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86.第86章 回到阳世

86.第86章 回到阳世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眼神一凌,试探问道,花教主果然女中豪杰,你就不怕我使诈而绑架你?要知道我的功夫就算叶长老也未必是对手。

    花教主仰面而笑,突然一字一顿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花教主如若真是个草包,黑路崖何有今天?有本事你只管放马过来,看我惧不惧你!

    她似乎有恃无恐,原本妩媚的眼神变得凄厉无比,好像一下子就要吃掉我的样子。说实话,我本来有劫持花教主的冲动,但随即打消了,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这花教主算定吃定我了,再说黑路崖高手辈出,花教主又深不可测,万一打草惊蛇,我只有死路一条。我呵呵笑道,花教主何必动怒?想我龙珠驸马英雄气短,总不能跟着一个绣花枕头刀尖舔血吧?刚才属下有意一试,教主果然巾帼之风,佩服,佩服!

    花教主厉声说,我正好问你,你先前是阴司殿的龙珠驸马,怎么转眼就变成黑路崖叶长老的徒弟了?如此反复小人,我怎么相信你跟我一条心?

    我不卑不亢说,胜者王侯败者寇,我识时务者为俊杰行不行?大丈夫能屈能伸。

    花教主媚笑说道,你的意思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我嘴里冷哼一声说,良禽择木而栖,如果你乃圣明之君,那我定当尽心尽力辅助,反之,我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花教主蹭地一下坐起来,眼含泪水地望着我,她丰满的身子忽然颤抖起来,似乎极为动容。

    我跟着站起来,指着她说,你——你。

    花教主先前故意压低嗓音,叶长老走了以后突然无所顾忌,不再掩藏她本来的音貌,但正是这个声音一下子震惊了我,语气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我反复打量着花教主,不假思索说道,你伪装花教主,你就不怕被人识破?纸是包不住火的,小心玩火自焚。

    花教主一时失态露出了马脚,先是一愣,而后半响才说道,你认出我是谁来了?

    我说,本来我在猜想你到底是谁,你眉目之间的神色却让我想起一个故人来,尤其泪光中的那份幽怨——你是大公主!

    花教主停顿半响,忽然一扯黑丝巾,喜极而泣说道,不愧是龙珠驸马,如此短的时间就被你看出破绽,这一点令人佩服,幸好你不是我的敌人,就算昔日夫君狗不理站在这里,他都认不出我来,你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我笑着说,这个不难,交朋友要交心,看人看得不是外表,而是她的气质。你大公主的气质与众不同,我自然记忆犹新。另外,你的眼神从见我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敌意,反而露出一股浓浓的情谊,花教主从未跟我谋面,所以我判断你一定是故人。阴曹地府的女性朋友不多,小公主纯真无邪,没有你成熟风韵,更没有你的才气。叶长老的女儿叶儿仅是一面之缘,她没有你身上的半分才华,所以,我断定你是大公主!尤其你那个晃来晃去的屁股,几乎是你大公主的风向标嘛。

    大公主没有因为我的一丝轻薄而生气,反而轻轻地为我鼓掌说道,抽丝剥茧,分析地入木三分而分毫不差,若说我才华横溢,倒不如说见识非凡,干脆把黑路崖的教主之位让给你得了,我正好落个清闲。

    我说:“万万不可,这个烫手的山芋还是你自己拿着好了,黑路崖当今局面好比一碗清水,你端着是平的,我端着就该翻了。”我随即疑惑说道,“你怎么突然冒充起黑路崖的花教主,你就不怕被他们一眼认出来?黑路崖跟阴司殿势不两立,一旦稍有闪失,你等于羊入虎口。”

    大公主给我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说,你先喝口水,我怕谁认出来?我本身就是货真价实的花教主,黑路崖没有人敢往这方面想。在阴司殿我又是名符其实的大公主,阴司殿的人更不会怀疑我就是花教主。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我更糊涂了,一头雾水说,你既是花教主,又是阴司殿的大公主,所有的人都是傻瓜,竟然没一个怀疑到你的身份?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假以时日,你会被人看破的!

    大公主嘻嘻笑道,你多虑了。黑路崖的女性教众都蒙着一条黑丝巾,这本身就是我最好的保护,教主职位日理万机,这上传下达用嘴说话就可以,真正见过我庐山真面目的人只有四大长老,叶长老你是见过的,还有王、孙、李三位长老,即使有人怀疑,他们四个也会为我作证。

    我说,狗不理是王长老的大徒弟吧,狗不理和王长老鼻息相同,万一有个风吹草动,你怎能不被揭穿?除非你有分身之术。

    大公主说你龙珠驸马说对了,我就是分身之术。黑路崖前一任教主“花雕”是个老头子,他经常和我父王秦广王私下比武,最后死在父王手中,于是我们派人冒充花雕,迅速导演了一场战事并导致花雕死亡,我就名正言顺地当上了黑路崖的教主。

    我问道,你说得轻巧,既然花雕被杀,你是阴司殿大公主,是黑路崖的敌人,就算你易容假扮花雕之女,黑路崖的老教众不在少数,难道他们也不认识花雕的女儿什么模样?

