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娃娃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肖建波,肖恩华堂弟】

    “什么叫做有骗保嫌疑!我哥怎么骗保了?”

    “你意思是我兄弟是自己跳下去的,就为了骗点屁大的保险金?”

    “啊?一千两百万……”

    数分钟后

    “我去你.妈的,狗公司!丧尽天良!卖保险的时候说得好好的,现在要赔钱倒是开始推脱了,不就四百万嘛,至于吗?你们经理呢,让他出来见我!”

    “肖先生,首先这个事情现在警方也还在调查,就是正常走流程也需要一点时间……”

    “我不管有多少时间,叫你们经理出来见我,草!还有没有王法了,我现在就给记者打电话我告诉你,你们公司完了我告诉你——”

    连景云关掉扬声器,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他指了指连接审讯室的单向镜,“肖恩华的堂弟肖建波,肖恩华长期的生意伙伴,同时也是肖恩华的债主之一,他进入角色还满快的——”

    【吕萍,肖恩华之妻】

    “没想到有这样的事发生,真的没想到……”

    “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投保的事情,知道的,老肖生意上的事,经常要去南非,他想要有个保障,再加上那个保险还能返还保费,他就买了。其实他、他昨天也是要去坐飞机,机票都买好了,我们怕堵车才坐的地铁,我没想到,真的没有想到,早知道就开车去,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今年就是撞邪了,从年初到现在,没有一件事顺过,我都已经麻木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先是生意,后来又是高.利贷,现在又是这个……就像是一场梦……”

    “……啊,骗保?”

    “我不知道,这保险还能有骗的?我也不想说这个,”啜泣声,“人没了,要钱还有什么用……”

    “吕萍,肖恩华的前妻,两人半年前离婚,吕萍带走了一套房子和五十万现金,这应该是肖家为防止公司破产做出的应对,肖恩华和她离婚不分家,”连景云指着另一间审讯室里的中年女子,“两人对外依然以夫妻名义生活,事发时,肖恩华、吕萍、肖建波,还有肖良才、方立,方立的女朋友梁婷五人结伴,从共富新村出发前往浦东机场,因为路途较远,早高峰堵车时间长,所以选择地铁出发,在换车时发生事故。事发后到现在,吕萍和肖良才的情绪都比较平静,肖建波是最激动的,一直试图和地铁方接触,要谈赔偿事宜,梁婷则还在住院,惨案发生后,她当时就晕倒了,又被轻微踩踏,没有生命危险,但情绪非常激动,现在还不能出院。”

    【肖良才,肖恩华之子】

    “我不知道……保了多少钱?”

    “我不知道,我爸妈离婚了?!”

    “这个知道,家里生意好像出点问题了。”

    “没什么感想,就那样呗,怎么不是过。”

    “没上学……也没工作,就混着。”

    “就……打游戏,打桌球,都有吧,混呗。”

    到底是市局,办案区也豪华,连着三间审讯室内同时展开的询问,通过单面镜和录像,同时展现在刘瑕眼前,她沿着这条观察走廊来回漫步,仔细地检查着肖家三人的表情,肖建波在愤怒表情中的若有所思,吕萍呆滞的眼神,肖良才一脸的麻木,都一一落入她眼中,青春痘屏息期待地望着她,连景云的注意力也在家属们身上,张组长坐在办公桌边缘,一边抽烟一边总揽全局,眼神时不时在连景云身上逗留一会。

    “怎么样,刘老师,有什么发现?”他吸完一根烟,把烟头碾灭,打破了室内暂时的沉默。“你可是我们的大救星,现在我们是六神无主,就等着你来点化呢。”

    “张局说笑了,其实你心里已经有数了吧?”刘瑕看他一眼。

    张组长呵呵笑,“这也是你观察出来的?”

    刘瑕一笑,“微表情观察也是刑侦学的一部分,您这个老刑侦自然是胸有成竹,又谈何点化?”

    青春痘一听就炸了,“哇,还有这么高大上的学科?张老师您这就不够意思了,给我们上课时候,屠龙绝技您不教——哎哟!”他挨了个爆栗子。

    “这不都在教材里写着吗?注意观察嫌疑人表情,”张组长没好气,“仔细谨慎,善于观察,就这么简单。”

    “啊——那——”青春痘按着额头。“那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啊?”

    “审得多了,你也会有感觉的。”张组长不乐意搭理青春痘了,他有些挑衅地瞥了连景云一眼,“怎么样,连经理,实习学的那些本事,忘光了没?”

