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4.第874章 澄江血案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酷吏纵然是权倾一时,令人文而色变,但是却从来没有好下场。

    无一例外。

    那叶澄江以澄江血案出名,入世三年,和他比起来,聂远征都算得上谦谦君子了。

    而如今虽然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却已经初显峥嵘,浑身那气度,若不是打熬久了,也不会磨练出来。

    白蒹葭心里叹了口气,

    那叶元虽然说不上绝世清廉,但是还算个好官。

    自己曾经借用了那叶氏姐妹……

    她心中陡然一惊,只觉得心口一紧。

    众人只见白蒹葭一头栽倒,凌绝尘眼疾手快,将人捞在怀里,却见长睫紧闭,脸色煞白,凌绝尘只觉怀中娇躯冰凉一片,他素来不动如山,也只觉得心头一阵狂跳,叫道;“立春。”

    立春急忙搭住白蒹葭的脉象,却忽然想起白蒹葭在宜园昏过一次的事情来,也是惊的脸色煞白。

    还好手上脉象还算稳定。

    她眉目轻敛,看着眼前的青年,看见凌绝尘的神色,就算是立春也有一瞬间的感觉到了恐惧。

    她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才道;“夫人……夫人的脉象没有什么大碍……”她想了想,勉强道;“可能是最近太过忙碌,一时精神疲惫吧。”

    凌绝尘闭了闭眼睛,他将人抱在怀里,也不觉得累。

    眼角余光一扫,就看见了一旁的叶澄江,眼眸微沉,立春会意,立即从旁边取出一枚丹药,伸手一捏叶澄江的下巴,就将那丹药塞了进去。

    叶澄江只觉得那丹药入口即化,甚至还带着一丝极淡的芬芳,不由脸色一变。

    他本来是想反抗的,但是这姑娘动手却娴熟的很,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丹药已经化为一道冷泉入喉。

    立春同情的看了一眼叶澄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夫人既然昏迷在了这里,凌绝尘是断然不会随便放过叶澄江的。

    叶澄江只觉得浑身发软,简直好像重病一场之后,不由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立春。

    这姑娘看上去跟别人身边的大丫头没什么两样,但是刚才出手之利落,那丹药之神奇,却是叶澄江也没有看到的。

    “你给我吃了什么?”

    叶澄江俊脸沉肃的看着立春。

    他如今尚没有三年后那种带着血气的冷厉,但是浑身的煞气已经让人不能小觑了。

    他只觉得浑身无力,但是却好在似乎不是致命的毒药,让他稍微定了定神。

    立春看着他倒是没有什么表情,这小子倒是没像别人那样要么哭哭啼啼,要么破口大骂,要么下跪求饶的。

    虽然吃了这不明丹药,却也只是脸色难看了些。

    以他的年岁,有这份镇定还是很难得。

    她想了想,道;“只是让你不能逃走的丹药而已。”看了一眼叶澄江,觉得这孩子还是太小了些,又补充了句,道;“对你身体没什么坏处的,等夫人醒了,跟你说完话,就自然会放你走了。”

    叶澄江哼了一声,道;“我想知道我姐姐的消息,自然不会逃走。”

    他看了一眼白蒹葭,心里也有一些担心,这人晕的莫名其妙,如果真的就这么没了,自己却是从那里去寻姐姐?

    他对于叶家姐妹,也花费了很多功夫,但是查到最后,还是没了消息,如今在白蒹葭这里意外得到了一些消息,也不肯轻易的放过。

    看着凌绝尘抱着人走了出去,叶澄江靠在床上,那丹药只会让他浑身无力。

    眼中掠过一丝锐光,凌家,我的记下了。

    却又一时想起那个眼下带着泪痣的小姑娘,不由抿了抿唇。

    凌家的大小姐……

    他哼了一声,果然是娇蛮任性的人,连姐姐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叶澄江坐了一会,想起姐姐,又想起白蒹葭那灭有说完的话,不由脸色又沉凝了几分。

    从白蒹葭的话语里,他倒是能依稀辨别出只怕自己两位姐姐凶多吉少了,但是……

    他握了握拳头,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希望,他也不会轻易放弃。

    至于这凌家今日如此欺凌于他,来日他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思忖未定,就听着外头传来了轻巧的脚步声,他眼神一闪,飞快的掠到床上,和衣躺下。

    只听到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就是他么?”

    声音倒是很冷静,虽然还没有变声,带着几分玉石撞击的清朗,但是却给人很沉静的感觉。

    叶澄江有一会儿发呆,如果自己的生命里,没有那场意外,那自己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沉稳而内敛的贵族子弟,而不是不择手段的往上爬。

    他掩住眼底的神色,眼睛紧闭,就听凌离儿的声音响起;“是的呀。”

    声音里带着几分娇气,倒是不像开始跟他说话那样强硬。

    凌离儿将手里的篮子放在一旁,奇怪的咦了一声,道;“大白天的,怎么就睡着了?”

    叶澄江懒得理她,继续闭目装睡,心里暗自奇怪,这两小也不知道寻到这里来做什么,只希望这二人能够快些离去。

    凌离儿看了一眼叶澄江,又看了一眼哥哥,凌慎之皱了皱眉,道;“既然睡着了,也别打扰他,将食盒放下就回去吧。”

    毕竟妹妹已经九岁了,这叶澄江浑身煞气,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他将这个妹妹看得如同掌上明珠一般,便不愿意凌离儿和这些有的没的相见。

    凌离儿哦了一声,将食盒放在一旁,又看了一眼哥哥,瞅了一眼叶澄江,道;“哥哥,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呀?”

    她从小就是个小好奇包,有什么疑问就一定要追根究底的。

    凌慎之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起来这还是自己头一回见这少年好么,说不得凌离儿比自己对他还要熟悉些。

    “我那里知道。”凌慎之看了一眼凌离儿,道;“好啦,该回去了,娘那边还……”

    他顿了顿,眉宇间拢上了一层淡淡的忧色。

    听凌慎之说到白蒹葭,凌离儿扁了扁嘴,哼了一声,道;“就是他气晕了娘。”

    凌慎之催促了一声,凌离儿道:“知道啦。”

    又瞥了一眼叶澄江,见他双目紧闭,睡的正熟,不由娇哼一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