    大公主撩起裙子,缓缓地蹲在我面前,扬起倾国倾城的脸庞说,阴司殿大公主就是花雕之女。黑路崖有一个擅长整容的教众归顺了阴司殿,他为了表示投靠我们的决心,偷偷杀害了花雕的女儿花骨朵,这叫”投名状“,花骨朵和我年龄相仿,模样很相近,父王就将错就错地把我打造成花骨朵,我就学着花雕女儿的样子整容。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秦广王高瞻远瞩,将你打造成花骨朵和大公主双重身份,黑路崖和阴司殿之所以打打杀杀了近千年,却没有任何一方土崩瓦解,而始终相互平衡制约,大公主你是功不可没啊。但我还有一点不明白,狗不理和你夫妻一场,难道他也没发现你周旋于阴司殿和黑路崖的秘密?

    大公主面露凄容叹息说,不是他没发现我的秘密,而是自始至终没给他这个机会。狗不理和我是一对“假夫妻”。

    我瞠目结舌,原先以为他俩不和,本想到还是假夫妻。我问道,一张床上同枕共眠,假夫妻怎么可能瞒天过海?

    大公主说,晚上都是她人代替我和他行房,狗不理有一个嗜酒如命的习惯,一个喝醉酒的人意识不清,这么多年,狗不理实际上是跟我的一个替身睡在一起,倒不是我玩弄感情,其实一切都是为了阴司殿和黑路崖,千万人的生死跟我个人的牺牲相比重于泰山,如果我的身份被识破,黑路崖和阴司殿将血雨腥风。

    我也跟着叹息一声说,你牺牲这么大值得吗?一个人,两种生活,每天活在虚与委蛇之中而痛苦万分,这不是常人所能忍耐的。

    大公主感慨而幽怨说,龙珠驸马真是我的知音,李氏魂魄将你被叶长老抓走的事告知我了,为了救你,我只能告诉你实情,而这个秘密我隐藏了许多年,你一定要为我保守。

    我看着大公主,心生怜悯说,真是苦了你了,你这么信任我,我岂能置你和苍生于不顾?叶长老给我吃了聚阴丹,而且把我收为门徒,这个身份不能突然之间在黑路崖蒸发,你想怎么救我?

    大公主笑着说,叶长老为了控制你,一定给你吃聚阴丹,这是意料之中的。聚阴丹可以聚拢阴寒之气护体,这一点确实可以帮助你留在阴曹地府,但里面还有一种毒蛊,如果每个月中断吃药,第一颗药丸中的毒蛊就会苏醒,爬出来撕咬人的五脏六腑,让人生不如死。

    我骇然变色说,难道没有解药?

    大公主扑哧一笑说,看把你吓得,黑路崖能研究毒药,自然就有解药。解药都掌握在历代教主手里,作为花教主我能没解药吗?

    她从怀里端出一个粉色的盒子,拿出一颗红色的药丸说,赶紧吃下去,趁毒蛊没有苏醒,将其扼杀摇篮中。我会秘密派你回到人间执行任务,你只要每隔几个月来一回黑路崖报到,就可以安然留在人间,我既不用担心掩藏你的去处,又同时救了你的性命。

    我急忙吞下药丸,大公主忽然说道,龙珠驸马,你每次来黑路崖别忘了来见我——我一个人太孤单了,或许这个世上,除了父王秦广王,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身世的人,这个要求过分吗?

    我深深地看了大公主几眼,说真话,我从未如此认真看过一个女子,我忽然抱住了她的身子,赏给她一个深深的吻别。其实并不是我趁机欺负她,我觉得这么一个坚强的女子不能没有”爱“的期盼,如果她的心里充满了爱,阴司殿和黑路崖会少死很多人,就凭这一点,我也要给大公主留下我的“礼物”。

    大公主身子颤抖地靠在我的怀里,她懒洋洋地说,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最珍贵的礼物。

    我说不客气,如果你等得起岁月,或许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的,从此你就再也不会孤单了。

