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第183章 柳公子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鹂说,如果张翠翠愿意,朱小姐甘愿不收她的赎身钱,等朱颜养好了伤,就让张翠翠跟白蒹葭回去,白蒹葭看了一眼张翠翠,见她冲自己轻轻摇了摇头,心中却也是无奈一叹——朱乐节那种人,虽然嘴上说的好听,但是那真是个有狠心有手段的人——单看她对自己和前世就知道那个人多么惯常隐忍的心计了,如果不是那样的隐忍和心机,又怎么能做到那种地步,这种说说,多半是试探而已。

    白蒹葭抿了抿唇,心情又一瞬间不好了起来,凌绝尘察觉到她的心情,立即屁颠屁颠的丢下了正被他挠痒痒挠的正爽的黑猫,凑过来在白蒹葭颈脖那里蹭来蹭去。

    白蒹葭被他一蹭就想起他刚才干的事情,顺手就把他推开了,看着凌绝尘失落的表情顿时心怀大畅——什么叫做看着你不高兴我就高兴了就是白蒹葭现在的写照了,看着凌绝尘不高兴白蒹葭就高兴了。

    只是一旁张翠翠和雪鹂的表情都很微妙了——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太过奇怪了吧。

    白蒹葭心情好转不少,便对雪鹂道;“倒是朱小姐一番好意,只是……”她看了一眼张翠翠,叹了口气道;“我这妹妹也是个命苦的人,日后有机会,我再去朱小姐那里求求情吧。”

    朱乐节这个人,是一个让白蒹葭想起来就觉得不开心的人。

    雪鹂看了看她,睫毛闪了闪,轻轻一笑,并未答话,只是道;“我看时辰不早了,张夫人你们还是快去快回吧。”虽然夏天天暗的晚,但是毕竟来往也要一段时间,又转头对张翠翠嘱咐道;“翠鹭照顾好张夫人,这可是我们家少爷的救命恩人。”

    张翠翠急忙点头,白蒹葭带着两人回了土坯房,只见朱颜正在穷极无聊的躺在床上,碧玉正捧了一本书,在一旁一字一句的念给他听,偏偏他还大发牢骚,白蒹葭听了两句,是一位叫柳公子写的《陌上花开》

    那柳公子写的一手好妩媚缠绵的小说,其中往往是生死相随的男女历经苦难,风月一段终成神仙眷属,他情节曲折,文字华美,让人不由自主沉浸其中。

    柳公子虽然自号公子,但是他的本子却用词风流,蹙金结绣,流云行水,花团锦簇。若说是男,文字却风流妩媚,若说是女,情节又曲折放荡,让人不知是男是女,但是让人知道的是,这柳公子却好大的名声,刚出来的时候有清流斥他桃花艳色难登大堂之座。

    但是柳公子却毫不理睬,但是批驳他的声音随着他的名声却渐渐被雅致了下去,每次一次新本子都有无数人吹捧,在戏班里也是最火热的,只是柳公子声名大振之时,白蒹葭早已经过了风花雪月的年岁,一心都在凌慎之身上。

    而且白抒怀不喜欢柳公子,嫌其轻薄,受其影响,白蒹葭也只略略翻过从小丫头手里收缴来的《红杏闹》,也惊叹于这柳公子的文采,只是虽然惊叹也只是翻了翻就放下了——看这些淫词艳曲,传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听碧玉念着这一本,虽然已经有了柳公子所独有的风流艳骨,但是用词遣句上还是太浅薄了一些,眼看白蒹葭带着凌绝尘和张翠翠来了,碧玉脸上一红,将书收了收在袖子里,站起来伺候着白蒹葭和凌绝尘坐下。

    朱颜伤得不轻,但是眼看粗衣陋服不掩国色的凌绝尘,顿时眼睛一亮,觉得浑身也有劲了,伤口也不同疼了,笑嘻嘻的道;“怎么有空过来?”

    白蒹葭眼看朱颜殷勤小意的样子,想到朱颜和朱乐节的关节,顿时心中警铃大作,小心的道;“过来做些东西。”她看着朱颜的模样,道;“不用麻烦碧玉姑娘了,我自己来就行。”

    碧玉本来想要帮忙,但是看白蒹葭拿了小锅子,凌绝尘拿了小火炉,张翠翠抱了几支柴火走了出去,就听朱颜眨了眨眼睛,道;“看来这位夫人有什么绝活呢。”他眼睛灵活的转了转,嘀咕道;“真想去看看。”

    碧玉看了朱颜一眼,眼观鼻鼻观心,心中却下意识的嘀咕道,朱颜瞪了碧玉一眼,道;“你这个丫头,心里又在说我坏话了是吧。”

    碧玉木木的道;“奴婢不敢。”

    朱颜哼了一声,道;“你有什么不敢的,好无聊啊”

    碧玉道;“无聊不如我把陌上花开继续拿出来读给你听?”

    朱颜以前是很爱看这些书的,从看到柳公子的第一本书起他就开始收集柳公子相关的书籍了,此时听碧玉这么一说,却只是瞪了碧玉一眼,道;“好……不……她还在外面呢!听到这个不会以为本公子是什么轻薄浪荡的纨绔子弟!”

    虽然公子你不是纨绔子弟,但是轻薄浪荡这四个字还是跟你很有关系吧。碧玉虽然心里吐槽,但是好歹还清楚主仆之别,并没有说出来打击他家少爷正在冒着粉红泡泡的玻璃心。

    白蒹葭看着张翠翠手脚利落的生起了火,想上去帮忙却被张翠翠很快拦了下来,道;“嫂子你在一旁休息着,我来就好。”白蒹葭想这玫瑰花油不过是煮上两个时辰,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便点了点头,在一旁歇着让张翠翠去熬住那玫瑰花油了。

    她却又去视察了一下自己种在门口的零陵香,虽然是夏天,但是还是精气神十分饱满的样子,枝干挺拔,翠绿饱满,更让她十分惊喜的是,她甚至在最粗壮的那一株上面,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花苞。

    零陵香开花都是在七月中旬,算来也差不多是这段日子了,白蒹葭心情大好,又去查看了一下鸡鸭,都是很有精神的继续鸡飞鸭跳,屋檐下的豹子肉风干的进度似乎不错,不过留彻底风干似乎还要一段时间。

    白蒹葭像个小国王一样满足的巡视了一番自己的领地,虽然小了些,但是毕竟是她一手料理出来的,想到那个布满蜘蛛网的土坯房成了这个样子,白蒹葭心里没有满足感是不可能的——虽然鸡舍什么的都是曹三明建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