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私生子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盂兰盆节的后一天,萧靖承派人给薛湄送了大量的珍贵补药。

    薛湄看到这些,笑了很久。

    直男这么可爱的吗?

    粗略相处,萧靖承身上有很多令人讨厌的地方,比如说他傲慢。

    薛湄是基层出身,她看不惯权贵身上这种气质。从前她老大出身也好,但他为人处事非常圆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萧靖承不是这种人。

    他的傲慢像是一种未曾驯化的天性,让他遵从了动物本能,不尊重所有人——是所有人,包括皇帝在内。

    一个人对别人不尊重,用后世的话讲,他缺乏教养。一个缺教养的男人,不管他多有才华,都不会讨喜。

    薛湄却从未讨厌萧靖承。

    开头,是原主的记忆占据了上风,薛湄的情绪情不自禁为他而动,是爱慕他的;而后是亲妈滤镜,反正他的傲慢只伤人、不伤她,站在亲妈的立场上看,也能容忍。

    但慢慢相处,发现萧靖承独独敬她。

    他对她,总是小心翼翼。

    撞到了她的头,当时很疼,后来就没事了,早起时候有点涨,没有起包,不算什么大事。

    萧靖承却送了一趟趟的补品。

    其中有两株老山参,薛湄虽然不太认得,却也知道不会少于一百年。

    这样的一株老山参,在中医说来就是救命的,非常昂贵,有钱都买不到,萧靖承一口气弄了两支给她。

    反正他对她好就行了,至于他在外面什么德行,薛湄不管了。

    萧靖承傲慢,却也有承担傲慢的能力,随他。

    因他送的礼物多且贵重,薛湄决定去趟瑞王府,宽慰他几句,免得他胡思乱想。

    她去的时候,萧靖承正带着亲卫们在校场上训练。

    这是一批陌生面孔,是萧靖承重新选拔的,他趁着在京里的时候把他们都训练出来,然后再送到白崖镇去。

    薛湄的五弟薛润也在其中。

    这段日子,薛润天天在薛湄院子里蹭饭,薛湄特意给他滋补,牛肉、牛乳、鸡蛋变着花样做给他吃。

    正在成长期的薛润吃得很好,和去年相比,已经窜了个头,站在亲兵里并不显得年幼。

    他跟其他人一样,肃穆站立,薛湄倏然从他脸上看到了成熟痕迹——他已经像个大人了。

    薛湄到来,萧靖承让众人原地休息,他自己走了过来。

    他是短打扮,穿一件灰色长裤,上身着麻布短褐,丝毫不讲究,汗水已经把衣裳浸透了。

    他皮肤被晒出了小麦色,就像当初薛湄初见他时候差不多,只是比那时候稍微白一些,英俊而挺拔。

    “怎么来了?”他问薛湄,目光却往她头顶去瞧,“还疼吗?”

    薛湄:“你一趟趟送补品给我,害得我丫鬟们还以为我要死了……”

    萧靖承:“……”

    薛湄有些时候说话,百无禁忌。他一听到什么生生死死的,就忍不住蹙眉。

    “别胡说。”

    “真没事。”薛湄笑道,“撞得不重。要是撞得特别重,我当时就哭了。”

    萧靖承:“……”

    他从未见过薛湄哭。

    薛湄不管遇到了什么事,都非常洒脱。哪怕是刚刚醒过来,无钱,蕙宁苑要断粮,她也不是躲起来哭鼻子,而是转身从摘玉轩赚了二万两。

    不知道她哭是什么样子的。

    也不知她会因什么事而哭。

    萧靖承端详了她。

    薛湄:“别再送补品了,已经送了很多。对了,我弟弟武艺进步了吗?”

    “进步不少。”萧靖承道。

    薛湄笑道:“那太好了,他的前途我就交给你了。你给他在军中寻一条升迁之路。”

    萧靖承:“你放心!”

    自家小舅子,他怎可能不照顾薛润?

    就在他们俩闲话的时候,有王府管事跑进来,低声对萧靖承道:“王爷,有客来。”

    萧靖承对管事的行径很不满:“不见。”

    薛湄:“……”

    都不问问什么客人吗?

    管事似乎还想要说什么,萧靖承眸光阴沉,让管事的吓得一哆嗦,行礼退了下去。

    薛湄:“他敢过来通禀,肯定是贵客,怎么不问问是谁?”

    萧靖承:“你不懂,他们这些人常年留守京都,有些时候会跟门阀、权贵结交。有人来了,明知我不会见,还是会通禀一声。”

    薛湄:“……”

    萧靖承:“我又不能不用这些人,否则谁看家护院?兵是用在战场上的,我不在京里,他们都要随我走。”

    薛湄不评价他的逻辑。

    她在瑞王府逗留了一个下午。

    晚膳时候,薛润也破例可以到瑞王府正院用晚膳,兴奋得不行。

    王府的厨子,比他大姐姐的厨子还要好,手艺更精湛。尤其是专门给王爷做饭的厨子,就更加了不得了。

    晚膳用得早,饭后天色尚未暗淡,薛湄打算顺便去二房坐坐。

    然后再回家。

    现在住得都很近,夜里串门很容易。

    她离开的时候,薛润也要跟她一起走,萧靖承送他们俩出门。

    在大门口,薛润突然咦了声。

    薛湄循声望过去,见一女子手里牵一小孩,站在王府石狮子后面,正犹豫着往这边伸头。

    夜幕未落的光线里,可以瞧见那女子约莫花信年华,和萧靖承差不多大,手里的孩子虽然衣着讲究,却是瘦骨嶙峋,露出一种可怕的病容。

    薛湄诧异,赶紧去看萧靖承,心中咯噔了下:“难道我这么年轻就要做奶奶了吗?”

    这女子倒有些姿色,就是那孩子挺可怜的。

    薛湄不是卢家老太爷那种厉害中医,不能一下子就看出人家小孩到底什么病,只知道这孩子肯定是病得很厉害的。

    那孩子应该有一米高,但看上去不过三十斤左右,身上半分肉也没。能活这么大,已经是很不容易,毕竟古代医疗差。

    所以,这是萧靖承一夜风流之后的私生子吗?

    薛湄这边脑补,萧靖承已经认出了她。

    他走下丹墀:“表姐,你何时到的?”

    薛湄:“……”

    还好,祖母没有做成,她儿子还是挺洁身自好的。

    “我下午便到了,他们不给我进。”女子低声,似乎要哭了。

    萧靖承:“……”

    感情下午管事要通禀的人,就是她了。

    “这些狗东西不长眼,我回头教训他们。”萧靖承道,“你请进。是特意过来找我的,还是今日回京,没顾上回公主府?”

    公主府?

    表姐?

    所以说,此女乃是某位大长公主的女儿吗?大长公主是萧靖承的姑姑,她自然就是表姐了。“我特意来找你。”女子哽咽道,“你得帮帮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