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59.第59章 鬼尸

59.第59章 鬼尸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农村人的思想大多固步自封,哪怕家里一贫如洗,也会把家看得很严实,“破家值万贯”就是这个理。

    农村“看家护院”大多依赖于养的狗,俗话说的好,“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所以家家户户都养狗,没钱的养条柴狗,只要来了陌生人汪汪叫就行,有钱的养条狼狗或者藏獒什么的,别说生人胆战心惊,就是熟人也心惊胆战,小偷早就吓破了胆,偷他家的东西,这不是找死吗?

    北方人养狗,南方人养蛇,邪恶人养“鬼”,但都是看家护院的手段,狗蛇最多咬你一口,鬼尸却能扒你皮吃你肉。既然鬼婆有本事收敛魂魄,说明她对鬼的掌控能力已是登峰造极,养条“鬼尸”就跟普通人养狗没什么两样,但狗蛇能吃五谷杂粮,鬼尸却只喜欢吃肉,暂时不知道鬼婆喂养什么吃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打听鬼婆的住处,村里那是妇孺皆知,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名气大,还因为她住的地方比较新鲜,别人住在村里,她却住在村西头的一个鱼塘。鱼塘早就荒废了,本来是有一条进水沟的,不知为何被堵住了,鱼塘的水就变成了一湾死水,臭烘烘的味道很远都能闻到,但鬼婆无儿无女,偏偏喜欢住在这里,村里人都觉得老人性格孤僻,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和李佳珠穿过村里的小路,七拐八拐就看到了鬼婆的草屋。临岸搭着一条木桥,一直延伸至鱼塘中央,水面上搭建着一间颇为寒酸的草屋,为什么说寒酸呢?这年头都是砖瓦房,水中夯几棵柱子就能造房子,退而求其次,在水面建个木头房也说得过去,为何偏偏是茅屋呢?幸好这个鱼塘地势低洼,要是被大风一吹,屋顶还不得飞上半天空?

    李佳珠指着远处的草屋说,房子太奇怪了,看着像个骨灰盒,你没发现连个门窗都没有安装?别人盖房子讲究坐北朝南,你看它却是坐南朝北的。

    我说这就是鬼婆的怪异,人需要晒太阳来积攒阳刚之气,鬼却需要阴凉之处而聚阴,这也是阳宅和阴宅的不同之处。

    李佳珠惊愕地说道,你说鬼婆的草屋是一处阴宅,只需积聚阴寒之气,而不需要活人的阳气?

    我点了点头,再没有说话,反而仔细打量着鱼塘四周的环境,我心里无比气馁,鬼婆的草屋镇守在鱼塘中央,三面临水,另一面还仅有一条木桥连着岸边,这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任何人接近或者走进草屋,鬼婆都能事先洞察先机。她这是典型的做贼心虚,草屋进出都是一条路,根本用不着狡兔三窟,另外养着一只鬼尸,这玩意儿浑身臭烘烘的,利用鱼塘的臭味正好可以遮掩,这也是鬼婆为什么选择住在死水鱼塘的原因。

    李佳珠转着眼珠子说,你觉得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看却是“瓮中捉鳖”,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直捣黄龙不行吗?鬼婆躲在草屋里正好被活捉,不行的话,我们回去把村民叫过来,给她来个人赃俱获不就完了嘛。

    我摇头说不可。鬼尸凶猛无比,万一把我们的退路堵死,鬼婆和鬼尸对我俩两面夹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鬼婆扎根这么多年了,村民里面肯定有她的帮凶,生人进村,就会有人第一时间报告给鬼婆,说不定她正在暗中调查我俩呢。找人过来帮忙,先不说村民相不相信外人的话,如此做已经打草惊蛇了,手机这么方便,电话早就打给鬼婆了,她要是有所防备,一明一暗,我俩可就凶多吉少。