    “哪能忘呢?就靠这几手混饭吃,”连景云笑笑,“我就先献丑了——肖建波没问题,吕萍应该也没问题,肖良才可能有点问题,这是我的看法。”

    张组长眼睛一亮,赞赏的微笑噙在唇边,但在连景云的西装革履跟前,又失落地消散开去,“刘老师,您怎么看?”

    “看起来张局是赞成景云的意见了?”刘瑕说,张组长默认。“我认可关于肖建波的判断,他没问题,肖良才也确实有点问题。”

    “这么说你认为吕萍有问题?”张组长神色一动,走到玻璃前仔细查看,“不对啊,吕萍的悲痛是很真诚的,当然,你可以说她有一点放松,毕竟肖家今年的财政压力很大,但她对肖恩华感情应该还是深厚的——至少要比肖良才深厚吧。”

    刘瑕要说话,但她的手机震了一下,“先问问是谁提出坐地铁去机场的——不好意思,张局,我朋友来了,我出去接一下,麻烦您让技术科那边做好准备。”

    “噢——行。”张组长还沉浸在吕萍的问题上,回答得慢半拍。连景云冲青春痘挥挥手,加快脚步赶上刘瑕,“我和你一起,方便吧?”

    说实话,不是太方便,刘瑕也不确定把一个陌生男人引介给沈钦会带来什么后果,事实上,这甚至和沈钦对连景云的敌意无关,单纯是她对这整个‘沈他造访警局’的提议的不看好。

    “反正一会也是要见面的。”她只能这么说了,“尽量不要直视他,不要表现出对他的兴趣……你就像是对小动物一样对他就行了。”

    她的手机又震了一下,*谁是小动物!【愤怒皮卡丘】*

    *你又边开车边发短信!*刘瑕驾轻就熟地喷回去,连景云在一边瞥着看,不禁摇头失笑,“这个沈先生……”

    沈钦没有再回复,暮色中,一辆奔驰厢型车从马路上拐了过来,在门房处停下,司机呆坐驾驶位里,一动不动,刘瑕忍不住微微摇摇头——沈钦现在根本还不该贸然出来接触社会,现在他说不准就处于极度紧张中。

    连景云拿起对讲机讲了几句,升降杆抬了起来,车辆缓缓滑到停车位前,刘瑕对连景云使个眼色,上前几步,轻声说,“沈——公子?”

    司机动也不动,刘瑕的声音更轻柔了,连景云明显把呼吸声都放轻,整个停车场的气氛全浸满小心翼翼,“沈钦?”

    驾驶座内没有丝毫动静,后厢门倒是哗啦一声,响亮打开,沈钦捧着一台电脑,从车里大大方方地钻出来,电子音再度发声,“嗨,晚上好!”

    刘瑕有强烈的一脚踏空感,连景云在她身后连连咳嗽,沈钦一手捧着小电脑,一手插袋,头戴兜帽,下罩鸭舌,大眼镜、口罩,全套装备一个不少,站在暮色里顾盼自豪,一副主人公的样子,电脑音箱语调雄浑有力,“久等了吧,走走,进去吧,我的键盘已经饥渴难耐!”

    “等等。”刘瑕说,她有种牙痒的感觉,“驾驶座上那个不会是我想的东西吧——”

    “……靠!”凑近看过以后,她难得地爆了粗口,“你就这样一路开过来的?”

    连景云也好奇地走近几步,但依然体贴地绕开沈钦的方向,给他足够空间,“哇靠,这是假人吗?这是假人啊!那你怎么从蛇山那边一路开来的?”

    沈钦保持沉默,连景云的兴奋劲儿略有收敛,他给刘瑕递个眼色,刘瑕叹口气。

    “你怎么从蛇山开来的?”

    “无人驾驶。”电子音立刻献宝地回答,“怎么样,酷不酷?奔驰最新出的e系有遥控泊车功能,其实就是遥控驾驶的雏形,只是做了限速,当然摄像头的数量也不够,缺乏软件支持,不过这个功能,老车型的智能芯片也可以支持,只是要做个升级——”

    “……但这合法吗?”刘瑕忍住伸手扶额的冲动,打断沈钦的倾诉。

    沈钦和连景云同时对她怒目相视——如果你把沈钦从鼻子里哼出的那一声翻译成表情的话,基本也就等于是怒目相视了。刘瑕不管他们男人对于玩车的爱好,“你刚有看到招牌吗,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吗?”

