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73.第73章 腊像活死人

73.第73章 腊像活死人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说大家都别慌,鬼鼠属于啮齿类的动物,就算体壮如狗,它们的胆子依然胆小如鼠。我们先沿着墓道走进去,真要是面对鬼鼠的包围,山人自有妙计,大家尽可放心。

    他们一听我有办法对付鬼鼠,这才放心跟着我往里走。其实我哪有什么办法,墓葬危险重重,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反正只能抱着一种心态,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果然是一条墓道将鬼窟贯穿,穿过鬼窟就是另一截墓道。两边的墙壁都被鬼鼠打了很多洞穴,黑暗中像是有无数双眼睛看着我们。黑黢黢的洞口,瞅在眼里自然怕在心里,只是每个人不说而已,尽量保持步伐的轻盈,别弄出太大动静。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鬼鼠洞,我心想,鬼鼠早已将墓穴的地下给掏成迷宫了,无形中为墓葬完成了后期的排水工程,从地面无论渗透多大的水,墓葬里的鬼鼠洞完全有能力排得干干净净。

    人工的智慧加上天然的形成,李氏嫔妃墓牢不可摧。

    我们竖起耳朵,都听到四周传来不同的声音,有摇旗呐喊的万马奔腾,有锣鼓喧天的吹吹打打,有狂风骤雨的地动山摇……田教授说这是墓道的强风穿过鬼鼠洞而发出的,类似于嘴里含着一把哨子,随着洞口的蜿蜒曲折和大小高矮,风声就会演变成不同的音色,最后就听到了变化多姿的声音。加上人类的奇特想象,声音更加变化莫测。

    说着话,首当其冲地遇到一扇大石门,索性连着灵巧的门抽,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推开了。但门槛很高,我们几乎是爬着过去的,站在门槛上一看,下面是个大殿,地面比外面的墓道底了很多,估计只有挖深地下才能扩展空间。我们四个只好盘着绳索落下去。

    抬头仰望才知道大殿的雄伟壮观。大殿两边排列着两支人马,一边是服装怪异、腰挎长刀的少数民族骑兵,他们中间抬着一顶大红色的花轿,但轿帘深垂,看不到里面坐着什么人。一边是身穿明朝服饰的步兵,中间行走着一辆四轮马车,也是窗帘掩得密不透风,不知里面何许人也。两边的军队差不多各有十多个人,脸上都流露着灿烂的笑容,似乎遇到了喜事。

    刚开始看到它们的时候都吓了一跳,还以为遇到了现实版的军队,因为它们的兵器寒光四射,一看都是真刀真枪的战士。李佳珠眼尖心细,指着这些栩栩如生的战马和士兵说,他们都是腊像雕塑,地上还散落着石蜡的粉末呢。

    我低腰拣起一小撮粉末,揉捏一下,手指之间细细滑滑的,抬手鼻子跟前却无丝毫的异味,基本断定就是无色无味的石蜡。秦始皇的兵马俑那是黄土烧制的,这些明朝腊像却是石蜡雕塑,二者的艺术和历史价值异曲同工。

    说实在话,腊像我在艺术馆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物虽然各不相同,但都有一种人工雕刻的痕迹,然而这些腊像却有些与众不同,不仅仅是栩栩如生的面容和姿势,就连躯体的大小和长短比例精准到几乎毫厘不差的地步,别说今天的人类做不到,相距千年的大明王朝能有能如此精湛的腊像制做工艺?

    别说我不信,大家谁都不信,腊像的神态举止惟妙惟肖,几乎能以假乱真。

    田教授满嘴啧啧称奇,上千年的腊像保存完好无损,可以说是人类历史文化的一件瑰宝。

    大殿中央设有一个巨大的圆形祭台,两边各立着一根数米高的铜柱子,上面挂着很多明晃晃的钩子,应该是悬挂牲畜的。祭台上还有一座塔,一层一层地垒起,我数了一下大概有七层,封顶那一层竖着一个圆圆的黑色塔尖,上面顶着的不是宝石和夜明珠一类的东西,而是一个大铜盆,犹如一个小孩头顶着一个大脸盆。因为高度的关系,我们站在下面也看不清铜盆里面盛着什么东西。

    田才指着这种建筑说,墓葬中称之为“祭坛”,北京有天坛和地坛,这个虽然有点小,那也是只有皇家墓葬才能出现,每一塔层可以储存不少祭祀物品,作用应该大同小异。祭坛设有七层塔,那说明李氏在皇宫中的地位还是不低的,因为皇帝是九五至尊,最高才九层。

