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重生空间:捡个傻夫养包子 > 169.第169章 朱家小姐名乐节。

169.第169章 朱家小姐名乐节。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蒹葭慢悠悠的道;“那一个金簪玉钗和一个麻衣木簪的呢?”

    张翠翠这次没有说话,只是眼眸闪烁,若有所思。

    白蒹葭见她似有所悟,也不说话,过了片刻,便见张翠翠猛然笑道;“我明白了,在他们眼里。用贵一些的胭脂比用便宜的面子体面一些……!”

    白蒹葭见她醒悟,顿时轻轻点头,道;“人总是下意识里,存在着攀比之心的,更何况这朱家上上下下,都是查不出出身容貌的小丫头,衣裳首饰水粉,那种不比的?所以这胭脂啊,雪鹂和金莺不肯落人后,自然要将这胭脂吹嘘的比他们平时用的好一些,否则让人知道了,就算这胭脂品质比他们平时用的好得多,也会被人嘲笑……所以为了面子,自然会将这胭脂的价格吹上去几分,反正你给的便宜,他们也是占了实惠,也会自然给你些好处。”

    又借机教育了张翠翠一番,留神看她,只见她双眸闪烁,脸上异彩连连,情难自已时更是手舞足蹈,一扇与以前剁猪草做农活截然不同的大门已经在她面前缓缓打开,门后的世界与果然截然不同,却是充满了崭新的吸引力。

    眼看张翠翠听得若有所悟,白蒹葭讲的差不多了,才拿过茶水,看见一旁眼巴巴的凌绝尘,眼眸一闪,伸手就将茶水塞了过去,看他兴高采烈的一口喝了,才慢慢的缀了一口。

    等张翠翠从新世界里回过神拉来,已经是双脸绯红,兴奋难言,白蒹葭看她神情,轻轻一笑,很自然的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虽然有些地方会说让孕妇多休息,但是实际上孕期的时候多走走锻炼身体在生产的时候是很有作用的,白蒹葭如今身边没了素问那个医术精妙的,虽然有那神奇的庄园和湖水傍身,但是也不敢轻忽,十分注意自己的身子。

    想到神奇的庄园,白蒹葭不由抿了抿唇,看了凌绝尘一眼,昨天就是因为这家伙的缘故,自己都没有进那个庄园去了。

    想到金纺花那神奇的图标,白蒹葭不由心中一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总觉得,那金纺花会带来跟以前简单买卖截然不同的概念。

    张翠翠见白蒹葭这么说,急忙起身带路,一边给白蒹葭解释,原来这朱家除了前院中堂外,后院分作三个地方,分别是朱小姐住的静楼,朱少爷住的竹外居,还有下人们在的劳园,静楼和竹外居都有自己的小厨房和暗房,朱颜的四个丫头两个小厮都住在竹外居,朱小姐的丫头们却都住在劳园里,顶多每夜只有一个上夜的丫头会呆在静楼里伺候朱小姐。

    白蒹葭听张翠翠一口一个朱小姐,只觉得心中微妙的有什么不对,等张翠翠说完话,才轻声道;“朱小姐……?你家小姐……闺名为何?”

    张翠翠偏过头细细想了半天,脸上露出一丝呆滞,缓缓的道;“我……我不知道……一直都是叫……小姐的……”

    就听一声笑道;“张夫人既然好奇,为什么不来问问我呢。”

    白蒹葭抬头一看,就看见朱小姐坐在一个软轿上,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她虽然神色苍白,但是一笑之下,却颇为风流俊雅,此时笑吟吟的看着人,更是清冷中透着几分刻骨风情,一身白衣懒洋洋的披散在了软轿上,却是眉目含情,似笑如嗔。

    白蒹葭笑着拱了拱手,道;“看来朱小姐也无恙了。”左右张望一下,却是左右无人,不由心中暗奇。

    朱小姐咳嗽两声,笑道;“哪能无恙呢,我可比不得灵……儿姑娘身体强壮,这下可是伤了根,不好好养上几年可是好不了了,也是想着出来晒晒太阳,毕竟对我来说,这太阳也是晒一天就少一天了。”

    白蒹葭听她语带调笑,但是灵儿两个字却是分开念的,咬字间总有一种微妙的感觉,不由眼睛一眯,轻笑道;“朱小姐可不要这么悲观,这种心思对你的身子不好,还是多多想写快乐的事情,说不准什么时候身子他就自己好了,你说是吧?你看灵儿她虽然傻了些,但是想的事情少些,这不是壮的跟头牛一样。”

    凌绝尘在一旁也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眼看她含笑的瞥了自己一眼,只觉得心中愉悦,配合着露出一个笑来,倾国倾城。

    朱小姐看了白蒹葭一眼,又看了一眼在一旁不自觉就笑得倾国倾城的凌绝尘,眼中掠过一丝异光,白蒹葭见她神色,暗自警惕,朱小姐已经扭过头来看着白蒹葭,见她脸色蜡黄,表情木然,不由也是一笑,道;“我也承蒙吉言了。张夫人既然好奇,为什么不知道来问我。”

    白蒹葭道;“不过是一时聊到好奇罢了。”

    就听朱小姐轻轻一笑,道;“你挺好了。我的名字,叫做——”

    ……

    这个名字,白蒹葭眼色猛然一冷,全身一硬,就听朱小姐轻笑道;“张夫人这是什么表情,难不成听过我的名字?”

