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62.第62章 坟场

62.第62章 坟场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北京连续五六天的雾霾,能见度最厉害的不到五十米。出租车已经到了香山路段,我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五点半”,照这个速度赶还能赶到公司。

    瞅着外面灰蒙蒙的一大片,无奈叹了口气,往日这个时候天色差不多就亮了,但今天跟我的心情一样灰暗,大早上出门就碰到“鬼跟身”,又遇上严重雾霾,心情的糟糕可想而知。

    香山路段要经过一条偏僻小路,可偏偏走到这,司机竟然说迷路了,其实我没当回事,这年代开车迷路让人听了都能笑掉大牙,手机导航、车载导航,这都是最便捷的。

    司机垂头丧气地说,车载导航到了这里就变得一片漆黑,手机也突然没信号了,我家门头沟,很少到这边来跑车——你说到处灰蒙蒙的,别说五十米,就是三十米我也看得晕晕乎乎,这个车暂时没法开了,你我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我说没事,我的手机是双卡双带,联通和移动总有一个有信号吧?手机导航不一样吗?

    司机满脸惊喜地说,这样就太好了,你赶紧看看哪一个有信号,只要打开导航,我们就能找到路,过了这一段就什么都好了。

    我瞅着他的车载导航,有点幸灾乐祸地说,你这个没来得及升级吧?这样的小路都是临时的,老版的导航指定没戏,你还是看我的2015最新版吧。

    手机屏幕一亮,我差点忍不住给摔了,两个卡都没信号,没有一个争气的。

    司机一看我表情就猜到没戏了,埋怨说,你大早上是不是撞上鬼了?拉你过来怎么这么倒霉?

    我心想,坐你车我给钱,这是有偿服务,我还想说怎么遇到你个倒霉星呢,我才冤呢,说到底被你拉到了“玉米地”。我故意很惊讶地说,师傅你是诸葛亮再世啊,还真让你说对了,打你车之前我还真遇到一个女鬼,刚打发走就坐你车了。

    司机唰地一下把头甩过来说,年轻人你还真别闹意见,我拉活三年多了,头一回栽这半路上,你说我能没点想法吗?世上哪有鬼?跟我谈鬼扯淡,我就是个无神论者。

    我心想还是别跟这个人扯淡了,本来就一肚子气,再跟他生半天气,非气炸了不可。荒山野岭,偏僻小路,一车俩人,这情景已经够悲催了,俩人再斗气打起来,连个劝架的都没有,万一被打死都找不到个凶手。还是静观其变吧,没准一会就来车了,问问司机不就找到路了吗?

    我长长地吸一口气,然后再长长地吐出去,心里一下子敞亮多了。

    出租车司机素质还可以,可能想想自己也有错,就先跟我一脸和气地说,哥们你别生我气,我这个人是个直肠子——这头进那头出。你也别着急,电话没信号,车轮子不敢动,咱俩只能指望路过个车什么的,这是早晚的事,等等就是了。

    我心想你是怕我举报你吧,放心,咱哥们这肚量能撑船。我笑着说,老哥你客气了,话说开了谁也不能再生气,再说咱俩还是一条船上的,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但我跟你申明一下,刚才说遇到鬼的事真不是吓唬你,确有此事。

    司机一愣,大张着嘴说,真遇到鬼了?你没事吧兄弟?门头沟那个村口是有点邪门,那个地方出过好几起车祸,听说死了七八个人——那些冤魂找上你了!

    我说那一定是,车祸中死的人大多心生怨气,鬼对路口的方向感不好,也有人说鬼走直路,所以被困在那个地方。一看我伸手打车,就想找我当替身。

    司机看看四周的雾越来越浓,巴巴嘴说道,够奇怪的,这雾怎么有增无减呢?看样子短时间走不了了!弄不好要等太阳出来。

    我一看可不是,地上的白雾把路面都挡住了,如果说刚才还能摸索着走,现在只能趴窝了。我心急如焚地看手表,现在是五点四十五分,迟到是一定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一想到田甜那副盛气凌人的嘴脸,我恨不得爬着走出去,累死总比气死强。

    司机忽然问道,哥们,你说你遇到一个女鬼,你是男的,她找你当替身合适吗?

