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2

推荐阅读:雪鹰领主神藏快穿:男神,有点燃!主神大道神道丹尊无限之科技主宰会穿越的外交官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奥特曼格斗进化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然,我很放心,自从跟随了尊上,我一直都很放心,因为我才是正确的,你们都错了,错得离谱。”见对方不耐烦,牛千木变得正经起来,“你们听好了,这话我只对你们说一次,他日要是问我,我是不会再说再做解释的。我猜测啊,天道已经成了尊上的意志了,虽然尊上从来不和我谈天道,但是我能感觉到尊上对天道的理解一日深似一日,身上的气息大是不同了。各位道友,好好想一想,道痕是什么,是天道的存在形式,不管是正面的道痕还是负面的道痕都是。尊上是天道意志,他就是不刻意针对谁,天道也会甄选,那些没有犯过错的,它不会多做什么,任其正常体悟天道,看个人的机缘。有一些犯过错,再加上对尊上抱有敌意,甚至于暗中算计尊上的,天道自然会敌视,想在天道有所收获自然是难上加难,很有可能,我只是说很有可能啊,诸位可以不信。”

    牛千木一停顿,马上引来了四位半仙不满,“有什么话尽管说。”

    牛千木笑呵呵的拿起水杯,“和你们说了太多的话,我要喝口水。对了,你们中是不是也有和天机仙翁一样的人,怀着仙域的特殊命令,妄图伺机危胁尊上,把他控制住,等到了仙域好图一场大机缘,要是有,可以告诉我,我替你们保密。”

    两位后进的半仙不语,这件事与他们无关,他们是清白的,牛千木怀疑的是另外两位从仙域来的半仙,只有他们才有机会带着仙域的命令活到现在。

    两位仙域来的半仙脸色很难看,但很坚决的否定自己是怀有秘令的人。天机仙翁死在前面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天机仙音是尊上的两个女人之一,还给尊上生下一男一女,就是这样天机仙翁和其家族被活活的灭掉了,除了天机仙音被圈禁外,天机仙翁的血脉不再存在。他们敢承认,下一刻天道就会降下劫雷。他们已经明白,在这个宇宙里,天道维护尊上是不遗余力的,会抹杀掉一切对尊上的威胁。就是有他们也不敢承认,相反,还要努力的遗忘掉。

    “没有,别人我不知道,我个人是没有接过这样的命令的。牛道友你也是从仙域来的,回想一下就知道了,你下来之前可有人找你给你秘令?没有吧?我也是。我个人的修行资质并不出众,智谋也没有多高。这样的秘令自然是找天机仙翁一样的人。除了天机仙翁,要是还有的话,那只有一个人有疑点,雷齐,现在尊上不就是再灭掉他吗?要是尊上没有足够的理由,是不会要把雷氏干干净净的除掉的。牛道友你说是不是?”

    牛千木点头,“有道理。你们也不用不开心,作为尊上身边的近卫,还是被外人称为第一近卫的我,首要的就是要找出对尊上的潜在的威胁并除掉。哎,你们啊,看我风光,其实我也不容易啊,得尽职尽责,否则也对不起尊上对我的信任。哪,你呢,你有没有?”

    另一位半仙见牛千木问他,赶紧回道:“我也没有。我和你一样,你是木属性,我也是木属性,在仙域里和你一样声名不显,战斗力又不强,怎么会有大人物看上我,对不对?他们就是找,要么是找天机仙翁那样智谋过人的人,要么得找雷齐这样武力战力超群的人,怎么样也轮不到我啊。所以牛道友可以放心,我这里不会有人给我秘令。”

    牛千木晃了晃水杯,叹了口气,“那也是,木属性的战斗力太差了,确实容易被人看不起,真是伤人心啊。你说咱们木属性战斗力怎么就那么差呢?”

    “咳,”对面的半仙马上咳嗽一声,“牛道友,咱们还是接着谈道痕吧。”

    “好,接着谈……嗯,所以我要给你们一个提醒,听不听在你们啊?”

    “牛道友请明言,不管如何,我们会感谢你的提醒,会有后报的。”

    牛千木摆摆手,“不用哪么客气,再说了,眼下咱们隐隐敌对,你们的后报我可不敢接受,免得你们在我背后捅刀子。我突然就不想说了,我想你们当中一定有把尊上当敌人的人,我现在和你们说这些,你们也不会相信了。”

    牛千木叹了口气,还是说道:“但是我是一个厚道的人,不像你们不知大势已成,在这个宇宙中没有人能再挑战尊上了。想想吧,天道即尊上,尊上即天道,以前我不敢肯定,通过最近一系死的事情,我已经能肯定这是事实。你们一边违逆尊上,我刚才说了,天道即尊上,你们违逆尊上就是违逆天道,违逆天道还想体悟天道,你们不觉得那是个笑话吗?要是你们是天道会允许违逆你们的,不停的试探你们,对你们怀有敌意的人体悟天道吗?不会吧,既然你们不会,现在的天道怎么会允许你们体悟天道,得到正面的道痕。我想如果我没有猜错,现在你们负面的道痕一定会有很多了吧。为了不让负面道痕变成道纹,裂了你们的天道,最后破碎如梦,我好意的提醒你们一名,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言尽于此。”

    对面四个半仙好久没有说话。牛千木感觉到星际传链在动,把星际传链召出来,星际传链传出个他熟识的声间,是别一个从仙域下来的半仙。他叹了口气,“到现在才想起我,平时视频我如同陌生人,差一点就是仇人,现在都来找我了。真把我看得挺重要。”

    “喂,你好,马道友,找我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刚刚和几个道友聊天,聊得不怎么愉快,我希望你不会像他们一样,和我聊得也不愉快,那样我会非常失望。”