    综合分析一番,我决定先处理掉鬼婆的鬼尸,“射人先射马”,砍掉她的一条臂膀,我们再孤注一掷地对付她就容易多了。既然鬼婆是配阴婚的媒婆,我们决定在此大做文章,来个调虎离山,考虑到鬼婆的警惕性,选择一个本村人来找鬼婆说媒搭线,于是我想到了小卖店的大婶,她是个生意人,有钱可赚何乐而不为?听说这个大婶是个寡妇,从鬼婆的角度来看,保守秘密比较容易些,免得人多嘴杂。

    小卖店的生意不是很好,货架上的商品零零星星,我看很多食品都过期了。大婶嘴里嘿嘿地笑,说没办法,村民大多丰衣足食、衣食无忧,偶尔过来买点油盐酱醋,其他东西都开车去城里买了,这年头开个车挺方便的——我一个寡妇闲得慌,开个小卖店就是为了打发时间,这仨瓜俩枣的还不够塞牙缝的。

    我旁敲侧击说,大婶可不是闲得住的人,一看你就是心灵手巧的主,恐怕还有其他来钱的野路子吧?

    大婶只是说我的眼力不错,并没有进一步说些多余的,看来口风挺严实的,如此“人品”,鬼婆一定喜欢。我心里有些欣慰,选对说客是此次计划的第一步,对于鬼婆而言,也不是什么人都值得她相信的。

    李佳珠笑眯眯地说,大婶想找你帮个忙,我们学校有一个女大学生跳楼了,关系跟我不错,她爸妈是农村的,想给她在北京找个丈夫,你看能不能帮个忙?

    大婶挺爽快说,阴婚吧?你还真找对人了,这个忙我能帮,鬼婆跟我的关系很要好,以往我给介绍过几个,都成了——这个女大学生死了多久了?鬼婆有个规矩,死了太久了可做不成。

    我心想,这里面果然有猫腻,老家举办阴婚,尸体火化了也没关系,拿着遗像照样走过场,而鬼婆只需要新鲜的尸体,这本身就违背常理。我接过话茬说,死了两天了,现在还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她爸妈说趁着火化之前先配个阴婚,一个黄花大闺女这么走了可惜,怎么也得搭个伴。

    大婶的眼睛很犀利,似乎想一眼看到我的心里,觉得我对答如流,语言太顺畅了,她觉得有点可疑,她忽然指着李佳珠和我呵呵笑着说,你俩是男女朋友吧?怎么会住在我们村里?

    李佳珠的反应还是比较敏捷的,笑呵呵地说大婶,从村东那排房子开始算,往后数第三排的中间那户是田教授的老祖屋,他是我的研究生导师,老房子空了很多年了,就让我俩搬过来住,闲着也是闲着——北京的房价你是知道的,我们穷学生租不起房子。

    大婶想了半天,点点头说,那户人家是姓田,祖辈好几代都是这个村子里的,也是我们村的老人了,房子倒是好多年没人住了——你俩住挺合适的,这房子不能老闲着,住人就有活泛劲了。那姑娘的生辰八字你们知道不?有的话,我给你们拿到鬼婆那里看一眼,行不行就是价钱的事了。

    我心想,大婶人是挺精明的,简直就是掉钱眼里去了,我们找你的目的就是想拖住鬼婆,否则怎么让她家后院起火呢?你倒是挺省事,要生辰八字,别说没有,就是有也不直接给你。

    我说大婶这是一件人生大事,我和你一样都是中间的说客,明天上午九点让她的父母来行不?跟鬼婆见见面,这个价钱他们自己谈,我们只负责介绍,但你这笔钱会在碰面后交给你,你觉得多少钱合适?

