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58章 连景云终于崩溃了

第58章 连景云终于崩溃了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想到lucy小姐居然会认识他。”

    在短暂的沉默后,刘瑕笑了,“沈先生在国内一直很低调,认识他的人,并不多的。”

    “多少是巧合了,”她没有马上澄清什么,lucy反而松口气,她又吐一口烟圈,语气淡淡,“我在国内投行界,也算是有点资历,早年刚出道的时候,曾有幸跟在吴姐身边做事,见过沈先生几次。那时候他还小,现在越大,越像父系那边的亲戚了。”

    吴姐……原来,沈钦的母亲姓吴。刘瑕敛目望着树叶投下的光圈:沈钦从来没提过母系亲戚,更从未有只言片语牵扯过他母亲。

    “lucy女士现在和吴女士还有联系吗?”她问,“沈先生很少说起母亲那边的事,我还没见过吴女士呢。”

    lucy了然地望着她,似是已完全了解到刘瑕的意图,她当然也没吝惜指点,“不提也好,我劝刘小姐也不要主动询问,沈先生现在和父系这边走得近,那是好事。沈家当年,和吴家闹得不太愉快,吴姐这些年都尽量在欧洲发展,很少回国,可能也不无这方面的原因。”

    是欧洲,不是美国?当年离婚以后,沈钦是跟着母亲那边的,但lucy却说吴女士一直在欧洲发展……如果他们一直同行业的话,lucy的消息源肯定是相当准确的,这样看,她当年把沈钦放到美国以后,基本也就没怎么再管过他了……

    “我明白了,谢谢你的信息。”她冲lucy绽出保留的浅笑,不太热情,矜持中透着教养:从lucy的表现来看,她一定是《格调》的忠实读者,笃信社会阶层论。对lucy表露太多的善意,反而会让她看不起你。“所以……你说,你知道公孙先生的笔记本在哪……”

    “奔驰小姐。”lucy笑了,她提醒,“别忘了我的前一句话——滨海要确保我的安全。”

    “滨海是个大集团,旗下雇员千千万万,”刘瑕圆滑地说,“沈先生终究没有在集团内直接担任职务,不好代表集团说话。再说,我和沈先生的关系就是再密切,手上终究也没有戒指。”

    lucy的眼神落到刘瑕手指上,旋即又回到她鼻尖,审视着她的表情:像她这样的女强人,天生自带测谎仪,刘瑕也亲眼见证了沈钦从花瓶里,抽出她的城府。lucy能看出她在说谎吗?即使看不出,她有没有女人专属的非凡直觉?

    刘瑕不知道,她也不打算冒这个险,到目前为止,她说的都是很有技巧的实话。

    “我能对你保证的,就是这么几个事实:第一,沈先生很受老爷子的看重,目前是第三代孙辈里唯一能和老爷子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孙辈。”她屈起手指,“第二,沈先生本人能力卓绝,第三,只要lucy小姐你诚意合作,我和沈先生一定会为你的安全尽一份心力……lucy小姐,有句说句,我这能给的承诺,就这么多了,再多您恐怕也未必采信。说与不说,您可以自己衡量。”

    lucy的双眼,在刘瑕脸上来回游移,似在寻觅什么信息,刘瑕坦然地由她打量,过一会,lucy单薄的肩膀放松下来。

    “很好,”她嘴唇微翘,终于露出第一个真诚的笑,“刘小姐,你的话,倒让我多几分信心,要是你大包大揽,我反倒要重新考量……沈江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敌手,要是钦钦的团队只有这个水准,我对他的未来,不会太乐观。”

    刘瑕扬起眉,lucy一笑。

    “你们参与专案组,恐怕不是为滨海擦屁股的吧,”她又吐出一口烟,“沈家的大房、二房,这些年来明争暗斗,s市的上流社会,或多或少都有所耳闻,d租宝的局,是沈江一手做出来的。你们出现在这里,为的是什么,不是很清楚吗?股东大会近在咫尺,这个机会,我要是钦钦也不会错过的。”

    知道她必定有所误会,但真没想到lucy是这么误会了他们,刘瑕心念电转,对她做出重新评估:一个常年在国外出差的投行高管,会对s市的企业秘辛如此了如指掌?她的消息,有点太灵通了吧。

    是公孙良告诉她的?这么说,沈江和公孙良的关系恐怕比她想得要更好,牵扯到滨海争产□□的事都和他说……公孙良之死,背后会不会还藏了什么内.幕?

