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五十八章 以正军法

第八百五十八章 以正军法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处世原则,以及不同的政治智慧。

    程咬金资历足够、功勋足够、地位足够,妥妥的朝中元老,又不似房俊、马周、李道宗那些人那样有着自己的政治抱负,只需要稳固自己的圣眷,延续家族的荣华富贵就行了。

    所以他不愿意去在争储之中站队,只想一心一意的效忠陛下,这便足矣。

    等到将来新皇登基,再宣誓效忠新皇也不迟,何苦去承担争储之中那诺大的风险?“从龙之功”固然看上去利益丰厚、回报喜人,可同样要承担的风险也很大,一旦押错宝那就大输特输。

    之前比较靠近太子,是因为他周围牵扯关系的人大多亲近太子,英国公,宋国公,江夏郡王,房俊,甚至房玄龄……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他就完全倒向了太子一边。

    站队不是说说而已,是要有所表现的。

    然而现在一旦杀了王文度,晋王在军中本就薄弱的力量又削减一分,会认为自己只是因为王文度触犯了军法,不得不杀么?

    更何况,王文度还是太子妃的堂兄……

    但是若不杀,军心无法平复,不仅会导致士气低迷,甚至有可能在某一刻引发连锁的反应,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一军之主帅,若是做不到遵守军法、一视同仁,整个队伍的人心就会散掉。

    打了一辈子仗,程咬金如何不明白这一点?尤其是眼下孤军深入在高句丽境内穿插作战,一旦军中人心离散,各个都藏着小心思不能舍生忘死,极有可能在面临强敌的时候遭遇崩溃。

    心中左右权衡,委实难决,不由得狠狠瞪了薛万彻一眼。

    这个棒槌当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躺在程咬金身后的王文度在地上痛苦的哀嚎,鼻涕眼泪糊得满脸都是,吊着一只胳膊,另一只手捂着腿,鲜血从手指缝间汩汩的流出来,惊骇欲绝的叫道:“大帅,饶了我吧!”

    程咬金回头,恶狠狠骂道:“闭嘴!狼心狗肺的东西!”

    看着几个军中司马问道:“此贼该当何罪?”

    军中司马道:“违背军令,陷害袍泽,坐视不救……斩立决!”

    这几条每一条都是斩立决的大罪,再是心慈手软是主帅,都不可能给王文度一条活路。

    非但王文度是死罪,还要追回他荫萌的资格,兄弟手足若在官场亦要遭受相应的制裁。

    当然,太原王氏树大根深,很难予以深究,很大可能不会牵扯到家中子弟……

    王文度亡魂大冒,嘶声道:“大帅!此事处置不公,末将不服!还请大帅向陛下通报,请陛下派人彻查此事,末将完全是被冤枉啊!”

    他想不明白程咬金为何忽然狠得下心杀了自己,难道当真就认准了太子能够坐得稳储位,一直到将来顺利登基?否则今日杀了他,必然恶了晋王殿下,一旦晋王日后登基,难保不对程家抱以成见……

    程咬金冷哼一声,大声道:“事实俱在,哪里有什么冤枉?来人呐,将这贼子拖出辕门,枭首示众!首级悬于旗杆之上三日,让全军上下尽皆见识此等恶贼之下场,以儆效尤!”、

    “诺!”

    几个卫兵上前将地上的王文度架起,拖着便往外走。

    王文度状若疯狂,奋力挣扎,口中大呼道:“大帅饶命啊!大帅若杀了我,就不怕晋王殿下心中记恨吗?日后若晋王登基,大帅前途堪忧啊!大帅,我知道错了,饶了我这一次……”

    声音渐远,程咬金始终无动于衷。

    他的确看不起这种世家子弟,眼里只有家族利益,何曾将国法军纪放在眼里?只以为自己不敢杀他,却完全忘记了行军在外、军纪至上,即便是皇子犯错,身为主帅也照样杀得!