    “……”

    “你这是把罪证送到执法机关门口啊,沈先生,”刘瑕说,她的手机震了一下——*【可怜比卡丘】*,“你有没想过,要是一会有人经过停车场,看到车里有人,好奇过来问情况的话该——”

    沈钦伸出手,点了一个键,‘嗤’一声锐响,驾驶座上的假人顿时瘪了下去,帽子衣服跌成一团,站在车外看去,丝毫没有破绽。

    连景云‘哗’了一声,啪啪鼓掌,刘瑕手机一震:*\(^w^\)*

    ……刘瑕深吸一口气,玩我是吧?

    “好了好了,都进去吧。”连景云闹够了,适时缓颊,刘瑕对沈钦做个手势,三人一起走向办公楼,气氛渐趋平和……

    “刚那充气娃娃的确逼真,”确认沈钦已经放松警惕之后,她闲闲开口,“平时都用来干嘛的?”

    连景云又开始剧烈咳嗽,沈钦脚下绊了一下,差点滑倒,出于本能,刘瑕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帮他稳住电脑。

    两人距离拉得极近,又都还在应激反应中,沈钦甚至没有来得及惊慌,双眼透过眼镜,和刘瑕对个正着——虽然戴着口罩,但他急于争辩的心情,已透过眼周微表情生动表现。

    刘瑕忍不住笑了——这和她所有那些职业性笑容不一样,这是一种极为陌生的笑,在她记忆里甚至找不到对比,笑意泡泡从她肚子里直往上冒,她忘记了去考虑沈钦能不能承受这么近的接触,还有这种近似嘲笑的笑声——她真的忍不住,失声笑了起来。

    沈钦的双眼瞪得更大,随后,他绷紧的肩膀慢慢松弛下来,眉毛也不再高挑,他的眼睛从圆瞪变为狭长,又成了两弯月牙,虽然带着口罩,但还是能轻易分辨得出来,他也笑了。

    连景云回望这一幕,不禁若有所思。

    #

    虽然是市局重点案件,但没有人在办公区门口恭迎大驾,当然也没有‘久仰久仰,这一次就麻烦你了’,经过刘瑕事前的嘱咐,技术科早已为沈钦的到来做好准备——办公室里一片昏暗,只有一盏台灯与几排电脑的莹莹微光,青春痘和技术科的一名骨干干警在不远处候着,算是做个见证:这个案子太过重要,在连景云力争之下,省去了背景调查这一步,张局出面特邀沈钦以专家身份过来顾问破案,他当然可以使用内网电脑,不过,他要求太特殊,局里也怕瓜田李下,有人看着对彼此都好。

    还好,虽然是陌生环境,但沈钦今天的表现很不错,走进办公区的一路上,虽然引来不少好奇眼神,环境也很明亮,但他的脚步一直很稳定,现在,黑暗似乎给他带来更强的安全感,他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如鱼得水,把网线接上自己的私家电脑之后,拉开椅子一坐,运指如飞,机关枪一样的击键声中,监控画面闪得让人眼花缭乱。

    五分钟后,第一名目击证人的身份出来了,刘瑕只能勉强辨别出沈钦的步骤,分析人脸,从监控录像中定位到他的出入站口,再从全市的天网系统中定点、定时追寻出步行足迹,找到小区……然后进入居委会提交备案的数据库里定位到具体信息,每一步都完成得奇快无比,两名见证人眼都直了。

    “用的是软件自动追踪啊?”刘瑕听到他们轻声议论,“咱们要有这样的软件,那还用熬夜看监控啊……”

    一小时后,八名目击证人全部找到,连景云早已出去协调联系了,头几个目击证人的身份已经得到确定,沈钦干净利索的合上电脑,拔掉网线,看起来有些没精打采,不像每次极客力发作后的心满意足,演一小时戏,对他来说似乎的确是高强度运动。

    刘瑕由衷说,“辛苦了——我送你出去?”

    沈钦依然不敢直视她,盯着电脑摇了摇头,在青春痘面前,他似乎也害羞起来,没用发声软件,还是q.q说话,*我想和你一起去会议室……【楚楚可怜】*

    其实,如果从他‘保护刘刘远离危险’的出发点来看的话,沈钦没必要这么关切地铁案的,毕竟这案子可没有什么危险的黑恶势力牵涉其中,刘瑕忍住研究他表情的冲动,“好,你稍等。”

    数分钟后,会议室有一角灯光被调暗,沈钦抱着电脑坐在那里,就像是被罚面壁的小学生。所有人都抑制着自己强烈的好奇心,故意不去看他。

    “继续来说吕萍,”张组长显然不适应这种奇诡的办案氛围,他重咳一声,“刘老师,我们刚才对她做了重点审讯,目前还没有什么突破——你要不要看看录像?”

