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52章 爱妻淫.魔的烦恼

第52章 爱妻淫.魔的烦恼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老师。”伴随着工作室门口的风铃声,春梦先生缓步走进接待室,他扶了扶眼镜,低声对刘瑕打了个招呼,但看不清表情——他的浏海留得很长,又戴着黑框眼镜,眼睛被遮挡得严严实实,这就让他的表情仿佛总带着几分木讷。“……张小姐。”

    “您好,又见面了。”张暖笑着对春梦先生打了个招呼,对方只是简短地回了一句——春梦先生说话时总是非常小心地避免和对方发生眼神接触,再加上他穿着非常随便,甚至有些不合体的冲锋衣加牛仔裤,大部分人一眼就能鉴别出他的职业:能负担得起刘瑕的诊费,爱穿冲锋衣,形象极度邋遢,这应该是个宅男程序员,非常不擅长和女性打交道的那种,他来工作室,十有八.九是为了咨询自己的感情问题,对大部分it狗来说,能调.教得了电脑,可搞定最复杂的万千代码,但却不能鼓起勇气去撩一个妹子,这是他们普遍存在的问题。

    就像现在,张暖也是个亲和小美女,又对他笑脸相迎,春梦先生的眼神却很坚定地盯着接待台,语气也拒人于千里之外,“你好。刘老师,我先进咨询室等你。”

    不等刘瑕回话,他走去为自己倒一杯水,转身就进了刘瑕的办公室,脚步坚定得不得了,好像没什么能让他回头似的。张暖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咋舌,她细声和刘瑕开玩笑,“这都来半年了,感觉还没什么改善啊,刘姐,我觉得,他和沈先生一定能成为好朋友……”

    她的手机震了一下,张暖看了一眼,倒抽一口冷气,“沈先生,我没有,我没有,你当然比他帅多了——”

    刘瑕翻个白眼,但没介入的意思——难得沈钦有兴致,让他逗逗张暖也好,说起来,张暖性格活泼可爱,没什么侵略性,其实是和障碍者接触的好人选,至少比让他和连景云闲聊好得多了。

    “李先生。”她紧跟在春梦先生之后走进咨询室,“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因为眼前的景象,她顿了一下,才不动声色地绕到沙发上坐好,“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坐在沙发上的美男子默默点了点头,把长浏海往上随手夹住,露出的斜飞剑眉紧紧锁起,更增几分凌厉邪魅的味道——一旦摘掉眼镜,再把遮脸的头发捋开,让他的丹凤眼暴.露在外,春梦先生的气质,立刻就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那么耀眼,在百十个人里都能轻易吸引女人的目光,那褴褛的穿着,就仿佛犀利哥的装束一样,只能衬托出他的随性,纵然现在他显然深陷于苦恼中,也丝毫无损于他的魅力,“过得怎么样?唉,刘老师,我已经走投无路,只能再回来找你了……再这样下去,我家庭都要出问题了——我媳妇根本不理解我的苦衷,成天和我生气,说我不爱卫生、没有品味,再这样下去,我的家庭照样会出问题……我现在根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先生是刘瑕的长期咨询者之一,之前被她转介去齐老师那边进行咨询,但进展不佳,他自己又决定回刘瑕这里求助,他的配合意愿很高,两人也建立起了足够的信任,她点点头,“又出现反应了?这一次,还是做梦吗?”

    “嗯。”春梦先生抹了一把脸,“又开始做梦了……最近半个月里,每天晚上都要做至少两个梦,有时候还是连环梦……”

    他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梦的情节,也要比以前更荒唐了……”

    “可以具体描述一下吗?”刘瑕问,她的语调当然还是很平稳。

    “就……”春梦先生脸上浮起红晕,期期艾艾,“就……之前顶多是三个人一起,现在已经发展到……很多人,花式也越来越多,就昨天晚上,我老婆把我叫醒,问我为什么一直在呻.吟,怕我是生病,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还好我弯着腰她没看出来——我刚好梦到……咳,朱茵给我冰火九重天……”

    “朱茵?现在你的梦中情人已经变成以明星为主了吗?”