    大婶看我俩半晌,忽然咧嘴就笑,指着我俩说,无利不起早,你俩也是中间捞外快的吧?早说不就完了吗?害我打了半天的掩护,都是自家人,我也不客套了,一口价。

    她忽然伸出三个指头,像是觉得少点,又加了一根指头说,四千吧,这种生意一般人不愿意接手,嫌不吉利,但毕竟是一段姻缘,我也愿意积善行德。鬼婆手里掌握着信息,听说有几个男性刚刚要求找女方,一拍即合的事,凭我跟鬼婆的关系,我好好疏通一下,尽量给你们的朋友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所以四千块钱挺值的。

    我和李佳珠说,钱倒不多,我这个女同学家里有点底子,这个数目能接受——明天九点在你这见面怎么样?咱们锣对锣鼓对鼓一口说死了,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我们就回去安排,大家都看在钱的份上,辛苦也是值得的。

    大婶大包大揽说没问题,我有成事的经验,鬼婆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你们就准时过来就行——别忘了我的四千块,人情归人情,事情归事情。

    我说大婶你就放心吧,板上钉钉,这事已经定下来了,刚才我打了个电话,她爸已经同意了,这个时候说不定正给你准备钱呢。

    大婶满脸带花,笑得很灿烂,匆匆锁上门,往村西头走去,那个方向就是鬼婆的草屋。我俩尾随而去,大老远地就看见大婶停在了岸边,不是她不往前走,而是鬼婆早就发现她,而直接迎了出来,二人在岸边嘀嘀咕咕半天,最后二人笑着离开了,我俩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李佳珠有点后怕说,幸亏第一次观看草屋的时候我们离得很远,那个鬼婆眼睛贼着呢。

    我说,看样子明天早上还是要早点过去埋伏,最好天蒙蒙亮的时候。鬼婆那个时候睡得正香,再加上夜色掩护,我们比较容易靠近木桥。

    只要我们躲在木桥下面,明天九点,鬼婆一定会准时去小卖店等着碰面,这个空当时间,我和李佳珠会果断除掉鬼尸,然后来个四面埋伏,只要鬼婆返回来,我们就会从埋伏的地方钻出来“为民除害”。

    墨斗线九米九、黑狗血一盆、“降鬼伏魔”符箓正反各一张、镇鬼神针一枚,外加“化尸粉”一瓶和牙钳子一把,李佳珠非要抢那把打鬼鞭,我说你抢个什么劲?鬼尸不人不鬼,打鬼鞭抽在它身上跟挠痒痒一样,给你这两张符箓,一个贴它正面的脸,一个贴它背面的后背,一招定乾坤,比打鬼鞭厉害一百倍。

    李佳珠说怎么是两张,以前不都是贴一张吗?

    我说这个鬼尸是食人间烟火的,它的头可以一百八十度转弯,你只贴一张,它忽然转过头咬你一口,你说怎么办?正反两张贴上去不留任何死角,再用“镇鬼神针”往天灵盖一插,这鬼尸就动弹不得了。

    老宅子凑合睡了一晚,迷迷糊糊也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悄悄地躲藏在鱼塘的木桥下。天色蒙蒙亮,村里已经炊烟四起,唯独草屋死寂沉沉,好像没有半点动静。李佳珠和我贴着木头板躲在下面,大半个身子蜷着难受,她张嘴想发牢骚,但被我用眼神迅速制止住了。透过上面的木板缝隙,我们俩看见草屋的门已经被打开了一条缝隙,鬼婆从里面探出半个脑袋,黑发倒是油光闪亮,就是披头散发给人一种龌龊的感觉,她在观察周围有没有人,看了老半天,倒是一幅好性子。

    我冷笑一声,心想这个鬼婆挺贼的,怪不得这么多年没有人发现她的秘密,原来做事如此小心谨慎。其实鬼婆挺多余的,大早晨的都想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谁愿意到这个臭烘烘的鱼塘来找晦气?

