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天地重启 > 第二十章 朱府

第二十章 朱府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超凡大卫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和风城一座悬着“朱府”横匾的华丽庄严府邸内

    尊贵气派的大堂中正坐着数人,其中一中年男人身穿华贵官服,面容肃穆,眉头紧皱地来回踱步。

    “哒哒...”堂外传来脚步声。只见一个青年下人,快步而至。

    “老爷,夏大夫有请!”青年下人拱手行礼,连忙说道。

    中年男人点头,大步而去,堂内众人急忙起身紧随其后。

    走过两个庭院,来到一座小屋院。小院四周花开如画,优雅别致,不过此时却一片沉重,生息飘散。

    “恒智,你来了!”小院内多有妇人处于屋门前等待,其中一妇人,容颜如玉、优雅大方,如众星捧月般守在屋门前。美貌妇人见中年男人前来,轻轻打了一招呼,并示意吩咐后来之人轻声禁言。

    “母亲,兰儿的情况如何?”

    这中年男人正是朱家老大朱恒智!只听得他沉声问道。

    美妇人体态婀娜,美艳大方,就如双十之年,竟是朱恒智的母亲!

    这赫然就是一个修为极深的修士,容颜永驻!

    只听得美妇人答道:“夏大夫已经诊断出兰儿的病况,正等待你商议该如何决断。”

    “那还等什么?!”朱恒智向前推开屋门大步而进,美妇人尾随其后,其他人则停留于屋外静声等待。

    两人一前一后,快步来到一女子闺房前。只见闺房门前把守着两名女子,皆是白衣如雪,目光如炬。

    两名女子见到朱恒智与美妇人,连忙行礼:“见过姑爷,朱老夫人。”

    朱恒智点头,随即跨步进入闺房。

    闺房之内一片狼藉,五颜六色的染料、水彩洒落一地。数十幅画卷更是散落四周,混乱无比。从画卷展露出的边角可以看出,多是山水之作。

    “兰儿的宝物,竟然如此散落一地,只怕她醒来要怪责你等了!”朱恒智见到自家女儿的闺房如此混乱,不由得一阵摇头叹息。

    闺房之内有三人,其中一人横卧于床上,虽然面容甚是娇丽,但此时却满脸黑丝,气若残存、死气凛然,此乃朱家长女,朱纳兰。立于其床边的是一名相貌俊朗、发梢微白的中年男子。如果赵宇在场的话,一定能认出,这就是那与朱家长女同骑一马的男人。

    见到两人进来,男子两眼如电一掠而过,旋即又眼观鼻,鼻观心地站于一旁。

    “朱大人,你来了!”白发长须的夏医师,快步迎上,拱手行礼。

    “夏大夫,请问我家兰儿现在如何?”朱恒智并没有在意那男子的无礼,显得似乎是十分平常之事,身子微侧问向夏医师。

    “朱小姐的情况十分复杂,她所中的毒老夫暂时还没有洞悉出来。”夏医师一脸惭愧。

    夏医师是和风城中最好的医师,此时竟然束手无策,这让朱恒智十分吃惊。

    “朱小姐中毒极深,这位大人想要将朱小姐带走,但是老夫认为朱小姐的情况绝不能长途跋涉,否则途中必定毒发身亡!”夏医师说道。

    “你和风城连一个药师也没有,倘若我不带走兰儿,难道要她留在此处毒发身亡?”立于一旁的中年男子顿时冷冷地喝问。

    和风城是边疆小城,没有药师是不争的事实,救治不了朱小姐也是事实,夏医师顿时哑口无言。

    “难道没有什么办法能维持兰儿的毒患?如果能回渺南城,以纳兰家的势力,请得药师出手那自然不成问题。再不然先派人回渺南城,请得药师前来。如若时间还是不及,两方同时进行,半途汇合也未尝不可!”朱恒智沉声说道,更多的是在请问夏医师。

    夏医师虽不是药师,不过也是和风城里数一数二的医者。对他的医术朱恒智还是比较信任的。

    这些法子可不可行,还得他的意见啊!

    闻言之后,冷眼一旁的白衣男子也不由得将目光投到夏医师身上。毕竟他也不懂医道,之前所言也是带有几分焦虑担忧说出的气话。此时也是极为希望夏医师能说出可行的法子。

    “这些固然是好法子,但渺南城远离和风城,非一时三刻可到。朱小姐的毒已经渗透经脉、五脏六腑,以老夫之能最多只能保得她十二个时辰,时间一长极其危险,只怕命在旦夕啊!”夏医师被众人紧紧注视着,虽很是不安,但为了病人的安危,还是强作镇定地说出自己的观点。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不成想我兰儿就命丧于此?如若兰儿就此香消玉勋,我要你们和风城这些贱民陪葬!”白衣男子大怒。

    宽阔的房间里,莫名的压抑感顿生。

    忽然,屋外传来快步声,一道白衣人影从外转瞬而进。

    “少爷!”来人乃是一个白衣女子,与守门的两女子衣着几乎同出一辙,只是衣领上绣多了几朵金兰花。进门后她向白衣男子行了一礼,发现朱恒智母子二人,又再次抱拳作礼:“见过姑爷,朱老夫人。”

    朱恒智母子也作抱拳回应:“白领事客气了。”

    见到这女子,白衣男子的脸色倒是稍有缓和,心急却轻声问:“白领事,可有寻到其他医师能解毒?”