    “还是说回公孙先生吧。”刘瑕笑笑,并未接续刚才的问题,反让lucy更露欣赏之色,“我有一个问题不解——lucy女士,在审讯室里,从头到尾你都没有说谎,只除了一句话——你说‘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并不亲近’……这句话,是假的。”

    lucy的眼神清凉似水,她颔首,“不得不为,否则,在警察眼里,我之前所有的话,都是在说谎。”

    “这确实并不合乎情理,”刘瑕谨慎地挑选着词句,世上大多数人,对她来说都像是一本打开的书,lucy呢——也是,但这本书可以多翻几页。“如果你们夫妻感情甚笃,你又为什么要监视自己的丈夫,公孙先生又为什么会长期出轨呢?”

    lucy沉默下来,双眼望定指尖的火光,烟灰慢慢烧长,几乎要散落的前一刻,她动动手指,将它抖落在随手拿出的便携烟灰盒里——lucy这样的女人,再怅惘,这样的细节也不会漏过。

    “刘小姐,你是心理咨询师,想必对人性了解很深了?”

    “只能说有浅薄研究。”刘瑕客气地回答。

    lucy笑笑,她猛吸一口烟,仰起头吐出一个浑圆的圈,“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你觉得,一个人,能战胜自己的本性吗?”

    刘瑕若有所悟,她想了想,“能战,但要战胜很难。”

    “嗯?”lucy挑起眉,很感兴趣的样子。

    “做违心的事,快乐吗?”刘瑕反问她,lucy摇摇头,她也笑笑,“当然是不快乐的。一个坏习惯,想改,譬如烟瘾,经过多日的勉强,脱瘾了,改掉了,这是人的主观能动性,你的心从习惯里挣脱出来,现在不抽烟也不违心了,这就是人类对命运的掌控力。但有很多坏习惯,像毒.瘾,有瘾的那天起,你的心就永远改变了,对它的渴望,永远不会消退,你可以一辈子不复吸,但永远不能快乐起来,每一天都在和自己的心做斗争,这种*和本能的*,就是本性……一辈子不复吸,但一辈子都不快乐,这算是赢吗?”

    lucy一边听一边吸烟,闭着嘴闷笑,笑得肩膀颤抖,笑完了,她又吐出一口白色的烟,笼罩自己的表情,“说得很好,比喻得非常好,刘小姐,你说得对,不管一个人多优秀,多有能力,在和本性的斗争里,他一般几乎是很难赢的——公孙良的本性,就是贪。”

    “他贪,所以从不满足自己拥有的,刚入行的时候,他是个保险业务员,和同侪比,什么都没有,没文化,没人脉……他贪,什么都学,什么都干,来者不拒,五年后,他拿到自考本科文凭,保险卖到各大企业,年薪已过百万,在他们家那个山村,那时候他已经是传奇人物,90年代,一年赚了一百万,娶了个留过洋的儿媳妇。他还有什么不满足?”

    “他就是不满足,贪,贪权势,贪知识,只要能做的,什么都想去尝试,栽过大跟头,但也能爬起来,一步步坎坎坷坷,爬到这个位置上,接触到更多人,更大的权势,看到更多的可能性……他忍不了的,那么多钱,那么懵懂无知的民众,给谁骗不是骗,为什么不参一脚?贪起来就看不清自己的本事了,人家和他平辈论交,都是大集团的重要人物不假,可整个滨海,都是他们家的,禄安呢?禄安是国家的啊。滨海能从私营发展到今天这步,在上头没人,可能吗?”

    lucy吹出一口烟,语气都是淡淡的,“贪啊……看到美色总想要占有,他心里没那些女人,只是钱色交易,但就是贪,看到好东西,贪着想尝一口,没放真心,也想占着不放,为什么不呢,他有得是钱,他想要什么就要什么,道德责任?他是不以为然的……又不至于影响家庭,只要把老婆瞒过,有何不可呢?”

    “没交流过吗?”

    “怎么没有?吵过、闹过,离婚协议书写过几版,每一次都发自内心想改,但改不了,贪就是他的本性……贪让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怎么去戒?本性难移,他真的改不了。”

    “我带他去看过心理咨询师,咨询师说,改不了,没法强行纠正,就像是电击也治不了网瘾一样,人生就是如此残缺,没有谁是绝对健康,没有谁能治愈另一个人,这世上本来就没有所谓的正常……公孙良是这样,其实我又怎么不是这样?”

