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94章 绝望与希望

第94章 绝望与希望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你想要全方位的控制一个人,你会怎么做?”

    “……从没想过这么可怕的事,买本《人类操控指南》来看?”

    刘瑕笑了一下,揪下一条纸卷,向连景云的方向扔过去,连景云举起双手为自己叫屈,“怎么啦,人家又没有说错——操控另一个人,一般人哪里会想这么可怕的事?”

    “不会想吗?”刘瑕还维持着躺在沙发上的姿势,她盯着空白的天花板,“可怕吗……其实,这是世界上最普遍的现象,来自父母,来自爱人,甚至来自你的朋友和上司,想要全方位的影响一个人,把自己的意愿放到另一个人的脑子里,其实是人类最本能的欲.望。在每个家庭里,这样的事都在重复的发生——如果你把人比做一台电脑,想想看,生命前几年,是不是就是给这台电脑编程的过程。所有的育儿书都在教导父母,怎么尽量轻柔地去控制你的小孩……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每一对父母都是必须跨越的障碍,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也都在被原生家庭影响,努力地想要摆脱来自父母的操控,这些操控,有些深,有些浅,有些来自很多年以前,但我们从来,从来都没有完全摆脱过……”

    她的声音渐渐转细了,片刻后,又露出了自嘲的笑意,“从这个角度来说,叶女士所做的一切,也不是不可理解,她无非也只是想要操控自己的儿子而已,只是所用的手法比较……”

    “过激?”连景云帮她说完,他直起身子,双手支在膝盖上,渐渐地从刚才那过度震惊后的惘然中恢复了过来,“我以前看过一张帖子,总结了情感操控的几种手段,像是叶女士这样,无视儿子本身的意愿,一直在抹杀他独立人格,强调‘为你好’的做法,应该是可以算做情感操控中的……”

    “利用负疚感,”刘瑕说,她的眼神依然难以聚集出焦点,“这其实没什么,中国特色,几乎所有中国父母都会用这一招来迫使儿女屈服……她最贱的招数,是情景复现……她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沈钦并不是第一次听说。”

    “你是说,她利用了安迪教授的自杀……”连景云没有说完,他啐了一口,“妈.的……所以沈钦才走了?他怕你成为安迪教授第二?但这……”

    “并不仅仅是安迪,也许这就是叶女士从小灌输给他的相处模式——违逆的代价,就是他会失去自己为之坚持的东西,而她也用一次又一次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刘瑕的语气很呆板,连景云的眉毛越皱越紧。

    “但,你并不是那种随便能被摧毁的人,沈钦应该很清楚才对——”

    “是啊,听起来这并不合理——不管在安迪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毕竟是全然不同的个体,”刘瑕毫无笑意地扯了扯唇瓣,“叶女士能对我做什么,逼迫到我放弃自己的生命?有了沈钦的保护,她根本没法接近我,事实上,想想沈钦的能力,只要他愿意,叶女士早就玩完了。——但对当时的沈钦来说,他已经做不到有逻辑的思考了。就像是一台电脑,已经被写入了优先级最高的程序,只要满足条件就自然发动,在当时的情况下,叶女士键入的,就是程序的启动口令。”

    连景云欲言又止,片刻后他微弱地说,“这种事,并不是他可以选择的……我觉得你也不应该说他是个懦夫。”

    “你的意思是说,在有个凶手盯着我和他祖父,‘要毁掉你重要的人’时,选择不和我们说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告诉我——唯一能帮到他的咨询师,他最大的心结是什么,然后在欺骗我愿意去……愿意去学会希望之后,忽然间被自己的心结摧垮,招呼也不打一声,甩下烂摊子离开,并不叫做懦夫?”刘瑕冷冷地说,“对不起,我觉得这就是懦夫。”

    连景云不说话了,她的太阳穴跳着疼,浑身上下都不对劲,情感躯体化,所有压抑的情感都需要一个表征,让你不想面对‘情绪有问题’的时候,身体就会转而反馈信号……

    刘瑕叫停一切理智的分析,她坐起身扶着脑袋用力按捏,深吸一口气,把所有浮动的情绪全都压下去。

    “去吃饭吗?”再抬头时,她已经是笑着的了,笑容当然有些僵硬,但翻篇的意思已很明显。“楼下好像新开了一家川菜馆”

    连景云不可置信地望着她,慢慢地重复着她的话,“川菜馆?”