    什么都指望不上了,我反而心越来越静,于是轻松说道,你既然是无神论者,我就好好给你讲讲。“鬼跟身”一般男女有别,但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也只能选择凑合。鬼寻找替死鬼的主要目的就是想“报仇”,死得不明不白,不愿做个冤死鬼,想借尸还魂,借着刚死人的尸体而装上自己的魂魄,这种鬼肉眼能看见。凌晨四点起床的人肯定没休息好,这是体质弱;我赶时间行事匆匆,这是急中出错;打出租车赶路,这是条件吻合;凌晨时间阴盛阳衰,这是时机吻合,所以我就被“鬼跟身”了。

    我和司机聊得挺融洽,我把如何摆脱女鬼的事跟他讲了,惹得两个人都哈哈大笑。我忽然对司机说,师傅你冷不冷?

    司机一愣,想了一下说,你这么一说是挺冷的,后背凉飕飕的,你的鬼故事把我吓坏了吧,但我开着暖风呢?车可是一直没熄火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后车玻璃,后面闪过一个黑影,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黑影的眼睛发亮,还是被我看到了。但由于车内开着暖风,外面又是大雾,所以玻璃上凝聚着一层薄薄的霜,如果外面有人靠近,我们几乎毫无觉察,但他想看我们却很容易,只需要划开一条缝隙,就能把我们看得清清楚楚。

    其实我的后背也冷艘艘的,跟“鬼跟身”的感觉一般无二,这不是个好苗头,应该又遇到鬼了。我郑重对司机说,师傅你千万别熄火,随时准备挂挡开车。

    司机脸色铁青地问我说,我们是不是又遇到哪个了?

    我点点头,然后打了个手势指了指后面。我赶紧问道,你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这条路你不熟悉,但周围有什么你总该知道点吧?

    司机想了想说,香山这一片比较偏僻,近几年才开始热闹的,香山红叶你是知道的——

    我说你不要介绍一些乱七八糟的,附近有没有跟死人挂勾的,或者这段时间出了什么大事故等等。这算是提醒,省得他跑错了方向。

    司机惨白着脸说,这有个坟场,对了,进来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眼那几棵大树,过去围着坟场种了一圈,虽然砍伐了不少,但这种老树一般地方没有。这条小路就是穿过坟场的,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说师傅你别害怕,我们封闭着车门,脏东西暂时进不来。你能不能给我弄点油什么的,鬼怕火。

    他指着我的车座下面,我蹲下身子拽出一个塑料桶,里面装的是机油,我心想就它了,虽然不如汽油烧得旺,但也能烧起来。我使劲拽下座套,把布条撕得一条一条的,卷起来裹上机油,打火机点着了,慢慢地等它完全烧起来,司机一按后背箱启动的按钮,我的火把瞬间扔到了车后面。

    司机赶紧关闭后背箱的按钮,我俩都看到后面火光冲天,有几个黑影子挣扎在火光中,嘶叫着跑出去老远。这个出租车配置不错,是带天窗的那种,如法炮制,我将另一个“火把”从天窗扔到前面去,我手动拉紧窗户,司机坐在前面,他看得最清楚,竟然吓得嗷嗷大哭,原来车头的地上趴着几个鬼,每只手抬着车轮子,怪不得我们看不见路呢,敢情它们把我们连人带车给抬起来了。

    火光一亮,鬼受惊了,撂下我们的车转身就跑。

    “咣当“一声巨响,车被扔到地上,我俩猝不及防,竟然被碰得鼻青脸肿,幸好车没翻,只是剧烈震动了一下。车的左右两边都被我扔了火把,四面火光中,我们看到地上爬着数不清的尸体,它们仰着头,伸着胳膊,已经把我们团团包围了,要不是前后左右的活把,这个时候我俩就被连人带车给拉走了,蚂蚁吃大象,就我俩这身子骨都不够这群鬼塞牙缝的。

    火熊熊燃烧,四周清晰可辨,因为有风,火把像是几个大火球般滚来滚去,那些尸体不得不快速地躲避,甚至缓缓地往后撤退,但仍然有几个胆大的,一步一步地逼过来。

    鬼好不容易腾开一个地方,我俩都看到那条小路就藏在中间,我大喊一声,快开车冲出去!

