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宴先生缠得要命 > 280 大佬这戏演过了

280 大佬这戏演过了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蓝替弟弟还债的钱,全被这群亲戚变得花样入了自己的腰包。

    他们房子几套,可安蓝呢?

    命丧黄泉!

    “大佬,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这小子?”孙凌从时兰手里看完资料,打心眼里心疼故去的安蓝。

    她要有这样的弟弟,她先抽死对方再自杀,来个同归于尽。

    “杀青后,我让霍昭去逮人,这次,我要让他感受一下被姐姐支配的恐惧。”时兰说着,又哼道,“网上一堆人说安蓝对待小魔头的方式,给她们的弟弟树立了坏榜样,OK,那我这个姐姐,要树立威望了,有本事她们照着学?”

    “她们才不敢,如果她们真的可以做到,就不会把负面情绪宣泄到你的身上。”

    “混世魔王栽到我的手里,算他倒霉,就算他是十级废物,我也能给他安排得明明白白。”

    就再给那小废物几天安稳的日子,因为以后,他将没有好日子可过。

    事实上,霍昭接到逮人的任务后,就去安様混迹的地方,提前踩点。

    这小子明明只有十九岁,但是竟然有耳听四路眼观八方的本事,这大概是躲债躲出来的神技。

    要一般人,还真看不住他。

    安様瘦弱,而且个高,这样就显得他更加瘦骨嶙峋,活脱脱地像非洲难民。

    从行为举止上看,这小魔王整个一个嘻哈风格,走路带扭,没有半点正经。一张脸上,随时随地都画着浓妆,手腕脖子还叮当响。

    这小子其实唱歌不赖,霍昭接到任务的第一个晚上,就去了他驻唱的酒吧听了好几首,但就是人品长歪了,根本不当人。就霍昭观察他的那几天,只要有钱就去买彩票,还有两回被债主追得满街跑。

    他应该从来没想过,被他逼上绝路的姐姐,到底有多凄惨。

    现在竟然还在千方百计从别人手里骗钱。

    ……

    三天后,时大佬的戏份正式杀青。

    宴总的花,也如约而至,还有小卡片,赠与未婚妻。

    时兰看到卡片以后,收了起来。虽说两人都忙,但是宴叔叔并没有忘记这些小细节,让大小姐心情愉悦。

    大家一起拍照留念,陈蓓妮抱着时兰的手臂不肯放,只是看着时兰手里的花,顿时皱着眉:“这是灰坑里挖出来的玫瑰吗?黑啦吧唧的,谁送的?诅咒谁呢?”

    “这花产自土耳其哈尔费蒂,非常罕见,不好培育,我很喜欢。”时兰看着花解释道,“花是无罪的,毕竟,花语是人类强加在它身上的产物,它也很无辜。”

    听完时兰的解释,陈蓓妮拿出了自己见风使舵的本事,竖起大拇指:“我老公喜欢的东西,就是特别,仔细看这玫瑰还怪好看。”

    大小姐:“……”

    孙凌:“……”

    这时,顾城宇走到了时兰的面前,将一张名片递给了她:“我不知道什么地方还能帮到你,但是这个律师,真的不错,替很多艺人打过解约官司,我希望对你有帮助。”

    时兰没有伸手去接,只是道:“我早就说过,你欠安蓝的已经还清了,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来日方长,希望他日江湖再见,你们都是自己最想成为的样子。”

    说完,时兰和顾城宇握了握手,算是道别。

    至于陈蓓妮,时兰看她一眼,道:“别拖着了,该认输就要认输,若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早点说清楚。”

    陈蓓妮没说话,眼眶红了,蹭了蹭时兰的手臂,带着哭腔道:“我杀青的时候,你能不能来看我?”

    “看时间吧,如果有空。”时兰回答。

    “那你一定要来。”

    因为那天,陈蓓妮和顾城宇会一起杀青,到时候,她怕自己撑不住。

    “还有,如果宴总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去微博曝光他。”

    “你管好你自己吧,我们好着呢。”时兰拍了拍陈蓓妮的脑袋,“我答应你,我们一定会在顶峰相见。”

    陈蓓妮抱了抱时兰,重重地点了点头。

    时兰和全组的人告了别,然后收拾东西,带着孙凌从片场离开。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个月,但对时兰来说,却是她感情的重生之地。

    临走前,时兰还带走了不少工作人员家人寄来的特产。

    大家在可惜之余,都祝福她种地快乐。

    孙凌在感动之余,又哭笑不得。

    大佬这戏演过了。

    ……

    孙凌将时兰和她的东西,一块送到了宴时修的公寓里。目前大佬没有工作安排,所以孙凌也可以暂时回家见见爸妈。

    其实孙凌很怕大佬丢下她,所以,在离开公寓之前,她跟时兰表态:“大佬,即便你不做艺人了,我依旧可以当你助理,一起种地也行,所以,你和唐哥,不要把我丢开行吗?”

    时兰腿上挂着法拉利,正吃痛呢,抬头还要安抚孙凌:“你是不是总要忘记谁付你工资?”

    孙凌想想,也对。

    “孙博士,给你放假不自在是吗?”

    孙凌听完,笑着抓抓头发:“我那不是没有安全感嘛……”

    “如果你真闲着没事,明天陪我去趟拘留所吧。”时兰把法拉利从身上拽了下来,抓在手心里,“让你见识一下,女大佬怎么算账。”

    “好,那我明天一早过来接你。”孙凌明显兴奋了起来。

    等到孙凌走后,时兰将法拉利放在地上,这时,那只金渐层跑了出来,追着法拉利跳了一路。

    时兰逗了会猫,在客厅坐下,给宴时修发微信。

    时兰:“我回公寓了。”

    宴总:“今晚在邻市开会,夜深你先睡。”

    时兰没再回复宴总,洗漱以后,回到卧室,关上窗帘以后就开始角色抽离。她明明很疲惫,但不知道为什么,躺在充斥着宴时修气息的床上,她竟然越睡越清醒。

    事实上,宴时修已经从邻市回来,正在庄园里,督促工人施工。

    庄园是现成的,其实要改造不难。

    而且,他原本打算处理的千亩葡萄地也搁置不动了,大小姐不是说自己要种地吗?

    那就一并留给她。

    而他真正不回公寓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腹部的纹身,他打算给时兰一个惊喜。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