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重生空间:捡个傻夫养包子 > 1046.第1046章 扈江离与辟芷兮(50)

1046.第1046章 扈江离与辟芷兮(50)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离儿玩了一会儿,才想起眼前的少年是鼎鼎大名的叶督主而不是自己那娇滴滴的小妹妹,当下心里也有些尴尬,手里拿着两个磨喝乐,眼睛一转,却忽然笑吟吟的道;“说起来,我刚进京的那一日,叶督主就能认出我,这南北镇抚司的消息,真是灵通的很。”

    她这话倒是直白。

    入京之日遇到叶澄江,是凌离儿心里的一个结,她总觉得叶澄江在算计自己。

    皇家人的隔阂和怀疑,几乎是与生俱来的。

    凌绝尘和白蒹葭的身份泰国敏感,虽然在江洲远离京中漩涡多年,这些年来更是安然度日,只是在这皇帝面前,若是要疑心,总还是有的。

    叶澄江作为新帝死忠,做出的事情,凌离儿倒是觉得很是正常。

    在其位谋其事,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边只能这样走下去。

    平日她也不过在意,不过是各施手段罢了。

    不过大概是今天的月色太美丽又太温柔,刚才的叶澄江又实在太让人怜惜,凌离儿眨了眨眼睛,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叶澄江微微一怔,倒是回到;“……我只是以前听过凌姑娘的声音,一下便认了出来。”

    心下却不知道为什么,隐约觉得有些不妥,就听那少女笑吟吟的哦了一声,却不由脸上微红,下意识的补充道;“我从小就耳目灵敏,只要听过一次的声音,就很容易辨认出来。”

    而且能够通过各种脚步声之类的东西,很容易的就辨别来人。

    不过这一种本事,除了闻人乐节外,知道的人却是极少。

    看着眼前少女眼波流转,凌离儿倒是微笑道;“是了,这做官的人,果然都很有几分本事。”

    她又叹了口气,道;“我就不成了。”

    虽然说着不成,但是眉角眼梢却尽是笑意,一点也没有不好的感觉。

    她眉目如画,此时跟叶澄江言笑晏晏,倒是如同久别重逢的好友,月下花中灯光映,宛如如仙境画卷一般。

    一来二去,便将事情说了似水的身上。

    凌离儿对于清涟刚才的话,倒是还是很在意的。

    只是似水如今痴痴傻傻的,只怕也问不出来什么来,她眼眸一转,倒是很宛然跟叶澄江提了出来。

    这似水傻丫头,她瞧着还是很喜欢的,能不能给自己用上几日。

    互送奴婢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些人,倒是很正常的。

    凌离儿说的也是半真半假。

    似水天真娇憨,她的确喜欢。

    但是也没有喜欢到她对叶澄江开口的地步。

    但是有清涟的话,那就足够了。

    无论是按照清涟所说的小舍跟似水的关系,还是似水身上的伤痕。

    将人捏在手里,总是比较好些。

    叶澄江却微微一顿,看了一眼凌离儿,见她双目晶莹,嘴角含笑,心中闪了闪,才道;“这不成的。”

    凌离儿倒是微微一怔。

    不过一个丫头而已,叶澄江竟然会拒绝自己。

    看着眼前少女露出失望的神色,叶澄江急忙道;“似水虽然在我府中做工,但是她……她并不是奴婢。”

    凌离儿跟清涟同时一怔。

    这叶澄江的府上,竟然不是贱籍奴婢。

    虽然也有一些家族会养一些做工的奴婢,但是一般都是刚爆发起来的家族,家中无论钱财还是实力都不济的,只能临时找一些使女。

    比如白蒹葭在江洲时的常露,凌藏之和凌萋萋的奶娘,都是这种做工的使女,订下契约,拿了工钱。

    但是堂堂督主府上,竟然用的是使女而不是奴婢,说出去谁信。

    见凌离儿一脸不敢置信,叶澄江咳嗽两声,伸手握拳,抵在唇边,看了一眼清涟。

    他目光清淡,但是一看凌离儿就知道他是有话要说,当下便道;“清涟,却清姑姑那里替我取一盘巧果子来。”

    清涟道;“小姐……奴婢若是去了……”

    她到底还是不放心凌离儿跟叶澄江孤男寡女的在一起。

    凌离儿笑道;“这光天化日之下,哪能有什么事情,你快去快回便是。”

    清涟想了想,靠了过去,将立春炼制的一瓶防身迷/药暗暗的塞了过去,才剜了一眼叶澄江,翩然去了。

    凌离儿捏着那小瓶子,倒是想起当初迷倒叶澄江的事情来,忍不住微微一笑,眉目倒是比外头的花儿还要娇艳,才道;“那几个水丫头,都是使女?”

    看叶澄江点了点头,凌离儿方才笑道;“我猜猜。”

    她本就是极聪敏的女子,此时嫣然笑道;“那几个丫头,身上都带着伤,清涟曾经说过,这些伤痕,已经留下有好几年了——大概是三年前的事情,你既然将那些女子都收留在了家里,只怕当初那几个丫头都是遭了大难,我倒是听说,有些人天生……”

    叶澄江见她眉目清澈,神情清净,便叹了口气,道;“你也是个聪明的,我也不瞒你。”

    左右凌离儿也是个聪敏的,手上又有夏部的存在,既然起了心思,今日自己不告诉她,改日别人也会将这事情交到凌离儿的桌面上。

    凌离儿笑道;“我可笨的很,都是胡乱猜测的,不过叶督主既然愿意说,我便当听个故事,愿闻其详。”

    叶澄江心里暗叹,这丫头真是个小狐狸,狡猾的很,明明已经猜测到了几分真相,偏偏说是胡乱猜测,即便自己说给她听,她也只当听个故事,半点不肯承担中间的关系。

    他想起旧事,脸色还是有些难看,又犹豫了会,道;“还是不说了吧,这些事儿,不适合你……”

    却看凌离儿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事情娓娓道来。

    那也是叶澄江方执掌南北镇抚司不久的事情,就遇到了一桩大案。

    却是一个渔夫,在一片湖泊里打渔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幼童的尸体。

    他心中惊骇,倒是将幼童尸身捞了出来,却见那幼童脚腕上系着绳索,另外一头绑着大石头,。

    只是昨夜暴雨,方才将那尸体露了出来。

    那渔夫报案之下,一查之下,更是竟然,那下面竟然有足足七具童尸,大的不过十一二岁,小的却不过四五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