    “没有,”春梦先生越说越伤心,简直快哭了,“还是包罗万象……”

    虽然长相邪魅,但他其实的确是个正派的人,即使是做梦,承认起来也带了歉意和愧疚,他吞吞吐吐,“昨天晚上我继续睡着以后,就、就梦到你和……你和前台小姐——”

    是的,和张暖对他的印象不同,春梦先生(得名于他和张暖联系时用的网名‘恰如一江春梦’)实际上早已结婚,在男女之事上应该说是经验老到,他来咨询,并非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同女孩们相处,而是因为……好吧,其实从根本上来说,他的烦恼和宅男们也差不多,宅男们想要妹子而不可得,只能在梦里意淫,而春梦先生虽然已经结婚了,但在梦里还和个欲求不满的小年轻一样,活跃得不得了,他之所以被刘瑕介绍到齐老师那里,也是因为咨询了一段时间后,刘开始频频成为他梦境的女主角——如果把他的梦境如实叙述为一本小说,估计除了矽统科技以外都没有什么可以发表的网站了……

    他这震撼性的告解,没能引起刘瑕的什么反应,倒是她的手机很震惊——分明已关机了,但刘瑕的手机还是震了一下,仿佛代表了无线电波那段某个人的心情,刘瑕把它按掉,“不好意思,是设错的闹钟——梦到我们和你在做什么,能描述一下吗?”

    她不以为意的语气给了春梦先生很大的鼓励,“先是和你在窗台上,就那什么那什么……然后前台小姐也加入了……跪下来在我的那什么那什么上服务了一下,然后我就……呃,□□,继续和她那什么那什么,换做你来服务我的那什么那什么……”

    刘瑕的手机沉默了片刻,仿佛也被惊呆,过了一会,它狂震起来,刘瑕和春梦先生的眼神同时投注过去,春梦先生问,“你要不要先接个电话——”

    “不需要。”刘瑕站起来把手机锁进洗手间,“抱歉,它可能是有点坏掉了——李先生,你梦中的情节,是你曾实践过的呢,还是你从a.片里看到过的呢,还是你想要和太太一起实践,但被拒绝的呢,可以试着回忆一下吗?”

    “不是我看到的,你知道,我一直在学佛,戒色,从来不看这种东西。也不是我实践过的——这有三个人啊,你知道我的,刘老师,我为了尽量减少和女性的接触,都打扮成这个样子了,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

    “……不过这也不能说是没有实践过……我和我老婆两个人的时候,做过梦里的事,你知道,咳咳,因为我的需求比较旺盛,她……有时候会用别的途径帮我解决。梦里的花式有点像是我们在现实里做的事的强化版,但有没有关系我也不敢肯定,你知道的,刘老师,男女之间无非就是那些事,要不重复也难……”

    “你和你太太最近夫妻生活的频率有下降吗?”

    “没有,还和之前一样……一天一次到两次。”

    “你满足吗?”

    “不太……但她体力有限,我知道……这是我的问题。”春梦先生把头垂下去了,“我们很严肃地谈过了,一天两次是极限……其实这样她也牺牲很多了,前前后后,一次没一小时结束不了,两次就是两个多小时,有时候她第二天起来上班,眼圈都是黑的……”

    刘瑕放下笔记本,看了他一眼——邪魅的长相和他力图禁欲,但又忍不住放纵的羞愧感形成鲜明对比,春梦先生通红的脸,现在看来有点秀色可餐:如果从世俗眼光来看,他的妻子过的简直就是言情小说女主角的生活,春梦先生确实从事it工作,年纪轻轻已日进斗金,高富帅三字占全了不说,且在男女关系上极为洁身自好,工作环境里少见妹子,平时也尽量避免和女生接触,对妻子千依百顺,且在床笫之间更是表现极佳,每天从不脱空,属于供过于求的种马型。这样的男人,在全球范围内应该都是凤毛麟角,但是……

    “李先生。”她说,“谈到现在,其实你自己也很清楚这个问题的来源了……这个梦,其实和你的心理状态是没有太大关系的,我并不认为你有什么心理障碍需要处理,这种春梦,实际上是你对生理需求的一种反应,用中医的老话来说,‘精足自溢’,你的需求一直以来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到了晚上,这种需求反应到大脑活动上,你就开始通过梦来调节、满足自己,这在心理上来讲其实相当正常,我们真正需要处理的是你对这种春梦的羞耻感——还是回到我们上一次咨询的老矛盾上了,我想要帮助你接受你会不时做春梦的事实,但你还是想要和现实对抗,消灭春梦,是吗?”

