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59章 同归(上)

第59章 同归(上)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嘀’的一声,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林小玉有些好奇地探头看了屋内一眼,左顾右盼地走进来,她的表情甚至有点撒娇,“不是都说要放我走了吗?什么时候放人啊——至少让我打个电话吧,警察姐姐,要不人家一会都不知怎么回家呢。”

    “……我还没说话,你就说上了。”警察姐姐的心情似乎并不太好,语气阴测测的,“什么时候走,局里自然有决定,废话那么多干嘛?——过来老实坐下,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放不放人,看你表现。”

    “好吧、好吧。”林小玉伸伸舌头,撩了一下头发——她还穿着报案时的衣服,即使在局子里过了一夜,也依然神奇地赏心悦目着,展现了出众的外围素养。“其实我什么都说了……您问,您问。”

    看到刘瑕投来的白眼,她无奈地放低了姿态,却到底忍不住细声抱怨:“倒霉……从谁那里受了气……吃枪药了吧,什么素质呀……女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从谁那里受了气……

    感觉到衬衫胸前小口袋那微硬的触碰,刘瑕抽了下唇角,她不否认,自己是带了点情绪:这个戒指,在警局里怎么回绝?宋队他们只是去吃饭了而已,没多久就要回来,释放林小玉的时间点也近在眼前了,如果她猜测得没错,这个案件,的确受到了来自d租宝幕后主使者的关注的话,那么办案手续就容不得任何瑕疵,一旦超期羁押,宋队他们肯定会受到来自上峰的压力,这个案件就真的无从再调查下去了……哪有时间和沈钦夹缠不清?

    “先去干活,一会再和你算账。”拿过戒指,三言两语打发了刚咧开笑容的沈钦,刘瑕要把戒指往包里丢——这下,轮到连景云受不了了。“别别,你一会要进去询问林小玉的话,不能带包吧?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外面太有压力了,你还是随身携带吧。”

    这枚戒指,说少了也有个两三百万,都赶上一般的骗保案了,在金钱上再谨慎的确也都不为过,这话是在理,但……

    瞥了一脸严肃的连景云一眼,又看看脸上绽放出希望,不敢说话,在那拼命点头的沈钦,刘瑕隐约都听到宋队的说话声了,她嘴角抽搐一下,只好把美钻装进身上唯一的口袋里,“满意了吗?可以把注意力放回案子了吗,朋友们?”

    “满意!”沈钦脆生生地说,双眼呈桃心——虽然在刘瑕的眼神下,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但刘瑕一回身,他的信息马上跟着来了,*呵呵呵,这是不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所以,可能需要你们配合一下——”刘瑕瞥了手机屏幕一眼,中断和宋队的谈话,猛一回头,沈钦在那狂敲键盘,屏幕上都是数据流,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

    ……她慢慢转回去,“所以,我把沈先生也叫来了,来得急,他都没怎么打扮——”

    手机又是嗡地一声,*原来,送人礼物的感觉这么好的,刘小姐,看到你把我送给你的东西,放到自己身上,我觉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十多个天花乱坠的表情,被连续不断地发了过来,刘瑕低头看着,先是不动声色,随后又猛地一个转头——

    屏幕上的数据流还在跑,沈钦双手都放在键盘上,异常纯良的样子,表情也停顿下来,但她一回身,手机又开始轻轻嗡响。*刘小姐,你喜不喜欢国金那间办公室,我把它送给你好不好?还有我的车……噢哦哦哦,对,你想不想搬到月湖山庄来住——*

    ……

    综上所述,是的,她呵斥林小玉时,难得地带了一点个人情绪,多少是有点把林小玉当做沈钦来训了——不过,刘瑕虽然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做法,但却并没有改正的意思。

    “说谁呢你?”她拍了一下案头,不依不饶地问,泼辣得很有国营风范,“你说谁呢?嫌疑人林小玉,你还真以为自己没事儿了?”

    她按下通话钮,“把机器推进来!”

