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7.第677章 风雨如晦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蒹葭的话倒是很少,说起来也清清淡淡的,没什么情绪,等说完之后,抬头看了一眼立春,立春会意,立即将那信纸取了过来。

    只见上面却是清秀的簪花小楷,倒是下过苦工的,白蒹葭看了一遍,令立春取了她的印记沾了朱砂盖了,对立春道;“封起来吧。”

    立春应了声是,又将信件递给了如月,看着如月的背影,立春倒是忍不住开口道;“看起来这姑娘……”

    “这姑娘屁股挺大的,按照村里人的说法,是一个能生养的。”

    还没等立春说完,白蒹葭忽然冒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来,倒是让立春都大大的吃了一惊。

    虽然屁股大能生养这种话在某些地方也是很常见的,但是白蒹葭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就有些意外了。

    ……

    立春看了白蒹葭一眼,却见她眉目还是清清淡淡的,那句话竟然似乎不是她说的一样。

    白蒹葭支着下巴,想了想,才对立春道;“纤纤算是长进了不少。”

    立春一顿,吃不准白蒹葭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想法,也不好搭话,沉吟片刻,才道;“她那种地方,总不能跟以前一样了。”

    白蒹葭垂下眼睫,点了点头,却又笑着看了立春一眼,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生气。”

    立春眨了眨眼睛,就听白蒹葭道;“纤纤有这份长进,也算是不错了。”

    却又顿了顿,抬头看向窗外,当年的那一株西府海棠,过了这么些年,却长得越发好了,红花绿叶,当真是绿鬓朱颜。

    低声念道;“绿鬓朱颜,重见两衰翁。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

    立春的心思,她倒是猜到了几分,只是唯恐她怪罪而已。

    其实乍见如月的时候,也算是有几分恼怒的,不过后来听着这院子里已经放了几次人,倒是不由白蒹葭忍不住叹息几分了,对于这些空抛青春的女孩儿家,倒是多了几分说不出来的怜惜。

    至于如月这种一看就不肯甘心的,也算是当作看戏一样,为现在这平淡的生活增加了几分趣味。

    当初阴差阳错下,闻人乐节认错人了,娶了凌纤纤,她还是有几分为凌纤纤担心的,一如侯门深似海,侯门就是如此复杂了,更何况皇家。

    凌家家庭人口简单,凌纤纤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凌老夫人又娇惯她,将她养的不知世事,被费明珠哄的团团转。

    凌纤纤这娃儿,吃软不吃硬,她前世最为高傲,又不肯半步输人,当时因为被凌绝尘娶了回来,反而让费明珠站在了一个受害者的立场上,她虽然玲珑剔透,却不屑在这方面花费心思,自己心中又是玲珑百转,只是跟凌老夫人等人保持不咸不淡礼貌上的关系罢了,直到她生了凌慎之,才因为凌慎之的抚养关系开始真正地暗斗了起来。

    凌纤纤被凌老夫人宠坏了,又有个费明珠在一旁怂恿着,什么事情都是她先出头,最后吃亏哭着跑回去生闷气。

    白蒹葭跟她们三人纠缠暗斗许久,心里虽然明白中间的事情,不过她虽然表面上清冷淡漠,但是骨子里却有一股骄傲执拗,自然不肯学着费明珠一样伏低做小的放下自尊去讨好别人,更何况她有白家撑腰,凌绝尘的父亲又去的早,凌老夫人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个寡妇,费明珠跟凌纤纤也迟早是要出嫁的,她又何必为了这为难她的母女委屈自己。

    虽然浪费了不少功夫,但是当初到了最后,也还是她大获全胜,不过虽然给凌纤纤找了一户人家远嫁了出去,对于凌纤纤的性子,白蒹葭也没有抱多少希望,只不过只要凌绝尘还在,凌纤纤总不会太难过。

    其实说起来,倒是也没多大的仇怨。

    毕竟再怎么说,凌纤纤也是凌绝尘的嫡亲妹妹,如今更是做了七皇妃,白蒹葭最为担心的就是当初如果凌纤纤心机不够,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七皇子府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凌纤纤这人,说起来也是天真,对于诗社宴会之类的东西,从来是深恶痛绝,恨不得有多远就躲多远,不过文武有别,白蒹葭也清楚这观念是完全无法交流沟通的,她虽然精通各种琴棋书画,但是再怎么天资聪慧,对于兵法这种东西,也只能纸上谈兵。

    不过眼看凌纤纤既然学会了举办诗社这种东西,倒是让白蒹葭想起以前看过的书上来了。

    想要让一个人最快的成长起来,就是将她丢到一个全是豺狼虎豹的地方,当她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活下来的时候,她要么死只能死,要么就会以一种让人惊讶的速度飞快的成长了起来。

    这几年,凌纤纤不但活了下来,反而显然活的还很不错。

    毕竟……是凌绝尘的亲妹妹啊,就算天真愚蠢些,吃些教训,要么死,要么长大,她也只能选择长大了。

    白蒹葭将一丝头发抓在手里在指尖上绕了绕,看着自己玉白手指上缠绕的黑色头发,却忍不住微微的笑了。

    虽然太残酷了一些,但是显然凌纤纤已经不是她记忆里那个天真愚蠢的女孩子了,七皇妃的宴会……

    虽然有一些小手段,这些手段还算做的不错,不过她并不介意提醒凌纤纤一下。

    晚膳凌离儿倒是很是开心,头上多了一支很精致的珐琅烧蓝掐丝花钗,手工精巧,色彩绮丽,花叶中间却镶嵌着红绿两色翡翠,成小葫芦的样子,取‘福禄’的谐音。

    凌离儿正夹了一块肉末豆腐,眼看白蒹葭的目光落在自己头发上的花钗上,眨了眨眼睛,放下筷子,偏头对白蒹葭笑道;“这是大伯伯给我的。”

    白蒹葭只当她说的是白抒怀,便也点了点头,想起雪胜衣竟然嫁了白抒怀,多半也跟当初凌纤纤嫁给闻人乐节有关系,不过不管怎么说,对于雪胜衣这回没有芳华早逝,她还是很欢喜的,只是多年不见,如今又风雨如晦,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没什么事情,但是稍微有些触觉的人都知道,这京城里的大风雨,是快要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