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76.第76章 鬼石兽

76.第76章 鬼石兽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们靠在大殿的墙上略作休息,这批活死人差点把大家折腾个半死,好在有惊无险,至少四个人还好好地活着。

    李佳珠指着南边的大花轿和北边的四轮马车说,人走楼空,就剩下这个破轿子和马车,活死人知道我们精疲力尽,不会是留给我们坐的吧?

    要不是李佳珠这么一提,大家几乎忘了大殿里还有这两样东西。走过去打开花轿,里面空空如也,就连那一堆纸屑都不见了踪影。粉色的座垫铺得整整齐齐,简直一尘不染。

    我忍不住骇然变色,我明明在里面挥舞过大刀,有好几处布帘被我划开了口子,但此时却奇迹般地消失了。除了我,谁都能看出这是一顶崭新的大花轿,甚至都不曾经有人坐过。我吓得小腿肚子直打颤,活见鬼了,这是障眼法还是我看花了眼,或者我被迷失了心智,看到的是虚幻,而实际就是眼前的样子?

    可是从小老爷爷教导得好,我这个人是从来不睁眼说瞎话的,酒可以乱喝,话可不能乱讲。

    我不信邪地跑到马车上,因为我想证明自己没说谎。

    车把式上原来残留的鬼鼠王后的血液也不见了,木板洁白如新,别说沾染血液了,连层黑灰都没落下。

    我快抓狂了,颤抖着双手把布帘缓缓地掀开,满地的骨灰果然无影无踪,淡黄色的地毯上连个脚印都没留下,谁还会相信我看见李桂柱的尸骨坐在这里?

    李佳珠看我的眼神有点怜悯,担心地问我说,赖天宁你是不是看错了?一会说什么被封印的女纸人,一会说一个千刀万剐的鬼骷髅,封印和九个铃铛呢?你是不是在编故事吓唬我们,然后好抬高你的功劳?我们这层关系就没必要了吧?

    田教授和田才也不相信我的鬼话连篇,因为他俩只信眼睛看到的。田教授老奸巨猾地笑着说,算了,别再蒙我们仨了,没人跟你抢什么功劳,在我们心里你一直是个大救星,跟你抢功劳?不会的,我们还指望你救命呢。

    话说得有点揶揄,我不是那种下不了台的人,我只是赌了一口气。

    看着三个人的表情,我嘴角气地直哆嗦,但我一点办法都没有,除非拿出铁证如山的证据,否则一切都是苍白的辩解。李氏女纸人呀,还有那个李桂柱呀,你两个千恩万谢也就算了,怎么也得给我留点炫耀的资本吧?好嘛,你俩拍拍屁股走人了,害得我弄得里外不是人,话说出去了,收回来可就难了,我浑身是嘴都没办法自圆其说。

    大花轿没有轿夫,里面就一个坐位。马车没有拉车的马匹,里面是俩人榻座,但车辕上还留有一个马夫的坐位。四个座位和我们四个人是巧合吗?划破布帘的轿子,沾满污血的马车为什么摇身一变变成新的呢?

    这样的问答不会有人愿意回答,无论正确如否,无意中承认了自己精神病,所以李佳珠和田教授、田才紧紧闭住嘴,一个一个地装聋作哑,恨不得把我当个透明人。

    我仔细搜索大殿,只要目所能及的地方我都没放过,可惜没有一座门能我们继续走下去,大殿好像成为墓葬的终点,从此再无他路。

    李佳珠也是不甘心,踱着脚步,几乎用拳头把每个角落都敲打了一遍,确信没有暗门或者地道。

    田教授和田才是古墓专家,他俩更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一坐完好的墓葬竟然没有墓室,这是说不通的,就像一个人活得好好的,非要说他没有心脏,这个世界谁会相信?人活着就有心脏,墓葬存在就有墓室,天经地义。

    大殿景物都摆在眼前,一个圆圆的祭台,一座诡异的七层祭坛,流淌鬼鼠血的九道血槽;屋顶横木的四根绳索,地面上南一个北一个,一顶大花轿,一辆四轮马车……我们四个努力回忆着发生的一切,这一切如此的真实,我们没有理由否认它们的存在。

    可是墓室在哪里?

