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7

推荐阅读:雪鹰领主神藏快穿:男神,有点燃!主神大道神道丹尊无限之科技主宰会穿越的外交官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奥特曼格斗进化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日,飞船动力舱第一级改造完成,两架能量转换机安装到位,第一次共同输出动力,飞船在星空中像一颗流星飞速的前进,控制室内一个劲的报警,速度超过报警上限千倍,飞船主脑发出船体要解体的警报。

    大神马上把速度降下来,拿过改造日志,在本日改造进度和评价上都打上了一个大大的优字。

    下面就是控制舱的改造了,控制室升级为小型的控制舱,首要的是要重建主脑,一船的船,控制主脑有一,飞船主脑有一,武器主脑有一,防护主脑有一,同样的,像物质回收分解舱也有专门负责的主脑。这对习惯掌控一切的大神来说,有些不习惯,他决定建造一个独一无二的主脑,能控制计算飞船所有分舱,所有细分的功能,并且处理速度要赶得上一船的主战舰配置的所有主脑。他有这个自信能造得出来。

    他们是超智脑,出生后就一直在寻找他们能拥有人类肉身的真相和秘密,这种寻找一直是私下里进行的,到现在,他们已经有所成就,只是这只是在他们这些超智脑王子之间互相交流,保密级别是内部最高级,连父王雷森也不知晓。

    按理说,雷蓝依儿也是超智脑,他们应该把雷蓝依儿算进去,但在经历了西米的事件以后,雷蓝依儿的表现让他们寒了心,便很默契的把雷蓝依儿排除在外,没有和雷蓝依儿提过这件事情。这不是说他们有什么企图,只是一种对他们怎么来的,从哪里来的好奇心使然。而大神作为他们的大哥,自然掌握了最全面资料。现在,大神就要把这些研究成果和一些猜想验证出来。他不会像父王那样再造一个有血有肉的血脉,当然,父王雷森掌握的那种制造超智脑的技术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他们不可能再造出新的超智脑,一是无法解释,二是,新的超智脑繁衍开来,总有一些不肖的,会给王朝的长治久安带来严重的危害。不说远的,就拿当前来说,不是为了一点小利已经闹将开了吗?

    策神不开心,他是王上,他发作起来,整个王朝都会颤抖。没有什么不能满足的了。以前,他们这些王子被父王分封了封地,既是酬功,也是防着他们。给后来的王上留下一份可以示好,让他们感恩新王的机会。果然,策神成了新王后,第一个就是把他们不能出封地的禁令取消了,还把他们一个个封为王爷,尊荣无比。讲道理,他们应该感激策神,但是他们却没有。他们中很多人认为这是他们该得的,不是策神赐予的。换成别的人当王上,也一样要封他们为王,他们还是一个一个的王爷。也许他们都忘了,他们没有母后,没有生养自己的女人,他们在正常人的眼里是极不正常的一群人,不管王上给他们什么待遇,天下的人看王上都是应该的,对他们严厉,防着他们,那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一群可以完全相信,可以让人完全放心的人。天下的人不会为他们喊一声不公,只会认为是应该的。新王对他们优待,不是他们该不该得是,是新王仁慈而已。

    人啊,活着,首要的是要看清楚自己,明白自己的定位,若是不明白,惹来神厌鬼烦,灾祸临头,想回头都回不了。

    大神摇头,不去想这些事情,他既然退出,逍遥天地间,躲出是非圈,这些事情自然不用多想,也不能多想,想多了只是徒增烦恼,于事无补。

    战神再一次上了逍遥王的府门,逍遥王又一次接见了他,还在原来的地方,只不过茶换了,用上一种黑陶盏,这黑陶盏做的十分精致,是当今王上策神孝敬逍遥王,特意寻了大师级的陶瓷大师,手工制成,又是柴烧而成,十分用心。

    战神品了一口茶,不再是道茶,便抬头看着逍遥王,逍遥王笑着解释道:“上次你来,那茶泡了,你也没有喝上几口,剩下的就全扔了,我想你大约是不喜欢,道茶是宝物,既然你不喜欢,就换上普通的茶。不过,这茶也不算普通,是王上自己茶厂里产的上等茶,精挑细选过后,才给我送来。要是你不喜欢茶,下次,我再准备其他的饮品。”

    战神一听说是王神策神产的茶,心里面就更不舒服了,只不过,他知道他来这里是做什么来了,便忍住了恶气,端起茶,品了一口,“王上的茶很用心。上品。这样的茶市面上没有卖了,要是有,我自己也去买些,用来待客是不错的选择。“

    “是啊,王上很知道本份,茶业这一块仅保持他登上王位以前的规模,既没有扩张,也没有人为的缩小。按理说,他是王上,很多人会以喝上他的茶叶而感到荣幸,茶叶刚制出来就会被人抢购一空,价格在外面炒得是他卖出去价格的千倍以上。王上知道,但他的茶叶出厂价格仅是微调一下,并没有就此抬高价格,这一点很了不起。“

    “逍遥王爷,我来这里,还是想请王爷出面,在王上面前替我们这些王爷说几句好话,都是超智脑,都是父王的血脉,一味的打压我们,会让人寒心的。“

    逍遥王笑笑,摇摇头,“战神啊,你们都是超智脑,都是智者,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就不用我再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自从你上次从我这里走以后,我也关注了些,我愚钝,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就没有办法替你说什么了。我到了王上面前,王上问我可知前因后情,让我怎么说。战神,你来我这里,我很高兴。你是战王,被王上亲封的,我呢,虽然在辈份上是你们的爷爷,可是我们之间了解得并不多,更惭愧的是,到现在你们十多万个王爷我有一大半是没有印象的。“

    “逍遥王,事情明摆着呢,我们只是在争取我们的权益,惹怒了策神,呃,那个王上,他就不遗余力的打压我们。利用他手中的权力,让人齿冷。逍遥王,我父王不在这个宇宙,因为我们联系不上他,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请您出面了。”

    “我已经不问世事了,一心求道。战王爷,你找我是找错了,我没有办法帮你。”战神要站起来,表现的很激动,逍遥王挥手让他坐下,“你不要激动,以前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已经表明我不适合掺和到政治中去,有我在,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对当下的生活十分满意,不想也不能再做改变。”

    “可是,可是,要是你不管,可就没有人能管得住策神胡乱作为了。这可怎么能行?”