    一台机器很快就被推进了审讯室里,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为林小玉接上了机器,这下,她有些惊慌失措了,“这是什么,你们要干嘛——”

    “测谎仪,听说过吗?”刘瑕冷冷地问,眼睛从上到下看着林小玉,视线在她手上的卡地亚三色金戒指上停留了下,不用多做作,便已演出不快,“一句假话都不会放过,我看就非常适合你这样的女人用。国家应该给你们都配备一个,看你们还能不能到处勾引男人。”

    像林小玉这样的女人,除了同为外围的姐妹,的确很难和正常的同龄女性做什么朋友,尤其是像刘瑕这样‘颇有两分姿色’,但又穿着朴素、素面朝天的同龄人,两人间的敌意和不屑简直就是天生的,看到测谎仪被推进来的时候,有那么一会儿林小玉的确花容失色,但知道了机器的用途以后,她的表情又平静下来,对工作人员的行动也还算配合,说了几句姓名年月等可查证的事实,稍微空出嘴就反驳,“我又没说谎,怕什么呀?”

    她嘴一翘,也有点不满意了,“而且你们本来就该把我给放了吧,不是有规定,警方拘留不能超过24小时吗?如果没有证据逮捕,就得释放的,这早都超过了吧?”

    有点意思,刘瑕笑了笑,“哟,挺有文化的啊,那就……从这个问题先开始吧。以你的文化水平,是怎么知道这条专业知识——是谁告诉你的?”

    林小玉顿了一下,机器上显示的心跳数猛地抬了一下,慢慢地又平复下来,“这……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呗。”

    “哪个朋友?”

    “这重要吗?警官,这是我自己的*啊——你说,这都是我的朋友,也有工作有家庭的,不能因为一个出事了,就牵连到别人吧,闹出来多不好看啊?”林小玉说着说着,心跳已经渐渐平缓了,“那可是专业搞这个的……实在要说,也行,不过,他要生气了……”

    刘瑕观察着她的表情,在心底,那模糊的图像越来越清楚:其实,这案件的真相本来就很清晰,如果不是公孙良自己的不良习惯,无意间充当了烟幕弹,他的死亡,本来会是一次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却无迹可寻的‘铁案’……

    “你先顾自己再说吧。”刘瑕冷哼,“名字,说。”

    林小玉眼神闪烁了一下,说了个名字,“齐xx……”

    由祁年玉和另一名小伙伴假扮的工作人员有轻微的骚动,给刘瑕打眼色:看起来,齐xx确实是系统内的知名人物。

    刘瑕眼也不扫机器,紧盯着林小玉,把她所有的微表情都一一记下:眼神上望,巡梭不定,她这是在‘发明’,不是回忆。“他和你是什么关系?真的是朋友关系?”

    扯旗唬人没能奏效,刘瑕又给了个缺口,林小玉也不敢瞎编了,“不是啦,就是……以前在一个饭局里见过,闲聊的时候说起来的。”

    “你和公孙良从来没有一起出席饭局的习惯——公孙良怕老婆,你和谁去的,另一个朋友?”

    “……嗯……”林小玉开始有汗下来了。

    “那个朋友的名字呢?”

    “……xxx……”林小玉又不情不愿地说了个名字,这一次,她说的是真话。

    “你一共有几个朋友?”

    “记不清了……人家出道都那么久了,真的记不清了嘛!”

    “好,那,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一共有几个朋友?”