    “她一直都在哭吧?”刘瑕瞟了监视器一眼,三个审讯室里的家属都在吃饭:吕萍边吃边哭,肖良才满不在乎,肖建波则显然心事重重,盒饭只吃了几口就推到一边,正抱着头想事。

    “怎么推出来的?”连景云问,“确实一直在哭,询问的兄弟也拿她没招了,主要也没有什么决定性证据——她一直在反复叙述过去这一年里家里有多倒霉,别的怎么问都说不出一二三四,说实话,不是你说,我确实看不出什么嫌疑。”

    “正常,上一回问到警戒区域的时候,她就是靠眼泪和诉苦转移了注意力,”刘瑕说,“这一招就成她的救生圈了,不离开公安局,她不敢停下来。这是她的潜意识反应,现在她处于自我催眠的状态,所有的回答都很真诚,你拿测谎仪都未必测得出不对——这种人其实往往是最好的说谎者。”

    她把监控录像倒回沈钦来之前的那段时间。

    “……啊,骗保?”吕萍说。刘瑕按下慢放,“注意数秒,这个惊讶表情持续了两秒左右,声音放大,这都是说谎者典型的微表情,此外注意她的下一句话。”

    “我不知道,这保险还能有骗的?我也不想说这个……”吕萍开始掉眼泪了。

    “如果她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骗保,吕萍的第一句话肯定是问‘怎么骗’,就像是肖建波,肖建波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第一句话是,‘你意思是我兄弟是自己跳下去的,就为了骗点保险金?’,这是他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他要确认双方说的是不是一回事,”刘瑕说,“吕萍有什么隐情,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一刻她在说谎,她有点问题。”

    张组长惊异地望着刘瑕,好像才刚看清她的长相,过了一会,他吐了一口气,由衷说,“刘老师,你这不加入咱们警察队伍实在可惜了。”

    “我这只是花把式,当不了真,”刘瑕笑笑,“也就是这个案子情况特殊——对肖良才的嫌疑,您是怎么看的。”

    “肖良才是当地居委会上报的吸.毒人员,有一段时间常吸食大.麻,”张组长坦然说,“属于社会边缘人员,肯定是要查的,刚才对他也做了审讯,一样没突破。刘老师你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肖良才回答第一个问题时在说谎,而回答第二个问题就说了真话,在第三个问题上又说了假话,表情对比太明显了,而且注意看他的穿着,一身潮牌,他花销不小,也有动力去谋取钱财,”刘瑕说,“张局你说他有吸食大.麻的习惯,这就对了,他的表情反常冷漠,反应也有点迟钝,如果不是吸食毒.品的结果,我会说他得了甲状腺功能减退,感情淡漠,对父亲的去世缺乏悲伤,他的嫌疑比他母亲的还要更大。至于肖建波,我和张局的看法是一致的,肖建波从头到尾的确都没有说谎,他的反应很激烈,一直试图和地铁方接触,这都是事故发生后的自然反应——不知道有保险金的存在,地铁赔偿是唯一的补偿途径了,他肯定想要多争取一点钱,这不仅仅是为了堂兄一家,功利地说也是为了自己,而以他的学历以及阅历来说,闹事是他想到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手段……”

    她打量了一下肖建波,唇边浮起微笑,“事实上,也许肖建波反而会成为我方的帮手……在知道保险金之后,他也许已经回忆起了肖恩华坠轨背后的反常迹象。”

    “现在的问题还是集中在证据上,”张组长的眉头皱成一团,“肖恩华的公帐私帐乱成一团,公司和家里也没搜出什么线索,市委下了死命令,72小时破案,24小时马上就要过去了,证据还是提取不出来——景云这小子倒是有点没说错,这案子确实重口供,刘老师,我看也只有请你出马了,你觉得从谁开始合适?”

    “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刘瑕说。

    连景云插口,“张老师,小贷公司那里要不要派人去问问,我们会不会忽略了这么一种可能——事实上,肖恩华的八百万保单是债主一手操办的,包括这个意外也是这样,他们的目的就是这八百万保险金,刚好能把肖恩华欠的帐给平掉。”

    “都市版《盲井》啊?”张组长诧异地看了连景云一眼,脸上终于有点笑模样了,“你小子可想清楚了,真要是这样,那可就不是骗保,是真正的谋杀——那你还要往下查吗?”

