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63章 静海无波

第63章 静海无波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

    门一开,保姆就惊呼,但声音很快噎住——她瞥了身后一眼,声音压得不能再低,“刘小姐,你怎么来了,快回去吧,我就说是敲错门了,真的真的,快回去吧——大先生和大姑姑都在,还有四先生……你一个人怎么能好?”

    刘瑕眼神微敛:照料老先生多年,阿姨在沈家地位多少有些超然,一向以老先生的意愿为依归,她对自己的认识一向清醒,不认为自己具备多出众的人格魅力,阿姨几次态度上的改变,其实,都代表着老先生对她的看法。

    现在看来,老先生对她的态度似乎尚有转机,但这并不能解释沈钦被关在家里的进展……为了屏蔽他和外界联系的管道,沈家这个区域现在已经连手机信号都不覆盖了,这样的动静,不取得老先生的同意是很难做到的,甚至刘瑕都很难想象,除了老先生以外,沈家还有谁会为了沈钦把心操到这个地步……

    “我倒也是想事先联系一下的,”思绪在刹那间绕着地球跑了个来回,刘瑕的应对并没有停下,她的眉毛皱了起来,焦急的情绪富有感染力,足以带人入戏,“但电话打不通,网络上也没人回应——”

    阿姨的笑容有点尴尬,“这几天刚好小区的信号塔检修……刘小姐,你还是先回去吧,过几天等老爷子气消了,身边也安静点,再来……”

    她的语气暧昧,富有暗示性,刘瑕眼神一闪,声音更细,“阿姨,明人不说暗话,这一次……是谁在搞我?”

    “霞姨,是谁在外面?”

    阿姨有点为难,没来得及说话,屋内已有男人声气问了起来——这反倒帮她下了决心。“是大姑姑,那天拿了一个文件袋过来,老先生看了很生气,叫钦钦来,说不许他再见你——钦钦当然不肯……”

    她说得又轻又快,看着刘瑕的表情也很复杂,显然,已多少打探到了文件袋的内容,“不过,最生气的还是大先生,他现在比老爷子更关心钦钦——”

    “霞姨?”

    未得到回答,男人的脚步声接近了,阿姨把身子一让,露出刘瑕来,声音也恢复正常,她有点为难,“四先生,是刘小姐,她不肯走……”

    四先生停在门口,眼神和刘瑕对上,两人一时都没说话——四先生憔悴了一点,手腕间的皮质护腕已经不在,看来,在老先生的压力下,他业已回归‘正常’,之所以没和三先生一样,被放逐到海外,大抵是因为已经自动失去角逐继承人的资格,老先生也怕把他放到海外,不利于纠正他的‘坏习惯’。

    刘瑕眼尖,瞄到他胸前衬衫一处隆起,隐约可见下面的纱布,以及领口处蔓延出的皮肤红肿,但她聪明地不予置评——在s.m圈子里,刺青时常也是表明身份的一种方式。

    四先生的眼神,和她一起落到自己胸前,再抬起来和她对视,刘瑕的眉毛挑了一下,四先生脸上的丝丝快意,才涨潮,又立刻消退了,他退后一步,给刘瑕让出空间。

    刘瑕抿抿唇,冲他微微笑笑,她走进玄关,脚步轻盈,一路走到小会客室门口都未被发觉,屋内大姑姑的声音没被打断,渐渐清晰,“……现在这个样子,只能是把钦钦送到国外去好些了,护照拿走,他回不了国,这边再看紧点,音信断了,到底过几年也就忘掉了,是吧,爸,或者,您要是还不放心的话,就跟着钦钦过去美国住几年——”

    刘瑕走进屋里的时候,她一时还没停,双眉深锁,满脸忧虑,一头顾老爷子,一头又顾大哥沈鸿,一边说,一边瞟了沈鸿一眼,被刘瑕正正接住,眨眼间就把他的意思看得明白:让老爷子陪沈钦到美国去,彰显的是她的清白,送走沈钦,并非要离间老爷子和孙子的感情,图谋滨海家产,刘瑕当日,纯粹抹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大姑姑一家,对滨海的股份,从未有过不该有的想法。

    这样看,她拿出那份文件袋时,多数也是走蒙冤忠臣路线吧,那样的媳妇,绝不能嫁入沈家,如此不堪的女人,也绝不是沈钦的良配……网络上经常把一种特定的女人叫做绿茶婊,像大姑姑这样理直气壮地自我欺骗,一边坑人一边真情实意地把自己当做好人的中年女性,也许应该荣膺白莲婊的称号……

    刘瑕眼神微敛,按下心头忽来的情绪潮涌:她倒不在意大姑姑针对她的攻击,其实那多数也是实话,只是想到她对沈钦怀有的恶意……

    “老先生,沈先生,沈女士。”她说,用眼神和几个人都打了招呼,明眸顾盼间,所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