    “……7、7个8个吧,看你怎么算了……”

    其实,测谎仪在刑事调查中的应用,并没有想象中的广泛,因为这是一种‘时灵时不灵’的机器,更多的时候,它起到的只是个威慑的作用,比如现在,它的存在,就放大了林小玉在每次撒谎前的心理斗争,让她的反应变得更好观察,也让她在一些‘无关问题’上更愿意说真话,而不是东拉西扯,全盘敷衍——这也是一种心理暗示,哪怕仔细思考后,林小玉会发现,以她特殊的职业来说,在所有问题上都说谎,才能更好地掩护真正的谎言,消耗警方的调查资源,对自己更为有利,但,‘看到测谎仪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要说真话’,‘有游戏就想要遵守规则,获得肯定’的心理暗示,并非是每个人都能摆脱的,当然,刘瑕流露出的敌意,在这方面也起到了不小的推动作用。

    “名字呢,都给出来。”

    林小玉给了7个名字,除公孙良以外,全都是谎话,刘瑕嗯了一声,“你陪这些朋友的时候,都一起做什么?”

    “什么都做啊……”林小玉闪着眼睫毛,有点不解了。刘瑕不耐烦地瞪她一眼,“你是哪种外围女,陪游□□,陪玩吗?陪喝吗?陪吸吗?”

    “我……我……”林小玉的心跳剧烈了起来,她咬着下唇,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过一会,心跳渐渐慢下去,“都陪吧,看客户需求……”

    “那你自己有瘾吗?”

    “没有……我很少陪吸……我朋友一般也不碰那些,那些东西不好,伤脑子。有时候他们心情不好,我也就陪着,我自己不吸,吸了就不漂亮了。”

    “他们不勉强你?”

    林小玉越答越自信了,“不勉强,勉强这个干嘛,要找人陪多得是——”

    “我不相信你,”刘瑕说,“给她抽一管血,做毒检。”

    “哎,你们干嘛——”

    林小玉想反抗,但这当然由不得她,被抽完了,她有点蔫,“就是我吸……那又怎么样?不能逮捕我就要送我戒毒所?你这个人心怎么这么狠?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投诉你!”

    “如果你吸的话,抓你抓错了吗?”刘瑕当然不理她,随口回了一句,林小玉委屈得要哭,她当看不到,自己又翻动起资料,“嗯,还有什么——公孙良死的那天晚上,有多少人一起吃饭……这个她答过了……xxx\ooo……”

    她随口把答案都念了一遍,眼角瞥着测谎仪屏幕,林小玉的心跳,忽低忽高,结合着表情,她对三个人的名字,最有反应。

    “最后一个问题。”她抬起眼,看似随意,“公孙良,也是‘心情不好,就偶尔会吸’的类型吗?”

    这一次,林小玉没有犹豫,她点点头,“有过一两次,但很偶尔……但他昨晚没吸啊!”

    这答案,真情流露,她说的是实话不假。

    最后一个证据,也已被敲砖钉脚,拼图终于完整,刘瑕唇边,浮现一缕微笑,她不再扮演那个泼辣的女警察,重新恢复了自己不疾不徐的语气。

    “我知道他昨晚没吸——至少,他不是吸的,是吗?”她和气地说,“他是喝下去的,是不是?”

    “一点海.洛因,对于初服者来说,已经足够他产生反应了,你借机和他一起回家,是为了找到他经常随身携带,需要用指纹解锁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吧?”

    “找到以后,他就可以死了,你随身携带了足量的药物,只要和他一起服下,这就是一桩铁案,公孙良最近因为d租宝的事已经焦头烂额,妻子又不在国内,和情妇寻欢作乐的时候,吸.毒过量猝死,这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即使有人来查你,他们能查出什么呢?你也一起吸用了那些东西,按常理要被送入戒毒所……等到你从戒毒所里出来的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接你的。只要这条线所断了,专案组迟早解散,谁还有心思来对付你呢?林小姐。”

    刘瑕笑了,“当然了,情况和你们预期的并不一样,虽然你和毫无防备的公孙良一起回了家,但并没有如愿找到笔记本电脑,而公孙良的死亡,也让你吓了一跳——都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了,但他居然没等你动手就已经先出现了不良反应……这让你很惊慌,但不管怎么说,人都死了,当然不可能继续服药,所以,你把药粉匆匆处理了一下,便报警了。”

