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53章 真正的警察

第53章 真正的警察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很罕见的,这一次连景云并没把人马征召到市局办公室,而是约在了s市中心的一座高档小区内——要说有关的话,这事的确也和滨海集团扯不清关系,因为这座小区正是滨海集团的主打豪华小区,从建设到如今的物业,小区内设施,都挂了滨海的招牌。

    电梯门一开,就是醒目的封锁线,几个警察正在电梯间里闲站着抽烟,透过打开的大门,还可以看见房间里走动的白大褂身影,这让现场多了几分不祥的气息——很明显,是发生命案了,否则法医也不会这么快就出动过来。

    “噢,是刘老师啊。”这么几个案子办下来,刘瑕也算是有点知名度了,几个警察虽然面生,但却都很热情地和她打着招呼,又递过鞋套、手套,但刘瑕并没马上穿上,她皱了皱眉,不着痕迹地看了沈钦一眼,“屋内有尸体吗?”

    “昨天半夜已经被装走了。”都说公务部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但那也得分对象,像刘瑕这样的开挂人士,警察们从来都是很热情的,攀谈结交的心思很明显,“刘老师到底还是女孩子,怕看这些东西是吧?晓得的,晓得的。”

    她会怕尸体?

    刘瑕笑笑,没有做声,看沈钦表情出乎意料的自然,她心底闪过一丝异样: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害怕这些事,但以沈钦遇到个逼婚狂家长都能大惊小怪评论一通的性格,他对命案的反应,一直以来都有些太过平淡了。在这一次之前,地铁推人案的时候,貌似对肖爱华被推下去的刺激场景,他都毫无负面反应……

    “来了。”

    连景云从房门里冒出头,打了个招呼,他的表情有点严肃,对沈钦的出现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刘瑕一眼,和她用眼神交流片刻,刘瑕冲他点点头,又对沈钦加强了一句,“一会进去以后,多看少说,不需要你的能力,就别乱出声。”

    连景云既然特别提起,这案子和滨海集团的关系,就绝不可能仅仅是发生在滨海的小区内这么简单。按照涉案回避原则,实际上沈钦是不便出现在此的,当然,前提是他的身份要为众人知悉,目前来说,除了她和连景云以外,还没有谁知道沈钦的背景……连景云让他来是有用意的,多数还是为了他好,但沈钦也得低调一点,免得事后给连景云带来麻烦。

    这些弯弯绕绕,她在车上已经给沈钦打过预防针了,不过刘瑕很怀疑他究竟听进去了多少——他在车上似乎是做了点短暂的调查,对这边的情况心里笔她还有数,随后就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害羞上,不是出神,就是回避她的目光,表现相当痴傻。这会得到她注意力的直接垂注,第一反应也是面红耳赤,惹得连景云都征询地看了刘瑕几眼。

    “这个案子,和我的业务范围关系比较微妙——这当然不是骗保案,虽然死者也的确投保了寿险,但我想他的家人不会为了这区区一百万的保额杀人……”他没再追究,把刘瑕引进宽敞的客厅里,“死者公孙良,是禄安保险华东区的副总,投保寿险只是作为保险人的一种习惯……再说,他的死亡也和家人没有什么关系,就目前来看,他应该是意外死亡的。”

    电梯入户、平层设计、s市中心,这么几个关键词,足以说明公孙良的身价,屋内的装修有多豪华也就不必多说了——虽然家具大多都是线条简洁,但识货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仿明家具用料都很名贵,属于低调的奢华。刘瑕收回眼神,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蹊跷之处在哪?”