    四个人交头接耳地议论一番,最后还是听从了李佳珠的建议,不管怎么说,人家送了一顶大花轿和马车,我们先坐上去,不指望为我们指点什么迷经,但至少享受一下古人的交通工具,也不枉费来一趟古墓。

    我说李佳珠你是女同志,你就大闺女上花轿头一回吧。

    李佳珠满脸得意说,花轿非我莫属,你们三个还是坐马车吧,就是不知道谁是赶车的命?

    田教授哈哈一笑说,当然是我老头子赶车了,在古代马夫里面,越是年老的车夫越吃香,因为驾龄在这摆着呢。让你两个毛头小子赶车,皇亲国戚都能被吓死半路上。

    虽然老教授是在说笑,但我和田才听着颇有道理,说不定古代的马夫跟今天开车一样,谁的驾龄高,谁的资格就高。我们也不跟他抢,先后钻进车厢里。

    我忽然探出头,对李佳珠说,丫头你稳稳地坐着,轿帘不用垂下来,万一有个变故,我们也能彼此看到。

    花轿和马车的布帘都没垂下来,我们四个坐着各自的位子,身子前后左右一起摇摆,嘴里还唱起了时下最流行的歌谣,我们这是在自娱自乐。要是外面的人听到古墓里面传出歌声,估计都得吓得尿裤子。

    李佳珠的大花轿被她晃悠地嘎嘎作响,田教授童心大起,脱下外套挡马鞭,嘴里“驾驾”的吆喝不停,我和田才缩在车厢内使劲跺脚,借以显示马车的颠簸。

    李佳珠对着我唱起情歌,什么“哥哥、情郎”的,唱得怪肉麻的。田教授一个劲地怂恿我对歌,说是我一个人唱,还不如说他二人也扯着脖子喊,马车这边净弄些“妹妹、阿妹”之类的。

    穷折腾了一番,正当我们想歇口气一会接着唱的时候,李佳珠的大花轿轰隆一声掉了下去,好像突然间地面消失一样。

    我们三个一下子僵住了,只听到李佳珠拚命地喊叫,等地面合拢的时候,我们再也听不到她的半点声音。

    我觉得马车陡然一沉,瞬间以极快的速度坠落下去,几乎是跟着花轿后面落了下去。别看三个大男人胆大包天,一下子被吞噬在黑暗中,也是惊吓得不轻,我张着大嘴救命了半天,马车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上上下下颠簸了几下才慢慢地平稳,我试着喊叫李佳珠的名字。

    一个女人压着喉咙说,你是在找我吗?

    声音太突兀,把我吓得结结巴巴不敢应答,对方忽然噗嗤一笑说,看把你吓得,我就是李佳珠。

    打开手电一照,李佳珠的花轿就在旁边,她脑袋探出轿帘,满脸都是坏笑。看我吓得面色惨白,她咯咯地笑得浑身打哆嗦。

    我气得咬牙切齿,这丫头竟然敢吓我!也没功夫跟她生闷气,她可以闲得没事瞎扯淡,我可不行,至少需要弄明白我们这是在哪?

    四个人把手电都打开了,四周都是圆圆的墙壁,这应该是个宽大的竖井,暂时无法估量它的深度,但井底离我们只有七八米的距离。

    我爬出车厢,田教授双手死死抱住车辕,刚才的猛然坠落肯定惊吓着他了。我让田才将老爷子搀扶里面去歇息。照着手电往上看,大花轿和马车的上面都拴着一根粗大的绳索,绳索是特制的,带有弹性的那种,否则这么高坠落下来,即使拉住了也会断裂。刚才的颠簸就是拉绳在缓冲冲击力。

    怪不得只留四个座位,大花轿的绳索细一些,如果里面挤上俩人,恐怕绳子会断裂。我们的马车如果超过三个人,说不定也会车毁人亡。

    一切算得这么精准,难道事先知道我们会来四个人,而且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我忽然想起进入墓葬石门之前,有几个考古实习生强烈要求田教授带他们进来,当时教授纠结的不行,一会答应说行,一会又改变主意说不行,短短一会功夫就改口数次,这对于一向坚决果断的田教授而言从未有之事,当时我觉得他考虑周全。但现在我不得不推翻看法,或许从那时开始,有一股力量就左右我们的心智,所以田教授才会变得反常。

