的,我上辈子还没修够。”向远笑着说。眼看叶秉林苦笑一声,火气似乎已经散了一些,刚松了口气,却听到叶灵的冷笑。

    叶灵站在叶骞泽的身边,低头看了看他脸上的伤,抬头直视着叶秉林道:“爸,您凭什么打他?他做错了什么?他首先是一个有自主权的人,然后才是您儿子。”

    叶秉林刚缓过来的一口气又憋在胸口,整张脸涨得通红,向远轻声说了句:“叶灵,现在少说两句吧。”

    叶灵再次冷笑,“你是谁?这是我们叶家的事,轮得到你说话吗?”

    “阿灵!”

    “你闭嘴!”

    “阿灵,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叶骞泽和叶秉林夫妇三人几乎同时开口制止,叶灵恍若未闻,只是挑衅地看着向远,仿佛她才是眼前唯一的敌人。

    就连叶昀也瞪了叶灵一眼,低声说:“向远姐,你别理她。”

    向远倒是满不在乎,一笑了之,就连叶秉林责令叶灵道歉,她也扑哧一笑,说不用了。叶灵身边的叶骞泽一脸抱歉,但向远想的是—她真护着他,明明离叶骞泽最近的那个人不是叶灵,可是当叶秉林扬起筷子抽下去的那一瞬间,她却是第一个扑过来挡在他身前的。向远的心中于是有些怅然,为什么为叶骞泽挨上那一筷子的人不是她自己?她也一样愿意代他受过,代他经受疼痛,可是当时就坐在骞泽身边的她却慢了叶灵一步,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她的爱注定没有办法像叶灵一样不分青红皂白,不问对错。即使是刚才想尽办法平息叶叔叔的怒火,好为骞泽圆场的那个时候,她也不能否认,自己内心深处对于骞泽的所作所为始终持不认同的态度。她为自己那一秒钟的迟疑而深深遗憾。

    “爸,您别生气了。”叶骞泽站了起来。

    叶秉林用手一指门外,“要想让我多活两年,你现在就消失在我面前。多看你一眼,我都没办法消这口气。”

    “那好。”叶骞泽自我解嘲地笑笑,转身就朝门口走。

    “等等。”叶灵二话没说就追了上去。

    叶太太急得六神无主,“骞泽,阿灵,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一对儿女消失于门口之后,叶秉林仿佛瞬间老了好几岁,他拍了拍向远的手背,“向远……”

    “我明白,我去追他们。”

    向远刚走了几步,发觉叶昀也跟了上来。

    “你留下来陪你爸和你阿姨,我马上就回来。”

    叶昀虽然一脸不情愿,但也只好看着向远跑了出去。

    叶家在城市的老城区,出了门就是纵横交错的胡同。胡同边上以历史久远的大宅居多,白天的时候,沧桑而气派,可到了晚上,车少人稀,即使在路灯的映衬下,也还是有几分阴森可怖。

    向远出了叶家,已经看不到叶骞泽兄妹的行踪。她在两条完全相悖的岔路前感到头疼,他会选择走哪一边,她一无所知,最后决定听从自己的直觉。很久以前,在山里迷了路,在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情况下,她习惯往右走。

    可是这一次,她的直觉没有给她带来帮助。追了好长一段路,她才确信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他们出去的时候没有开车,排除打车的可能性,在步行的情况下,以叶灵的体质,自己这样的追赶速度没有理由错过他们。于是,向远毫不犹豫地回头朝另一边走,他们俩在夜色中同行的景象让她心里本能地抗拒。

    左边这条路明显要比右边僻静,拐了好几个弯,向远终于确认这次自己没有错,因为她忽然听到了叶灵的一声惊呼。向远的心跳急剧加快,下意识地放轻放慢了脚步。走惯夜路的她在晚上视力极好,上前几步,已经可以远远地辨别出骞泽和叶灵在背光角落的轮廓—只不过,那里除了他们,还有另外的几个人。

    向远倒吸了一口凉气,叶灵那声惊呼所带来的不祥预感似乎得到了证实。她很想飞身过去,问:“骞泽,你怎么样?”可是只能无声无息地退了一步,摸索着口袋里的电话。

    号码刚拨到一半,叶灵惊恐而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向远,是你吗?是不是你,向远?”

    伴随着她的哭喊,还有一个陌生的声音,“谁?把电话扔掉,否则我捅了她。”

    向远在心底用最恶毒的乡音咒骂了几句。这个时候她犹在心里飞快地计算着自己此时立即转身飞奔离开,还有几分逃脱的胜算。她听到叶骞泽急促地喊:“向远,快走!”

    她是应该走,可在刀尖边缘的那个人是他,她怎么走?就算她顺利脱身,用最快的速度搬来救兵,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呢?如果!

    向远很小心地把手机放在脚边。手机是叶昀给的,要是真扔坏了,他非有意见不可。她慢慢朝他们的方向靠近,“你们要什么?别为难他们。”

    走近了之后,她这才看清楚,除了叶骞泽兄妹外,还有四个陌生人,清一色强壮的年轻人,最小的一个,似乎才和叶昀一般年纪。

    “要什么?哈,单眼皮MM,比刚才那个小妞有味道。”

    “神经病!人渣!”叶灵缩在叶骞泽身边,看见其中一个人流气地用手蹭了向远的脸一把,愤恨地啐了一口。

    那几个小混混都笑了起来,“看到了吧,这小妞脾气还挺烈,原本哥几个只是手头紧,问你们要几个钱花花,现在倒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你们都是冲着这男人来的?他有什么好?不如我们陪你们两个玩?”