    “如果从买保单开始就是小贷公司的意思,这就不是投保人的意思表示,属于违规投保,合同是无效的。”连景云含笑说。张组长的脸一下就挂下来,他撇过头不理连景云,冲青春痘摆摆手,“去,祈年玉。”

    苦命的祈年玉只好又出去跑腿了,张组长又转向刘瑕,“您继续。”

    “呃……”刘瑕从手机里抬起头,“张局,肖恩华的手机呢?我朋友想看看他的手机。”

    张局本能地一晃头,刘瑕赶快一个箭步挡在沈钦前面,他懊恼地‘哎哟’了一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什么,祈年玉,肖恩华手机呢?”

    “他手机在法医科,但肯定是提取不了任何证据了——肖恩华把手机放在上衣内兜里,已经完全碾碎了。”连景云的另一个小伙伴回答。

    “他用的是什么手机还能看出来吗?”刘瑕照本宣科。

    “呃……我记得是小米吧。”

    *那能把吕萍和肖良才的手机拿来吗?*

    这两人的手机很快就送到了刘瑕手里,刘瑕再转呈给沈钦,就像是伺候皇帝的太监似的。

    屋里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努力不看沈钦,但注意力依然往他身上辐射,整间屋子就响着他那飞快的打字声,氛围怪得出奇,刘瑕皱皱眉:她已经尽量用身体遮蔽住大多数人和沈钦之间的直接视野了,但这种氛围上的压力,依然难以避免。

    *你要不要回技术科,或者去车上?*她低下头给沈钦发短信。

    *不要。*沈钦的打字声没有任何停顿,居然也是秒回。*我要在这里。*

    *那一会我去和肖建波谈话时,你也要一个人呆在这里哦?*

    *当然!!!*

    *?*刘瑕始终觉得这主意不太稳妥,“有什么区别?在技术科,你也可以通过手机听到我们的对话,沟通也是一个模式啊。”

    *当然有区别了,在技术科我不就看不到你了吗?【眨眼飞吻.gif】*

    *……别闹……*

    *并没有在闹!!【认真的眼神】*

    *和我想的一样,你工作时的样子真的好美【心心心心心心】*

    ……刘瑕低下头,让头发遮掉一点自己的表情——和张组长这样的老刑侦共处一室,她还真怕被他看出点什么——不是说有什么,就只是……她早已习惯了把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

    *且不说逻辑地讲,你现在看到的也只是我的背影,我在推理还是在发呆又有何区别?其次,真的别闹了,沈他,你有在认真破解手机吗?*

    沈钦发来几个愤怒红脸,*刚在跑软件,现在已经搞定了——*

    “虾米,”连景云有点受不了屋里的静谧气氛了,他轻声冲刘瑕‘布滋’了两声,“怎么样?”

    “……他刚好破解了肖恩华的密码,进了他的小米云账号和q.q,噢,等下,还有微信……”刘瑕重读了一下沈钦发来的信息,无奈地吐了口气,机械地依叮嘱做出手势,“这有个震撼性的证据——”

    随着她手握成拳,一声轻轻的嗡响,办公桌上的幻灯机忽然打开了,白墙上出现了几张手机截屏的投影,这恍若魔法的一幕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张组长的烟从嘴角落下,“我操,这是……肖恩华和嫌疑人的聊天记录?”

    “嗯,从记录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人初步商量好了酬劳,随后约定面谈细节,约定了面谈的时间、低点和见面时的暗号,”刘瑕说道,“肖恩华的确在策划自杀骗保。不过,这还并不是最……震撼的消息。”

    她一边朗读一边发消息,*……你确定一定要那个手势?*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她暗暗咬牙,在所有人都被她的话吸引得转头望来时,举起手弹了个响指,光幕一阵扭曲,登时又换了一副画面——连景云的小伙伴已经有人在鼓掌了。

    “从吕萍和肖良才的手机里,我们发现了更进一步的证据,虽然他们都删除了聊天记录——”刘瑕深吸一口气,忍辱负重,“但这样的区区伎俩,怎么瞒得过我朋友鬼斧神工的it技巧,明察秋毫、火眼金睛的判断力——”

    连景云又开始咳嗽,刘瑕送去两个白眼,“从他们的聊天记录里,可以发现,吕萍和肖良才私下都有联系黑/社会分子,试图□□,制造谋杀骗保案,骗取一千两百万的巨额保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