    “时机有点太巧合了。”连景云带着他们穿过客厅往里走,“你们应该都听说过最近非常红火的d租宝风波吧?就是那个p2p平台跑路的事。”

    这件事虽然还未经官方报道,甚至是被媒体刻意淡化,但最近一个月在网络社区里已经激起了轩然大波,刘瑕嗯了一声,“就是最低级的庞氏骗局倒塌么——噢,等等,我想起来了,d租宝当时是不是还号称得到了禄安保险的全力支持?和陆金所一样,所有投资都由保险公司担保……但这件事不是已经被辟谣了吗?那只是d租宝的宣传骗局,实际上禄安保险和他们并没有这样的关系。”

    “没错没错,”之前在黑客案中有过数面之缘的宋队笑呵呵地接上口,他站在房门口,抱着手臂看几名鉴证人员在屋内提取证据,对刘瑕露出弥勒佛一样祥和的笑容,“刘小姐,又见面了——禄安这个事,确实是我们最清楚了,事实上,d租宝这个案子,在华东区的部分就是由我们来负责承办的——”

    “d租宝平台案,也是去年整个p2p金融界影响最大的案子了,虽然爆发在年底,但涉案金额之大、受害民众之广,都创下了记录,可说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金融要案,值得一提的是,d租宝金融平台运用的诈骗手段其实并不高明,仅仅只是简单的传销、庞氏骗局等手法,但他们狠花重金宣传公关,并且成效昭彰,在出现兑付危机,正式倒台之前,d租宝在央视拿奖,大打广告,和各级政府部门‘亲密合作’,又成为了各大金融媒体口中的‘革命者’,营造出了一个背景深厚、思路独特,秉持着互联网精神,要颠覆行业的创新形象,也让更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被蒙骗着进入这个骗局,之后自我催眠、越陷越深。这其中,有很多知名的机构和个人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比如说,央视、各大金融媒体和自媒体号、监管部门以及诸多政府部门,”宋队点了点连景云,还是那么笑眯眯的,“这其中当然也就包括了禄安保险,禄安保险在d租宝最重要的宣传期内,并未对‘d租宝收益由禄安保险诚意保证’的宣传语做出明确的否认,这也让很多投资者误以为禄安是d租宝的股东之一,就像是陆金所和平安保险一样,大大地增强了他们的投资信心。”

    “而事实上呢,从我们调查到的情况来看,禄安和d租宝当然没有这样的承保关系,毕竟,陆金所是平安的全资子公司,亲儿子才能被爹这么呵护。而d租宝的主要股东都和禄安保险没有太大的关系。——禄安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澄清d租宝的误导,主要就是因为公孙良个人在系统内的影响力。”鉴证人员撤出来了,宋队带着一群人走进卧室——这里应该就是公孙良去世的地方了,“我们都知道,禄安是国有企业,可以说很多地方都留有官僚系统的余痕,操作上就不是那么正规了。d租宝的虚假宣传这么大的问题,禄安却一直保持沉默,实际上是完全不合乎规定的,但公孙良却因为自己深厚的个人根基,以及雄厚的靠山做到了这一点……”

    他顿了一下,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也所以,d租宝的倒台给他在北京的老领导带来了不少麻烦——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这种麻烦也并不会太大,毕竟,这种损失更多的是在商誉上,只要禄安及时澄清,脸皮再厚实一些,对外界的议论纷纷来个不闻不问,或者走个过场,暂时把公孙良卸任调查,等到风头过去以后再重新起用,这种事,迟早会过去的——这也是官场上的老一套了,禄安毕竟是国企,这种宝贵的精神财富,肯定是能继承下来的。”

    别看宋队平时就是个弥勒佛,在黑客案上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过,但这一番话倒是说出风采,连景云冲刘瑕打个眼色,声音轻得不得了,“宋队家有人也投了这个d租宝……”

    “就你嘴长!”宋队瞪了连景云一眼,也抱怨起来了,“刘老师,您说这都叫什么事啊,我一个主办经济犯罪的大队长,家里居然有人栽到这么简单的骗局里去了。年化20%以上的平台居然也敢相信……我平时说的话都被狗吃了吗?啊?还有小连你们这个禄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有糖封嘴,就靠公孙良的面子,他们会不出来澄清?私底下不知道输送了多少好处吧!现在东窗事发,开始假撇清了,手脚倒是挺干净的,公孙良死得这么及时,背后不会就是你们禄安的人在做手脚吧?我这是不是引狼入室,找了个眼线在身边呢?”