    老先生毕竟是大风大浪经历过来的,神色只是一动,就又深沉下来,看不出喜怒。沈鸿手按椅把,汹涌澎湃地盯着她,清隽面容上爱恨情仇写得满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刘瑕和他有多复杂的故事,大姑姑脸色很明显地僵硬了一下,露出少许怯意,表现亦算得体——知道了她的过去,她有这样的反应也算正常,又可提醒老先生,她是个多可怕的人。

    老先生,刘瑕先不处理,沈鸿她更懒睬,在他心里,自己几次表现失控,直接欠了他一个拿到1800亿的机会,犹如亏欠他一整个世界——沈鸿心里,自然是有恨的,但又何尝不还抱着一线希望,总希望她能回头同他配合?即使心里和大姑姑一样视她如洪水猛兽,只要能为他拿到这笔钱,他也是乐意把沈钦奖赏给她的。

    “沈女士,您也不必这么造作。”她从大姑姑入手开刀,“见到我,反应就这么大,你又该怎么和你的兄弟们相处呢?”

    即使身处一干要人中,刘瑕也有不自觉带动气氛的能力,不论是老先生、大先生还是四先生,闻言都不禁看向大姑姑,似乎是被刘瑕一语点醒,看懂了她的造作。大姑姑脸涨得通红,看向老先生,“爸!”

    老先生冲她虚按按,一双眼望着刘瑕,表情深沉并不说话,表态终究暧昧,大姑姑更生气,“爸!连您也把我往坏处想?我要是什么地方做错了您告诉我,我这一门心思为家里考虑……”

    她有些哽咽,“钦钦女朋友不懂事,好,我忍了,不知道那件事以前,我说过她一句不是没有?还不是看在钦钦不好谈朋友的份上……按理说,嫁出去了,沈家事也不该我管,钦钦和她结婚以后怎么样,滨海以后会怎么样,我在乎什么?这又都不是我的事,我的公司。”

    她矛头指向沈鸿,“连大哥都不管钦钦死活了,我还在乎什么?——大哥,你也别老在那端着,当我看不懂你的意思?吞吞吐吐的就是不肯把钦钦送到国外去,要不是爸坚持,你都不想管他,还要由他和这种恶毒的女人混在一起,你不就是……”

    “好了!”沈鸿的盘算要被她揭穿,且又要绕到为父失责的弱点上,脸沉下来低斥,“你失心疯了是吧?胡言乱语到处乱咬人,瞎说八道——刘小姐,还没问你呢,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正是她挑大姑姑开刀的用意,这种怨妇型中年女性一开口就夹缠个没完没了,最适合拖延时间,刘瑕笑笑,不接沈鸿的眼色,拒绝按他暗示出演,“走进来的呀。”

    “什么走进来的,我看是闯进来的!”大姑姑怒气未消,又恨铁不成钢地数落四先生,“老四,你还让她进来了?看不懂你了,还是不是男人,连点血性都没有!”

    四先生自从刘瑕出现以后,就一直很安静,贴在门口做隐形人,谁知被台风尾一扫,大姑姑一句话带到隐痛,他一下暴怒起来,脸涨得紫红,“什、什——”

    “好了!”眼看客厅乱成一团,老先生蓦地轻喝一声,一顿拐杖。

    犹如暴风卷过,屋内一下就又安静了下来,沈家人都变成了鹌鹑,老先生目注刘瑕,语调依然很稳,听不出一点情绪,“请问刘小姐,你今天,有何来意?”

    一句话,就把刘瑕营造的纷乱气氛肃清,将主导权重新拿到手里,刘瑕在这等人物的眼神里,难免也有点不太舒服,但她也不露声色,笑容依旧温和,坦然回视老先生,脊背依旧挺直。“我是来请您放了沈钦的,您知道,以他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被长期囚禁——对于您和其余家人关心的问题,老先生,我的态度一直没变,我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痴心妄想,以为自己能嫁入沈家,和沈钦结婚。事实上,我也没有兴趣和沈钦恋爱。”

    “……说的倒是比唱的好听。”大姑姑的语气不阴不阳的,“那还上新闻啊?奔驰情侣……当我们老一辈就不会上网?”

    这是漂亮的一击,沈鸿都微微畏缩一下,老先生眼神也微沉了点——

    “沈女士,”刘瑕把眼神转向大姑姑,语气客气又认真,像是老师给学生解释难题,“你这么紧随潮流,不知道听过这个词吗——□□,或者,说得再直白一点,□□?”