    “嗯,对啊,”刘瑕开始翻找包里的化妆镜和便携小梳子,“可以去试试味道,噢,说起来,你能不能去楼下给我拿双鞋上来——噢。”

    她从包里翻出了一个手机,丢给连景云,“顺便把这手机扔了。”

    “这是——”

    “叶女士的手机,”刘瑕说,对着小镜子整理仪容,“本想拿回来让沈钦破解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亚当’的线索——但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帮我扔了吧。”

    连景云攥紧手机不肯放手,他退后一步,望着刘瑕的表情就像是从未认识她,“……你的意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不然呢?”刘瑕说,‘啪’地一声合上小盒子,“这本来就是他的事,是他把我们扯进了这团乱麻里,沈家、亚当,这几个月里,他给我们带来了多少麻烦?问过我的意愿了吗?来,他是自己来,走,他也是自己走……”

    她的声音有些破碎,刘瑕闭闭眼,竭力控制住,用平稳语调继续说,“他和我相处了三个月,景云,但是从未说过他和母亲的矛盾,你知道心理咨询的伦理——你不能去帮助一个没有要求的人。我就在他身边,三个月——”

    用尽全身力气,她让自己再度闭上嘴——不能再说下去了,大吼大叫并不好看,相信景云也足以明白她的意思——

    “我不会扔的。”连景云说,刘瑕肩头一震,眼神不可置信地移回连景云。

    “我不会扔的。”他重复说,迎着她的眼神,嘴角抿成刻板的弧度,“而且我也不会允许你放弃沈钦,我要你去找到他,把他从他母亲手里营救出来——吴瑕,我要求你这么做!”

    “不要叫我吴瑕!”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室内的气氛就像是窗外的天色一样紧绷,刘瑕和他一坐一站,眼神冲撞出锐利的锋芒,两个人的手都在缓缓收紧。连景云的下颚牵出淡淡的青筋。

    “好,我不叫,”他说,“刘——瑕,我叫你刘瑕,可以吗?”

    这是连景云第一次说出这个名字,第一次这么叫她,从她母亲离婚改嫁后,他只叫她虾米,他从来没承认过刘瑕已经不再是那个说话还有点漏风,笑起来很甜,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他从来没承认过,她其实根本不是他心里那个值得全世界温柔以待的小公主,她是刘瑕,少年犯刘瑕,她是伊甸园外那条阴冷的蛇,玫瑰下的荆棘,是这冷酷的现实中难以回避的丑恶——他总是一厢情愿,要对她好,总是对她这么好。

    “刘瑕,现在,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把沈先生找到,”连景云的声音宏大而响亮,在世界上空激起无穷无尽的回响,“把他从这个困境里治好,我们三个人一起抓桩亚当’,把这件事结束——因为,虽然沈先生从来没对你提出过求助,但你并不是他的咨询师,你是他的女朋友,你关心他,并不需要他的许可。因为互相帮助是人类的本能,因为他现在需要帮助而你有能力提供!因为你其实并不是那么冷漠!”

    世界在她面前来回振荡,像是酒后有了重影,刘瑕闭上眼,笑了。

    “——但我其实就是这么冷漠。”她轻声说,“我一直知道你有恋母情结,但从来都没告诉过你……按照你的逻辑,我是不是应该要试着先治好你?”

    所有的抗辩分贝全数归零,连景云一脸震惊地望着她,似乎完全无法理解她的话意,他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什……什么?”

    “你有恋母情结。”刘瑕说,口齿清楚,“你没有和我在一起,因为你看出来了,钟姨不希望我做她的儿媳妇,你不想让你妈妈两难。”

    “你没有去当警察,进了保险公司……是因为你从小看着你父亲为了工作在家庭生活中一再缺席,钟姨是怎么吃力地支撑着这个家,是怎么在每一个出勤追缉的夜晚失眠,你不想让你妈妈再重复一遍,到老来还为儿子担心。”

    “景云,你人生中所有违逆自己意愿的选择,都是因为你不愿让钟姨失望,你从来没有从对她的依赖中走出来,取悦她的渴望,对于令她失望的恐惧,胜过了坚持自我的需求。”刘瑕清楚地说,“但你依然想要,你想要和我在一起,想要去追求你的梦想——也许是从儿时第一次见到穿着警服的爸爸起,就根植在你心中的梦想,你想要戴上警帽,佩上警徽,追寻正义……对父亲的崇拜更加深了你对母亲的愧疚——虽然你知道你母亲有多辛苦,但你还是想要当个警察。”

    “所以,这就是你了,不尴不尬、不上不下。你是痛苦的,毫无疑问,你需要帮助……但是在你开口之前,我不会多嘴。”她轻声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吗?”

    这一次,轮到连景云闭上眼了,他捏住鼻心,呼吸粗重,就像是刚被人捅了一刀,依然处于失血的眩晕感之中。

    “这……这就是你一直拒绝我的原因?”很久以后,他才低声地问。“因为我从来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是什么?”