    白蒹葭拼命咬了咬唇,看了朱小姐一眼,只见她下巴锋锐,眼神深幽冷淡,分明凉薄至极,伸手猛掐了自己两次手心,才笑道;“怎么可能,只是觉得朱小姐你这名字风流俊雅,非比寻常,总比我和灵儿这些名字好听多了,翠翠,你说是不是。”

    张翠翠在一旁猛点头,“小姐的名字,果然跟我们都不一样呢!”

    朱小姐只是懒散一笑,道;“你们这么夸奖我,我倒是不好意思了。对了,不知道张夫人闺名如何称呼。”

    白蒹葭轻轻笑道;“我未出嫁时叫叶娴静,家父——河东布政使叶元。”

    朱小姐一默,深深的看了白蒹葭一眼,“娴雅沉静,倒是个好名字。”

    白蒹葭道;“不敢,罪臣之女,只求安稳便是。”

    朱小姐看了白蒹葭一眼,道;“那叶氏娴静……”正要说什么,就看见宝琪一路小跑了过来,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大喊道;“赵神医到了。”

    朱小姐眼眸一沉,瞟了白蒹葭一眼,道;“张夫人不如与我一起去看看,毕竟……”她看了一眼凌绝尘,笑道:“昨天灵……儿姑娘也喝了两口绿豆汤,虽然身体强健,总是要让人看看才好。”

    白蒹葭见她笑语晏晏,但是眼中却宛如黑珍珠一般,一片寒凉没有半点温和,不由背心发凉,只是心中却越发清澈明亮,耳边只听得自己一声轻笑,从容不迫的道;“只是这灵儿姑娘不喜欢人近身,昨天陈大夫想要被他诊脉都被他扔了出去呢,好在陈大夫脾气好不跟他计较,不过这赵神医只怕脾气没这么好吧,就不要去叨扰人了,请赵神医开几幅药就好了。”

    朱小姐看了白蒹葭一眼,见她脸皮蜡黄,脸色木然,然后一笑间双目却流光溢彩,极为动人,不由又转头看了一眼凌绝尘,见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白蒹葭,不由笑道;“既然如此,就依你吧。”她从软轿旁边拿出一串金铃,轻轻一摇一旁便走出两个青衣小厮。

    当下拍了拍手,那两个青衣小厮顿时前行两步抬起软轿,白蒹葭才发现其中一个身材高大挺拔,一张脸虽然普通,但是落在眼里却始终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奇怪。

    朱小姐笑道;“张夫人,我就先走一步了,你转够了就回去吧,我让赵神医开两张治傻病的方子给你。”

    白蒹葭笑着行了一礼,道;“那我就多谢朱小姐了,如果灵儿真的好了,我定然让她早晚三炷香给你立长生牌位祈祷你……长命……百岁……”

    朱小姐笑道;“承蒙吉言,多谢,多谢。”

    又将手中的金铃一摇,那两个人顿时抬起软轿走了,听脚步声音,白蒹葭立即发现,那个她觉得奇怪的人的脚步比另外一个轻盈很多。

    白蒹葭咬牙。

    难怪吃息肌丸吃的毫不在意。

    难怪十七岁还没出嫁还不急……

    难怪会有这么多人想弄死她……

    想到那个名字,白蒹葭就觉得一阵翻江倒海,看着凌绝尘的眼光不由又冷了几分,大热天的阳光下,凌绝尘竟然被白蒹葭盯得浑身发冷,很是无辜的咿呀了一声。

    那是十二年后的白蒹葭也如雷贯耳的名字。

    日丽天仪,风和乐节。

    朱小姐吐出来的两个字是。乐节。

    好名字倒是个好名字……如果不是白蒹葭从十二年后回来,白蒹葭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所蕴含的意义,看着凌绝尘一脸无辜,白蒹葭觉得自己的胃疼的更加厉害了。

    朱乐节轻轻笑道;“摇光,张夫人怀疑你了。”她声音极低,也就小厮摇光能凭着过人的耳目听得清楚一些。

    那个小厮哼了一声,懒懒道;“主子你不是已经将名字告诉她了么,不过……我看她神色,难道认识主子?”

    朱乐节轻笑道;“我只是没想到,她似乎听过的我名字。”她眯起眼睛,嘴角上翘,露出一种近乎狐狸又近乎猫的笑容来,看见一只黑猫从草木丛中轻盈的跳过,却忽然轻轻一笑,吟道;“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摇光,你看那凌纤纤如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