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第134章 有喜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蒹葭不由看了凌绝尘一眼,伸出手去,刚要触及凌绝尘的眉眼,就听外头传来张李氏和张玉清的声音,“来了来了。”

    两人领了一个白发老头儿进来,那老头儿身形枯瘦,却是白发白眉,虽然是麻衣斗笠,寻常的农家老人打扮,但是看在眼里,却跟普通老头儿有什么不一样——虽然看上去很苍老了,但是一双眼睛还是炯炯有神,十分精神。

    陈青林眼看杏娘躺在床上,便上前几步,伸出三根枯枝一样的手指搭在杏娘的手腕上,闭目沉吟片刻,却咧嘴笑了,起身拱了拱手,白蒹葭忙问道;“杏娘这是怎么了?”

    陈青林摆了摆手,道;“是件喜事儿,善哥儿家的这是有了两个月身孕了!”

    “啊啊!”门外传来声音,只见张诚善前行几步,一脸激动的在空中比划着。

    陈青林倒是知道杏娘是张诚善的媳妇儿,虽然不知道这两口子怎么到了白蒹葭这个寡妇的地方,不过见张诚善的表情,不由对他拱了拱手,道;“恭喜善哥儿了。”

    他这一笑,胡须微微翘起,让人一看就觉得十分欢喜。

    张诚善走到床边,伸出袖子小心翼翼的给杏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过见她仍然闭目昏迷,不由慌了手脚,忙转身对陈青林又是一通比划。

    陈青林半看半猜,就听白蒹葭道;“那为什么杏娘会昏迷不醒呢?”

    眼看张诚善拼命点头,陈青林也知道几人担心的是这个,脸上的喜色微微收敛了些,但是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摆了摆手道;“这是思虑过多,然后郁结于心了,她身子虽然现在看起来强健,但是毕竟小时候根子没养好,加上一时气急攻心,你多注意给她补补身子,我再开个调养的方子,吃上几天就好了。”

    他又皱了皱眉,对张诚善道;“这可是第一个孩子,你多仔细些,如果有人参,黄芪之类东西给她吃吃也是好的,平时肝脏,蛋,肉,蔬菜之类的东西也多煮些。”人参这东西,是买不起的,不过黄芪倒是还是可以考虑,肝蛋肉什么的,虽然不便宜,但是自己多做些活路,也能攒下钱来给杏娘吃的。

    张诚善皱了皱眉,眼看杏娘躺在床上,脸上尽是冷汗,欢喜之余又有些心疼,伸出袖子小心翼翼的擦了擦杏娘额头的汗,又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杏娘的肚子。

    因为只有两个月的缘故,杏娘的肚子并没有凸起,不过张诚善摸着的时候,却忽然感到了某种小小的心跳,只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他虽然没事,但是也紧张得出了一头冷汗。

    就听杏娘嘤咛一声,睫毛扇了扇,睁开了眼睛,却看见张诚善正看着自己,不由抿嘴一笑,正要说话,才想起自己刚才晕倒了,眼看张诚善一脸担忧之色,额头上尽是冷汗,不由伸出手去,道;“我没事的,你不必担心。”

    只是想到自己晕倒,到底心中有点阴影,就听白蒹葭咯咯笑道;“谁说你没事,你这身子现在金贵的很呢,哎呀哎呀,快躺下快躺下,我先给你做点东西去!”

    杏娘颦眉,眼看白蒹葭笑吟吟的,还是张李氏在一旁抿嘴道;“你是有喜了。”

    有喜?

    杏娘本来还是没转过弯来,什么有喜了,有什么喜事?

    呆了一会,才脑筋一转回过神来,有喜了?她有孩子了?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杏娘看向白蒹葭,见她冲自己点点头,又呆滞了一秒,压抑不住的狂喜才蓦然从心头涌现了出来。

    她有孩子了?

    白蒹葭和张李氏打个眼色,带着张玉清悄悄的退了出去,白蒹葭还有中午时候杏娘做的肉汤,便舀了两勺放在砂锅里熬着,就听张李氏道;“这里的事情,我会回去如实告诉公公的!”总要给那个张健些教训!

    白蒹葭道;“麻烦秋山家的了。”

    张李氏抿唇道;“秋水村总是不是让他们那些通县人横行霸道的地方。”

    白蒹葭笑了笑,捡了一块豹子的肉给她,也不算小,大概也就大半斤吧,张李氏忙道;“我不能要。”不过虽然说不能要,到底还是有些羡慕的,就算是他们家,想要这么一块肉也不容易。

    白蒹葭道;“这可不是给你的,是给我小徒弟的。”又道;“今天我可看到了,杏娘摔倒的时候,多亏清儿冲了过去扶了她一把否则只怕是直接摔在地上了,你们把清儿教的很好。”她戳了戳张玉清,张玉清小脸皱成一团,躲在了母亲的背后,白蒹葭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翻了一个荷包出来替张玉清系在腰上。

    青色荷包上暗绣着两根竹子,倒也清雅,算是正式认下了个这个弟子,不过也只是记名,真要白蒹葭认认真真将这个弟子视为正式弟子,还要看张玉清这书读的如何。

    她本来开始只是报了利用张玉清的心思,不过这些日子下来,张玉清倒是被他的父母教养的很好,小小年纪很有同情心,做事什么的也很伶俐也很有规矩,看起来倒是比张召才张玉凤那些人还靠谱一些。

    她是真有了好好教养这孩子的心思,这孩子很懂事,好好教养应该是一个人才,即便是给通县里的那些先生教,白蒹葭也担心把这孩子教坏了。

    说句不好听的,在这小地方教私塾的,大多是屡试不进的落第秀才,写的文章也是一股酸儒味——如果真被套进了这酸儒的圈子里下,要出来也就难了。

    和张玉清约好每三天过来一次,送走了张李氏母子,陈大夫帮着白蒹葭诊了下脉,倒是有些奇异,对白蒹葭道;“我见过不少孕妇,也没你这样健康的,这孩子也很健康,想来生下来是个健壮的。”白蒹葭只是笑,心里觉得多半是那湖水的作用,又塞了半块豹肉给陈大夫,才送走了陈大夫。

    回头才看见凌绝尘蹲在门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想着自从诊断出杏娘有喜之后凌绝尘竟然没缠他,不由有些惊讶,道;“怎么了?”凌绝尘才抬起头来,只见他眼眸冷沉,嘴角冷硬的抿成了一条线,倒是有了几分他正常时候的模样,就听他一字一句的说;“我讨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