    “但我没法不对抗啊!”春梦先生抬高了声音,激动万分地说,“这个春梦已经影响到我的现实生活了,刘老师!你知道吗,我现在都不敢看女人的正脸,我怕我看了一眼,晚上她就进我的梦里了,甚至更可怕,我忍不住——”

    他猛抓头发,几经挣扎也没‘忍不住’下去,“反正我现在已经都快崩溃了,刘老师,这个事现在已经影响到我的工作了,就算在全是男人的办公室里,我也——都特意找了这种工作了,还是不能避免这种困扰,光是看到咖啡壶上的一条曲线都能想入非非……你看现在我只能穿成这样,完全不敢吸引女人的注意力,根本不敢对视,也不敢冲她们笑什么的——我怕有哪个姑娘注意到我的话,我经受不起考验啊刘老师!”

    很显然,春梦先生没有和妻子分享自己的困扰,抬高声音,把深藏心底的压力发泄出来以后,他垂下头,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嗫嚅着说,“……刘老师,我知道你未必会同意,但……但我问了你也别笑话我——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化学阉割之类的药物……可以帮助到我的这种问题……”

    #

    一小时的咨询时间,如飞而逝,春梦先生走出房门时,又成了那个有恐女症的死宅,对张暖微笑的‘您慢走’,他只是冷酷地回了一声‘嗯’,便大步走出工作室。张暖纳闷地看了他的背影几眼,又露出笑容对刘瑕猛招手,“刘姐,你猜谁来了?”

    ……这还用猜吗?刘瑕走到前台,无奈地顺着张暖的指点往接待区看,“沈先生已经等你半个多小时了,一直就坐在这用电脑,哎,你说这都是宅男,春梦先生看着就是……啧啧啧,沈先生看起来就是萌乖萌乖,萌帅萌帅的,多可爱啊!刘姐你太有福气了!”

    从张暖的语调来看,金钱的力量也好,卖萌的力量也罢,反正现在她已经完全被沈钦给萌化了,根本顾不得去考虑沈钦怎么知道她的支付宝帐号的事。刘瑕白了她一眼:沈钦扭曲现实的能力简直比安利还可怕,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和沈钦说了几句话,忽然间就‘沈钦党’了……

    “喂,那个谁。”她扬声说,兴师问罪的意味很浓重,沈钦的肩膀在电脑屏幕后颤抖了一下,但并不心虚,她的手机又振了起来。

    “不是我要打扰你工作……但那个人简直是个变态啊!”他接续之前发的一大堆问号和感叹号说道,“居然……居然敢在梦里玷污我们刘刘!”

    在十多个q.q自带的愤怒表情后,他又不间断地质问,“你怎么可以和这样的人做朋友!”

    “连我都不敢想的事情,他怎么敢想!”

    “【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

    “实在是太过分了!从未听过如此□□之事!”

    “【从未听过如此□□之事.jpg】”

    一如既往,沈钦的逻辑总能让刘瑕哑然,她梗了半天,索性把手机放到接待台上(这样张暖就不用伸脖子偷看了),直接走向沈钦——虽然他难得地在白天出门了,但还是习惯性地坐在最昏暗的角落,也把窗帘拉了起来,营造出类似黑夜的氛围,“真应该庆幸你不是法官,否则思想犯很有可能重现江湖……说起来,你好像没说你过来是干嘛的,找我有事?”

    沈钦一直坚持地把脸藏在屏幕后,但随着她的接近,屏幕已很难起到遮蔽作用,刘瑕清楚地看到他红成布的脸——他看刘瑕一眼,脸更红了,整个人缩在屏幕后,声音小小的,“我……我本来是想见你……就是……受不了见不到你……”

    刘瑕忽然觉得很好玩,有点戏弄小动物的残酷快感,她说,“嗯,那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了啊,你怎么不看我呢?”