    大姑姑被倒噎一记,面庞更紫涨,四先生发出模糊的声音,严重疑似幸灾乐祸的笑声,刘瑕置之不理,转向老先生,诚恳地说道,“当然,我知道,我不愿意,并不是结束,改变沈钦的意愿,才是关键。如果您还相信我的话,请把沈钦放出来,让我和他见一面,好好谈谈,我保证——沈钦在那之后,会改变主意的。”

    “刘小姐。”沈鸿坐不住了,沉声喊她,话中喝止之意很明显。大姑姑倒是眼睛一亮,一时间不计较刘瑕刚才的调侃,追问,“你用人格保证?”

    “人格担保。”刘瑕似笑非笑瞥她一眼,对她的心机,洞如观火:沈钦的改变,是因为她,失去了她以后,有很大可能倒退回两人刚相遇时的状态,对于沈家继承权来说,当然是大姑姑的利好消息。

    “爸爸,我看——”四先生固然记恨大姑姑的那句‘还是不是男人’,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终究还是拿稳了立场,望着老先生,也开始帮腔了。“老把钦钦关着也不是办法,再说现在这没网没电的,时间久了,别的住户也该有意见了——”

    原来,为防范沈钦,连整个电网都切了……刘瑕环顾周围,果然没看到什么电器开着,她有些发噱,心里更暗暗警醒:老先生还真是不含糊,他未必知道沈钦的本事,只是习惯性把事做绝,这样的家庭教育,耳濡目染之下……还是要劝沈钦回美国,再耽搁下去,沈家的争产风波,真不知道会闹到什么地步。

    但……沈钦之后的事,和她已经没关系了……

    她摇掉了这逾越的想法,静静等着老先生的决定,在心里计算着时间:拖延了至少20分钟,连景云应该已经从后院里爬进去了吧,监控探头,需要网络才能运作,既然小区断网,相信没人会来阻止,她上次观察过,以24号别墅的结构,要从一楼翻到三楼去并不困难,以他的□□,顺利的话,现在应该也能和沈钦会合了,就不知道,沈钦的状态好不好,能不能和他一起出来……

    老爷子的动作,让她的心神一下重新收束——他考虑了一会儿,随后,似是下了什么决定,示意霞姨拉开他身后的抽屉,取出了一份破旧的文件夹。

    刘瑕眼神收缩,一下就认出了那熟悉的logo,经过15年,那有些暗淡褪色的警徽,还是烙印在她记忆深处,标志着每一次审讯、笔录、调查、谈话……

    居然是原件拿来,沈家的能量,果然不小。

    “这份档案,我已经仔细看过了。”老爷子的手,稳稳地按在封面上,抬眼望着刘瑕,似乎是要把她的身躯看破,看到她的心底,“白纸黑字,似乎无可抵赖……”

    大姑姑和四先生同时微泛喜色,沈鸿表情暗沉,老先生的眼神,兜过室内一圈,将一切尽收眼底,也泛上一丝轻笑。

    “但,”他话锋一转,“公.安的手段,我见得多了,尤其是那个时候,在那个地方……这些记录,没凭没据,我只信7成。”

    “爸!”三人同时叫,沈鸿惊喜,另外两个人,则完全是惊吓了——看着刘瑕的眼神,甚至有些骇然:连这件事,都扳不倒刘瑕,老先生对她的宠信,已到这个地步?

    老先生对一切质疑,置之不理,声音还是稳稳的。“这一面之词,我听过,刘小姐……现在,我想听听你这方面的说法。”

    这当然是个出口,是老先生给予最难得的机会,从三人的表现就能看得出来,只要她应答得当,这风波,顷刻间也许就能消弭于无形——当然,她的回答必须很得当,但无论如何,这都是在死局里天赐的一条生路,重要性不管怎么溢美都不算高——

    但,刘瑕的表情没有一点动摇。

    “没什么可谈的,”她秀美的脸孔上,也露出了笑,完美的、冰冷的、漠然的笑,“办这个案子的人,是个真正的警察,没有刑讯逼供、没有任何黑.幕,文件里说的,都是真的……”

    “我确实在13岁那年冬天,杀害了我的继父刘敏,因为未成年人保护法,我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不过,这件事确实发生过,确实如案卷里所说,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这件事,绝对不会有假。”

    没有了现代科技,没有那些无处不在的电力传输,那些电器,24号别墅居然是如此的安静,她甜脆的声音,毫无阻碍的传到门外,传到了楼梯转角处——

    连景云轻快的脚步,猛地顿住,要不是沈钦眼疾手快,他险险就从楼梯上滑下,他英挺的面容,完全失去了自制,被极度的震惊扭曲。

    “这……不可能……”

    低喃声后,他猛地发觉不对,转向身边人,“你……早知道了?”

    沈钦俊美的脸,如静海般无波。

    在一段让人窒息的沉默后,他轻轻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