    我们对着祭坛指指点点,纷纷猜测每一层的塔层储存着什么宝贝,或者有什么作用,但塔尖的大铜盆却让我们一头雾水,如此神圣的一座祭坛,上面盖个大铜盆却显得不伦不类,从艺术角度而言也不雅观,要是放颗夜明珠什么的,倒是浑然天成,也符合常理。

    大殿四周都是色彩鲜艳的壁画,各种宣扬礼仪的画面精彩纷呈,让人看了眼花缭乱,有种应接不暇的感受。壁画种类繁多,形式各样,兼有文化差异,但都能很好地融合,反而多了几分东西合璧的韵味。

    描绘的人物不尽相同,有少数民族的奇葩礼乐,有大明王朝的威武雄壮,仕女端杯举酒成群,歌妓舞姿婀娜,武士舞枪弄剑,文武百官觥筹交错……

    田教授忽然指着一个戎马大将军说,这位是高丽国第一大将军李桂柱!此人擅长使用大刀,据说从未遇到敌手,被高丽国国王封为“第一大将军”。由此判断,李氏真是高丽国人,否则李桂柱的画像不会出现在她的墓葬里,死人都讲究“落叶归根”,这是有说法的。

    李佳珠富有想象力地说,李桂柱会不会和这个李氏青梅竹马,二人在高丽国的关系就非同一般,因为政治关系,李氏无奈之下嫁给朱元璋,李桂柱带领人马亲自护送李氏到南京?

    故事可以轻描淡写,历史的迷雾却可以将它渲染成可歌可泣、荡气回肠、江山美女的画面,我们默默地想象着任何一种完美的结局,当看到眼前的真实,却情不自禁地幽幽叹息。

    田教授平复思绪,呵呵笑着说,你推测得有点意思,根据史料记载,李桂柱确实叛变投靠了朱元璋,至于是不是因为是李氏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马秀英状告李氏红杏出墙也不一定是空穴来风,李氏和李桂柱关系甚好,据说朱元璋不明底细地派他保护李氏的安危。朱元璋忙于战事,李氏私自幽会李桂柱也不是没有可能,据说李氏被处死后不久,李桂柱相继被朱元璋杀掉,所以说李氏和李桂柱之间说不定真有不可告人的联系。朱棣坐稳江山,为何不承认李氏是生母,这一层或许是他心中最大的障碍。

    历史犹如一片浮云,风吹即散,或化为漫天的凄风苦雨,或化为朗朗乾坤的一朵白云,留给世人的永远是扑朔迷离。我们不知道大将军李桂柱和美女李氏是什么一层关系,也不知道二者相继惨死是什么原因,拔起萝卜带出泥,不好妄加评断,但他的画像却在李氏墓葬中一同被发现,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朱元璋和马皇后为了弥补良心的不安,故意将二人联系在一起。

    “啊”的一嗓子,在场所有的人吓得一机灵,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脚尖痉挛一阵子,差点崴倒在地。

    田才被吓得连连后退,指着祭坛里面语无伦次地说,鬼鼠!里面藏着鬼鼠!

    大家对隐藏暗处的鬼鼠比较敏感,一听说这鬼东西终于露头了,心也跟着戈登一沉,为了防止鬼鼠偷袭,我们俱都后退了几步,攀上上面的门槛已是不可能,只能神色紧张地盯着祭坛的塔层,尽可能祈祷鬼鼠别太多。

    “吱吱”几声熟悉的鼠叫,然后传出呼朋引类的一片嘈杂之声,仿佛很多鬼鼠从地下钻出来似的。很多尖尖的脑袋从祭坛边缘上露出来,黑色的眼珠子怔怔地盯着我们半晌,忽然扭头缓缓地爬上塔层的铜盆,数不清的鬼鼠相互照仿,一个接一个地轻轻攀爬而上,有部分鬼鼠却沿着层檐快速地奔跑。

    等祭坛的七层塔开始旋转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鬼鼠的真正用途。利用鬼鼠奔跑的力量带动塔层旋转,攀爬而上的鬼鼠却被锋利的塔层边缘拦腰切断,在向心力的作用下,鬼鼠的残肢断臂落进最顶层的铜盆中,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鬼鼠却像里面被碾压的黄豆,一会功夫就从铜盆内流下鲜红的血液,像是血雨瀑布般沿着塔壁倾巢而下。