    “明知道他改不了,明知道最好的选择是离婚,但离不开,放不下,说是不管,还要放摄像头,给自己设一条虚拟的警戒线,心里想,跨过了就铁了心离婚,其实我心里知道,多数还是离不了。”lucy托着腮,似笑非笑,烟快烧到手指,她也没注意,“我去看咨询师,问她为什么我这么没用,意志力那么强,三万米都跑得下来,为什么就离不开一个配不上我的人?咨询师说,这就是我的本性,感情至上、依恋太深,别看我事业做得大,但其实内心深处,我还是个小女人。”

    “对我来说,宁可两个人在一起痛苦,不断地勉强与强求,也胜过一个人的孤独……你说,一个人,怎么能和自己的本性斗争?”

    这么聪明、这么通透、这么优秀、这么自制,依然逃不脱本性……

    她想起多年前的回忆,想到母亲晃动的双脚,想到那一刻自己的情绪,她实在想到太多太多,想到钟姨笑意中的勉强,眼角藏不住的忧虑……她想到自己对钟姨说的话,“您放心,我明白您的顾虑”——

    那时候她才多大?13?14?还是乳臭未干的年纪,但她的世界,从没有青涩,她清楚地知道,钟姨不会赞成她和连景云的爱情,她也清楚地知道那是罪有道理不过的考量,像她这样的人,天生就和别人不一样,这是她的本性,不想改变,就像是呼吸,根本也无法改变。别人不喜欢她本来的样子,她可以去改变,她可以呈现让所有人满意的表演,但内心里,她只需平静地接受这一点,和自己和解,接受本性的代价,接受这世上并不会有谁适合与她在一起的推理……

    刘瑕望着lucy的眼神,终于多了一丝真实的情绪,她轻声地、真诚地说,就像是对当年的自己,“不需要斗争,只需要接受……你只需要接受它就可以了。”

    “是啊……最终,我接受了。”

    lucy似是也有所感觉,她诧异地打量刘瑕一眼,又敛眸一笑,“我接受了这所有一切的后果,林小玉、张美琪,所有一个又一个没有名字的女人,接受了公孙良可能会把自己玩死的未来……我想过那么多次我们的结局,现在它终于发生了,我没有一点意外,反而有点大彻大悟后的坦然。”

    烟头从指间掉落,她仰起头,笑容渐渐扩大,带着些许自嘲。“这一切,终于发生了,终于有了个结果,他终于玩死了自己——只是没想到,不是d租宝,不是他作的那些死,最终,是两片小小的感冒药,抢先一步,在沈江来得及动手以前,害死了他。”

    刘瑕心里一动。“你觉得,沈江会对他动手?”

    “如果你是沈江,你为什么不对他动手?”lucy反问,“局已做完,该清盘了,公孙良身上,牵扯那么多线索,警察肯定会找上门——你觉得,他会宁死不屈吗?”

    “他那么贪,自然也贪生,贪图自由……”刘瑕说,她完全明白了。“所以,即使他不动摇,也一定要死。”

    “d租宝倒台得很突然,连他也猝不及防,新闻一出来,我就知道他成了弃子,劝他和我走,但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lucy低声说,“他早被布控监视,护照上缴,正常途径,没法出国了……他把电脑给了我,作为被捕后周旋内外的一线生机,否则,他被捕的第二天,恐怕就要‘被自杀’……这台电脑,我藏在国外。”

    她的双眼,清冷如水,靠向椅背,重新点燃一根香烟,“只要能保证我的安全,它就是你们的了。”

    刘瑕思忖了一下,她没有贸然答应下来,而是很认真地问,“沈江的手段,到底有多狠辣,这一点我们实在并不清楚,lucy女士可以介绍一下吗?”

    lucy微怔,但随后,似是感受到她的诚意,眼神渐暖。

    “你想也想不到的狠辣,”她说,“企业要做大,总有些见不得人的地方,沈家干这个脏活的人,大部分都是老三沈汉,搞拆迁的嘛,手上哪能没有人命——但沈汉最怕的就是沈江……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吴姐和我提过几嘴,在沈家上下,她最忌惮的,也是沈江‘这个疯子’。公孙良有一次和我说起沈江,也流露出我没见过的畏色……”

    她忽然笑了起来,又点燃一根烟,放肆地深吸一口。

    “你看,在危急时刻,这男人想到的,永远只是叮嘱我,”她自嘲地说,“‘这份重要的证据交给你,一定要把我营救出来……’,他没想过,在这样危急的时刻,我手里拿着沈江想要的东西,又该怎么在这个连他也害怕的男人面前保护自己。”

    “这样一个男人,我却还因为他的死,情愿把电脑给你们,也不愿意给沈江,直接买到自己的平安……”

    lucy在缭绕的白烟里,幽幽地问,“刘小姐,你觉得,我是不是很蠢?”

