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重生空间:捡个傻夫养包子 > 760.第760章 孤零零的一个

760.第760章 孤零零的一个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着肚子的声音,薛九娘的脸红了起来。

    黄莺在一旁笑道;“我们小姐早上起来可是饭都没有顾着吃,就顾着给夫人准备早膳赔罪了,这可是我们小姐亲手做的海鲜豆腐羹和蟹粉小笼包,味道可好了。”

    白蒹葭却忽然笑了一下,她屈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却忽然笑道;“这些事情都要小姐做,你们做丫头的,倒是悠闲的很呐。”她眼中掠过一丝无聊。

    她声音温柔,嘴角含笑,但是黄莺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些不安。

    薛九娘急忙道;“不管他们的事,只是我没什么本事,又不知道怎么才能表白歉意,所以……所以才想了这个法子,还请姐姐不要见怪。”

    一口一个姐姐,倒是喊的熟悉。

    白蒹葭嘴角一翘,道;“倒是劳烦薛小姐一片苦心了。”

    薛九娘摇了摇头,急忙道;“我一见姐姐就觉得亲近,好像我的亲姐姐一般,只是我姐姐出嫁已经有些年头了,如今九娘还时常想起大姐姐的音容相貌,只是也不能跟以前一样在府里的时候一起刺绣玩耍了。”

    说着说着,薛九娘的眼圈又红了,“我在这京中孤零零的一个人,姐姐也是孤伶伶的一个……以后我能不能多来跟姐姐说说话。”

    立春垂目,似锦眼中却极快的掠过一丝不屑。

    谁跟她一样是孤零零的一个了,她们夫人有哥哥有嫂子有儿有女有好姐妹,这薛九娘看上去是个楚楚可怜的,怎么做事就这么糊涂呢。

    白蒹葭嘴角又勾了勾,小姑娘还是还是忍不住,眼中的野心虽然很小心的隐藏过了,但是还是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谁跟你一样是孤零零的一个啦!”还没等白蒹葭开口呢,凌离儿就忍不住跟小鞭炮一样冲了出来,抱紧白蒹葭的手臂,挑衅的扫了一眼薛九娘。

    她看这丫头不顺眼极了!自己又没欺负她,明明都在好好的说话,偏偏她就能摆出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的样子。

    真是好像天下人都对她不怀好意要害她一样!

    凌离儿身子一僵,感觉白蒹葭一只柔软温和的手按在自己的头顶上。

    “字写完了?”

    声音柔和,不带半分烟火气。

    “没……没有……我……我这就去写……”凌离儿莫名的打了个寒颤,虽然母亲从来都是很温柔和蔼的人,但是却让人不由自主的乖乖听话。

    不过她实在是很生气嘛!这个薛九娘又不是没爹没娘没兄弟姐妹,非要自己孤零零的一个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上她娘啊,这不是诅咒她娘嘛!

    凌离儿决定要讨厌薛九娘了!

    跟讨厌姜汤一样讨厌薛九娘!

    不过这个时候凌离儿只能瞪了一眼薛九娘,乖乖的走到了屏风后面。

    “离儿跳脱了些,又舍不得责备她,养成了这性子,薛小姐不要见怪。”白蒹葭抿嘴一笑,转过头道;“薛小姐既然饿了,那还是快些回去用膳吧,我和离儿已经用过了,这豆腐羹和小笼包薛小姐还是自己留着自己吃吧!”

    薛九娘看着白蒹葭气度娴雅,轻描淡写的就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敷衍了过去,不由咬了咬唇,眼睛里泪水转来转去,看上去十分可怜。

    “那我……明日早些来见姐姐。”薛九娘低头柔婉的道。

    白蒹葭轻轻一笑,道;“薛小姐乃是千金之躯,岂能做这些厨娘丫头的事情!好好歇着就是,不比这般劳碌了。”

    薛九娘急忙道;“我不在乎!而且我……我只是希望姐姐能够喜欢我亲手做的吃食而已……不……不是厨娘丫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白蒹葭的表情异常的真诚,让人生不出怀疑的心;“我自然不会怀疑薛小姐的一片好心,只是我那郎君严厉的很,一日三餐都要通过医女的搭配,若我吃了别人的东西,只怕我那郎君回来,要跟我算账。”

    往凌绝尘身上扣黑锅这种事情,白蒹葭已经很熟练了,反正三从四德这种东西大家都是知道的。

    “凌哥哥……对姐姐真好。”薛九娘脸上露出羡慕之色的看向白蒹葭。

    ……

    白蒹葭摸了摸鼻子。

    如果能够九曲十八弯的无视掉凌绝尘的自以为是和层层叠叠的冰山霜雪,还有心有余而力不足,总是领悟错意思之类的小事,的确对她挺好的。

    不过光是想到青年,就让她嘴角不由自主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轻声道;“嗯。”

    她又看向薛九娘,又说了两句,才将薛九娘打发走了。

    进屋去看了看凌离儿。

    凌离儿正在专注的写字,她年纪小,力气还有些不足,但是姿势却是很标准的。

    她所学的是四大家里松雪道人的赵体,赵体书风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

    小脸凝重,虽然笔下风骨劲道还差了些,但是却遒媚秀逸,别有一股风韵。

    白蒹葭看着凌离儿抄完了一页书,才将毛笔放下,俏生生的冲白蒹葭一笑,道;“那个泪娃娃走啦?”

    “哪有你这样给人取名字的。”白蒹葭捏了捏她粉腻的小脸,凌离儿已经很习惯了,鼓了鼓脸颊,反而靠在白蒹葭怀里蹭了蹭。

    “我三岁就没她这样爱哭啦!”总的说起来,凌离儿是个很爱笑的小姑娘,“都十几岁的人啦,怎么好像谁都欺负她呢,又没少了她吃少了她穿!我们家里又没人欺负她!”

    连薛九娘剪了她喜欢的花朵她都好好的跟人家讲道理的!她还是很懂怎么做主人的!但是偏偏薛九娘就一副谁都欺负她的可怜样!

    她赶紧抓紧时间在白蒹葭面前说薛九娘的坏话。

    那个薛九娘真真的不要脸,竟然说出什么孤零零的一个来,还妄想抢走她娘的注意力!

    她娘温柔和蔼,可千万不要被那个薛九娘骗了去!

    看着凌离儿嘀嘀咕咕的样子,白蒹葭捏了捏她的脸蛋,忍不住笑了笑,却忽然道;“四月初一我要进宫,你要不要同我一起去。”

    “我才不要。”凌离儿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那宫里不是说规矩严的很么!对了娘你进宫做什么?”

    这冷死人的天气!妹纸们注意保暖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