    “然后……谁知道……”沈钦连耳根都红起来,红潮一路往下,蔓延到了衣领中,他双眼濡湿闪亮,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间闪她一眼,然后整个人扑到键盘上,声若蚊蚋,“谁知道他竟然口吐如此污秽之事……我从来都没……想过……”

    刘瑕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污秽不污秽,难道想也不可以,想也有罪啊?”

    “当然想也不可以!”沈钦一下激动起来,直起身喊道,“想也有罪!”

    “那你现在不就在想吗?你有没有罪?”刘瑕闲闲地说,“你敢说,你现在没在想他梦到的事?”

    沈钦一下又缩成屏幕后的一个球,反驳得极为气弱,“我……我没有……”

    说实话,她之前还真没考虑过这点——沈钦对性的认识,虽然想想,以他的成长经历,性启蒙时期赶上了他因为校园暴力而精神崩溃的时间段,确实有可能对性缺少认识,但意识到‘沈钦在刚才以前,对性连意淫都从未有过’,刘瑕还是有点小吃惊,她忽然有种自己正在玷污小孩的感觉——当然,这孩子和她一样大,且是主动监听了这段对话,不过知道自己的咨询者以一种非常不正确的姿势打开了沈钦新世界的大门,第一课就说了一大堆重口味的幻想,她还是油然产生了一股责任感:至少得让他知道,正常男性并不都是一天两次,一次两小时,一周七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的……

    “既然来了,那就到我办公室里坐坐吧。”看了张暖一眼,她发出邀请。“我一直到下午四点都没有钟点——午饭后还可以去国金看看楼盘。”

    “我……”虽然她的态度极为正常,但沈钦看看办公室,又看看刘瑕,身子又缩得更紧了,“……我不进去……我怕……”

    “你怕什么……”这段对话已经完全丧失逻辑了,刘瑕无奈地问,又回头刺向张暖杀人一眼——沈钦话音刚落,她就猛烈地咳嗽起来。“□□是李先生又不是我,你是担心我听了他的小黄文朗诵以后,狼性大发,预备和你实践一下他说的事情吗?——你真的多虑了,沈先生。”

    “不是……我不是……”沈钦猛摇头,显然已经失去镇定,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不断重复看刘瑕,然后脸红红地缩起来的循环,“我……我……”

    张暖快‘咳嗽’得喘不上气了,刘瑕不觉也有些狼狈,转头轻喝,“暖暖!”

    “抱……抱歉,刘……刘姐。”张暖说,她刚勉强忍住,看了沈钦一眼,整个人笑到接待台下面去,“我……我嗓子痒了小半个月了——”

    事态已经完全失控了!

    刘瑕盘起手,眯起眼,冷锐视线刺向沈钦,正要说话,铃声响起——有人拨了前台的固定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找哪位——”张暖神奇地从柜台后钻出来,语气轻柔稳定地接起,“哦哦,好,她就在我旁边——刘姐,连大哥有急事找你。”

    沈钦脸上的红潮顿时褪了,他从屏幕后钻出半个头,耳朵像兔子一样高高竖起来,刘瑕白他一眼,走过去接起电话。

    “景云,什么事?——嗯,嗯,哦……明白了,那我现在过来。”

    挂了电话,她冲沈钦警告地点了一下,让他知道这件事还没完。“走吧,景云那有新案子了,你最好也过去一趟——这个案子,和你们滨海集团有关。”

    沈钦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合上电脑,转身去拿外套,但走到她身边时,距离还是要比平时远一点,刘瑕转身拿包,无意间靠近了他一点,吓得他倒退三大步,险险没撞到墙。

    张暖又咳嗽起来,刘瑕气终究还没消,看到他脸上残存的羞涩,她吐口气,“这次,我们分两辆车过去——我怕,要是在一辆车里,我会忍不住狼性大发,玷污你的清白——”

    如果她能把表情黏贴上脸的话,她相信,自己现在的双眼,一定是【==】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