    叶骞泽又担忧又自责,“向远你也糊涂了?你来干什么?”

    向远不理他,竭尽全力去忽视那双陌生的手留在自己脸颊上的触感,勉强笑道:“别做不划算的事。不管你们碰她,还是碰我,除非我死,否则只要有一口气,我也会找到你们算这笔账,说到做到!”她看看叶骞泽和叶灵,再看向那几个小混混,“要说杀三个人,也容易,可是犯得着吗?你们不过是想要钱,拿几个钱去花花和背上人命官司有多大区别不用我说吧?钱要多的没有,身上的你们全拿去,可以找好几个漂亮的女孩,今晚上就当我们没有见过。”

    她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镇定,一番话说下来,手心已被冷汗濡湿。那几个人不搭腔,她心里也没底,要是真遇上亡命之徒,说什么都是白费唇舌。

    然而她还算是幸运的,看上去最老成的那个混混用力推搡了她一把,“啰唆什么,钱给我拿出来。”

    向远将手伸进口袋里,捏了捏那不厚不薄的一叠钱,心里一痛,那是她打算明天早上寄给向遥的下两个月的生活费。她暗骂自己为什么今天晚上要把它揣在口袋里。

    心痛归心痛,掏钱的时候她没有犹豫。她是真的爱钱,可是更爱命,没有必要跟这些人渣较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些耗子逼急了也会做狠事的。

    一个混混用力抽走向远递上来的钱,“算你识相。”他转向衣着考究的叶骞泽,“你的呢?愣什么,要我请你才肯动手吗?最烦你这种公子哥模样的,不过艳福倒不浅。”

    叶骞泽沉默着。

    “给他吧,骞泽,给他!”向远低声哀求。

    他还是朝向远点了点头,从上衣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了钱夹,还没打开就被人夺了去。

    “哎哟,看哪,还有外币哪,今天这趟手气不错。”几个混混交换着手中的战利品。

    “钱拿去,钱夹还我。”叶骞泽寒着脸说。

    “没门,谁知道有没有更值钱的卡什么的。”

    向远插嘴道:“适可而止吧,能拿的现金、值钱的东西都给你们,这收获也不少了。至于卡什么的,别给自己添麻烦。”

    叶骞泽徐徐褪下手腕上的表递了过去,“这个也给你们,空的钱夹还我。”

    “你疯了,那只手表是爸爸送给你的二十岁生日礼物,你要给这些人渣?”叶灵话没说完,就挨了离她最近的混混一个耳光。她从小到大没挨过耳光,这一下将她打得整个身体顺着力道的方向摔去。那个挂在胸口的碧绿观音也从衣领里掉了出来,晃在胸前,也晃在所有人的眼睛里。

    “这个看上去成色不错。”立刻就有人伸手去拽她脖子上的那根红绳,叶灵痛得尖叫了一声。

    向远大喊:“放手,那个是假的,不值什么钱!”

    混混犹豫了一下,说时迟那时快,叶灵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手护住那个假玉的断颈观音,一手硬生生地将她面前那人的脸上抓出四道血痕。受伤的混混当即红了眼,一脚将叶灵踹倒在地。叶骞泽毫不犹豫地给了那个混混一拳,场面顿时乱成一片。

    四个年轻力壮的人围攻叶骞泽一人,他自然处于完全的劣势。向远情急之下也管不了那么多,冲上去护在他身前,“别动手,别动手,有人来了。”

    混乱之中,不知是谁用力推了向远一把,紧接着她的腰眼上就挨了一脚。这一脚着实不轻,向远痛得弯腰退了一步,又趔趄了一下,摇摇欲倒。

    “向远你怎么样?”

    叶骞泽奋力想要拉住她,另一头却传来了叶灵凄厉的喊叫,原来那四人中的一个腾出手来,又在拉扯她脖子上的玉,似乎铁了心不拿到手誓不罢休。叶灵疯了一样抵死反抗,好像整个人都不要了,只要那块玉,任那人怎么扳她扇她,就是捂住玉不松手。她的疯狂竟然让那人一时之间难以得手,心烦意乱下犯了狠,高高扬起拳头就要朝她砸去。

    是叶骞泽为她挡了这一拳,他在那一瞬间不管不顾,只想让她不受伤害。向远站立不稳,终于摔倒,头重重地磕在青石的地面上。她眼前的天空在旋转,回忆也在旋转,就连最后看到叶骞泽挡在叶灵身前的背影也在旋转中模糊、扭曲。那个背影,伴她走过最长的夜路,也在最危难的那刻转向了另一个人。其实她有的一直只是背影。

    耳边似幻似真地传来警笛声、凌乱的脚步声,可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坚守的、苦苦想要留住的东西在之前的一秒,水落石出,烟消云散。她长吁了口气,像是叹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