    这白衣女子看似与其他女子的衣着一样,但实质乃是纳兰家族中有数的强者,更是家族中当权之人,那怕身为纳兰家族少爷之一的纳兰雄也不敢作大。

    白领事摇了摇头:“医师倒是找到,可惜今天被人废了。”

    纳兰雄一听,顿时怒气冲冲,:“这重要关头,竟然出这种事?当真可恶至极!”

    朱纳兰的身份地位在纳兰家中极其特殊,更有老祖宠溺,比亲孙辈还要重视几分。现在,朱纳兰是在自己的安排下出事,即使纳兰雄是族中少爷,但责罚怎么也少不了,只怕不死也得脱层皮,所以也不到他不急躁。

    闻言之下,朱恒智也一脸惊疑,能要白领事去请的医师,那自然不会是平凡之辈。而在和风城中有名有姓的医师也早已被各势力所收纳,这医师一废,可不是小事,很有可能是两大势力在争斗。但他身为城中高官,竟然完全不知情!

    “白领事,你请的是哪位医师?”朱恒智问道。

    “炼心圣殿的杜医师。”白领事答道。

    朱恒智母子一听,脸色也为之一变,他们都知道这杜医师其实就是那朱家恶徒的爪牙。朱奋是外人的魔,也是朱家的痛啊!

    “炼心圣殿的医师竟然有人敢废!当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纳兰雄在旁冷道。

    白领事没有接着说,反而对着外面的白衣女子命令道:“温、文、尔、雅,你们四个进来,抬起兰小姐的床,跟我走!其余白霞军即刻启程,一同前往莯林镇!”

    纳兰雄愕然,朱恒智母子也一阵失神。这白领事怎么一转眼就行动起来了,还要带走朱纳兰!

    “时间紧迫,兰小姐性命攸关,边走边说!”白领事不容反驳地说道。

    说话之间,突然银光一闪。

    待在一旁的夏医师只见那原好的墙壁就如豆腐渣一般,在白领事那柔纤的手下化作粉碎!白领事一路直行,所到之处,无论是墙还房子都转瞬之间被粉碎,一条大路从朱纳兰的闺房直达朱府之外的大路。

    温、文、尔、雅,四个白衣女子,背后升腾起虚影,士级修为的威压顿显,四人各抬一处。昏迷中的朱纳兰就这样,被这四个女子,四平八稳地顺着白领事打出的路抬走了。那速度竟然比马还要快上几分。

    纳兰雄看着这一切,直到几人的背影快消失眼前才反应过来,连忙追随而去。

    朱恒智母子相望苦笑,随即也快步找到府内坐骑,往莯林镇方向追去。

    “白领事,你这是?!”朱恒智骑着灵马,怎么也比抬着床的四人快,眼见就要出和风城了,他快马赶上,缰绳一拉横于城门下。无论如何,朱纳兰也是他的宝贵女儿,虽然知道眼前的女人不会加害于女儿,但也不能无缘无故地将自己命在旦夕的女儿抬走吧!

    “姑爷,我就长话短说。莯林镇来了一位药师,我这是带兰小姐求药!其他的一路边行边说。”白领事见朱恒智一脸肃穆,知道是不说上一句半句还真不能走了。

    原来,朱纳兰长年跟随母亲居住于渺南城,现今只是回和风城探望父亲,但不知道如何走漏风声,竟然被朱纳兰的三叔朱奋知道了。朱奋派手下朱费为其作向导。

    纳兰雄是朱纳兰的亲舅舅,自小不学无术,是渺南城中有名的纨绔子弟。虽然修为不高,但极其爱好游山寻宝,身为向导的朱费自然投其所好。

    两天前,为了不被白领事阻止,纳兰雄偷偷带上朱纳兰一起到莯林镇外的无尽之森游玩。那料到游玩期间,纳兰雄竟然对那禁忌之地极为好奇。根本不停任何人的劝阻,结果刚到禁忌之地朱纳兰就被毒倒不起。

    回到朱家,白领事见事态严重,也不及去责备纳兰雄了。见朱纳兰病情极为严重,心知不能完全依赖夏医师,因此她直奔和风城中的炼心圣殿而去。

    炼心圣殿虽然不与世俗争斗,但拥有的资源却不是一般的势力能比,在修士的世界里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可惜朱家老三朱奋为了朱纳兰一群出外游玩的人的安危,早已将杜签师徒派往莯林镇,以便不时之需。

    但那料到纳兰雄根本没在莯林镇停留,而后来杜签师徒又被杨奉守请走,没跟着马队回和风城。

    炼心圣殿中,朱奋见白领事亲自出面,更是自己最亲爱的侄女中毒不浅,当即派出手下猛将屠鸩前往莯林镇。这就有了屠鸩带着朱家人马到莯林镇要回杜签这事了。

    白领事这一等,自然就只等到被废的杜签了。不过也因此知道莯林镇来了一位药师。回朱府的路上,白领事发现已有大群人往莯林镇赶去了。为确保朱纳兰的安危并得第一时间得到诊治,白领事只好破墙开路,带着众人直奔莯林镇。

    温、文、尔、雅四人都是士级的修士,虽然不及灵马的速度,但也无比快速,而且行走平稳。近百里路,小半个时辰竟然就走了大半!

    “可惜还是来晚了。”看着前方路上涌动的人头,白领事眉头一皱。

    “白领事多虑了,我纳兰家前来求诊,那药师还不得庆幸,尽心尽力的。岂会要我等与这些蚁民一起等待。”纳兰雄气焰十足。

    闻言之下,朱恒智脸色顿时阴沉,不过始终没有出声怒斥纳兰雄。而白领事则语露不快:“药师地位尊崇,少爷切莫自大误了大事。”

    纳兰雄自小骄生惯养,根本不以为然。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