    “本来你是疑云满腹,但来接警的小刑警,倒是为你解开了疑窦:吃了头孢类药物以后饮酒,本来就容易影响心率,虽然没听说太多触发心脏病的案例,但朋友圈的一篇文章,转载极广,让小刑警看到公孙良衣袋里的头孢拉定以后,就先入为主地有了类似的推理。”

    “这一下,你的心完全落进了肚子里,不论怎么说,你的确什么都没干,只是陪着公孙良回家睡了一觉……即使我现在推理出了这些过程,但,没有证据,最终我也只能放你离开警局,毕竟,你已经把毒.品都处理了,”刘瑕迎着林小玉的眼神,冲她眨眨眼,“我猜,是冲进马桶了?——这下,连持有毒.品罪都没法告你,甚至,我们都没法证明公孙良之前服用的那些海.洛因,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毕竟,从会所的监控来看,你们是晚上8点才碰面的,这之前公孙良都做了什么,没人能说出个道道。”

    林小玉的心跳,随着她的话声抑扬顿挫,至此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绷了起来——她察觉到了,刘瑕这是一路都在蓄力读条呢,准备发大招呢。

    没知识,但是个聪明人——这两点并不矛盾,林小玉的聪明,藏在她的无知下,是市井的聪明,但在这个案子里,够用了,她要太傻,还争取不过来呢。刘瑕暗暗点头,话锋一转,“不过……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林小姐,你真的觉得,自己就一点证据没留下吗?”

    “公孙良的药检报告已经出来了,在他的组织液中,检测到了吗.啡,他是死于海.洛因与头孢拉定、酒精共同作用导致的心力衰竭……”刘瑕打开手机,打开到一个页面,把它滑到林小玉面前,“林小姐,你读读这篇文章,介绍的是我国对海.洛因检测技术的进一步进展……另外一个书签,介绍的是分子的布朗运动。”

    “这两篇文章有点复杂,你可以慢慢地看,我这里先给你简单地介绍一下其中的科学事实——首先呢,千分之一的海.洛因溶液,我们都能检测得出来,其次呢,当粉状物体散落入水的时候,它们并不会聚成一团,而是会散落与水中,甚至是粘附到容器壁上,这也是为什么化学实验后的试管要严格清洗的原因,至少,一两次马桶冲洗,是冲不掉它们的。”

    “虽然这已经是昨天的事了,但幸运的是,从昨天到现在,并没有人使用过那间公寓的洗手间,今天早上,我的同事已经提取到了证据,可以证明马桶里曾被人投掷过海.洛因。”刘瑕笑了一下,“当然,即使检测不出来,我们也会让它能检出来——你在局子里有朋友,你懂的。”

    林小玉的脸色,一下刷白,她的嘴唇轻轻地颤抖了起来,显然意会到了暗藏的恫吓。

    “当然,这也不能证明,这海.洛因就是你投放的,毕竟,那是公孙良自己的家。”刘瑕把手机换了个窗口。“但是,有了这个截图,那又不一样了,林小姐……你的血检结果,再过半小时就能出来了,我先猜一下——就只是猜一下啊——你的血里,是不是能检测出纳曲酮,也就是这个截图里所说的,海.洛因阻断剂啊?”

    “公孙良是因为吸.毒死的,你的血里有阻断剂,马桶里有海.洛因溶液……我想,你一定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很看不起这些警察,你的那些朋友,一个个都位高权重,什么事办不到?但我也知道,你是个聪明人。”

    刘瑕望着面无表情,脸色煞白的林小玉,让自己的笑容更亲切一些,“让你陪同吸毒的主意,是他们出的,阻断剂,是你自己买的吧?你很清楚,就像是你看不起这些警察一样,你的那些朋友,心里也一定是看不起你的……”

    “警方手里的证据,已经足够诉你故意杀人了,这和吸.毒过量不一样,中国毕竟是法治国家,人命无小事,到了这一步,他们不会再费力气捞你出来,只会想办法,让你和公孙良一样,永远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