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书后,我嫁给了男主他亲叔 > 第1471章 温颜夫妇(7)

第1471章 温颜夫妇(7)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温若水总算是切身体会到了,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缝是什么感觉了,收拾了一天的屋子,眼看着什么都弄好了,就能入住了。

    谁知道家里的水管突然就爆了,年久失修的关系,刚开始爆的是卫生间的水管,紧跟着厨房,客厅,卧室的都跟着爆了。

    她打了维修公司的电话,也就十多分钟的功夫,家里就变成了一片泽国,站在客厅门口,看着眼前的一切,欲哭无泪。

    颜远非今天回家比较早,看看能不能帮上她什么忙,还特意买了花,庆祝她乔迁之喜。

    客厅门口,小丫头背对着他站着,一身都湿透了,湿漉漉的长发还在不停的往下滴着水。

    外面还在下着雪,院子里的积雪已经有半米深了,她一个人在冷风中,孤独又落寞的背影,看的他心尖蓦地一疼,直接就冲了过去。

    温若水还在等维修的人过来,她的衣服也都湿透了,家里也回不去,只能在外头等着,感觉到有人靠近的时候,她蓦地回头。

    颜远非心疼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套在身上,扣住她的肩膀,声音终于失去了以往的冷静,不容反驳:“跟我回家。”

    温若水看着男人近在眼前的一张俊脸,第一次见到他板着一张脸的样子,很严肃,很有威慑力,一句不用被男人的眼神给逼回了肚子里:“我去换个衣服就行。”

    她现在这个状态,这副狼狈的样子,实在是说不出来拒绝的话,她知道自己需要一个温暖的环境,换一身干爽的衣服。

    否则以她的身体情况,肯定会大病一场的。

    于柏抱起颜远非放在院子里的花盆,跟了上去,是盆茶花,十八学士,开的正盛,得好好养着,在雪地里用不了俩小时,准给冻坏了。

    这位温小姐,不知道说她运气好呢,还是不好。

    说她运气好,这两天在她遇到难题的时候,先生都能及时出现。

    说她运气不好,昨天晚上被赶出东方家,今天自己家水管又爆了,家里肯定都泡汤了,再想住进去,没有十天半个月的修缮肯定是不可能了。

    温若水洗了个热水澡,穿着男人的浴袍,上面是他身上干净清冽的乌骨木香味,裹紧了被子,窝在沙发上。

    颜远非迈着大长腿走过来,给她怀里塞了个暖水袋,半蹲在她面前,狭长的眸看着她:“今天晚上就暂时住在我这吧!”

    温若水不住在他这里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厚着脸皮点了点头:“叨扰了。”

    颜远非给她裹紧了被子,低沉的声线十分性感:“要不要我把温度再调高一点?”

    温若水太不好意思了,自己最近肯定是霉运附体,总是麻烦他:“不用,这样就很好。”

    颜远非看着小丫头惨白的一张小脸,就连唇色都变成了灰白色,身子还在打着颤,心疼的不行。

    他真的很想问她为什么衣服都湿透了还要站在院子里等着,她是不是傻?

    可是现在的他,于她而言,只不过就是个刚刚见面几次的陌生人而已,他没有那个资格去质问她。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好好的帮她。

    温若水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进了厨房,在她的角度,正好能看清楚半开放式厨房里的一切。

    君子之姿,芝兰玉树,京城人对他的评价,果真一点都不差。

    他的一举一动,对她来说,都好像带着致命的吸引力,让她心跳加速,又不敢表现出来。

    这种感觉,就是喜欢吗?

    原来遇到了对的人,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心真的会小鹿乱撞,就像现在的她一样。

    不多会儿的功夫,颜远非就打从厨房出来了,端着一碗姜汤到她面前:“先把体温计给我,再把这个喝了。”

    温若水有些怔然的看了男人一眼,乖乖的把体温计给他,又接过他手里的碗,双手捧着,一饮而尽。

    个人经历的原因,她从来就不挑食,不管多难吃的东西,她都能咽下去,即使不喜欢姜的味道,还是能一口气喝的干干净净。

    颜远非清楚的看到了小丫头皱着眉,像是喝药似的,一口气把姜汤喝光,顺手给她塞了一颗糖。

    温若水心尖跟着微颤,眼眶不由有些发热,拿着手里的糖果,慢慢的拆开,放进嘴巴里。

    姜的味道还在,糖不是很甜,是酸酸甜甜的话梅糖,很快就掩去了姜汤留下的味道,只剩下了酸甜的口感。

    她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哽,感激的看着他,声音略带沙哑:“谢谢你。”

    颜远非已经看了体温计,还没发烧,可毕竟是淋湿了,还不知道她在冷风里站了多久,是不是身体还没有反应过来,听到她客气的话,莫名有些堵得慌:“不用跟我那么客气。”

    温若水看着他拿着体温计跟空碗又走了,抱紧了怀里的暖水袋,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好像生气了。

    颜远非做点简单的面条还行,稍微复杂的菜式就不会了。

    晚餐是食鼎轩给送过来的,京城最顶级的私人菜馆,厨子都是国宴大厨级别的厨师,做出来的饭菜,自然也是精致可口的。

    温若水晚饭就没吃多少,没有什么胃口,临睡觉之前,她还特意吃了感冒退烧药以防万一。

    可纵使这样,她还是发烧了,半夜里就烧的迷迷糊糊的,只觉的身体一会儿像是在火里烤,一会儿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冰火两重天,不住的煎熬着。

    口干的要命,喉咙都好像要干裂开了一样,她头重脚轻的撑着身子去客厅找水喝。

    可对这边不熟,又烧的稀里糊涂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冰箱在哪里,最后找到了厨房里,打开水龙头就要喝水。

    颜远非本来就浅眠,听到了客厅有动静,忙披着衣服起身,到了客厅里就看到她捧着水龙头流出来的自来水往嘴里送,忙冲了上去:“水水!”

    温若水扭头,看着板着一张脸冲过来的男人,委屈的扁嘴,声音哑的厉害:“我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