    逍遥王笑,“我出面,也不行。策神不会因为我而改变他的判断和做法。再说,要是我出面,你们父王追查起来,我可就是罪过不轻。发生那么多事情,我和你父王那一点点的父子情份快要消磨尽了。这个险我不能冒,也冒不起。”

    逍遥王明确了自己的态度,似乎轻松了下来,笑道:“你们看中我的身份,可是我这身份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比我清楚。在你们心里面尊重我多少,不用我说,你们自己也有数。你自己觉得我能在王上面前说上话,我说的话他一定能听?恐怕你们自己也不相信。尤其是你,我记得,你对我的态度一直不好,隐有敌视之意。这样的情况下,你自己想想,王上对我的态度会是怎么样的?不错,不管是尊上,还是当今的王上,对我一直都持礼甚恭,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但那也是尊重我的身份,必竟尊上的肉身是由我而出,没有我,就没有尊上,尊上的灵魂也就无从寄托。要不是尊上表现的一直很强势,又是被天机仙翁认定为应出之人,单是他占用别人的肉身,就够修士们追杀的了。是尊上的强势和与异族血战到底的态度,才让有些人熄掉了心思。他们敬的不过是我的这一层身份罢了。若是去掉,我恐怕要担一个雷霆王朝余孽的罪名,逃不可逃,最终只会变成一片飞灰。战神啊,人要知道自重和自知,既然你来了,证明你心里面还有我这个逍遥王,我就把话说透了。”

    战神脸色极是难看,这一刻,他就像个普通人一样,脸上的怒色怎么掩盖也掩盖不住,“那,你说,我洗耳恭听!”

    战神没有好声气,却影响不到逍遥王的心情,这个时候,他才体会到一个决意站在局外的人的心情是多么的豁朗,以前怎么就没有想明白,一直糊涂着,掺与到一些事情当中去,不敢不能改变什么,还坏了自己的心情,自己与他人之间的感情。

    “战神,用不着,用不着,洗耳恭听言重了,我是王爷,你是王爷,你领过兵,建过功,而我只是依着身份才有这一个逍遥的闲散王号,你劳苦功高,我是没有什么供献之人,坐享其成,怎么能让你用恭字眼来说话呢,不好。论身份,你比我高,在王朝,别人可能接受你的战王爷身份,一提起你,那是战功。而我呢,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除了尊上对我保持恭敬之态外,新王也是给几分面子,我已经是十分感因了,可不敢让身份高贵的战王爷在我面前用什么低姿态说话,那是在拆我的寿元。使不得,使不得……“

    这一番夹杂着不满与嘲讽的对话,战神听着,有些坐立不安,由不得不说道:“逍遥王爷,你是我们的爷爷,没有你就没有我们,这些话就不要再说了。是,我说话有些不经大脑,不会细思细想,但我还知道什么是尊老,若是我有什么失礼之处,王爷尽管责骂,若是我父王知道了,也难以容我。逍遥王爷,你知道,我是没有那个意思的。“

    逍遥王就些收口,淡笑着转换了话题,“不用拿话来赚我了,人情冷暖,大起大落,我经历了很多,也看透了很多,我并不怪你。必竟以前我并不是完全和尊上一心,我的心里面还有雷霆王朝的大雷氏,心有他念,便不再纯了。好在,尊上并没有多怪罪于我。这也使我明白了一些事情,有些事情我可以掺合,比如大雷氏,那是因为我也是其中一员,难以割余舍,心有所向情理上说的过去。而如今的王朝,与我就没有多大关系,一来我没有在王朝建立时出多少功劳,二来,名份只是名份,虚得多,实得少,你该明白。你来看我,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很高兴。有些话本是不愿意说的,但是也不愿意你走上歧途,说来,你也是我的血脉,尊上是,你们也是,有些话是要说透的,人啊,首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这天下是王上的天下,不是你们的天下。拥有天下就是拥有支配权,你们要的什么仙莲子的分配是在干什么,是在从王上手里面夺出本就该属于他的支配权,若是如了你们的意,这王权就残了,这样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就是你们想尽办法到尊上面前提及,我能想透的事情,尊上自然也能想得透,你认为尊上会答应吗?不会,就是我也不会,答应你们那是自毁江山。就是尊上对世俗的权力不在意,也不会任由旁人来啃食他的心血。莫要说你的功劳,这个王朝天下,从来就不少功劳之人,因功劳而被处死的人更是不在少数。什么事都以为以自己的功劳是应该的,那就是找死。你这么上蹿下跳,以你的智慧不会不知道已是犯了忌讳,就是王上能容你,若是尊上归来,恐怕也容你不得。尊上一心报仇,和异族不死不休,要的是后方安稳,不是处处让他不安。你这是犯了大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