    鱼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闻着习惯了还能暂时承受。清晨水面飘着一股淡淡的风,空气忽然弥漫着一股恶心的臭味,不小心吸了一口,脑门子一阵子眩晕,幸亏我俩动作敏捷,第一时间就捂住了鼻子,这种尸臭是有毒的,我俩早有准备,用湿毛巾捂住嘴鼻。

    再次抬头看向草屋,鬼婆的脑袋已经缩了进去,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趴在门口,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条大黑狗,但我们确定那不是,因为这个黑影已经站了起来,一身黑呼呼的毛发,跟黑狗熊的毛差不多,又长又密,那阵子恶臭就是从它身上传出来的。

    鬼尸!我和李佳珠目露惊恐,我俩忍不住浑身一振,因为鬼尸突然张牙舞爪地向我俩的方向咆哮起来。“大鬼!瞎折腾什么?”一声厉吓,鬼婆像鬼魅般闪身出来,一双冷森森的眼睛顺着大鬼的方向看过来。

    我和李佳珠脸色惨变,没想到这鬼东西的嗅觉如此灵敏,一下子就闻出来生人的气息。我紧张得满头冒汗,正盘算着如何脱身,李佳珠已经双腿发软,别看平时大呼小叫的,到这个节骨眼,骨头都酥了一大半了。

    鬼婆突然桀桀地笑起来,对着鬼尸说道,大清早就饿了?直勾勾地看着木桥,你是想吃人肉了!放心,这几天就让你吃一顿饱餐,有人想送上门一对阴婚男女,你吃你的肉,我炼我的鬼魂,好不好?

    我和李佳珠对视一眼,敢情阴婚男女的尸体都被大鬼给吃了,人家父母能不讨个说法?尸体无缘无故的没了,死者父母不可能察觉不到,但鬼婆是如何做到瞒天过海的?血淋淋的恐怖,深不见底的迷雾,是生是死的赌注……这些都是我和李佳珠要勇敢面对的,尽管吓死的心都有,但一种正义的声音呼唤着我们,所以只能咬牙坚持。

    见大鬼依然“呜呜”的咆哮,丝毫没有把鬼婆的话放在心上,鬼婆勃然大怒地从草屋中端出一个铁丝笼子,没头没脑地把大鬼罩在里面。鬼尸极为恐惧,赶紧乖乖地抱头蹲在地上,鬼婆面露凶相,一点一点地将铁笼子缩小了,敢情上面有根拉簧,只要双手稍微用力,铁笼子就会缓缓地挤在一起,里面悬挂着数不清的钢针,慢慢地扎进鬼尸的身体。

    鬼尸凶猛如野兽,鬼婆凶狠如魔鬼,一物降一物,大鬼只能变得像一条温顺的狗,因为它的主人鬼婆残忍无比,连鬼魂都忌惮三分,更何况自己一个鬼尸呢。

    大鬼不敢挣扎,任凭鬼婆面无表情地缩紧铁笼子,不大工夫,鬼尸已经奄奄一息,地面上滴落着斑斑点点的黑血,散发着阵阵恶臭,见大鬼老实得像条狗,鬼婆才散开笼子,满面俱是得意之色。

    李佳珠小声骂道,都是变态的丧尽天良的虐待狂魔!

    我心想,鬼婆以虐为乐,养鬼尸不纯粹是看家护院,没事的时候拿来虐待着消遣的吧。很多人养狗当宠物,但不少人养狗却是别有目的,听说有的人在外面受了气,回家就把名字写在一张纸上,然后贴在狗背上,用鞭子狠狠地抽打,狗要是挺过去了就活下来,挺不过去就被打死了,这年月杀人偿命,打死狗没听说有偿命的。

    鬼婆从屋里扔出一条死人大腿,大鬼忽然从地上爬起来,狼吞虎咽地啃起来。我和李佳珠忘记了害怕,一股恶心差点从肠胃里翻出来,怕暴露只能强忍着。

    鬼婆端出一个黑坛子,跟电视录像上的一模一样,她盘腿坐在地上,一只手打开盖子,一只手往上扇乎着风,坛子里面飘出血红色的烟雾,鬼婆张嘴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吸,每吸一口,她的身子就跟着发疯一样哆嗦着,看着像是得了羊角疯。

    就一会功夫,鬼婆突然眼疾手快地盖上坛盖,意犹未尽地添添嘴角,对着天空伸了个懒腰,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把大鬼关在草屋里,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木桥,走到鱼塘对面的小路上,她忽然稳稳当当地走着,跟一个正常人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