    我不敢想象,假如那几个实习生跟来的话,中途不仅会出人命,一旦掉进竖井,所有人都会坠断绳索而摔死,看似冥冥之中有神灵保佑,我觉得这是李氏鬼魂的力量,别的墓主人不希望被别人打扰,总是设想设法诛杀闯墓之人,李氏却不同,她希望引领我们帮她解脱朱元璋和马秀英的锁魂诅咒,所以一路上我们三番两次地化险为夷,很大程度依赖于我们的机制和勇敢,李氏的背后援手也有一定的关系吧。

    我们目前还活着,没有什么比此更重要、更应该庆幸吧。种种安排和结局令人匪夷所思,这样的结果出人意外,我不知道这是天意所为,还是前人有意为之。不过也没什么大惊小怪,李氏能化为鬼脸给我传达信息,在墓葬做好救助布置也不奇怪。

    李佳珠对我喊道,赖天宁,我们下去吧,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不安全。

    我一想也是,吊在半空中先不说突然坠落下去,这要是蹿出什么妖魔鬼怪,我们就死定了。顺着竖井的墙壁往井底照下去,墙壁上留有一排抓手,沿着井壁一直到地面。

    我们四个小心翼翼地爬下去,地面架着一整个铁栅栏,下面流淌着哗哗的水声。这是一条地下河,上面用铁栅栏隔离,可以防止人掉下去被水冲走。

    井底坑洼不平,堆着好几堆泥土。田教授判断这是挖通道的泥土,很多都被扔到地下河冲走,这些想必觉得留着有用,就没给处理掉。

    一个角落露出一个圆洞,不知为什么却安置了一道铁门,铁柱比大拇指还粗,不是推拉设置,但我们自下而上摸了个遍,也没发现门锁。田教授说这是升降铁门,开门装置都设在墙壁里,除非找到控制机关,否则谁也打不开。

    在古代铁金属还是比较珍贵的,越是这样反而越是彰显它的重要性。我认为铁门是防人的,跟监狱防盗门没什么两样。

    田教授眉头紧锁,他的看法似乎跟我不同。层层把关,层层设计,到了这等地步基本无人可以到达,安置一道铁门挡住洞口,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

    田才倾向于我的判断,说道,古人做事一向谨慎,会不会是为了最后一道屏障,而故意铁门防护?毕竟加固一道把守,墓主人就安全一分,古人千算万算把能想到的都做来,我们觉得不理解,他们觉得理所应当。

    李佳珠打着手电光,指着里面说道,我刚才看到了一道红光,转眼间就不见了!

    我们心中一凛,里面果然有门道。这道铁门是告诉我们禁止进入,还是里面藏着鬼怪?

    里面隐隐约约像是响起了雷声,声音虽然细若游丝,但仔细辨听还是能听到的。我心想,又是红光,又是打雷,难道是它?

    田教授紧紧追问我说,它是谁?

    《道藏》记载,墓葬中有一种鬼石兽,呼吸的是尸体的阴气,吃的食物是石头,长得比人略高大,据说能活万年而不死。它吼叫之声如打雷,皮肤能发出红光,远远地看见还以为是一团火。

    李佳珠心直口快说,别那么多废话,你就说它厉害到什么程度?

    我面色凝重地说,它会吐石头。

    李佳珠笑得够呛,毫不在意说,吐个破石头就把你吓成这样?吐石头不可怕,别往外吐子弹就行。

    田教授和田才知道我还有后话没说完,都竖着耳朵继续听。

    我说吐石头是没什么可怕的,如果这些石头可以洞穿人体,你就不会觉得可笑了。枪支需要更换弹药,鬼石兽肚子里藏着很多石头,每一枚不亚于一颗子弹,石头用完了,它可以对着山壁吃一顿,肚子里的子弹无穷无尽。

    李佳珠啊呀一声惊叹说,这等于鬼石兽端着一把机枪!

    我补充说道,准确地说是一把自动填充弹药的机枪,遇到鬼石兽就是噩梦,它会将我们四个突突打成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