    大公主眼睛一亮说,我等得起,我这个身份目前需要保密,甚至可能一辈子不会嫁人,但为了你,或许有一天我会改变主意,前提我有把握保证阴司殿和黑路崖再无战乱才行。

    大公主给我打开了一道密道,拉着我的手说,你进去后不要回头,顺着通道一直走下去,走到尽头就是阴司殿。

    我和大公主依依惜别,我忍住泪奔,扭头跑进了密道。墙壁隔三差五地挂着油灯,我沿着通道狂奔而去,迎面吹来冷冷的风,冻得脸颊硬邦邦的疼,依稀听见大公主不停地呼唤我的名字,她嘱咐过我不能回头,因为这是一条魔力开启的“地道”,一旦回头张望,密道会自行掩埋,我也就入地无门了。

    因为失去了聚阴丹的保护,我的身体越来越冷,尽管跑得气喘吁吁,浑身依然冰冷如冰,忽然感觉一片天寒地冻,就连地面都被铺满了冰碴子。

    我踉踉跄跄地跑着,如果跑不出去,用不了多久会被活活冻死。前面突然变得漆黑一片,我不敢停留,朝着风的方向继续走下去,耳朵嗡嗡作响,脑袋昏昏欲睡,我仅凭一股求生的意识坚持着,正在我的身子摇摇欲坠之时,前面露出一点微弱的光亮,好像有人举着一盏油灯,我努力走了几步,身子一歪便倒了下去。

    我只是太累了,即使冻不死也一定会被累死,地上果然结着一层寒冰,我被冻得抽搐着身子,只希望那个人能救我一命。

    几个人急急地跑过来,呼天抢地地扶起我的身体,我这才看清原来是黄皮、脑椎和棒槌三个人,却唯独不见小公主。他们知道我阴气不足,根本抵抗不了阴间的寒冷,三人毫不吝啬地将我挤在中间,拼命地往我脑袋上“哈气”,过了一会我这才慢慢地恢复了知觉。

    黄皮一脸关切地说,大哥你先别说话,多吸点我们的阴寒之气。大公主命我等在这里接应你,她说你已经吃了聚阴丹的解药,失去阴气护体你很难走出这条魔力地道。

    我感激地点点头,有气无力地说,就你们三个?小公主呢?

    棒槌和脑椎相互看了一眼,棒槌吱吱呜呜地说道,大公主为了救你离开黑路崖,不得不对小公主实情相告,她被姐姐的自我牺牲精神感动了,小公主一向情感单纯,她也知道大公主非常喜欢你,一个人偷偷躲起来了,她就想给你和大公主多一些时间。

    我顿时无言以对,姐姐和妹妹同时爱上一个人,她俩不是斗得死去活来,反而相互退让,让对方和心爱的人终成眷属,这种情谊令我感动,不管谁对说错,这份情却值得依靠。

    黄皮突发奇想地说,大哥,既然小公主和大公主都爱你,你又是郎有情妾有意,阴曹地府流行一夫多妻,要我说你一不做二不休——一锅烩了得了。

    棒槌和脑椎也跟着附和说,姐妹同心,可都是大哥你的艳福,你就一块收了得了。

    我叹息一声说,你们仨别胡闹了,我是那种人吗?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吧。你们赶紧送我到阴曹地府的出口,我要赶紧回到人间,回去晚了,你们就等着“收尸”吧。

    棒槌一愣说道,大哥你现在已经是鬼了,还给你收什么尸体?

    黄皮替我着急说,赶紧抬着走吧,大哥还要回人间办事呢,回去晚了,我们仨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三个人健步如飞地跑下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一处山坡上。我坐起来舒展了一下身子骨,虽然有点麻木,倒是没什么大碍,我抬头打量四周,这个地方正是李氏墓葬的出口处!因为那个废弃的桥洞子我记得很清楚,田教授、田才和李佳珠早已不见了行踪,他们想必等了很久,这回没准正大张旗鼓地准备我的后事了吧。

    头顶的阳光真好,晒得全身暖洋洋的,我干脆仰面躺在山坡上,尽情享受阳光沐浴。阴曹地府阴冷潮湿,我身上都快发霉了,再不抓紧时间祛祛寒气,别人碰上面一定会把我当成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阴魂。

    我被黑路崖的叶长老抓走,照常理判断,我的魂魄很难再到人间。李佳珠亲眼目睹我被一群恶鬼带走,她一定伤痛欲绝了吧,田甜这个大董事长还等着我回公司大展宏图呢,她要是得知我不幸的消息,会不会为我垂泪呢?地上牵挂着李佳珠和田甜,地下牵挂着大公主和小公主,地面上我是个斩妖除魔的青乌传人,地下却是阴司殿和黑路崖的“抢手货”,我还是不折不扣的龙珠驸马……想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身份,我都感到复杂得受不了,往来人间和地狱,我依然迥然一身,但我不孤单,因为我还有值得牵挂的人和朋友。