    “只是部分,另外一部分,是因为你并不喜欢真正的我。”刘瑕简洁地说,有种一把撕掉了疮疤的快感,伤口现在又在流血了,但她不是很在乎。“——别急着反驳,我知道,你可以接受真正的我——但你只是并不喜欢。”

    她甚至笑了笑,声音轻得像一片柳叶飘落,“景云,不要否认了,别和自己斗气,喜欢不喜欢,没法隐瞒,也没法勉强的。”

    那么多次的触手可及,那么多次的擦肩而过,那么多个瞬间那么多过往,在眼神中重播,他对她的倾慕、愧疚,他的震惊,他想要弥补——所有的自我欺骗,在真相暴.露后回看,都是那么的昭然若揭,连景云的眼神从亮到暗,似乎有什么燃烧的情感在慢慢熄灭,他退后一步,又退后一步,一直到背最终靠上墙面,无言地滑坐下来。

    室内一片沉默,夜色缓缓侵染,窗外升起一轮冷月,勾勒出屋子里两个静止的轮廓。刘瑕坐在黑暗里,盯着墙面上的一块亮斑,那是沈钦电脑的反光。

    “你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辜负了你……我辜负了你。”连景云的声音响了起来,暗哑的,“我们都辜负了你。”

    他和沈钦,他们想要把她从黑暗里拉出来,但却最终离去,一只手从未存在,一只手半路松开,到最后,依然只有她一个人。

    刘瑕想要说话,但不知该怎么回答。连景云发出一声喘息的笑,像是有泪意蕴含其中。

    “现在最好的赎罪,是不是应该停止自以为是,安静地走开?”他像是在自问。

    他慢慢爬起来,弯腰勾起外套,身影走向门口,但在手指触到门把的那一刻,又停下来,转身回到沙发前。

    “我以为我一直在照料你、包容你……”他的声音是绝对的沉静,属于连景云的那些东西——永远浸染在语调里的轻快与希望,永远没有消失的笑意——完全安静了下来。“其实,一直原谅我,一直包容我的人,是你。”

    “在你面前,我没必要辩解,也没必要祈求你的原谅。我知道你什么都能看穿——我知道,你早已经把我看穿,对我失望。”

    “但,沈钦呢?你也和看我一样,早已把他看穿了吗?他也早早地让你失望了吗?”

    “他是个大麻烦,他让你的世界天翻地覆……他是你生命里的意外,不能让你一眼看透,但,他办到了我没有办到的事——我有时候甚至在想,他也办到了你自己都办不到的事……你知道吗,虽然他是我的情敌,但我其实很喜欢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喜欢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时脸上的表情,那种感觉——那种充满希望的感觉。”

    连景云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世界在他的叙述里涨缩,他真烦,谁来让他收声?别让他一直一直这样说下去——他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为什么不能安静地走开?

    他没被阻止,他依然在一直一直往下说,刘瑕想要捂住耳朵,想要遏制大脑的转动,别让记忆随着他的话泛起,大笑的沈钦,可怜兮兮的沈钦,贱到家的沈钦,滑稽的沈钦睿智的沈钦崩溃的沈钦——

    “也许我的智慧,在你面前不值一提,但……这件事,我依然固执己见,保留我自己的看法——虾米,我想……说我幼稚也好,我现在也还愿意相信,沈钦是不会让你失望的,即使他一时糊涂,被过往的阴影淹没——他走了,但他最终也还会回来。”

    连景云说,他把光滑的手机,重新放入刘瑕手心,“再想想……我知道我没立场要求你做什么,但……答应我,别那么快对他失望。”

    沈钦的低语,同时在耳边响起,伴着从记忆里吹来的冷气,“答应我,一直要心怀希望。”

    “走吧。”刘瑕挥开这恼人的幻觉,她的声音由小变大,“走吧——走啊,走!”

    她看不清连景云的表情,但他走了,安静地将门在身后合拢,给了她渴望的安静,刘瑕坐在黑暗里,四处张望着空白的墙壁,她忽然笑了起来。

    “你应该高兴啊。”她轻声说,“这不就是你一直以来想要的吗,该走的都走了,现在,就只有我们了。”

    为什么还要露出悲伤的表情呢?

    她问着那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伸出手拂过她布满裂伤的脸,“你相信景云的话吗?你想要等他回来吗?”

    即使是那么的渺小,你也不愿放弃希望吗?你还真的相信沈钦的胡话了呀?‘你就是我的希望’,你真的觉得,他会为了你回来啊?

    他会为了你,对抗他从不敢对抗的母亲,披星戴月、劈荆斩棘、跋山涉水地回来?

    你就这么想要相信啊?

    你是有多绝望啊?少了他的一丝希望,你就活不下去了吗?

    能不能就这样让生活回归正轨,放弃所有不切实际的希望,就回到原来的规律啊?