    他这语气半真半假,连景云听了只是笑,“宋叔,您这就说过了,公孙副总这事,我们禄安也是受害者啊。他这一死,追赃线索又少了一条,作为最大的受害者,这事儿,禄安肯定比您着急。”

    “偷鸡不着蚀把米,能不着急吗?”宋队哼了一声,“全国最大的保险公司,在利字跟前怎么也和那些无知小老百姓差不多?这么明显的骗局也一头栽进去,为了利润,脑子都不要了?明知到最后肯定是鸡飞蛋打,怎么就把真金白银给投进去了呢?刘老师,这到底什么心理,您能不能给分析分析?”

    “这实在没什么可分析的,”刘瑕笑了,“宋队您就是做经侦的,这些年来应该也有所感悟了吧,在金钱面前,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贪婪和愚蠢——实际上,任何时候都别高估群众的智商。群众是最容易被氛围裹挟和催眠的聚合体,一旦落入乌合之众中,个人的理智真没您想得那么强大,所以说宣传口重要呢,只要掌握宣传技巧,没什么是不能灌输的,传销是怎么洗脑的?不就是把一个正常人关到一群疯子里,再进行一轮宣传吗?d租宝就是传销套了一层皮而已,这种套路一直都是屡试不爽的,倒了一个d租宝,之后还会有f租宝、q租宝,只要人群还是这么的蒙昧,总会有人出来收割。”

    宋队叹口气,“我想得没你那么复杂,但结论差不多,只要抱定了一个‘贪’字,这些人的钱,迟早都要被骗走,区别就在于被谁骗而已。拿钱生钱也是一门技术活,不是人人都这么干的……可惜,被骗的人一般从不会想这么多。——这种事想多了,工作干劲都要没了,反正都是要被骗,被谁骗有区别吗?我们还费劲查什么诈骗案啊——”

    连景云欲言又止,脸上闪过一丝不赞同的神色,最终还是打起了圆场,“跑题了跑题了,还是说回公孙良和d租宝的案件吧——说这个案件,禄安也是受害者,并不仅仅是说无形的商誉,实际上,禄安在这件事上也是承受了真金白银的损失——d租宝连合作伙伴都坑,对一般的小额投资者,他们用的是比较简单的庞氏骗局,也就是高息诱惑,用后来者的钱来偿付先来者的利息,而对于那些上了一百万的大额投资者,d租宝推出了一款号称由禄安保险承保的年年金产品,对外声称是本金由禄安保险担保,甚至可以出具保单,年利率达到20%以上,投入一百万的次月即可返还当年的利息,这款年年金吸引了不少高端客户,很多人都是投入一百万,次月即拿到了20万的利息,随后又是成百上千万的投,最后陷在里面的金额大概有十几亿之多,是d租宝赃款里较大的金额。”

    “但是,实际上真相是怎样呢?真相是,他们是为这些客户购买了为期20年,每年缴纳一百万的分红型理财保险,如此巨额的保单,按照保险公司的规定,可以返还每年缴纳金额的150%作为佣金。所以在d租宝投入一百万的次月,他们就能拿到150万的佣金,从中抽取20万回馈客户之后,客户又会投入更多的金钱,这个骗局一直到次年要缴纳保费才会被揭穿——如果客户要保住这一百万的本金的话,只能在接下来的19年里每年投入一百万,否则本金将血本无归。而此时,每单净赚130万的d租宝则早已跑路,连着巨额赃款一起,不知去向。”

    “客户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而禄安则有很大可能每单净损失50万元,所以说,这个案子里,禄安和客户都是输家,唯一的赢家只有d租宝背后的骗子。”连景云说,“这也算是一种明目张胆的骗保——客户这边,这些投资者的愚蠢和鲁莽确实让人印象深刻,这么大额的投资,很多时候连合同都没有,只有一个app里的所谓用户协议,包括利率也不见明文,只有宣传语和口头约定,即使这样也敢把百万巨款投进来,据我了解到,北京那边收集到的信息,最多的一个客户甚至放了三千万——”

    “一定是山西煤老板。”宋队插了一句。“——你说你说。”

