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40章 一颗尖叫的球

第40章 一颗尖叫的球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哥,我这是受害者吧,咋还把我审上了呢?”

    “和我有仇?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决定了审讯重点目标,但也不能让人白跑一趟,按照刘瑕排出的嫌疑轻重,警察们分领对手,各自捉对厮杀,审讯室都不够用,临时征用了休息间、办公室,搞得整间派出所都沉浸在浓浓的疑惑之中。李云生们这回非常不理解:不就是电站年久失修了吗,怎么还查上案子了?

    “首先,李哥——不介意我这么叫您吧?”刘瑕是带着一脸笑容进去的,开口还有些北方腔调,“先给您吃颗定心丸——不管怎么说,保险公司肯定是会赔钱的,您不必担心拿不到赔偿。”

    李云生表情顿时一松,原本对在一起互相拨弄的手指也放开了,他的苏北口音很重。“那就好——我也不是那么看重钱的人,小姑娘,但是医院里躺的也是自家人,保险公司能赔那是最好。——那你们警察还问我们干嘛呀?不是都有人包赔了吗?”

    “在事故调查中,发现了一些新情况……”刘瑕把发现脚印的事半真半假地说了一遍,李云生听得一惊一乍,“哎有这事?没有,没有,那绝对不是我们自己踩的,我们没事都很少去那个院子。”

    “所以这就得找你们了解情况了不是?”刘瑕拿手搓了一下鼻子,手指举在空中找纸,还是李云生给她抽了一张,“谢谢大哥了啊——我们就怕这是有人在找事,这次没得逞,下次还会再来弄,所以得找你们了解一下情况。你觉得这事要是别人有意干的,那得是谁干的?”

    这一张纸,把李云生和她的距离拉近了,他也更放松下来,和刘瑕两人在沙发上坐着,就像是聊闲天,“想不出来……谁和我们有这深仇大恨?而且这也不是他说破坏就能破坏的啊,配电箱那要是不懂的人去碰,一下被电流打死的都有,得是懂行的人才能弄吧……不过我就说怪了,上个月检修的时候根本没检查出什么问题,好端端怎么就烧起来。马了个……”

    他看了刘瑕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把脏话咽下去,“但还真想不到有什么人——本村都是亲戚,谁会和金生过不去?再说村里懂点电工的基本都在站里上班了,就有点偷鸡摸狗的也不能上来就玩命吧?炸死我们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站里每年都给村委分钱,村里修路什么的没少拿,关系都挺好的……”

    “会不会是邻村别的水电站……”

    “这……没有吧,我们的电专卖给国家电网,发多少都买,不抢销路……”李云生神情一动,“王村倒也有个水电站——我知道王志清那个小王八羔子在里头干,去年他二表弟被金生的远方外甥撞断了腿——”

    离谱的联想,但李云生已做出突破,刘瑕露出八卦的表情,“我听说王村和你们李家村关系特别紧张……”

    “那还用说?”李云生的话匣子打开了,“几百年了打来打去,我太叔祖就是死在王村人手里,现在叫做是文明了,小姑娘,我们在镇上读高中的时候,看到王村人就打,打到他们退学为止——争水!我们在镇上打,他们在田里打,就是这样打过来的!要不是这十几年种田的人少了,到夏天还要打!以前和王村人结亲那都是尴尬,两村打起来你帮哪家?说王村有个小媳妇,两村打群架,丈夫把老丈人胳膊砍了,回来她就上了吊……就是前几年还打过一次,出好几条人命,警察来关了十多个才压下来。”

    这就是村支书所谓的‘村里一直都很平静’,刘瑕并不诧异,“前几年,这事我怎么没听说?”

