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重生空间:捡个傻夫养包子 > 1020.第1020章 扈江离与辟芷兮(24)

1020.第1020章 扈江离与辟芷兮(24)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比起义愤填膺的清涟,凌离儿倒是冷静的很,她站了一会,唇边倒是带着笑,她轻笑道;“好了,天气倒是有些热,将上头的冰镇绿豆羹拿下来罢。”

    清涟想了想,道;“这里太阳大得很……”

    又不由磨了磨牙,真是过分的紧,竟然就这么将小姐撂在这里了,虽然说不是正午烈阳,但是这地上被太阳晒过,如今那热气还在正氤氲出来,正要让凌离儿去车上躲一躲。

    心里对于这叶家,更是不满了。

    她取了手帕,看着凌离儿擦了擦脸,少女眉目如画。

    清涟微微撇了撇嘴,就听凌离儿笑道;“那若水姐姐倒是生的不错呢。”

    “脸上的脂粉不知道有多厚呢。”清涟对于那个故作风骚的女人一点好感都没有;“再说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她脸上的伤可不比似水小姑娘少。”

    只是那伤虽然密布,但是也浅,用了厚厚的脂粉遮掩住了,只是瞒不住清涟这种生了一双利眼的。

    那若水脸上的脂粉倒也很好,乍看之下是看不出来的,只觉得这女子妩媚妖娆,但是刚才清涟跟若水离得近,就看见她那脂粉下面,却有着蜘蛛网一样的淡淡红痕。

    “这样的姑娘毁了容,也是可怜人。”凌离儿叹了口气,无论如何,脸对于女孩子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你还是不要提这个了。”

    听着她声音里带了几分责怪之意,清涟应了一声,道;“她又不是我什么人,我理她作甚?”

    凌离儿倒是笑了一下,道;“我倒是把你惯坏了。”

    清涟嘻嘻笑了,心情倒是愉快了不少,过了一会,就听见若水道;“督主请凌小姐进去。”

    只是虽然说,倒是也不像正常的名门望族一样,有小轿来接人进去,看若水这样子,却是要让人走进去了。

    不过叶家这地方,从来就没有什么娇贵到需要用轿子抬进去的客人。

    凌离儿倒是不以为意,就看见忠心的小丫头又气愤的鼓了鼓双颊,倒是很有心情的左右张望了一下这叶府。

    比起江洲时母亲亲手设计的园林,大气中透着宁静的白家,叶家倒是跟清涟说的一样,冷冰冰的,阴森森的,虽然时辰还早,但是却阴沉的很,大夏天的,也有几分冷意。

    若水在前头引路,身段妖娆,只是此时看上去,莫名的就有几分艳鬼的感觉。

    凌离儿撇了撇嘴,嘴角微微一弯,就听若水道;“到了。”

    一路行来的时候,倒是有不少人在旁边偷看,凌离儿瞥了一眼,那群人便一哄而散的,等凌离儿走了,却又聚集在了一起,小声说着什么。

    这地方,果然有几分鬼气森森。

    不过呢……

    鬼怕恶人呢。

    大恶人正躺在床上,他脸色有几分苍白,不过依然是好看的。

    凌离儿盈盈一笑,就听那恶人开口道;“你来做什么?”

    声音果然恶的很,不给人留半分面子,若是换个脸皮薄的,只怕就要哭着跑出去了。

    凌离儿伸出四根手指,在叶澄江面前晃了晃。

    少年露出一丝迷惑的表情,就听那少女嫣然笑道;“当年刘玄德请诸葛孔明,也不过三顾茅庐,我今日第四次才见到叶督主,却不知道让人知道了怎么说我。”

    她脸上仍然带着笑,倒是比外头的阳光更灿烂。

    叶澄江微微撇过头去,又舍不得不看她的笑靥,只是抿了抿唇,道;“你既然见到了,快回去吧。”

    别跟我扯上关系。

    就看见那少女眼眸一转,道;“当年刘玄德三顾茅庐好歹还有隆中对,我凌离儿虽然不敢比拟先人,但是四上叶家还被拒之门外,我瞧着外头那莲花池子还算干净,不如投了进去落得干净省的丢尽了面子你说好不好?”

    声音娇脆婉转,叶澄江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竟然辨别不出来凌离儿这话说的到底是认真的还是胡说的。

    他声音低哑了几分;“凌小姐如果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应该离本官远些。”

    远些,再远一些。

    才是正路。

    凌离儿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别说这个了,吃饭吃饭。”

    她打了个眼色,清涟不太愿意的将食盒放在了桌子上,就听凌离儿嫣然笑道;“我听说这病人吃的药都要特制的,便让厨房的人顺手做了一些,前几日让若水送了进来,你可还习惯。”

    想起那掺了黄连的药膳,叶澄江眼中也是微沉,“不错,不过这些事情就不用麻烦凌姑娘了吧……”

    若水站在门口,两道直勾勾的目光落在凌离儿身上,就听那少女宛然无事的笑道;“这药膳的事情可没表面上那么简单,若是胡乱靠着一个方子乱来,反而是药三分毒了。”她又眼眸一转,道;“这相生相克的东西可多了,叶督主你又要忌口,那些丫头……”她抿嘴一笑,道;“做丫头的那里管得你行事。”

    这拖着重伤的身子去诏狱,若是换了她爹,早不知道被她娘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这人啊,年轻的时候总是自以为身强体健,什么都熬一熬就过去了,该养的时候不知道养着,等年纪大了,才有的是苦头吃呢。

    若是年幼的时候有父母,年少的时候有妻子看着还好一些,叶澄江这样父母双亡又孤零零一个人的,凌离儿怀疑,若是那一天这叶澄江闭门不出又吩咐不让人打扰,只怕在房里都死上大半个月尸体臭了才会有人发现。

    不过……

    她看了一眼严肃冷厉的少年,嘴角微微一弯。

    摆出这样子要吓谁呢,她从小可不是被父亲吓大的,叶澄江虽然冷了些,但是比起父亲,还是少了些压迫力。

    恍若无事的让人将门口的若水唤了过来,道;“这一路来这东西倒是有些冷了,还请拿去热一下。”

    若水抿了抿唇,看着眼前从容的少女,心里却吃不准这姑娘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瞥了一眼叶澄江,见他点了点头,虽然心里念头纷起,最后还是将食盒提在手里,却站着不动,道;“凌小姐与我一起出去吧。”

    凌离儿笑道;“也好。”再不留恋,只是道;“将东西收好了,明日我们再来取走。”却笑意盈盈的就出了门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