    你还想要经历多少次失态的狂奔?

    她像是幽魂,在空荡的房间巡游,每一步都扯到创口,钻心的痛,但她已无暇感知,她也许饥饿了,也许无聊了,也许只是在寻找沈钦留下的痕迹,又或者也许她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这样静一静——

    但最终,刘瑕发现自己还是坐在电脑前,试探性地激活了屏幕,输入了沈钦给她的用户名和密码(某天献宝地告诉她:他给她开了女友专用权限),无所事事地浏览着电脑中的文件夹。

    大多都是视频,沈钦给每个文件夹都做了标注:电梯井、大堂、过道a……房间b……

    房间b?

    他不是说从未监视过她的房间?

    她打开文件夹,随意选择了一个视频播放,随着视频开始,肩膀渐渐放松下来:哦,原来这说的是他自己的房间。

    ‘siri,给我今天的气温。’画面里的沈钦正在敲打键盘,英气的脸满是专注,他随口吩咐,口齿相当清楚——刘瑕看了看时间,一周以前。

    她关掉视频,随意选取了时间更早的视频拉出来看,画面里的沈钦果然更沉默,他不是在敲打键盘,就是在敲手机屏幕——刘瑕把画面拉近,确认他是在和自己对话。

    从时间来推算,是……

    她一时兴起,翻到自己手机里相同时间的记录——啊,是他第一次告白,然后她回了一大堆乱码的那次对话。

    原来,沈钦在输入“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啊,刘小姐!”之前,忐忑了这么久,即使没有说话,她也能看得出他肩膀的紧张。

    她的唇边,不知何时已挂上了淡笑,她的手指像是有自己意志,拂上屏幕,拂过被拒绝后表情失意的沈钦——虽然也许没抱着什么指望,但他是有些沮丧的,肩膀垂落下来,走到沙发边瘫下去——

    但,几秒之后,他的笑容又甜蜜了起来,拿着手机指指点点,很快燃起了新的兴趣——很快就觉得手机屏幕太小了似的,又把工作投屏到电脑屏幕上,跑过去编辑。

    看到电脑里那张被弄得花花绿绿,不断被贴上心型贴纸的聊天记录截图,刘瑕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沈钦最后在上面用了幼圆体编辑‘被刘小姐拒绝的第一次’。

    到底谁才是少女……她心头一动,放大去看他的保存路径,随后按图索骥,打开了整个目录。

    被刘小姐拒绝的第一次.jpg被刘小姐拒绝的第二次.jpg刘小姐好像没那么讨厌我了,刘小姐第一次对我用了颜文字。

    第一次用表情,第一次对他笑(真心的笑),刘小姐又拒绝我了……

    林林总总、各色各样的数百张截图,随着鼠标滚轮一一浮现,聊天记录、监控截图里她的照片,视频聊天里她翻白眼的表情(妈.的,沈钦截好丑),附注着他的感想:好高兴、好沮丧,要努力、要加油……视频里忙忙碌碌的沈钦,因为她的一个笑,在半夜三点兴奋得走来走去的沈钦,努力想要等她起床,给她道早安的沈钦,用功研读《情书宝典2016》的沈钦……

    她打开一个又一个的文件夹去看,对照着时间点,吻到她以后,回来少女心大发作,兴奋得冲上跑步机,跑了10公里——当晚半夜两点,在床上傻乎乎地、时不时地露出甜蜜的笑。案子陷入瓶颈时,忙忙碌碌地在电脑前工作,让siri设闹钟,“计时六小时。”六小时后,她的手机收到信息,【你该吃饭了,刘小姐】

    和她去打羽毛球,虽然被袭击,但还是【有史以来最开心的一天.jpg】,截图上威尔森被涂成黑圈,粉红色的蜡笔字体写着:刘小姐的笑让我也想跟着笑。

    她告诉他自己身世的那天,他被沈家驱逐出的那天,她昏倒的那天……沈钦就像是个工蚁,在镜头里忙忙碌碌地进进出出,悲欢离合,而她望着他挺拔的身影,忍不住在想:如果是她走了——如果是她的话,沈钦会怎么样?

    当然会沮丧,也许会崩溃,然后呢?

    然后,沈钦一定会去追她的,然后发挥他非凡的缠功,和以前每一次一样挽回局面,让她欲断难断,最后,在所有所有的混乱以后……在这个文件夹里,也只是多一张截图吧。

    刘小姐又跑了.jpg。

    他做这张图时的表情也一定很精彩。

    她不禁为自己的想象大笑起来,无意间伸出手去摸,才发觉,自己已流了一腮的泪。

    你就这么想要相信啊?

    真的很想啊。

    因为……他从来没放弃过希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