    ……

    天机星,四个半仙被牛千木断掉了通联,一阵沉默。牛千木的话他们听进去了。他们可不会认为牛千木说的是假话。尊上掌控天道机变,也就是掌控天道。掌控了天道的尊上,自然是不会让他的仇人顺顺当当的体悟到天道的。修士成了仙人,最强的手段是什么,不是修为高低,什么仙人,真仙,上仙,玄仙,金仙都不重要,要是掌握了强横的天道,真仙杀玄仙不是神话,是真能做到的。可以说,到了仙域,最终的决定手段是对天道的体悟。想到尊上现在就相当于天道意志了,成了仙人,掌握天道的手段将会更厉害,就是到了仙域,那些真要对付尊上的能讨不讨得到便宜还不好说。

    “三位道友,对于牛千木的说法有什么想法没有?”说话半仙稍一沉吟,见另外三位道友没有立即搭话,接着说道,“我个人认为他说明是真的,我因为在仙域里修行不够,做错了不少事,产生的负面道痕有不少,下了仙域,到达地球时,我的修为下降的厉害,好不容易在道友们的掩护下,侥幸未死,到了这里便隐修不出,连星球扩展时,和这里的星兽以及本土地族合相族的大战都没有参加,就是为了一边养伤,一边磨除那些负面道痕。我清楚的记得到了这里用了五百年的时间才恢得到半仙的修为,五百年的时间啊,就是后进中修炼的也有两个新人成为半仙。这五百年间我也反思了许多,大道争峰,终是要讲究一些,有些事情不能做,做了就会有结果,上有天道,谁也不例外。”

    “前辈是说尊上吗?前辈认为尊上惩罚是正确的,因为他是代表了天道的意志吗?”

    “没错,我现在就是这么认为的。天机星出了这么多事,物是人非。天机仙翁死了,虽然他有取死之道,但是他是我们中的大人物,也是仙域那些人寄予厚望的人。要不然,你们这些后进凭什么就认为我们这些同是从仙域下来的人会把他的地位推到那么高。在这里大家都是半仙,在实力上他去掉符禁之术外,我要是和他一样半仙,公平决斗,他连我的对手也不是。就是因为我们中有一些人知道他是负有使命的人才愿意让他做头领的。我就是其中之一,不过我没有直接接受命令,只是让我配合天机仙翁而已。仙域的人交待我,我若是能平安的活着,就配合天机仙翁,不要让人挑战天机仙翁的权威。到这里我就想明白了,仙域的人有大能,早就我们到地球以及到这里要遇到的事给算出来了,他们知道天机仙翁会活下来,有能力统合一些人,也知道我到地球修为会大降,要是没有人援手,就会身死道消。但他们也算到了我有一线生机才会那么交待我。我们这些从仙域来的人都是他们知根知底的。就是不知道他们算不算得出尊上这个应出之人是怎么样的存在,是不是他们算到的是,只要尊上这个他们口中的应出之人一出现我们就能控制住,然后平安的带回仙域,交给他们?要是他们是这么算得,说明尊上更不简单,根本不是他们能算计的。”

    另一位也是从仙域下来的半仙恨恨的说道:“他们能算到什么,只是通晓一些玄术而已,当我们确定要下到地球宇宙时,我的命运就隐现在面相上了,他们只要通晓玄术,看我们的面相就能看出来我们一段时间内的福祸。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回事。天机仙翁也是的,算计那么多,就没有想过算计不过,把自己给搭进去,死无葬身之地,估计尊上连他的神魂也容不下,一起给灭掉了。他们这是害我们。”

    半仙笑道,“也是尽然,尊上是一个厚道的人。并不因为我们不配合他而迁怒我们。这一点我是很感激的,要是他容不下,早就把我们一个接一个给点名消灭掉了。在这里我们就是刀板上的鱼肉,他想怎么砍怎么砍,想怎么剁怎么剁,我们根本就没有逃避的余地。他没有那么做,一直容忍着,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两位后进半仙中的一位说道:“可是,其他人一直不甘心,还在搅风搅雨。既然两位前辈都这么说了,我也说说我心里面想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参和他们的事情,我们天机星因为有天机仙翁的存在,有的是理由不和他们一起做事。依我看,这次修士军攻打雷氏是个机会,等这次事件过去,我们去和王储谈一次,我们的人从修士军中退出来,从此封星,不与外人来往,星球上人只专心修炼就行了。”

    “为什么不是去和尊上谈?”另一位半仙问道。

    “尊上不会理会我们的。我们做事的动机瞒不住尊上,要是找尊上,尊上并不会认为我们是真心的,是看到他的手段后吓住了。倒不如去找策神尊上。要是我没有猜错,尊上是真心的要把盘龙王朝交给策神王储,用不了多久,策神王储就会成为盘龙王,尊上退居幕后,没有大事他是不会出面的。去找尊上不如去找策神王储。必竟以后他的态度才是决定我们以后会如何生活。他要是不满意,有的是法子折腾我们。两位前辈,策神王储不是普通的孩童,是超智脑,玩智力,玩阴谋,能把我们所有人都不知不觉中算计进去,我想他要是想折腾,我们除非能一击必杀,否则,他不会像尊上一样那么容让我们。”这位半仙缓了一口气,“还有,据我所知,尊上让他做王储,他拒绝了一次,尊上当时很是生气,甚至于迁怒于雷蓝依儿王后和众位王子,后来,尊上又找他谈了一次,不知道是怎么谈的,他同意了。只是同意是同意了,他并不情愿做王储。看来,也是一性情散淡的人。”

    “既然是性情散淡的人,我们就不用担心了,性情散淡之人不会出手狠辣。我们把我们的人撤回来就行了,没有必要去找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