    “总之,这些取证定损的事都是之后再说了,从禄安的角度来看,客户的愚蠢是常态,但禄安的愚蠢非常不应该。这么多巨额保单都发生在一年以内,即使销售部对这种节节堆高的业绩欣喜若狂,风控部也该看到这里面蕴含的风险。但在过去的一年里,禄安非但没有把这种保单看作是一种风险,还把它看作是禄安默许d租宝利用其进行宣传的利益回报,这主要是因为公孙良给这种模式定下了调子,把它作为自己的业绩大肆宣传。”

    连景云摊了摊手,“官僚也好,不官僚也好,反正,在d租宝最红火的日子里,公司内部没有多少反对的声音,但现在,d租宝倒台,公孙良也就陷入了麻烦里,禄安这边的内控部,从分红保单第一笔延付开始就盯上了公孙良,我们的怀疑是,公孙良并不是被蒙骗的,而是主动配合,甚至可说是d租宝骗局的参与者或计划者,这不是职务疏忽……他从一开始就知道d租宝的真相,这是一起里应外合、精心策划,综合了骗保、庞氏骗局,金额达到数千亿之多的超大型诈骗案。”

    “像是这样的案件,牵涉之广,涉及人员层次之高,都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d租宝的模式这么简陋,难道从来没有人能看出端倪吗?它是怎么堂而皇之一路登上官媒的呢?这其中必然有人穿针引线,提供庇护、背书。据我们所知,和d租宝发生关系的头面人物绝不止公孙良一个,禄安保险、滨海集团和其余几家庞然大物,在业务上都或多或少、有意无意地和d租宝有过关系。”连景云看了沈钦一眼,“随着d租宝的倒台,这些公司也都成为了分量不轻的受害者……但,主持此事的关键人物——这些公孙良们呢?这可就不好说了……”

    “从两个月前起,内控这边就和s市经侦大队秘密取得了联系,公孙良被我们视为本案的一大突破口,经侦大队对他进行了秘密布控,想要从他身上提取出这起大案的脉络。但公孙良忽然的死亡,让一切成为泡影——昨天晚上,公孙良前去某间私人会所和朋友们小聚,餐后带了个朋友回家叙旧,凌晨两点,这位朋友报了警,说公孙良在叙旧活动中猝死了。”宋队接口说道,“法医检验报告刚出来,初步判断是服用头孢类药物后大量饮酒,又进行剧烈运动,导致全身不适,心脏病突发死亡——死得非常恰到好处,原本我们是预计两天后对他突击提审的。”

    他的表情阴沉下来,扫视了客厅中四处检查的警察们一眼,压低声音坦然地说道,“我们的办案队伍,被腐蚀了,有人给d租宝幕后的主使者通风报信——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没有证据,但我相信我的直觉。”

    “第二个想法是,既然公孙良死得这么及时,那他一定有问题,”宋队弥勒佛般的脸上,没了和气的笑,他不再抱怨‘挽回损失又有什么用’,只有一个警察在遇到案情时的唯一反应:侦破,用一切手段侦破。“他肯定是个参与很深的知情者,也有了和警方合作破案的念头,被视为是危险分子,才会被如此迅捷的灭口……这么说来,他就很有可能在什么地方留下线索。”

    “刘老师,就目前掌握到的直接证据来看,公孙良的死只能当意外来办,他的嫌疑也没证据落实。”宋队表情肃然,“d租宝幕后的主使者,带着数千亿赃款不知去向,一天追索不到赃款,投资者的损失就一天得不到赔偿——”

    “我知道了。”刘瑕说她观察着宋队的表情,心不在焉地想:难怪他和张局交好,他们两个虽然也有种种油滑,但一遇事就能看出来,两个人都是真正的警察……

    沈钦呆蠢的脸在宋队背后晃来晃去,惹得她有些想笑,这个念头,再没像是前一次那样,激起往事的涟漪。刘瑕没有多考虑什么,她也不去想,如果是以前,她会不会答应侦破——这是个很麻烦的案子,实际上,这个案子和连景云的关系并不大,他并不是内控部的成员——

    “我要先见一下公孙良的那个‘朋友’。”她说,“再告诉你,他是不是被谋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