    老司机就是老司机,油门、挂挡、提速一气呵成,车一下子就飞了出去,能感觉到轮胎下面压着东西,路面不平,不知道压得是坟堆子还是尸骨,上下颠簸了几分钟,我们才觉得平缓起来,定眼一看,原来车已经跑到了一条大路上来,四周景物很明了,但后面猛然追过来一辆大公交,差点跟我们撞上。

    司机冷不丁地来个急刹车。前面围了几个人,我俩被吓蒙了头脑,差点把人家给撞飞。揽车的不是别人,是两个警察而且一男一女,他俩也吓得够呛,要不是司机把刹车踩死,就撞死警察了。

    我们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战战兢兢地刚走下车,前面几个人也跟着围过来,但靠在俩警察后面。男警察先走了一遍程序,查看出租车的驾驶本和行驶证,连我的身份证也捎带检查了一遍。女警察比较和善,对我俩说,你们没事把车开到坟场干什么?我们接到这几个司机朋友报警,说你们有可能被绑架了,否则出租车不可能跑坟地里。

    司机依然心有余悸,握着那几位司机的手感动地热泪盈眶,说谢谢你们,我俩被鬼绑架了!

    俩警察听了一愣,彼此对视了一眼,女警察惊讶地说,你这个司机以往有精神病史吗?

    司机擦干眼泪,对交警说,我是门头沟的,这个小伙子打车往香山这边走,导航和手机突然没信号了,四周都是大雾,我们俩迷路了。

    除了我,其他的人都大惑不解,尤其俩警察的模样极为怪异,俩人说一大清早我们就在这里执勤,因为这边是小路,经常拥堵,我们早上五点就值岗,雾霾是有的,但大雾从何说起?你们的车跑到坟场上去,真没有什么企图?听说这一带发生了好几起盗墓案件,你俩不会跟这个有关系吧?

    我说警察同志,你们见过赤手空拳到坟场盗墓的吗?我俩真是迷路了,不熟悉这边小路的路况,再加上早上困乏,就稀里糊涂地跑到坟地里,我们这不是迷途知返了吗?

    俩警察半信半疑说,我们看到坟场那边起火了,是你俩放得吧?

    司机想说话,被我给狠狠咽了回去,我抢着说,反正稀里糊涂开到坟场了,前几天忘记给我爷爷烧纸了,就凑着烧了点树叶,当然也用百元大钞“压了压”。说着说着,我竟然泪如雨下,其实也不是装的,我真想起了爷爷。

    大家呵呵乐了,说我这个人还算有点孝心,不像犯罪分子。司机闷着头不再吱声,我嘴快的像跑火车,全场就听见我就一个人嘚吧嘚吧地自圆其说。

    女警察笑着说,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就不处罚你俩了,玩野火还是要注意防火,幸好是坟地,要是大树林里烧这一把火,估计你俩就犯大事了。

    我赶紧点头表示吸取教训,那几个司机一看没什么事,也纷纷开车走了。司机拉着我开往“一窝猴策划公司”,他问我说,你为什么不让我说遇到鬼了?

    我说师傅你是个无神论者,他们大多也跟你一样,说遇到鬼了,他们能信吗?妖言惑众、蛊惑人心、造谣生事……这些帽子你戴得起吗?你开出租车养家糊口,我还要赶时间上班工作,给他们讲鬼故事?拉倒吧,最后只能拉我们到看守所慢慢讲。

    司机大嘴一咧,笑着说,你小子脑袋灵活,幸好你自圆其说,否则咱俩满身是嘴都说不清楚。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没有鬼,要不是拉着你经历了这么一回,我打死都不信有朝一日能撞上,还差点被连车带人给抬走。

    到了公司门口,司机死活不要钱,说咱俩算是过命的交情,这钱不能要。看这人比较执著,我也就不勉强他,说你开车满北京跑难免遇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送你一张避鬼符箓,你贴在车内,可以保护你一时平安。

    司机千恩万谢地,说要是以前有人送这东西,自己都觉得可笑,现在我不但不觉得可笑,反而觉得“信则有,不信也有”。

    望着出租车远去,我转身走进了大门,两个保安将我拦住了,说是出具什么证件,我心想,你们屁大个公司弄得跟五角大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