    刘瑕摇摇头,对这个什么都看透,却依然挣不脱的女人,很罕见的,她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才好。

    #

    “回来了?”

    刘瑕走进办公室时,大部分人都去吃饭了,只有连景云靠在窗边看报告,他抬起眼问候一声,刘瑕点点头。“你还不去吃饭?”

    “不急。”连景云寒暄完了,也没继续去看资料,盯着刘瑕不放,刘瑕凝眉疑问过去,“怎么?”

    连景云冲窗外努努嘴,“公孙太太刚和你聊了好久。”

    “嗯,她认出沈钦了,沈钦的妈妈以前是她老板,所以过来打个招呼。”刘瑕没停顿,流利地说,“顺便探问点沈钦的事……你知道,还不是沈家争产的那些事?”

    连景云没有尽信,“就聊了这些?有那么一会,公孙太太看起来情绪很激动的样子。”

    “她还说了不少公孙良的事,你知道,未亡人的情绪总是有点激动的。”刘瑕就着他的手看报告,“这是进一步的尸检报告吗?死因分析有没有变化?”

    “没,还是一个结果,”连景云现在对侧写公孙良更感兴趣,“林小玉已经完全失去嫌疑了,再做一次审讯我们就打算让她走——这时候,每一次和受害人家属的接触都非常宝贵,不过从公孙太太刚才的表现来看……你觉得她的叙述,准确吗。会不会带了太多情绪,反而没什么参考价值。”

    刘瑕想想lucy的表情,摇摇头,“她的判断是相当准确的……”

    眼神落在一行数据上,她微微怔了下,脑海里灵感的钩子,似乎吊起了什么,“……但是这些话对我没什么用,基本都是情理之中的东西……你等等。”

    她把药检报告从连景云手里扯过来,来来回回仔细翻看了几遍,手指点着额头苦思冥想了一会,终于在思维中,把所有凌乱的点连成了线。

    “也许……你刚才说得不对……”她低声轻喃,“林小玉并不是没有嫌疑……”

    连景云的眉毛高高地挑了起来,他一句话也没说,不敢破坏这玄妙的顿悟氛围,高举起双手让开过道,由得刘瑕疾步走到电脑前敲敲打打——

    警局的电脑太慢,刘瑕打开几个页面就不耐烦起来,干脆直接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一边敲鼠标一边等着——刚才她给沈钦发消息他就没回,现在打电话居然也不接……□□的工作量,有那么大吗?

    连打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刘瑕又开始发消息轰炸,连景云站她背后看了几眼,问,“你是在找沈钦吗?”

    他举起手,对她被打扰后有些嗔怪的一瞪,无辜地耸耸肩,指指窗外,“两分钟前,我看到他刚从车里下来——”

    ‘叮——’的一声,连景云话音未落,电梯门就打开了,沈钦从里面快步冲出来,头发凌乱,帽衫下是扣错了的衬衫,还有点微喘,一副乱七八糟的样子。“我,我来了,刘小姐。”

    刘瑕和连景云对视一眼,抬起眉毛,她很不解,“你来……干嘛?”

    “给,给你送东西啊。”沈钦一边喘,一边从帽衫里掏出一个小盒子——

    所有破案前的灵光一闪,全都消散殆尽,刘瑕兴起浓浓的不祥预感,她防御性地站起身,“那是什么?”

    “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啊!”沈钦热切地说,献宝地对她打开小盒子,一道宝光顿时喷发出来,受阳光直射,七彩灿烂,刺得刘瑕几乎瞎了狗眼,“时间太赶,店面现货里克拉最大的就是这只了,尺寸可能有点不合,没关系的,后期可以重新调整,你不喜欢款式就再镶嵌——”

    “靠!”

    刘瑕还没来得及说话呢,连景云受不了了,他的语调透着那么十二万分的崩溃,“虾米,我——我还认识你吗?昨天才激吻上了新闻,今天就求婚了,你们俩这是在闹哪出啊!你们这进展的速度,是不是也太——太——快得太太太太特么离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