    我们惊愕当场,被一股血雨腥风惊吓得不知所措。鬼鼠前赴后继和自我牺牲的惨状,到底想给我们一种什么样的启示?难道仅仅是想为我们表演一段精彩的血腥场面?我觉得不太可能,至少是自己欺骗自己罢了。

    地上的血液并不是狼藉一片,纷纷落下的血流忽然有了一致的“流向”,原来地上留有一根根的凹槽,从祭坛开始延伸至两边的腊像,这些凹槽不细看的话很容易被疏漏,我们光顾着看风景,细小的东西还未来得及搜索。

    血液流淌得很快,像是九条奔腾不息的小红蛇,沿着九根凹槽流向两边的腊像军队。一看血液流向腊像军队,我觉得大事不好,本来就感觉这些腊像诡异莫测,隐隐约约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田教授面色难看至极,扯着脖子吼道,“九九归一”!这是一种起死回生的古老祭祀,据说九道血液只要流经尸体,就可以令死人起死回生。

    我心想腊像又不是死人,难道腊像也能复活?

    田教授惊慌失措,慌乱的眼神告诉我,“九九归一”的诅咒不像随口说说而已,这个情况应该很严重。腊像军队开始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鬼鼠的血液竟然沿着脚跟继续往上流淌,像是腊像自己张开嘴吸吮一样,透过石蜡的透明度,我们竟然看见里面血液开始奔腾不息,流窜至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外面包裹一层的石蜡瞬间融化,里面的尸体开始剧烈抖动,像是一匹匹挣脱缰绳的烈马。

    原来每一座腊像是用活死人浇灌的,怪不得神韵如此栩栩如生,本来就是一具具活死人标本,只不过用一层厚厚的石蜡封存起来而已。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语不成声地喊道,大家快抢士兵的兵器!退到大殿门口严阵以待!

    我们趁着两只军队未复活的空当,纷纷抢来合手的兵器,担心它们使用兵器伤害我们,能抢下多少算多少,将抢到手的兵器扔到大殿门外,我们四个排成一字形,正好将门口下方堵得严严实实,这个时候不能慌不择路地跑路,万一爬到一半,后面追兵围上来,我们猝不及防,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杀死了。万一打不过,再说攀着绳子爬上去的事。

    李佳珠手里举着一把青铜剑,墓葬的防护极好,宝剑竟然寒光四射。田才挺着一柄长矛,他倒是挺会选的,这叫“一寸强一寸险”,敌人还未近身,长矛一刺就能结果对方的性命。田教授拎着一把关公用的偃月刀,居高临下地举着,别看年龄大点,这气势颇有关云长的神威。我双手握着一柄大刀,我觉得这玩意儿称手,只要拼力砍剁,来多少人我就能砍死多少人。

    祭坛的塔层依旧搅动着鬼鼠的尸体,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演绎着“九九归一”的魔咒,九道血槽蜿蜒至两边的活死人。尸体充满血液后,眼珠子慢慢地会转了,僵硬的手脚微微地动弹了几下,就连静止不动的战马也开始抖动躯体,粗大的鼻孔喷出雪白的呼吸,几乎所有石蜡尸体都开始复活。不大工夫,我们听到了战马的狂躁嘶鸣和士兵的步履踢踏。刀剑出鞘,铮铮之声动人心魄,号角吹响,铁马峥嵘,兵临城下,阵势骇人听闻。

    两支军队忽然调转方向,来势汹汹地冲着我们走来,本来幸福的微笑一下子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却是凶残和仇视。大概刚刚复活,脚步走得比较缓慢,但能感觉出一股浓重的杀机,这种仇恨是血海深仇,这种仇恨是国破山河碎的敌意,我猜不透这是鬼鼠的复仇,还是它们自己的怨恨。

    大殿之内剑拔弩张,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似乎一触即发,我们是他们的仇敌,还是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无冤无仇的,为何非要置之死地而后快?是本意所为,还是灵魂操控?我不得而知,敌人数倍于我,如果不能转危为安,我们就会惨死活死人之手。

    最可怕的是,少数民族的精锐骑兵,他们腰胯下的马刀轻松就可以砍下我们的首级。大明步兵也算不是泛泛之辈,不是大内高手就是皇帝的御林军,如此众多高手,我们四个凡夫俗子有何能力与之匹敌?

    大红轿和四轮马车的车棚中到底做着什么人?他们才是这些军人的主子,可是怎样才能兵不血刃地平息这场战争?

    鬼鼠够狡诈的,竟然肯牺牲自己,唤醒更强大的力量来对我们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