    不再理会这个必死之人,程咬金回头顶住军中书吏:“立即起草奏章军报,本帅要将此间之事详细的报于陛下知晓。王文度之罪行要附上调查口供,另外薛将军深陷重围依旧阵斩十倍之敌,向陛下请功!”

    “诺!”

    程咬金环视帐内众将,面容阴沉,目若铜铃,咬着牙训斥道:“本帅与诸位不仅是袍泽,更是手足兄弟!战阵之上同生共死,绝不相负!谁若心存龌蹉,只知私利,罔顾大义,届时休怪本帅不讲情面,王文度便是下场!”

    帐中校尉们笔直站立,肃容道:“诺!”

    谁不知道王文度的根底?这样一个世家子弟、晋王心腹都说杀就给杀了,谁心里还有存有侥幸?

    军伍之中本就是无情之地,军法第一,不可僭越。

    程咬金又看向薛万彻,颔首道:“此战王文度违背军令,致你部陷于敌阵,处于绝境。然这等形势之下,却依旧能够奋勇杀敌,带领余部杀出一条血路,振吾大唐军威,挫败敌军企图,当为首攻!还望将军持之以恒,奋力杀敌,早已覆灭高句丽,功盖天下!”

    薛万彻本就是个粗人,此刻见到程咬金背负压力严惩王文度,心中敬服,又听了他这番话,登时浑身打了鸡血一般,怒目圆瞪,大声道:“大帅放心,末将一把子力气没出使,必将遵从将令,有进无退,唯死而已!”

    程咬金赞道:“好汉子!回去休整一番,不日陛下即将攻下建安城,到时候挥师东进,与我部合在一处攻略安市城。只要安市城攻陷,整个辽东便再无可抵抗大唐铁骑之存在,平壤城遥遥在望,大胜只在弹指之间!诸位当厉兵秣马,枕戈待旦,成就不世之功业!”

    众将轰然应喏:“大胜!大胜!大胜!”

    *****

    唐军主力在攻陷远东城之后,就地休整一番,然后迅即南下,直扑建安城。

    建安城扼守通往辽南半岛的交通要道之上,依山而建,规模庞大,驻扎有守军五万人。整座山城就地开采石料而建,当地坚硬的青石很有特点,使得山城看上去甚为好看。

    若是能够攻略建安城,则向南可以沿着靠海的平原地带一路南下,直抵半岛尖端的卑沙城,向东南直奔鸭绿水畔的泊汋城,向东可抵达辽东重镇安市城,实乃辽东一地的交通要道,陆路咽喉,自汉代以来便是辽东地区的财货通衢。

    高句丽自然在此布下重兵,试图抵挡唐军一路南下。

    唐军一路突进至大清河北岸,安下营寨,就地休整,同时派出斥候探马,刺探敌军之虚实。

    大清河水浩浩荡荡,奔流入海,成为一道天然的屏障,建安城就建在远离河岸的半山腰处。

    李二陛下坐在营帐之中,强打精神与众将查看了一番附近的舆图,详细的作战计划则需要斥候探马刺探完毕高句丽军队的虚实再行制定。

    商谈一阵,大家见到李二陛下哈欠连天,互视一眼,便欲退下,让陛下好生休息。

    正巧有军中校尉走进来,抱拳施礼,道:“启禀陛下,卢国公有战报送抵。”

    众人闻言,便一起站住脚步。

    卢国公奉命前往安市城截断高句丽之支援,为主力攻下建安城之后前去会师做好准备,这个时候送来战报,想必是战局有了一定的发展。

    李二陛下略微颔首,身后的诸遂良便走上前去将战报接过,回身放在李二陛下面前的书案上,然后仔仔细细的眼看火漆封印,确认无误,这才取出小刀将信封裁开,取出其中信笺,交给李二陛下。

    李二陛下伸手接过,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登时一张方脸黑如锅底,“砰”的一声连带着信笺狠狠的拍在书案上,怒骂道:“简直丧心病狂、胆大包天!此等奸徒,视军法如无物乎?死不足惜!”

    众人都吓了一跳,长孙无忌忙问道:“陛下因何发怒?可是卢国公那边出现状况?”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