    “噢,说是前几年,其实也是好多年以前了,”李云生屈指算算,也笑了,“你看人上了年纪就不爱把时间说大,都往小了说,算算……那也是咱们上高中时候的事了,那时候我们在镇上没赶上,不然都说不定被抓进去,当时进去好几个人都判了无期,算算时间,最近也都出来了。”

    按照现行的减刑制度,在监狱里只要不出岔子,无期都能转二十年,再有积分立功,打点关系,按部就班地减刑,十几年也都能出来,时间是对得上的。刘瑕点点头,若有所思,“十几年出来,变化太大了,说是一辈子都毁了也没错……”

    “啊,你是说!”李云生一拍桌子,激动起来了,“没错,没错,王志清一个堂叔就是那时候进去的,他这个人我最了解——以前读高中他就是被我揍回去的,那怎么说来着?贼眉鼠眼,看着就来气!一开始还不想搭理,他怎么你知道吗?偷偷溜进食堂,往我们的饭盒里撒尿!那以后看到一次就揍一次,那时候学校条件不好,还是旱厕,我和金生一起,把他扔到粪坑里去,肯定是他没错,这证据都是全的——他出来以后和王志清一唠嗑,就来炸电站来了,这是要把我们李家村给灭了他才罢休啊!”

    他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肩膀晃动得更厉害了,也不理刘瑕,丝毫没有请求青天做主的意思,掏出手机就拨出去,“喂,叔,和你说个事——”

    一场全新的火拼,似乎转眼就要被酝酿出来,刘瑕感到轻微的啼笑皆非,她说,“李哥——”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祈年玉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门口。

    “刘姐,”他扶着膝盖一边喘气一边使眼色,“这有点急事得请你来一下——”

    刘瑕看了摄像头一眼,暗自希望沈钦能为她派来另一个干将控制局势——至少控制住李云生的手机,她和祈年玉一起往外走,“出什么事了?景云呢?”

    她回头看看李云生,见他不再打电话,而是专注地狂按手机,不禁又是一阵头疼,“不,张局呢?最好由他出面才稳妥——你们看到录像没?李云生提到的那个嫌疑人——”

    她的疑问,终结于祈年玉的一握——这个素来对她毕恭毕敬的小年轻,就像是根本没听见她的问话一样,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往前赶去,很明显,是嫌她现在的步速过慢了……

    能出什么事?刘瑕有点纳闷,她加快脚步和祈年玉并肩而行,很快就回到了办公室里——屋内极为嘈杂,一群人乱糟糟地围在角落里,高频的尖叫声从人群中传出,还有女声在喊,“医生,医生来了没有,来个人控制一下他——”

    在这一瞬间,时间流速似乎都因此变慢,她的心跳放到极大,砰地一声闷响,像是心撞在胸腔里,传递出阵阵冰冷的悸动和疼痛,伴随着放慢扭曲后的高频音效——男声的尖叫,在如此的慢速下几乎有些诗意——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挤进人群,喝令所有人退开的,刘瑕猜想她的语气不会太客气,因为郑警察脸上又浮现出受惊的表情,但这些都只是注意力余裕本能分析到的细节,她根本无暇细思,现在,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沈钦身上。

    埋头伏膝,他在办公桌下缩成一个颤抖的球,从脖颈到脚踝都在不断地冷战,尖叫声也因此发抖,刘瑕甚至能听到牙关互叩的声音。这种失态并不可爱,给一般人带来的只有惊骇——很明显,这是恐慌症发作,在强烈的刺激下,沈钦发病了。

    刘瑕蓦地回首注视人群,眼神从每一人身上走过,寻找可能的刺激源——是肖静吗?她可能再度靠得太近,让他终于过载——

    肖静退后几步,脸上闪过惊慌与惧怕,注视她就像是注视一头野兽,她的眼睛开始浮现泪水,这对刘瑕没什么意义,但可以分析出来并不是她。——是郑警察?

    郑警察后退的速度比肖静还快,一个接一个,她眼神落到之处,人们纷纷惶恐后退,仿佛停留过久就会被她吞噬,直到祈年玉吞了吞口水,抢到她跟前大声地分辨道,“刘姐,真没人欺负他,我们都不敢和他说话——沈先生就是突然间这个样子的——真的,他本来一直在看电脑,但后来好像有点不舒服,过了一会就蹲到地上去了,再过了一会就忽然间开始尖叫……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双眼大睁,表情真诚,眼周肌肉稳定,眼神坚定……他没说谎。

    刘瑕的眼神重新落到沈钦身上,她的眉头深深蹙起:一个谜团才有了点眉目,又一个谜团又冲刷了过来,是什么刺激了沈钦,让他忽然间恐慌发作,倒退成几个月前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